首页 >> 地域文化 >>征稿展示 >> 第二届征稿展 柯双庆:彼岸花
详细内容

第二届征稿展 柯双庆:彼岸花

时间:2018-07-25     作者:柯双庆【原创】   阅读

-----“彼岸花,开彼岸,只见花,不见叶,生生相错!”

 

 

第一章  相识

 

清明节,雨儿懒懒地躺在床上,前几天,老公刚刚给雨儿签下离婚协议,并且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证。而雨儿的亲爱的好姐妹叶子,正准备结婚。什么样的年代啊,既是让人伤心的,又是让人开心的年代。心里隐隐地痛,因为怕影响儿子读书考大学,雨儿和前夫没有声张,甚至连父母都没有告诉,两人还是和以前一样,雨儿周一出门,周末回家;儿子感觉不出异样,一如既往地贪玩。而雨儿,一纸离婚证书,把雨儿和本已渐渐陌生的老公真正地分开,他从此与雨儿无关了,曾经那么亲密无间的人,曾经相约到白头的人,曾经在雨儿生命攸关时呼唤着雨儿让雨儿不要走的那个人,从此成了了陌路!

虽然这一切在预料中,可这个结果真正来临之时,雨儿还是哭了。还是非常难受,虽然当天,雨儿去叫了一大帮人吃饭唱歌,可回到家中依然心如刀绞。说来好笑,结婚登记那天是5月20日,离婚登记3月31日,看来冥冥之中,日子都早已注定。

所以清明节,那个寄托哀思的日子,除了缅怀先人,雨儿也哀痛自己,觉得自己的心死了,不再相信爱情,决定把心深深地埋藏起来,不向任何人敞开。

在电脑前听着那些哀伤的情歌,眼泪哗哗而下,那些平时熟悉却没有认真听过歌词的歌,现在听来句句是真,像极了雨儿的心情:“你说与我长相依,为何却把我抛弃?”

一夜未眠的雨儿,万念俱灰的雨儿,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她打开电脑,登陆QQ,想看一下有没有朋友在线。想了想,她又关掉QQ,重新注册了一个QQ号,叫“鱼的脚踏车”,签名则是:“女人需要爱情,就像鱼需要脚踏车。”

雨儿想彻底告别过去。不想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周围的朋友。现在的人们,宁愿在陌生人面前敞开心扉,也不愿让自己的事情被身边的人八卦。这个新QQ号,一个好友都没有,雨儿就盯着屏幕发呆。突然,有人来问好了,雨儿没有设置验证,任何人都可以加为好友。雨儿也无心看个人资料,在那样的心情,那样的清晨,雨儿真的想找个人聊聊。于是也回了句:好。于是有了下面的对话。

彼岸花 7:46:11

 你好,你为什么叫鱼的脚踏车呢?

鱼的脚踏车 7:48:06

 女人需要爱情,就像鱼需要脚踏车

彼岸花 7:49:42

 要是鱼有脚踏车的话,那生活就更有意思了,呵呵

鱼的脚踏车 7:50:08

     这是因为爱情受伤的人的感叹,鱼是不需要脚踏车的,换句话说,女人也不需要爱情。所以你误解了!

彼岸花 7:51:06

 嗯,所以我才说,鱼要是有脚踏车才好啊,即使没有爱情,至少也要有一个自己。

彼岸花 7:51:17

 这样才不会苦了自己,感觉你身体不好。

鱼的脚踏车 7:59:36

身体没什么,我只是心情不好

鱼的脚踏车 7:59:39

 刚离婚

彼岸花 8:01:30

 一段感情过去了,就应该走出来,走出来对身体和心理要好些。春天到了,最近好多花园春花漫烂,去看看花吧。


  这时突然断线了,雨儿和彼岸花的聊天戛然而止,不知不觉,雨儿竟然在电脑前坐了两个多小时!这在以前雨儿的生活中,是没有过的。

雨儿是一名中文专业的研究生,以前在报社做记者和编辑的工作,人近不惑,才来读书,雨儿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工作没了,老公没了。因为她的同龄人都在家相夫教子,当贤妻良母,而雨儿,为了实现年少时的梦,选择了重回校园。平时上课,周末回家陪儿子,课余给别人编编文章,整理一下录音采访。算是贴补一下,毕竟自己的储蓄不多。对她来说,读研不是镀金,大学也不是休闲,雨儿很刻苦,因为她比同班同学大那么多,还要面临重新择业,她不得不利用在校期间,好好地准备。老公,终于无法面对她的折腾,选择离开。她也不怪他,只是这一天来了,还是非常难过。很少聊天的雨儿,QQ上全是老师同学和以前的同事。而像今天这样的聊天,雨儿还是第一次。

