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征稿展示 >> 第二届征稿展 陈彦如:李子成熟的季节(外一篇)
详细内容

第二届征稿展 陈彦如:李子成熟的季节(外一篇)

时间:2018-07-13     作者:陈彦如【原创】   阅读

wKhQ6FTcH4aEO2P_AAAAAL0UemE236.jpg


    李子成熟的季节


“春看李花夏吃李”!李子成熟的季节,雨说来就来,要么绵绵不断,要么倾盆而下,很快冷得人发凉;转眼又艳阳高照,一片灿烂,让人心里热得发慌。

街上叫卖李子的商贩越来越多,一阵阵吆喝声在熙攘的人群里穿梭着。看着车里、箩筐里一个个青青的、紫红的、黄绿的李子,我恍惚又回到了那片开满李子花的树下。

那时在去外婆家的路上,要经过一片李子林,看着满树开满小白花的李子树,我总会好奇的仰头张望和想象,李子结的果到底是什么样?味道又怎样?磨磨蹭蹭中,总会被母亲一句:“快点走,要不树上有虫要掉下来!”于是,立马从惊喜中转变成惊恐,快速逃离了这片李子林才算安定下来。那片李子花,总是带着美好的画面印在我的脑海,却总让我在惊恐慌乱和不断的渴望和想象中克制了下来!无论经过那片李子林多少次,外婆家路上的李子,我是终究没有尝过一颗。

想要品尝李子的过程似乎总是很艰辛的!

很小的时候,我问大自己几岁的堂哥,李子到底是什么味道呢?堂哥说,哪天就带你去尝尝吧!于是,终于有一天,他吆喝上我,和他的一群同学一起来到别村的一片李子树下,他们悄声地对我说:“待会我们进林子去偷摘李子,你就在这路口放哨,来人了就大声地喊!”我突然脑子懵成一片,心惊胆颤地点点头,过了一会,堂哥他们几个如惊弓之鸟一般从林子里窜出来,大声喊着:“妹妹,快跑!”我一听,来不及多想,拔腿就跑!边跑边听见后面的追兵大声地吼叫:“一群浑娃儿,李子刚结上果就来偷摘了,是哪家的,给我站住!”大家跑得好不容易听不见后面的叫喊声才停了下来。然后开始坐在路边品尝胜利果实,拿出小小的青青的李子一人分发了几个,欣喜之情油然而生。但很快就都苦巴着脸,连连吐出咬进嘴里的李子,不停的感叹:“哇,李子原来好苦涩,一点也不好吃啊!”

后来,父母买回了李子,我也不想尝了!怎么诱劝都没用,对清香甘脆的江甘李毫不理会,只有听说“蜂糖罐”几个字时,才又开始品尝起李子来,味道还不错吧!

最近,我在新闻上看到一则让人惊恐不已的消息:一个十六岁的花季少女,高考后跳楼自杀了!我是真不明白她遇到了什么过不去的坎要这样向死而生,轻易地结束自己青春宝贵的生命!也让我在这样的季节情不自禁地想起我的一个发小来!

可能那时她家实在太穷了,或者家里兄妹三四个,父母根本来不及管她,于是,在这样的季节里,我们发现她满头都长满了虱子,一雨一阳的天气里,虱子就会更加猖狂地在她头上到处爬,满处飞来飞去,所有男生女生都惊恐不已,大叫着远离她!我座位离她比较近,在发现她长有虱子前,她学习上有不懂的疑问要问我,我总会热情耐心的为她讲解,久而久之,她的心里充满了开心和感激,经常会悄悄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红红的大番茄给我,或者抓出一把李子让我们品尝。现在这样的情况,大家都如躲避瘟疫一样远离她,她难过地在座位上哭得很伤心,我们有长头发的女生也被传染了虱子,都害怕地一起哭起来。最后回到家,母亲用了一大瓶高度白酒,用毛巾包裹我的头发老半天,直到把虱子都醉死才算了事。

第二天,我们再看见那个同学的时候,发现她自然卷的乱糟糟的长发,已被剃成了光头,后来我们也才知道,她的父母都不在身边了,一个生病过世,一个因为生存到很远的地方了,只有年老的爷爷和他们相依为命,而她欣喜地带给我的番茄和那几颗李子,是他们自己种的李子树结的果子,还专门挑选大的送来分享。再后来,这个光头姑娘不再为自己有虱子要传染给同学而感到悲哀,笑容渐渐多了起来。但又没过多久,她经常感觉头痛头晕,吐得很厉害,实在难受了就被送到了医院,被医生诊断为脑癌,肿瘤已经长到了四公分大,没多久,她的座位空着了,老师告诉我们,她永远离开了!

突然间,我说不出李子是什么味道来了!是清香甘脆、甜润爽口,还是青涩苦楚?只觉五味杂陈!

“我不要吃青青的李子,我要吃红红的李子”。突然,耳旁一个小男孩清脆的声音把我从飘逸的思绪里拉了回来!只见男孩的母亲蹲在地上,背上背着小男孩的书包,一只提着菜的手环抱着他,另一只手在箩筐里精心的为孩子挑选着李子。小男孩专心地看着母亲挑选着,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和欣喜,嘴里还一直乖巧地嘟囔着说:“我爱妈妈,谢谢妈妈”!

这时,在一片杂闹的李子叫卖声中,一阵清润的凉风吹来,让人心里又倍添了几分甜蜜和清爽。

李子成熟的季节,风过来,又过去,诉说着无尽的悲喜!




my-1143.jpg


我家的河水豆花 


记忆中,没有什么比黄豆做成的河水豆花更鲜美和富有意义了!

