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叶子:九寨天堂游记
详细内容

叶子:九寨天堂游记

时间:2018-07-19     作者:叶子【原创】   阅读

()白云如雪

 

来重庆出差的小叔子铁柱在忙完公务后要带我和公婆去九寨沟旅游,本来我是不想去的,他们说我从单位辞职后很少出去,让我跟他们一起出去散散心。在全家人的劝说下,在九寨山水的诱惑下,我欣然前往。铁柱开着从重庆主城租来的轿车,提前一天到长寿接我们。早上两点多,我们从长寿出发,把车停在他住过的酒店,又转乘出租车到了江北机场。本来是六点多的航班,结果快八点了才起飞,这多少影响了我的情绪。不过当飞机起飞后,我的心情豁然开朗!

这是第二次坐飞机,但第一次坐在窗口旁,感受到云海是如此地壮美,飞翔是如此惬意的事情,我兴奋地向老爸老妈描述窗外的景色。

飞机已经离开地面,能看到下面的房屋和街道,还有一个个绿的山头,一条条闪着银光的河流,有车辆在蜿蜒的山路上爬行,有村民在家门前晾晒粮食。云像巨大的白纱巾,丝丝缕缕,轻轻浮动,下面的景色如梦如幻,仙境一般。

飞机已经升到了云层上面,看不到云下面的山山水水了,看到了只有在我们东北老家才能看到的一望无际的“雪原”,那里有我家被大雪掩埋的茅草房、门前堆过的雪人、放牧的羊群、刚解冻的小河、在冰河上垂钓的老人、冰川边上游走的小船……它们似乎是静止的,又似乎在慢慢涌动,我看到了太多熟悉或不熟悉的奇异的景致。

突然,一轮红日从机身的右后方喷薄而出,“雪海”闪起耀眼的强光。我下意识地拉下了窗帘,可不到两分钟,又打开继续欣赏那难得一见的景色。十多年没见到老家的雪景了,那种亲切,那种神往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二)藏族司机

 

出了黄龙机场没多远我们就被所乘坐的出租车司机“甩”下了车,他把我们交给了一个私家车。“这不是黑车么!”心直口快的我脱口而出。看到我们犹豫,私家车司机冲我们笑:“你们放心,我会给你们最好的服务的。”

心怀忐忑上了车,司机问老人家的年龄,我们回答他,老人家已经八十岁了。他向我们介绍,他是当地藏族人,提醒我们:这里属于高原地带,怕老人家身体吃不消,一定要给老人家买点预防高原反应的药。我心想这司机咋这么快就露出了本来面目啦?咋一上来就推销起药来了呢?看得出小叔子心里也是像我那么想的。不过迟疑了一阵,我们还是决定听从司机的建议,在一家商店门前停了下来。小叔子进店买了一盒红景天,在司机的指导下,两个老人服了药。可是谁也没想到,看起来健康无恙的我,却开始了“呕吐之旅”。

刚进入黄龙风景区,我就忍不住吐了,而且连吐了三次,第三次胃里实在没东西可吐了,吐了一点胃液出来。虽然很难受,但喜欢山水的我还是游兴不减,尽量不错过景区内的任何景点。

黄昏时分,从黄龙风景区出来,藏族司机已经在景区门口等着我们。他跟我们说,他不会接其他的单,这三天只为我们一家人服务,随叫随到,想去哪里他就送我们去哪里。

天越来越黑,漫长的山路让我非常难熬,突然胸口一阵躁动,我急忙把半开的车窗拉大,把头伸出外面,一阵狂呕。

司机减慢了车速,吐完,我用纸巾擦拭着被我弄脏的车门,向司机表示歉意。司机一边继续开车一边说:“没事的,你不用擦了,我回去洗一下车就行了。”可我没有听他的话,把我手能够得到的地方都尽量擦干净才作罢。司机在给车加油时下车给我们每人买了一瓶矿泉水,把我们送到了九寨已订好的酒店。他说他今晚就不回黄龙了,以免耽误我们第二天早上的行程。

第二天早上,藏族司机已经开车等在了酒店的门口,我们的目标是九寨沟风景区。为了把我们送到景区门口,司机在中途换了一辆朋友的出租车,刚上出租车不久,我就受不了了。“快停车!”我迫不及待地喊道。还没等司机把车停稳,我再一次把头伸出窗外大吐特吐了一场。当天酒店的早餐非常丰盛,因为腹中空空一夜没睡好,也为了这一天能有力气游玩,我不由得多吃了一点。可以想象那一肚子红红绿绿的东西挂在车外有多壮美多恶心了。

下车后,我尴尬地向藏族司机道歉,他憨厚地笑,连说没事没事的,让我在路边休息一下,接过我手里的一包餐巾纸,替我擦起了车来。我哪好意思休息呀,于是跟司机一起擦车,他对我说这不是他的私车,所以得擦干净点,他跟我说话的时候一直带着笑意和不介意的表情,尽量说些让我忘掉尴尬的话。事过很久,我都会想起那位司机,在这个世上为我处理过呕吐物的除了我的亲人还会有谁呢?