和熟悉的人聊天感觉不一样,这个叫“彼岸花”人,深深地吸引了她,不知他是做什么的,甚至连性别都不清楚,从聊天的感觉中可以感到这个人博学多才,爱好文学,善解人意,而且乐观向上,正是雨儿喜欢的类型。雨儿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关机重启电脑,却怎么也联不上网,雨儿叹了一口气,开始起来洗漱,去图书馆学习。

 

 

第二章  相知

     

晚上回来的时候,雨儿不由自主地打开电脑,彼岸花竟然在!他问雨儿去了哪里,说他一直在网上等。雨儿有些感动,说网线断了,再联也没有成功,就出门去了。你回来了,真好!两人继续聊天。接下来的日子,雨儿的生活有了一些变化。除了周末固定回家看孩子,雨儿白天上课,晚上就和彼岸花在网上聊天。

他们惊讶地发现他们爱好是那么一致:喜欢文学、喜欢运动、爱看电影和旅游。所以每天有聊不完的话题。他们有时候同时在网上看一部电影,对其进行评价;有时候谈论一本书,有时候分享一个笑话。彼岸花总是叫她鱼儿,和雨儿也比较相近。雨儿有时候有种错觉,仿佛他们已经相识多年。但是雨儿从来没有问过彼岸花现实生活中的情形,只知道彼岸花是男性,是山东人,也在读书。他们几乎天天在线,如果当天有事,都会在网上提前留言,免得对方等待,这样聊了大半年,雨儿渐渐走出了离婚的阴影。

不知不觉新的一年将至,快到元旦的一天晚上,彼岸花说,我们去听新年钟声吧!在哪里听?解放碑!你不是在北京吗?我只是说我是山东人,没有说我在山东啊!哦,那你在哪里?重庆大学。啊,你也是重大的?雨儿有些吃惊。原以为天涯的人竟然在咫尺!那我们在民主湖见怎么样?好吧!那,一个小时后,就在民主湖的湖心亭上吧!

雨儿匆匆下线,以最快的速度洗了澡,选衣服的时候有些犹豫,不知穿什么好。自从当了妈妈,雨儿没再约会过,也不化妆,总是素面朝天。这次要和一个陌生男人去听新年钟声,雨儿多少有些紧张。不是担心安全,雨儿相信自己人到中年,早已有识别的能力,也能保护好自己。雨儿担心的是自己的形象,看镜中的自己,没了以前修长的身姿,青春的面庞,发型也是当了妈妈后为方便起见剪的短发,好久没有打理了。看着看着,雨儿有些迟疑,到底去还是不去?  

最后,好奇心战胜了一切。雨儿还是出了门,离约定的时间越来越近,民主湖就在雨儿宿舍的外面,只需要五分钟的路程,而雨儿觉得这五分钟是那么的漫长,不知走了多久。来到湖心亭前的小径,远远地看到有几个人影,雨儿再也不敢前行,她怕认错人,只好掏出电话,发了短信:我快到了,亭里有好几个人,我们的接头暗语是什么?雨儿以为他会说什么天王盖地虎之类,没想到彼岸花回答:“谁在前世约了你?”雨儿瞬间被击中,是啊,和彼岸花聊这么久,那么默契,那么投缘,难道不是前世的相约吗?

正当雨儿傻傻地站在那里,一个男孩儿走了过来,说,你是鱼儿吗?雨儿定晴一看,这个男生也太年轻了吧,二十出头,个子修长,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雨儿笑了笑,说:我没想到你那么小,你在哪里读书?就在这里!你也是重大的?嗯,不过我可不是学中文的。雨儿有些吃惊。彼岸花,这个真名叫“水”的男生,竟和她同校,还是一名建筑工程的应届研究生!

