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喻长清:领头羊
详细内容

喻长清:领头羊

时间:2018-07-07     作者:喻长清【原创】   阅读



都说巳水老头,已经七十有六,不等三年就要做八十大生日。

俗话说,人到七十古来稀。巳水老头,已经是儿孙满堂,也该享清福了,可事与愿违,人世间不是这么回事,儿孙们都在外面打工,有三个在重庆搞装饰,有个在新疆搞建筑,家里只有巳水老头和老伴英兰。

老俩口头发都白了,自打结婚到现在,整整生活五十五年有余,同喝一缸水,同吃一锅饭,风里来雨里去。不论冬日北风寒,夏日烈日晒,小俩口直到老俩口,一贯都是老公烧火,老婆淘米,老公喂猪儿,老婆唤咯咯。在桌上一条鸡腿腿,老公夹给老婆,老婆夹给老公,推来夹去,一条鸡腿腿,还是一个一口咬了才算。要说是上坡,老公担粪桶,老婆扛两把锄头,有说有笑地往地里去。就是挖土铲草,一前一后不拉三尺。真个说是形影不离,公不离婆,称不离砣,从未有个口角之争。这对老两口,嘴嘴塆的人都羡慕死了。弄得多数家女人都说丈夫,你咋不像巳水老头是头老黄牛,做啥事都是不声不响;可老头仅驳斥老婆,为啥不学学人家英兰,对老公那么好,害怕冷了饿了的……

话得说回来,巳水老两口,为了修公路,老两口也有几天不愉快。这件事,使得嘴嘴塆几十对老夫老妻们私下里捉摸不透。一对对在冷眼旁观。意思是说,为了自家生计,老两口两个心脏合成一个跳。行动一起走,话做一句说。老公说前言,老婆说后句。可在修公路上,老两口的问题就来了。

从嘴嘴塆到沿湖正公路,整整一公里有余,途经两冲两塆两座石梁子,其中好田好土要占零点八公里,多数人不赞成走,认为把好田好土来修路,是给后人断了生存之道。为了这,巳水老头挨家挨户地交谈,整整一个星期,结果都意意。可路线一测出,问题就来了。一公里开挖需要七八万。七八万人民币,对嘴嘴塆来说,说不上是什么天文数字,可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是夜,巳水老两口依偎在一起,一面看电视,一面享受老来有伴的感觉。大凡人世间都有一个规律,年轻是夫妻,老来是伴侣,此话一点不假。年轻时,当妻子的要贤惠,家里家外一把手,共同生儿育女,养大孩子们。不要说是万贯家产,只要丰衣足食,年年有余,老人们也都心满意足。不管怎么说,在这个年代,家家户户都有一点积蓄。生产模式改得快的,积蓄就多,遵循守旧的,积蓄就少。就为钱的事,巳水老两口就说开了。

巳水道:“英兰,修这条公路要七八万,你说个谱,我们家该出多少。”巳水打住话,一对老花眼盯着身旁的英兰,意思说,你说个数儿看看。

英兰似乎明白老公话意,言道:“七八万啦,老公,这个数目不小。对嘴嘴湾是没得啥,可对一户就是天文数,你晓得的,咱俩那点积蓄,都是一颗粮食一头猪,一只鸡一个蛋地垒起来的。我晓得,你是个有信仰的,我不拉你后腿,拿去修路我不反对,可要把零头跟我留倒起,万一有个啥子事,谁个借给你,再说,明年生产要投资。”搬起指头又道这:“猪儿鸡儿要买,种子肥料要进,还有穿的吃的用的,都得要钱,银行是不贷款给我们老头的。”

巳水老头听了,乐的将英兰抱得紧紧的,低下嘴唇,吻得英兰喘不过气。英兰左手推开硬胡须嘴唇,言道:“把硬胡须给刮掉,象根针似的”。巳水乐得只顾笑,右手摸着胡须,只顾摇头不语。英兰道:“老都老了,还想风流么?”巳水道:“你呀你呀,老来是伴,时时要看,天天在一起,那才乐趣,老婆,你说是不是?”