那天从九寨沟景区出来后,藏族司机在送我们回酒店的路上停了一次车,他没有说话,回头看着我笑,我一看是在药店门前,会意一笑,赶忙下车去买了点儿晕车药。

第三天在黄龙机场,我们与司机道别,小叔子提出要与司机合个影,看到他们开心地笑对镜头,我由衷地感谢司机的善解人意和对我们的真诚关爱,他使我们的旅行更顺利更开心。

                  

 (三)九寨天堂

 

我们入住的酒店叫九寨天堂,是个五星级的大酒店。第一天到酒店已经是夜里九点多钟,下车就被酒店的恢宏气势所倾倒。酒店里灯火辉煌,有卖民族服饰的小店铺,有休闲娱乐的小酒吧,有小瀑布,有小池塘假山,池塘里还游弋着黑天鹅呢!到处是景,我目不暇接。两位穿着鲜艳藏服的服务生礼貌地向我们问好,接过我们手里的行李,引我们进大堂。

小叔子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两位身穿红色藏服的像仙女一样漂亮的姑娘把我和公公婆婆带到沙发上坐下,奉上茶,让我们稍事休息。。

我才坐下就感觉十分反胃,忙起身去卫生间,可刚走两步,才吃下去的晚饭就狂涌而出,未及吐完,一位“仙女”递过来一个方便袋。吐完直起腰,我不敢抬头看大家,心想丑出大了,很担心遭到白眼或责怪。我蹲下身子,想用方便袋清理呕吐物。站在我身边的仙女柔声制止了我,对我说:“您不要管它,马上有专门的保洁人员来处理,我带您到那边的卫生间去洗一下吧!”

在卫生间磨蹭了一阵,带着不安回到大堂,两位仙女上前关切地问我感觉好点了没有,我不好意思地冲她们笑,说抱歉。她们一个劲地安慰我,说没有什么,都是他们应该做的,希望我也不要介意,祝我们在这里能玩的开心快乐!

美丽的景色美好的人,在九寨天堂,我和我的家人能不开心快乐吗?烤着壁炉,吃着藏式火锅,欣赏着藏族舞蹈,泡着温泉,洗着花瓣浴,在假山下自拍,与天鹅合影……末了,两位载歌载舞的藏族姑娘把哈达献给了两位老人家,祝他们永远幸福安康,两位老人家笑得合不拢嘴。

 

  (四)老妈丢了

 

歌曲里唱:“在离天很近的地方,总有一双眼睛在守望,她有着森林绚丽的梦想,她有着大海碧波的光芒……神奇的九寨,人间的天堂。”

游览九寨沟这一天,天空很蓝,偶尔飘过的几朵白云映耀着雪山、森林,我们仿佛置身于一幅美丽的山水画中。

从沟口乘坐旅游大巴车到了山顶,下车后,我们最先游玩长海、五彩池等景点,再到诺日朗,也就是九寨沟中心,大巴车在这里中转换乘。此处的诺日朗瀑布,是九寨沟最宽阔的一道瀑布,高30多米,宽270多米。四季景色不同,可以从各个角度欣赏到她的美丽,丰水期水流汹涌,声震山谷,落下后溅起的水花形成一道水帘,映日成虹,十分壮观。

我们在诺日朗用了午餐,然后乘坐去原始森林方向的大巴车。考虑到原始森林有点儿远,怕老人家走不动,也考虑到我一路呕吐,肚子没存货,担心游览森林还要多坐段车又该受不了,所以大家一致决定不看森林只看“海”,因为都知道九寨沟的水很独特很神奇。

我们看了芳草海、天鹅海,来到箭竹海,铁柱兴致勃勃地给我们一路拍照片。为了让照片更好看,他还提前给我和老妈各买了一条红艳艳的围巾。我们四人排成纵列行进,通常是铁柱在前,老爸紧随其后,然后是我,最后是老妈。起先,我不断回头等老妈,很少拍照片。在箭竹海,铁柱给我和老爸分别拍了照片后,让我给他拍几张,他看了看效果图,感觉不满意,就换摄影师——让喜欢画画的老爸给他拍。

在箭竹海,有不少的野鸭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我一阵抢拍。拍完鸭子,拍远山,拍自己与山水的合影,拍清澈见底的水的近景。我发现水底躺着一些枯木树枝,它们静静地卧在水底,感觉像是走进了一部历史……

还未拍得尽兴,铁柱回头叫我,问我看没看到老妈。我说我在这儿等她呢,她走得慢,总会在我后面。老爸也认为老妈在我的后面,他也过来说要回头寻找。我让他站在这里等,我去找。沿着我们刚才走过的栈道,一路找回去,一直走到了我们刚才下车的地方,也没见到老妈的影子。我一边拨打老妈的电话,一边向铁柱和老爸的方向走,结果铁柱跟我说不要打了,老妈的手机和手提包在他的背包里!

铁柱告诉我,他刚才发现老妈过了天桥,上了对面的大巴车。追那辆车是不可能了,老妈上车后会在哪个站点下,我们也说不清。咋办呢?

