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水珠儿:好吃的长寿沙田柚
详细内容

水珠儿:好吃的长寿沙田柚

时间:2018-07-13     作者:水珠儿【原创】   阅读

               

  

我是健忘的,也是善忘的。人生已过了大半,独独有一段小插曲,总会不自禁地在脑海里浮现。那时觉得平淡,现在来看却是奇遇,且听我慢慢讲来。

 

 

那一年初冬,成熟的沙田柚刚从树上摘下,父母便选了上好的柚子让我给在重庆城上班的哥嫂带去。十来个柚子就是一大袋,我提得相当费力。到达朝天门总站(那个时候汽车站还未搬迁至红旗河沟),天就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不知哪里搭乘公交车,看到人家在等的士,便也跟着去等。雨越下越大,等车的人都走了,雨水打湿了我的头发,我也没能招停一辆出租车。

 

没有别的办法可想,我依然站在那里死等。有几出租车在面前停了,一听说了方向,马上就关了车门跑了。

 

我依然原地等待。

 

终于,又一辆出租车缓缓停在我面前。

 

车主开门,问道:“去哪里?”

 

高新

 

“快上吧!”司机一点都没迟疑

 

我把柚子袋先塞进驾驶室,跟着坐到司机旁边的座位心里好生感激。

 

上车始,就注意到司机的眼睛一刻我旁边的口袋,那眼神好象见到了梦中的猎物,有着说不出的贪婪与惊喜。

 

终于,司机开口了:“那是什么?”

 

哼,明知故问,“你说呢?”

 

“沙田柚司机接着问:“哪个地方的?”

 

“长寿。”

 

“长寿的?!”司机身躯暴长,两眼像要立刻把袋子抠出洞来。司机在打它们的主意,或许我之所以能上车就是沾了柚子的光。管它,能上车就好,且看司机有何打算

 

“多少钱一个?”

 

多少钱?我哪里知道行情,随口报来:“十块钱。”

 

说完我就后悔自己报价太低,好想袋子里的沙田柚能够突然隐身不见,但是它们完全不懂的心,它们为自己无与伦比的质优味美骄傲自满,它们错误地把陌生人的贪婪当成欣赏和爱悦,都削尖了脑袋要钻出来。        

 

司机不说话。他激动了,是真的。只见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指了又指沙田柚口袋。起初我还假装不懂,的脸上显出急不可耐的神情,再次仰脖呶嘴又配以手势,这比话语来得更有说服力

 

不得不起身去打开袋子。每个肤色金黄的柚子都饱满轩昂,要从中挑出次一点的实属不易,我顺手捡了最顶端的一个,坐回到椅子上,就要给他搁到前面去

 

司机又以手示意。我疑心,他让我干嘛?!只见司机放缓车速,弯下腰去,很快抬起头来,一只手把着方向盘,一只手多了个螺丝刀,对准柚子示意

 

接过螺丝刀,我面露难色,迟迟下不了手。在家里,剖柚子的回数是有限的,旁边有人往往轮不到,因为的动作无比小心而且缓慢,以母亲的话说是生怕弄痛了它。虽然最后总是要吃掉它,无论是我,还是家人,在剖柚子时一定严格地遵守序:先削去顶端矜持的小帽儿,从上至下轻划数刀,就撇开刀子不用,惟恐刀子伤及它的内瓤;再以手褪去它的外衣,一绺一绺地撕净带点儿韧性的絮,直到它一瓣一瓣清晰完美地凸现;接着抽去中间的芯,把两根筷子插进去,用力一掰,柚子分成均匀的两半然后一人一瓣,各自慢慢品尝。

 

我喜欢我们家乡的柚子,曾经还此作过一首

 

谁来把你解剖

每一个步骤

都有愉悦的感受

洁白的内心

渐次裸露

粒粒晶莹剔透

……

 

怎么能螺丝刀对付柚子呢?的心里打鼓,手颤抖着,一下一下地戳?多么恶劣粗俗的态度和动作,不行,这简直是对它的侮辱这样剥出来的柚子好吃吗?

 

“快弄呀!”司机开始催促,眼睛逼视我。偏偏遇上这么个馋嘴的司机,若不顺他意,弄出交通事故谁负责任,倒霉的又是谁?不可因小失大,柚子啊柚子,莫怪对不住你。心一横,螺丝刀,用力在柚子上竖剁,弄出了几个小孔。跟着拇指从小里潜入,以指甲褪掉色外衣,再一绺一绺撕去白色的絮。从柚身上溅出来的雾水浅绿、滑润,打湿了我的脸我的手,车厢里溢满了柚子皮儿好闻的香。

 

司机的鼻子抽动了几次,甚至听到他吞咽口水的声音。不等柚子外层的白绵撕净,司机又拿起一旁的螺丝刀。我明白他的用意,接过来,再次用非法手段将整个柚子打开。司机迫不及待从我手里夺过一块儿,拿到嘴巴上咬,另一只手仍然握着方向盘。

 

感谢上帝,堵车了!

 

司机完全不顾形象,牙齿咬开瓣膜,一边大啖果肉, 一边不忘留一点牙缝大赞:“不错,不错,正宗的长寿沙田柚,好吃好吃!”

 

看到司机吃得兴高采烈,我先前的不安一扫而光。这司机让人佩服,凭着敏锐的触觉和顽强的执着,不动手就享受到所好之物;螺丝刀功不可没,除了金属,螺丝刀对其他东西更能随心解构和切入,达到它想要的结果。在这个事件里充当了什么?对司机来说过是螺丝刀外又一个工具?助人不亏己,何乐而不为?

 

我也兴奋起来。不是吗?面对生活,就是要抛弃诸多忌,螺丝刀一样找准一个点切入,一步一步,必然能达成最终目标!

 

车子又开始蠕动,看了一下前方的价目表,上面显示十三元六角,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估计路费还会增加。雨已经小了。这还是第一次一个人打车,十几块钱好心痛的脑子转开了。沙田柚作价十块钱卖给太便宜,还让我费这么大力。一会儿还得掏几块钱出来补差价?不干,做一回小人又如何?

 

驾驶台前的数字已变成了15

 

“到了!”我喊一声,司机一刹车,我提起柚子口袋猫腰出来,“嘭”地一车门,往人行道急走再回头,司机望向我,结舌。

 

上了人行道,我面带微笑,对司机手。司机摆一下头,稍许的无奈,驾车离去,这才起步,自己无赖行为,一时很是得意

 

就这么一个小插曲,我为什么忘不掉,时不时就会想起来呢?我原来以为自己是个老实以致于呆傻的人,竟然也有狡黠无赖时。哦,那个司机,他对于长寿沙田柚的热爱,真是无与伦比呀!在那以前,司机跟长寿沙田柚有什么解不开的渊源?在那之后,他又会对长寿沙田柚生出怎样的遐想?那个下雨天,我是不是在无意之中做了一件好事——解了一个人的馋,满足了一个人的渴念。

 

一想起这个关于沙田柚的小插曲,我就感觉生活很有意思,我就忍不住想笑。

 

好好吃的长寿沙田柚呵!

 



吕玉梅27.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