父母总是乐此不彼挥汗如雨地在田间地里栽种着黄豆。在黄豆角刚刚饱满时,他们便会将黄豆杆连根拔起,再采下青豆角,放在淡盐水里煮来吃。毛乎乎的豆角被煮成了黄绿色,散发着特有的清香味,鲜美又营养。待到金秋八月,正是收获黄豆的季节。一颗颗橙黄滚圆的黄豆,又被万分珍惜地收藏了起来存放在粮仓里。

每年家人过生、节假喜庆之日或有贵客到来,正宗鲜美的土鸡汤虽不可少,但我们最喜的并不是鸡鸭鱼肉土鸡汤,而是用黄豆做成的鲜嫩柔绵的河水豆花和香浓无比的石磨豆浆。如果我家人热情欣喜地邀请贵客来家里做客,也一定会高兴地对对方说:“欢迎来我老家做客,我给你推一锅河水豆花”。

正宗河水豆花的绵柔鲜嫩和石磨鲜豆浆的浓香,或许在城里可以很容易地找到,但在乡下的农村,如果我们专门为你准备一大锅白生生的河水豆花和一大盆鲜豆浆,带着这样原始风味的特殊情怀招待你,那是要以隆重的仪式感,将主角当成贵客才能做到的。

其实说来容易,做起来很费心神,每一个环节也都需要好几个人同时配合才能进行。做豆花前,黄豆得提前用热水浸泡好几个小时,如果是在冬天,则头天晚上就要开始浸泡了。泡好的豆子再用石磨磨细。通常,母亲一边磨着豆子,一边放些青青的豆叶,说加些清香味和颜色更好,如果是家里有人过生,她还会不停的念叨着:“磨掉苦运,磨掉霉运,像豆子一样一滚又是一年哈!”我们在一旁边听边帮衬着,内心充满了对来年美好的期待!

豆子磨好后,父亲早已在屋梁上用绳子掉下挂钩,再绑上十字架,架子顶端的钉子上挂系着纱布的四个角,做成可以筛生豆浆的筛帕,地上再接了一个大盆子。然后父母把磨好的豆渣放在筛帕里,再在大铁锅里烧热水,一个边往筛帕里舀热水过滤,一个边左右上下摇晃着小心的筛着帕子,直到浓浓的白生生的生豆浆不停的从筛帕里过滤出来,筛帕里的豆渣也越滚越小,越滚越紧,这样又可以结束一个环节了。

生豆浆被摇筛出来后,就倒进大铁锅里烧,因为上面那层白色的泡沫容易让锅里的豆浆膨胀出来,如果一旦被溢出来,那就基本前功尽弃了!所以得不停的关注火候和锅里,提前预判和控制情势,而那白色的泡沫因为含丰富的生物碱,吃了容易损伤肠胃粘膜,所以得反复的烧煮很久才能舀出香浓的鲜豆浆来。如此比较起来,城里很多所谓的石磨豆浆,不可能做到这么正宗还是小事,一股生豆味却总是会存在的。

一年又一年,父母点豆花时,我总会欣喜的在一旁观看着。

烧好的豆浆被舀出一盆来喝后,剩下的就是用觛水点豆花了。这时,父母边点豆花边教导说:“觛水要点均匀,节奏要到位,量要根据豆花变化的情况灵活调试,不可多,也不可少,多了会有些苦涩,少了豆花就出得不够,只有恰到好处才好,而且,分离出的窖水也是清香甜润的”。我一边看着大铁锅里神奇的变化,一边继续认真地听着:“觛水豆花比石膏点的豆花好吃多了,觛水豆花清香无异味,而且绵柔鲜嫩,石膏豆花总是有股石膏味,而且还粉渣渣的感觉”。我听了,不禁想起:要是有不法的商贩为了节约成本,用裹脚石膏来点豆花怎办呢,那简直就无法想象和不可理喻了!

不一会儿,新鲜的河水豆花在父母的巧手下出炉了,白生生的沉浸在分离出的窖水里,冒着温热的气息。

吃豆花调料是必不可少的!喜欢吃辣的就要放油辣子,不喜辣的就放酱油和葱花或吃白水豆花,怎么感觉味道都是不错的!

在品尝河水豆花的过程中,每个人都张扬着开心的笑容,欢笑和称赞声不绝于耳,父母请客人不要讲礼,美其名曰:“一定要吃完,把苦运给一起吃掉!”,客人或过生日的主角听了,自然不再客气。

如今,农村退耕还林和城镇开发后,父母已很多年不亲自种黄豆了,但每年磨豆花和用豆花招待稀客的习俗还在延续着。看着父母满头银发和日渐步履蹒跚的样子,不禁让我暗想:我家的河水豆花,也会随着年岁的流逝而老去吗?



作者简介:

   陈彦如,又名彦如, 70后,重庆散文学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大渡口区作协会员,自小仰望文字,那条河、那座山村、那一段苦读时光,是我文学的扉页。

从教从政多年,坚持笔耕,其中《在书香中成长》、《落魄的绅士和骑士情怀》、《做大主城旅游业、打造国际大都市》、《关于加快推进大渡口区托养助残服务体系建设的对策建议》等多篇作品在市、区青年人才论坛和相关征文、演讲比赛中获奖。



编辑识别  大江先生.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