我们简单地做了一下分工,铁柱想办法跟景区管委会联系,让过往的司机帮忙寻找老太太,我则沿着老太太乘车路线一路寻找,同时嘱咐老爸跟紧铁柱,手机保持开机状态,别走散。

我先后去了熊猫海、五花海、孔雀河、金铃海、珍珠滩等,到每个站后我都仔细寻找,再到景点内巡视,问一下车站等车的人是否看到了一个老太太,没有线索就又急匆匆赶往下一处。一路找一路想,老太太是不是得了健忘症,是不是突然忘了跟她同行的还有其他三个家人?越是这样想越感觉可怕,眼泪都急了出来。到了诺日朗,也就是这一趟车的终点,人实在太多,真不知该如何找人。就在这时我接到了铁柱的电话,他们也在诺日朗,也没有找到老妈。三个人会合后,一起到大巴车的调度室,让工作人员在广播里向司机求助,仍然没有反馈信息。工作人员让我们不要着急,在景区不会走丢的,每天都会清场,到时候工作人员一定能把她带到景区门口,让我们到景区门口去等。

等也不是办法,铁柱、老爸和我继续在景区找老妈,找了好久仍然没有任何线索。我急坏了,再次跑到管委会办公室请求帮忙。工作人员说已接到报警了,也广播了很多次了。为了引起他们的进一步重视,我跟他们说老人家得了急性老年痴呆,她一路上都不主动跟我们说话,走到我们身边时竟然都不知跟我们打招呼,上车前也没回头看看我们在哪里,如果她记不住自己是谁就坏了。工作人员安慰我一番后,仍然让我在景区门口等。等了又等,在老妈失踪近三个小时的时候,终于接到了铁柱的电话,说老妈找到了,让我赶紧乘车到诺日朗站与他们会合。在诺日朗车站,我见到了他们三个人,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那时已经快四点钟,铁柱让老妈坐在原地不动,让我和老爸还有他去刚才没来得及逛的景点游览。这一路,铁柱是我们的“队长”,他安排行程食宿等事宜,我从来都是很听话的。可这次我不听了,我说我要留下来陪老妈。一个下午为了找老妈,我背包里虽然背着两瓶水,可一口都没喝,嘴唇已经裂了好几个口子,我一边喝水,一边问她“失踪”后的事。

原来,在走散前,老妈听到老爸说下一个景点是熊猫海,她就去了熊猫海,可她在熊猫海没见到熊猫,就问其他人:“我是来看熊猫的,咋没看到熊猫在哪里呢?”人家回答她:“熊猫海只是名称而已,其实没有熊猫。”她不信,就在那儿到处走到处看,最终也没看到熊猫。后来她一个人游览了五花海、孔雀河、珍珠滩等景点,最后车到了诺日朗后就不走了,她才想起跟我们失散已多时,才想起借个电话给老爸打电话……

我暗自揣摩,老妈在五花海是不是找过花?在孔雀河是不是找过孔雀?在珍珠滩是不是也找过珍珠啊?但我没好意思当面问,只是一边想一边在心里笑,老人家像个孩子,太可爱了。

“铁柱见到你说啥了没有?”我问她。

“他训了我一顿,说我的眼睛总是到处看,就是不看我们几个人,还说我就顾着自己玩,也不早点想办法找找你们。我以为你们都去看熊猫了,就也去了熊猫海……我还能真丢吗?你老爸的电话我还是能记得住的,我手里没手机,我还不会借手机打吗?丢不了……”她还是如平时一样慢条斯理地跟我说话,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老妈没患“急性老年痴呆”,哈哈!

我忍住笑,对老妈说:“他找到你当然要训你了,如果找不到你,他训的会是我和老爸!你都没见到当时把我们几个急成了啥样了。”

后来,我们四人又游览了两个景点,景区开始往外清人,大巴车直接把我们送到景区大门口。我带老妈去了趟卫生间,在路上有条河,景致非常好,老妈感叹道:“这儿到处都是景……”我给她拍了一段走在河边的视频,哗哗的流水声配上我哈哈傻笑的声音,真是别具一格。

余兴未减的我们,在门口拍了很多照片,有单人照,有合影,有风景,夕阳下,我们的脸上都是灿烂的笑意。       


()胜利归来

 

第三天,回程前的上午,我们来到了一个叫镰刀坝的草原,穿了藏袍,骑了马,吃了牦牛火锅。当我们骑着马在草原上转了一圈回来后,两位藏族同胞为了老人家的安全,想先把老妈扶下马,她竟然执意要在马上再坐一会儿,要我们再给她拍几张照。老妈的话再次逗笑了我,老太太平时也没这么逗,没这么大的玩心啊!这次旅行她像年轻了许多似的。

三天的旅行我吐了八次,身体一直处于不大舒服的状态,但我真的很开心。

九寨人间天堂,你的美丽你的柔情,让年轻人有了活力,让老年人有了童心,我们会一直记得你,下次有机会还来看你——



作者简介

 

叶子,女,原名鞠加燕,重庆市诗词学会会员,长寿区诗词学会常务理事,长寿区作家协会会员。






吕玉梅27.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