现在很多文章说理科男不懂文学,不浪漫;而水,却不一样,在网上已经表现出他的文学水平了,生活中的他也不乏幽默。这不,他变戏法似地,手上多了一枝玫瑰!他递给雨儿,雨儿这辈子从没有收到过玫瑰花,她接过来一看,居然是一朵塑料花!她有些不解,水把花拿了过去,示范了一下,原来这朵花是可以折叠的,水几下子就把花重新折好,放在手心里,然后说变,一朵玫瑰再次出现在手中!呵呵,雨儿笑了,那是发自内心的笑,这男生真逗!看过了那么多电视剧中接受玫瑰的情节,自己的堪称别具风格。这朵花拉近了雨儿和水的距离。在民主湖转了转,说笑着,雨儿没有觉得是第一次见到水,仿佛他们前世早已相识。

还有一个半小时,雨儿和水去坐公交车赶往解放碑,一路上有些冷清,大冷的天,谁会出来啊?雨儿有些后悔,没想到,车到临江门,气氛就有些不一样了,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人们穿着厚厚的冬装,戴者帽子围巾手套,手上拿着一串串各色图案的氢气球,雨儿和水下了车,也汇集在人群中,水也去买了一个气球,印着樱桃小丸子的图案。雨儿看见了,心里一暖,他们聊天时说过,雨儿喜欢小丸子,也蓄着小丸子的发型。水把气球递给雨儿,说,一会儿十二点的时候就放飞,先想好许什么愿吧!还有二十分钟,我们去碑下吧。

从临江门去解放碑,原本也是三两分钟的路程,可是,已经被前来听钟声的人们围得水泄不通,而且为了安全,已经实行了交通管制,各个通向解放碑的路口都由警察把守,已经无法靠近碑前了,只能远远地观望。还好,能依稀看到碑的轮廓,水伸出手来,拉着雨儿,说,拉好,不然一会儿就冲散了。水的手很小很暖和,雨儿觉得一股热流涌向心头,她紧紧地拉着他的手,和人们一起等待着新年的钟声。                                   随着时间的临近,人潮开始涌动,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把解放碑围得水泄不通,十-九-八-七-六,倒计时开始,人们一起喊着,五-四-三-二-一,“当当当”新年的钟声响起来了,人们纷纷放开手中的气球,彩球在人们的尖叫声中徐徐地向空中飞去,安静了一瞬间的人们发出了欢呼声,水趁机吻了一下雨儿,雨儿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满天飞舞的气球,眼泪不知不觉地掉了下来,感觉到幸福再次降临。

听完钟声,水说,我陪你去朝天门吧,过不了几个小时,就有早班车,你回家看孩子吧!雨儿记起了自己曾和水说过自己的家乡和孩子,难得他记住了一切。哦,是啊,是该回去看看了。水和雨儿穿过解放碑、小什字,往朝天门走去。

夜深了,气温降得很低,人群也渐渐散去,街上又变回冷清的样子。水一直牵着雨儿,深夜寒风刺骨,雨儿不禁缩着脖子,水一把搂过雨儿,把她抱在怀里,雨儿的眼泪又下来了,傻瓜,哭什么?有我呢!你那么小!你也大不了几岁,你看你也那么年轻!雨儿没有再说话,闭了眼,感受着这份温暖。不知不觉,天亮了,水给雨儿买了票,说,去吧!早点回来!我来接你!雨儿上了车,看着水在站台,使劲地挥着手,雨儿呆呆地看着他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回家再次见到儿子,雨儿非常开心,陪儿子去买了新年的礼物,和家人一起出去吃饭,一切还是以前的样子。可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揪在心中。难道,我是爱上他了?我还能爱吗?我还有资格爱吗?休假的这几天,雨儿一直被这个问题困扰着,她一会告诉自己说,这是梦。只是一时的感动。一会儿又觉得水是真心的。

雨儿又坐着早班车回到重庆,一出站,就看见有人跑了过来。“鱼儿!”雨儿这才想起,水说了要来接她!长期的奔波,已经好久没有人来接过雨儿了,雨儿再一次感到幸福。六点就到了朝天门,水该是几点从沙坪坝出发的?晚上又没有公交车。不要管了,你回来就好。水接过行李,和雨儿坐上了回学校的车。一上车,水就拉住了雨儿的手,雨儿挣扎了一下,就让他拉着。一路上,雨儿没有说话。大清早的,人们都想睡觉,水也没有休息好。就这样,他们打着盹,拉着手,任车向前行驶。

