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批评 >> 赵历法:阅读重庆诗人11-张守刚
详细内容

赵历法:阅读重庆诗人11-张守刚

时间:2018-07-06     作者:赵历法【原创】   阅读


诗家近影

 

赵历法.png

 

诗家简介

 

赵历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协全委会委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红岩》文学杂志、《中国诗歌》《国际汉语诗歌》《世界诗人(混语版)》《大昆仑》《绿风》《诗林》《扬子江》《诗潮》《诗选刊》《草原》《重庆文学》《大风》《青年作家》《花溪》《世界华文诗报》等刊。有作品多次获《诗刊》《星星》《扬子江》等刊全国诗赛奖并入选《2007中国诗库》《祖国啊,亲爱的祖国》《2011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3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5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胸中的涛声》《春风吹着秋》《天空很蓝》、诗歌评论集《走进诗人的心灵世界》等。


       长天高远,流水悠然

——读诗人新作白云哑默,流水无声

                               

 

虽说诗人守刚这组新作,在创作之始和创作之中都未刻意拔高题旨,其创作指导思想非常纯粹,作品完成后也只是一种淡泊明志的文本呈现。但作为一个成熟诗人,其娴熟的技艺让读者在轻松而欣然的阅读中荻得诗歌本义以外的丰富意趣和心灵陶冶,组诗《白云哑默,流水无声》的确是这样一组优秀佳构。

《秋水长》是一首意味深长且韵味悠扬的小诗。其诗题在我脑海里幻化出望穿秋水那苍凉的老意境,虽说此诗有那么一点那样的意蕴,全诗却饱和着一种放松的心境和期待的希望,毫无苍茫和无奈的惆怅。“白云哑默/流水无声”,幽静、恬淡,多么静穆而空旷、辽远啊!其语言干净,表意准确而富张力:长天高远,流水悠然,向往逐水远游的落叶,悄然搭乘溪流的轻舟,于两岸缓缓后移的风光中竟不知不觉地把水面抬高;顺流而下的落叶虽暗含“孤帆远影碧空尽”的意境,而诗中却深蕴无尽的期冀,“岸边打望的人” 眺望着“空阔江面”,心里满怀着“无限遐思”。

生活在功利而浮躁的当下社会,过重的生活压力,特别是心理压力,让每一个肩负着家庭责任的人身心疲惫。懂得放下,并不失时机地给自己寻求释放的机会,应该说是一种自己为自己减负的明智之举。繁忙的重围之中,抽身去郊外走走当是一种经济型的健康举措的首选。青山秀水相伴,“小草摇晃/不知名的虫儿在水上跳荡/清澈的水欢笑/沿着这个午后缓缓行走”(《沟渠》),多惬意啊,那些家庭和社会的烦心琐事,早已无影无踪。此时此景,那些“在沟底静默”的“黄泥”,也“要腾出一些时间”来“看水面上的白云飘荡”,你还会一味沉溺在俗务中不能自拔么。《沟渠》一诗的表面景象已然让人心旷神怡,更何况诗人还寓意着一层深层次的意蕴。

我很欣赏守刚处乱不惊的气魄和气度,处浊世而独清的人格魅力,这是一个优秀诗人应有的胸襟和定力。《石榴乱》一诗,恰好为诗人呈现出“出污泥而不染”的一种自我独清的高洁情怀。石榴本身不懂也不会乱,从外到里都不会乱;石榴的外观简单明了,其形体线条沿体表舒缓延伸,轻快而流畅,哪怕是“天就要黑了/石榴依旧浑圆”,没有一点儿乱的迹象;石榴的内心充盈,层层叠叠的籽粒井然有序,隔列中的每一列籽粒都有条不紊地排列着。所以说,石榴自己是不会乱的,乱的是这个遍地浮躁的季节,是这个“满街满巷都是”“叫卖的声音”,尽管商潮市声嘈杂,处于乱象中的诗人却“总想在心里掏出/玛瑙一样的珍珠来”。这“玛瑙一样的珍珠”是石榴圆润晶亮的心,更是诗人圣洁的思想和灵魂。

