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北豆根:胖姐姐的婚事(外一篇)
详细内容

北豆根:胖姐姐的婚事(外一篇)

时间:2018-07-09     作者:北豆根【原创】   阅读

 

 

胖姐姐的婚事

 

芳要结婚了,打电话请我务必参加她的婚礼,我欣然同意了。

刚来北京为了省钱和几个女孩子合租一套三居室.我和芳住一个房间,因为是老乡,自然亲近了许多。几个人中她最大,脾气有点特,姐妹们都有点怕她,不过她对我挺客气。

芳个子很高,皮肤很白,一双丹凤眼藏在眼镜后面,长发披肩,很时尚的一个人,只是比较胖.三十多了,还没有男朋友.

芳在出版社做编辑,每天下班她都在楼下买两瓶啤酒和一包香烟。芳的厨艺很好,晚上回来一般是我拣菜,她掌勺。菜端上桌,我吃菜,她喝酒。她一般都是对瓶吹,一边优雅地吐着烟圈。一边给我讲她的故事。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很客气,吸烟去阳台,时间长了也不把我当外人了。喝完酒经常是把音箱开得大大的伴着音乐舞一阵子,一边唱着一边喊着,我赶紧端着碗筷去了厨房。以前听别人说过郁闷这个词,还不太明白郁闷是什么,认识芳以后才知道郁闷的样子。

芳的郁闷缘于她的终身大事。据她讲,以前她处过一个男朋友,芳喜欢浪漫,男朋友很讨她喜欢,只是后来,芳知道了男友家中还有个老婆,而且孩子也能打酱油了。于是郁闷就开始了。

芳很能干,而且不是一般的能干。家务活样样精通,尤其擅长接电线,屋里非法接的线全是她的功劳。她的力气很大,一次,邻居钥匙锁屋里了,就是她一脚踹开了门,救了急。我曾开玩笑说,我要是男的就好了,一定娶你做老婆。

我经常周末陪芳奔走京城大小婚介,钱没少花,人也没少见,只是没有碰上对眼的。我都开始郁闷了。每次她去相亲都要精心打扮一番,我欢天喜地把她送走,提心吊胆等她回来。别看她长得五大三粗的,伤心起来像个孩子。我只好一边劝一边大骂男人没眼光,该着讨不到好老婆。她就破涕为笑,说人家说她太胖,我们可从来不敢这么说,我男朋友不管这些,每次来都胖姐姐长胖姐姐短,一边殷勤地给胖姐姐点上烟,芳很大度也不和他计较。

芳为了减肥买了呼拉圈,天天练,更重要的她开始买回了各种减肥药,由于她天生胃口比较好,效果很不理想。我说,算了吧,你还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相亲的次数多了,我也逐渐掌握了一点规律,也没少跟着吃打包的剩菜。人家说有时间电话联系,只是很少有电话再联系过.她实在忍不住了就让我帮她分析有没有希望,我只好一条一条地分析给她听。也有实在的人,见了面就说,你有点胖。那时候就得我下楼去买啤酒了,严重的时候我还得陪她喝两杯。尽管芳的择偶条件一降再降,还是没有结果.

姐妹们为了芳不至于伤心,常请她去唱歌。全屋六位美女只有她没有男朋友。于是她就把着麦不松手,唱了一首又一首。芳的歌很有味道。尤其在喝完六瓶啤酒之后,在座的男士出于礼貌纷纷请她跳舞。她的舞跳得更绝,甩着长长头发,扭动着一身肥肉,每次脖子都要疼好几天。

后来,我搬走了,联系就少了.

芳终于要出嫁了。我该送点什么礼物给她呢?

 

 

披肩

 

认识愉那时,我在一家著名的化妆品公司上班。那天,她一个人坐在麦当劳的一个角落里,显得孤独落寞。我走上前去,我们从她美丽的披肩聊起……

愉三十多岁,长得小鼻子小眼,皮肤很黑。云南人。她看上去很疲惫。

愉是学音乐的,大学毕业回乡教中学。单调枯燥的生活使愉很快地迷上了网络。象许多网民一样,愉在网上找到了她的白马王子A君。于是每天除了那有限的两节课,她就一直挂在网上。

随着感情的深入,视频、电话已经不能满足两颗被爱情烘烤着的心。

于是,愉辞掉了工作也辞别了年迈的父母北上。

两颗年轻的心从愉踏上北京西站的那一刻一直烧了两个月,才渐渐冷了下来。

每天A君去上班,愉穿着睡衣和他在门口吻别。晚上A君回来,凌乱的房间依旧,愉还穿着睡衣,不同的是从床上换到了电脑前。在这样的日子持续到A君无法忍受的时候,战争终于爆发了。有了第一次就不愁第二次,他们摔了家中所有能摔的东西,只剩下那台见证他们爱情的电脑还委屈地继续着他的使命。 

A君一天比一天晚回家,甚至不回来了。愉委屈极了。北京的夜是冷冷的透心凉,A君是她的温暖和安全感;她听任风沿着街巷敲窗拍门,愉想是A君,被风戏弄后,还感冒了好几次!这个时候,A君的电话告诉她——A君已经停机!

她开始想家。当眼泪流干后,愉看到镜子里的人那么陌生,吓了自己一跳!这几个月来,她除了购物就没有离开过这间屋子。上网、看电视、睡觉就是她的工作。不化妆,不换衣服,这还是那个热情如火、清纯可人的愉吗?

愉收拾好自己的行李,给A君留了一张字条,就迎着深冬的寒风向北京的西站走去……

“耽误你这么多时间,不好意思啊。” 愉诚恳地望着我笑,有点醉意。我不只想让愉成为我的顾客,同时我想成为她的朋友。“没关系,接着讲吧!”

愉没回老家,在北京找了一份工作,栖身一所私立音乐学校教钢琴,收入不错,只是她像变了一个人。她再没和A君联系过。她依然天天上网,天天约会!生日的时候她就披上A君送给她的披肩,独自一人呆在角落里想那些美好的日子!

愉给我留下她的电话就和那条美丽的披肩一起消失在夜色里。

 

 


吕玉梅27.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