回学校后,雨儿赶紧放好行李去上课,和水道别,水叫她晚上一起吃饭。

这一天过得很慢,雨儿想了许多,如果说,听新年钟声只是大家一时的兴起,现在就该好好审视一下两人的关系了。水来自山东,是家里的独子,还没有谈过恋爱。现在一下子找一个离了婚还有孩子的女子,父母肯定不能接受。还有,将来雨儿老了,水还是那么年轻,他怎么办?他会不会变心?一切都没有定数。于是,雨儿打定主意,想和水好好谈谈。把他们可能发展的爱扼杀在萌芽状态中。

晚上,两人在学生第二食堂用了餐,吃的饺子,雨儿不是北方人,也喜欢面食,正好可以陪水吃吃喜欢的食物。水看起来兴致勃勃,胃口极好,点了一斤饺子,蘸着醋大吃特吃。

我叫你鱼儿吧,你看,我叫水,鱼儿离不开水呢!水突然开口。雨儿,不,鱼儿就看着他,欲言又止。你怎么不吃啊?我不太想吃,吃完我们好好谈谈吧!好啊,谈恋爱吗?我们才刚刚开始呢!

鱼儿看到水开心的样子,不知说什么好。吃完后,他们就在校园里散步。重庆大学建于1929年,有许多文物,工学院理学院古色古香;五教楼、八教楼见证着岁月的沧桑;团结广场,思群广场依然有许多人在那里锻炼;还有风雨操场的集会,民主湖的湖心亭演讲等等。这些,鱼儿都知道,本科的时候都去见识过。但自从读研后,鱼儿很少在校园里溜达,她能再次读书,非常珍惜时光。

如今和一个小学弟走在校园里,真的有些恍惚,觉得自己仿佛还是刚进校门的大学生,和心怡的男生一起在校园里徜徉。这时,水再次悄悄地拉着鱼儿的手,鱼儿如梦初醒,说,水,你陪我去听新年钟声,我很高兴,就当这一切是一场梦吧?水停住了脚步: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吗?怎么会不喜欢?那你为什么要终止这一切?傻瓜,我比你大近二十岁,离过婚,又有孩子。那又怎么样?我喜欢姐姐,也喜欢孩子。你的父母呢,他们会喜欢吗?我不管,只要我喜欢。

水像他的年龄一样,勇敢而单纯,他以为只要自己喜欢一个人,就是一切。鱼儿知道说不过他,再说,那样的结果仿佛还很遥远。于是,鱼儿决定顺其自然。下了这样的决心,鱼儿伸出了手,拉着水往前跑去。

恋爱的力量是伟大的,恋爱中的女人是美丽的。鱼儿一扫离婚的阴霾,变得阳光开朗,研究生的生活是轻松的、幸福的,也是简单的。

那段时间,鱼儿仿佛重回少女时代,在水的面前,以前的精灵调皮劲儿全都体现出来了,人也变得非常年轻,没人看出她是一个十六岁孩子的母亲,学业也有很大的提高。水也是,虽然功课紧,还要跟老板做项目,但只要一有空,就来等鱼儿吃饭,饭后散步,送回寝室。空闲的不回家的日子,两人就去爬歌乐山,逛磁器口古镇,日子过得非常甜蜜。

水还和鱼儿来到了鱼儿的家乡,在重庆东部的一个远郊区,是一个美丽的小城,这里有着碧波万顷的长寿湖,还有着悠闲自在的长寿古镇,长寿湖上好风光,长寿古镇好时光。长寿,人人向往!人到长寿人长寿。这座小城,凭借着撤县建区的大好时机,城市建设、经济水平,得到了大力的发展,不再是昔日的贫穷落后,人们的日子一天天红火。水要鱼儿带他去看她小时候走过的街道、读过的学校、长江边坐过的岩石(可惜由于水位的上涨,再也找不到了)。

水说,我要看看你生活的地方,看是什么样的山水滋养了你。鱼儿真的好感动,有那么年轻的男孩儿,和她一起探寻童年、青年生活的足迹。水说,时光让我们错过二十年,我感谢上苍,在我青春的时候遇见美丽的你!

