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吴开林:回乡偶书
详细内容

吴开林:回乡偶书

时间:2018-07-20     作者:罗开林【原创】   阅读


 

一提到家,生我养我的老家,心中那份盼望、那份惊喜、那份激动,不用吹集结号,她们齐刷刷地都从身体里的各个旮旮旯旯跑出来,集结、膨胀、爆发,回家就成了唯一的选择。

虽然父母已经不在老家了,但回家的念头还是让我心驰神往。那里有生我养我的山山水水,那里有教我抚我的父老乡亲,那里有我熟悉的田田坎坎,那里有我童年的欢声笑语,那里有我魂牵梦萦的思念……

老家与长寿湖毗邻。长寿湖旅游高速路通车后,回家就是很方便的事了。从骑鞍车站上车,二十分钟后,在长寿湖高速路收费站下车,就到了。

站在老家的土岭岗上,一辆辆奔驰的轿车从身后飞速而过,它们飞速旋转的车轮与老家几十年春种秋收的节奏形成巨大的反差。沙石水库象一汪晶莹的小海,静静地躺在五大线旁。五十多年来,它默默无闻地灌溉着冲下的万亩良田,丝毫没有居功自伟的傲气。堤坝内坡上,治理后的白石板象一枚枚军功章,在三月的阳光下放射着灰白的光茫。沙石水库的左岸就是沙石岭岗,传说它是一条青龙的化身,静静地守护着这一方圣洁的土地;右岸是五大线,五大线传说是鲁班用墨斗弹出的五条大线,几百米的“大线”笔直而粗壮。这一方神圣的土地诱惑着鲁大师要在此留下一点印迹。长寿湖旅游高速路收费站一段就是沙石水库的背坎。

近了,我熟悉的老家。在沙石水库堤坝右端,绿树丛中,有红砖黑瓦,那儿就是我的老家。沿着沙石岭岗而下,是一条不宽不窄的小路,雨天它不泥泞,晴天它不打干滑。岭岗两翼就是父老乡亲们耕种了几十年的并不肥沃的土地。那儿曾经种过茂密的柑蔗林,那儿曾经种过低矮的落花生。那儿种得最多的还是玉米、小麦和红薯。这一片贫瘠的土地,在乡亲们辛勤的耕耘下,年年丰收,硕果累累,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勤劳善良的好儿女。儿时,我们迎着朝霞从小路上走向学堂。放学后,伙伴们在那些沟沟坎坎间捉迷藏,打猪草,追兔子……童年的欢声笑语仿佛还在旷野里回荡、缥缈。

到了,我热恋的老家。站上宽宽的河堤,老家已近在咫尺。我仿佛闻到了从老屋烟囱里飘来的禾香,我仿佛听到了老井里咕咚咕咚冒出的泉响,我仿佛看到了老树下静卧的水牛正悠闲地摆着尾巴。突然,两个巨大的“怪物”刺痛了我的双眼——两台在城市里司空见惯的挖掘机,矗立在老家的那片良田之上,肆无忌惮地摆动着它的大鼻子乱挖乱铲。那上千亩乡亲们看得如同生命一样宝贵的良田,现在已经杂草丛生,嫩绿的野草给它铺上了一层绿色的绒毯,带给人们生机昂然的凄凉。绿毯之上,两台挖掘机已经铲出了一条条刺眼的新土的痕迹,那是它们铲除了田坎、铲灭了界石后的结果。曾经,乡亲们为了一寸二寸而争得面红耳赤,甚至大打出手的所谓界线,今天,被两台陌生的长鼻子铲得毫不在乎。那一冲良田,地肥土厚,在沙石水库的灌溉下,旱涝保收,每亩田能收割稻谷一千三四百斤。乡亲说,那一冲地都是猪身上的“宝列肉”,好地啊!

好地曾经深得经验丰富的老农的喜爱,他们把一年四季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一亩三分地上,一年又一年,播种希望也收获希望。再好的地也拴不住年轻人的心。如今,708090后的人,都不再留恋家乡的良田沃土,他们向往城市的繁华与热闹,向往城市的超市和商场,还有车来车往的自在和舒适,还有高楼之中三室一厅的房子。他们说,在城市里一个月打工的钱,能买回在老家脸朝黄土背朝天辛勤劳作一年的粮食,谁还愿意在老家种地啊?年复一年,老家的地就没有人经管了,就荒芜了,就杂草丛生了,就绿野千里了。

香港某集团公司看中了老家的这块美地,与乡亲们签订了租用合同,用以栽种优良的果树。荒芜的田野又迎来了新生。

站在老家的河堤上,和煦的春风轻拂面颊,有温暖的东西在眼眶里打转。为什么,我的眼里盈满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切——

 

 


吕玉梅27.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