诗人守刚善用“曲径通幽”的艺术手法状物写人。以环境衬托人物的诗写手段,往往可以收到以少胜多的表意效果,《轮廓》一诗就是这一写作手法的典型式列。世界虽大,但万物却是有章可循,从未乱了物理法则,一切生物或物象都有其自身的规律性和物理特征。当傍晚来临,世间万物的生物钟都会在这个自然时段呈现出各自的物象特性来,天空理所当然就“黑得有些恍惚”(《轮廓》)了,一生高调且鸣叫不息的蝉,这时竟也“压低了嗓子”,而那些山也就顺其自然地“黑下脸来”,尽管如此,这些世代坚毅而又默然无语的山,纵然“黑下脸来”,“它们的线条依旧粗犷”。诗行至此,方显出诗人描写这一系列物相的真正意图,诗人要表现的,也就是说,诗人要肯定或礼赞的是这里的主人“庄稼汉”。言至此,意未尽,这里的山民,纵然躺下了,他们还要以自己最后的形象表达自己对乡村的热爱、依恋和眷顾。生命是永不止息的,不管环境如何,生存条件怎样,生活在这里的人,一代一代总停不下他们“歪歪扭扭的脚步”,哪怕是傍晚时分,山里的气温正在“凉下来”,山道上仍然趔趄着回家的人,泥土的气息依然温润如初。

现实的乡村之痛,是一种极不和谐的社会现状,一个农业大国几乎荒废了整个农业,几千年来靠自给自足的中国人,现在却依赖进口粮食活命。农村青壮年一窝蜂拥入城市,留下老人和儿童在乡下苟延残喘,况且还有一些老人和儿童又从农村搬进了儿女或父母在家乡城里购置的新房,真正留守农村的老人和儿童又少了一成,一个破败的乡村与物质高度发达的社会极不协调。在这种反差强烈的现实社会,诗人守刚以一颗美的心灵拍下了乡村的一个美好瞬间,并把那一片“真切的和谐”的蝉鸣定格下来,读者由此回归到一个“风摇着玉米叶子”的诗意乡村。

的确,这是一组蕴含明晰、结构简略、剪裁得当,且诗语晓畅、韵律舒缓、基调明快的诗歌,特别是表情达意的机智和独到总让人拍案叫绝。“悄悄赶上去的枯叶/缓缓行走”(《秋水长》),“悄悄”“赶上去”“缓缓行走”几个词组竟然神奇地消解了秋风扫落叶那种落花流水春去也的无可奈何,其明快的诗语和诗风竟拂尽落叶的无奈和惆怅,诗中落叶就拥有了一种向往和追求,颓废裂变为昂扬奋发,守刚诗语技巧由此可窥豹一斑。组诗具有这种神奇语言效果的诗句俯拾即是:“当我走过它们叫卖的声音/总想在心里掏出/玛瑙一样的珍珠来”(《石榴乱》)“清澈的水欢笑/沿着这个午后缓缓行走//黄泥在沟底静默/它们要腾出一些时间/看水面上的白云飘荡”(《沟渠》)“对面的山就黑下脸来/它们的线条依旧粗犷/这些躺下来的庄稼汉/学会了勾画乡村轮廓”(《轮廓》)“躲在玉米叶后面的蝉/停下扇动的薄翼/开始呼朋引伴/它颤巍巍的歌喉/有这个时候最好的音阶”(《我用手机拍下蝉鸣》)等等。

守刚是一个诗意满怀且笔耕不辍的诗人,组诗《白云哑默,流水无声》,又一次引领我漫步守刚心灵深处的诗意世界,《历法读诗》系列评论文章至此又有了这一篇短文。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