                 

 

第三章  相弃

      

鱼儿离不开水,快乐的爱情生活给了鱼儿重新生活的勇气,不知不觉,竟然又过了一年。寒假到了,水的父母催着水回家,水叫鱼儿一块回去。鱼儿仿佛一下子回到现实中,马上拒绝了。虽然在学校这个世外桃园,鱼儿可以快乐地和水相处;而面见父母,鱼儿是没有这个勇气的。两人闹起了别扭。最后,水还是不管不顾,去火车站排队买了两张票,拉着鱼儿上了山东的火车。

鱼儿和水来到水的家乡,山东临沂市,然后换汽车来到蒙阴县,最后来到水的家乡,位于沂蒙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雨儿这才知道,平时所说的沂蒙山竟是两座山:沂山山体蜿蜒,气势磅礴,奥谷深幽,钟灵毓秀;巍巍蒙山,气势磅礴,风光秀丽,玉树琼枝,银装素裹,一派北国风光。

鱼儿从没有走那么远,对山东的了解,就是那首《沂蒙小调》:“人人都说沂蒙山好,沂蒙山上好风光。青山绿水多好看,风吹草地见牛羊。”不过,此时是冬季,看不到这些青山绿水和草地牛羊;再说,鱼儿想着不知怎么面对水的父母,也无心观看这些美丽的风景。

水是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村里的人都轰动了,把水家围得水泄不通。这是继水读大学后的第二次轰动,本来水的家乡非常偏僻,能考上大学、读研的孩子都不多。水是全村的骄傲,现在又带一个漂亮的重庆女孩回来,谁都想来看热闹。有羡慕的,也有嫉妒的,家中有孩子读高中的,都把水当成榜样。

鱼儿看到那么多人,有些拘束。坐在椅子上不敢多说话。吃饭也没怎么动筷子。那些满桌的馍和大葱、煎饼果子,还有水的父母婆婆爷爷,让鱼儿觉得无所适从。等晚上村民们散去之后,水的妈妈叫鱼儿一起坐在火盆旁,问鱼儿多大了,家里几个人。鱼儿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实说了。水的妈妈吃了一惊,没有再说话。只是叫鱼儿早些休息,第二天还要赶路。鱼儿感觉到了不妙,在炕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去找水说说话,可水和乡亲们喝了好多酒,已经醉得不醒人事,怎么叫也不醒。鱼儿知道水的父母不欢迎他,就决定一早就走。

第二天早上,鱼儿叫醒水,说家里有急事,本来寒假时间短,又是过春节,水信以为真,就没有阻挡。鱼儿去跟水的家人道别。水的父母客气地说了声,春节快乐,一路平安,就回房间了。鱼儿有了不祥的预感:按水家乡的风俗,如果女朋友进家门,男方父母喜欢的话走的时候会送红包,而水的父母什么都没有送。鱼儿明白了,其实鱼儿一开始都明白,水还不知道母亲和鱼儿之间的对话,依依不舍地送鱼儿去车站,约好开学相聚。

鱼儿回到家乡,和父母孩子一起过春节。因为双方都要走亲访友,忙忙碌碌,水一直没有给鱼儿打电话,除夕之夜发了一条信息,鱼儿没有回,整个春节,两人再没有过任何联系。

开学了,鱼儿回到学校,还是没有水的任何音讯。鱼儿继续上课,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了几个星期,水终于来找她了。一个多月不见,水变了许多,胡子也留着,皮肤变黑了,还瘦了,看起特别憔悴。鱼儿看着心疼。水一看见她,就抱着她,说:对不起!鱼儿强颜欢笑,说,傻孩子,没什么。什么样的结果我都可以接受的。

水告诉鱼儿,自她走后,他母亲以死相逼,他拗不过,答应和鱼儿分手,母亲怕夜长梦多,给他找了一个棉纺厂打工的女孩,已经订了婚,就等到水毕业之后完婚。

这一切终于来了!一开始鱼儿就知道水迟早会离开,但她没想到会这样早!更没想到,他们的相爱会给水的家人带来那么大的困扰,水肯定也承受了很多的压力。鱼儿心如刀绞,但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因为她怕水难过,她比他大,她宁愿一个人承担。所以,她笑着说,好啊,这下我就放心了。我不想离开你!可你都订婚了!那又怎么样?我不回去!你订了婚,就要负责。鱼儿说完,就跑走了。水,没有像以前那样追来。

 

 

第四章  相离

 

接下来的日子是鱼儿一生中最灰暗的岁月,她曾经以为她的心已死,再也不会爱上别人;可是,由于水的出现,她开始相信可以把终生托付给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男孩儿;开始天真地以为他们的爱情能感天动地,得到亲人的祝福;开始盼望奇迹会出现,她和水能终生相守。

可是,美好的爱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不堪一击,世俗的力量是可怕的!最终水还是选择了离开。鱼儿一下子变得沮丧,买一大堆吃的,在寝室大吃特吃,又跑去酒吧喝酒。室友怎么劝也劝不住她,只好随她去。看着鱼儿一寸寸消瘦,室友不知说什么好,也许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就让时间来忘记这一切吧!