英兰道:“烦得很,说话不中听。”话头一转,“不是我说你,你把问题看得太简单。就算咱俩出一万,可还要那么多。嘴嘴塆的人你不是不知道,从南头起,这几家是财迷,北头那几家是抠门。只有东头和西头要慷慨点。这几家,天才晓得出不出。”

巳水道:“这个不打紧,大不了动员几个儿子一个拿点出来,凑成三五万,其他小部分……”英兰打断道:“喂,老公,你是疯了么,还是吃错了药。哪怕再苦再累,把我俩的家底全拿出我也没怨言,谁叫我是你老婆。你把儿女扯进来,我就跟你没完。”将巳水老头一推,又道:“你跟我记住,那个没得商量的余地!”

门外,伍福老头听得巳水老两口言语,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一边偷听一边想,修公路是咱嘴嘴塆的人享受,应当家家分担,干嘛个人出那么多,哪个没儿没女,哪个没有后人,哪个没三亲六戚来往?除非是五保户。路修好了人人走,干嘛个人顶着上。伍福老头急了,一转身,挨家挨户敲了门,叫来哥们兄弟,其中还有五六个老婆子赶来,都认为巳水老两口出了事,都在门外竖着耳朵静静地听着。

屋内,巳水老头道:“老婆,你激动个啥子,我都合计好了,你说的也都不无道理,可咱嘴嘴湾的人并不是落后。哪家没有积蓄,就是缺个啥子,缺个领头羊。你说说,我好歹是个有信仰的人,我不领头谁领头。要是有人领头,我这张老脸往哪搁。有人就会捅我背脊骨,要不,就有人指责我,你举起右手信誓旦旦,结果,还不如一个普通百姓。你说,我受得了不。”

英兰被说得倒在巳水怀里,细声道:“老公,莫说了,谁叫我是你的女人,好了,我依你就是,打电话给儿女们商量商量。”英兰右手扶着巳水胸膛,左手伸出床头拿起送话器递给巳水。巳水乐了,左手接过听筒,右手正拨键盘时,门外,伍福老头可急了,伸手就叩门,并叫道;“老哥子,你在干啥子,老都老了,难道还在快活吗?”

英兰道:“你个疯子老头,这又不是什么秘密”。一边说,一边抽了门,门外十多个人拥挤进屋,伍福老头走过去,一把按住电话机言道:“老哥,我们都听见了,你打电话干啥,路是大伙的,应该大家办,我虽说不出个啥子大道理,可小道理我们还是懂,众人拾柴火焰高,修路钱大伙凑。”头一调:“大伙说要得不?”

众人齐声道:“谁说要不得,就与他没完。”伍福道:“要得就坐下,请听我伍福一言,这个年头,要说富,咱嘴嘴湾的人都不富,要说穷,咱嘴嘴湾的人都不穷。”对着巳水道:“老哥,你说的领头羊,我伍福志老头只认你。”转身对着众人:“认,就要有行动,不认就发话。”众人你望我,我望你,最后,把目光一齐盯着巳水老头,齐声道:“我们认了”。

伍福道:“巳老哥,大家都认了,没得话说的,你就领个头,当个领头羊得了。”

经过一阵私语,巳水道:“好啦,我和英兰出一万,你们愿拿多少就多少,各自报个数。”伍福道:“我五千。”接着,三千四千五千,有个老婆子报了六千,这个人,就是赫赫有名的抠门婆婆,名叫华不算。华不算报了六千,满屋子一阵热烈掌声。

伍福对着自己的老婆,言道:“老婆子。”回去把钱拿来,咱们重庆到华阳,必须现兑现。空口无凭,见了壳子才是真的,快点舍,捱啥子捱!

不一刻,钱都到齐了,数了数,还差二百整十万。巳水道:“哥子嫂子们,这两百我补上。“手一挥:“哎,选个人把账记了。”

最后,大家一致推选伍福老头当记账员。

第二日,挖土机按测定路线叫开了。

 



吕玉梅27.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