没想到,有一天晚上,鱼儿被一阵剧烈的腹痛惊醒,恶心呕吐,她坐起来,叫室友给她拿开水,又吃了几颗消炎利胆片。鱼儿一直都患有胆石症,以为又是旧病复发,也没有在意。吃了药后倒下准备继续睡,可是,疼痛并没有像以前发病那样减轻,反而越来越加剧。天亮的时候,鱼儿实在受不了了,就叫室友送她去重庆西南医院。医生一听到她的情况介绍,马上叫她查血液和尿液。半小时后,化验室打电话叫去取结果,急诊医生一听就说,果然不出我所料,一般的结果不会打电话来。

鱼儿一直很清醒,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化验结果拿过来之后,医生说马上住院,通知家属,鱼儿一听,蒙了,什么病啊,那么严重!医生面无表情地说,胰腺炎。鱼儿没听过这种病,心想,一个炎症,用得着这么大动干戈吗?可看医生的表情也不像开玩笑,鱼儿不敢怠慢,叫室友给自己的母亲打电话,这边只好听任自己由医生护士摆布,被插上胃管,安上尿管,打上点滴。

等母亲赶到医院,鱼儿已经被送往重症监护室了,医生也下了病危通知书,说是“重症急性胰腺炎,全身器官功能性损害,随时都会引起呼吸衰竭,导致死亡。”(注:重症急性胰腺炎,由胆结石或暴饮暴食引起,发病快,死亡率高达50%。)

鱼儿的病痛日益加剧,腿部也埋了管,二十四小时输液,全面禁饮禁食,为了方便治疗,医生找人剃了头发,完全没有了活泼可爱的样子。在重症室的第二天,鱼儿的血氧饱和浓度下降,呼吸开始感到困难,医生给鱼儿安了呼吸机,鱼儿感到非常疲倦,却总是睡不着,监护室里几乎每天都有人离去的现状,家属压抑着的低低的哭声,让鱼儿不寒而栗。

下午的半小时家属探望是鱼儿最幸福的时候,因为可以见到亲人。妈妈天天守着她,儿子也来了,在前夫的陪同下。看到他们,鱼儿的泪水涌了出来,前夫拉着她的手,说好好配合医生,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儿子一个劲地旁边叫着妈妈回家妈妈回家,我要听话我要听话!

鱼儿伤心极了。看着那个在婚礼殿堂说要和她白头到老的如今离她而去的男人,还有他们未成年的不懂事的儿子,鱼儿心胆俱裂。探视时间很快到了,室友也来了,鱼儿悄悄地叫室友通知水,因为她感觉到她的日子不多了,室友含泪答应了。

重症室的第三天,水来了,抱着一大把玫瑰,一看见鱼儿就扑了过来,大哭,鱼儿,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护士赶紧过来制止。水这才控制住,紧紧的拉着鱼儿的手说,亲爱的,我不走了,快点好起来,我要和你结婚!鱼儿勉强地笑笑,说,我非常感谢你!恐怕来不及了。不!等着我,鱼儿!

水冲了出去,可是鱼儿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呼吸也越困难,眼睛慢慢地合上。朦胧中,她看到了水在第一次和她聊天时说过的彼岸花,红得令人心碎,花团锦簇,是那么美丽迷人,晶莹剔透。在空中飘呀飘,飘到鱼儿的病踏前,飘到鱼儿身上。突然,花儿变成一件璀璨夺目的婚纱,鱼儿感觉一下子就好了,她穿着这件美丽的婚纱,笑意盈盈地,看着远处,那个天真的男孩儿,水,拿着一枚钻戒向她跑来,隐隐约约,她仿佛听到有歌声在耳边荡漾:

彼岸花,花彼岸,

花与叶相思,

终身不相见;

花叶有尽时,

思君无穷日。

           

 


吕玉梅27.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