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44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44

时间:2018-07-06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王立新的生日在期盼中很快就到来了。

生日前,王家将门前的那片院坝重新加大整修,又在他家旁边搭建了一个临时厨房,厨房里用砖头做了三个大灶,一个用来做米饭,一个用来炒菜,一个用来上蒸笼蒸肉。王立新和邱亚峰也利用平时休息时间,霹了很多木柴,作为生日那天的主要燃料,同时还买了一罐煤气回来备用。

生日那天,专门请来做菜的厨师,天还没亮就来到王立新家,他先将霹好的木柴抱到灶前,选了些最容易引火的木柴放进灶里,又拿了些纸点上火,放到木柴下面,只一会儿,一灶红彤彤的木材就燃了起来。厨师在大铁锅里加上水,又把蒸笼放进锅里,等水烧开后上笼蒸肉。

“卓师傅,卓大伯,你好辛苦哟。”来王立新家的亲戚胡园和厨师开玩笑:“你这厨师怎么也当起火头军了?”

“嘿嘿,”卓师傅傻笑了两声:“都是亲戚,分那么清干嘛,谁有空谁就做。”

“好啊,等会你也来把这个灶的火升起来,我看你升火的技术挺一流的。”胡园走到卓师傅面前:“你在选肉?”

“嗯。”卓师傅把肉拿出来。

“我也来跟你学是怎样做八大碗的。”胡园边说边用手去拿肉。

“八大碗,是当地农村在家里办席的一种做法,有夹沙肉、粉蒸肉、烧白、排骨糯米饭等,这些都是要用土碗装上各种东西,放进蒸笼里,慢慢用火将它蒸熟,吃的时候就把它倒翻在盘子里,不仅颜色、样式好看,而且还很好吃,咸的、甜的、麻辣的,味道各不一样。

“想跟我学呀,那你就先教学费吧。”卓师傅把做夹沙肉的肥肉放到一边。

“都是亲戚,教学费的事,我看就免了吧。”胡园摆了一下手,也帮卓师傅选肉。

“那可不行。”卓师傅又将瘦一点的肥肉放到了边。

“那你说交多少?”胡园笑嘻嘻地说。

“多少都可以。”卓师傅也笑哈哈地将用于做烧白的三线肉放到另一边。

“看把你美得甜滋滋的,你就在这里慢慢想你的学费吧。”胡园噘着嘴:“不跟你鬼扯了。”

“你不学了?”卓师傅见胡园走开。

“我洗菜去了。”胡园走到一堆菜前,把大葱和小葱拿出来。

“园园,你莫去跟他斗嘴,”邱亚峰的母亲袁碧容走到厨房里:“他是长辈,你说不赢他的。”

“大姨妈,您来评评理,我去找他学做八大碗,他说叫我先教学费。”胡园把理好的葱子放到水槽里洗。

“他就晓得交学费,园园,我们不理踩他。”袁碧容走到胡园面前:“我们去把早饭吃了再来做。”

“我把葱子洗完后就去。”胡园跟卓师傅扮了个鬼脸:“不理你了。”

“跟你开个玩笑,你就当真了,”卓师傅干着活:“一点也不好耍。”

“我知道你们是在开玩笑,”袁碧容走到卓师傅面前:“走吧兄弟,我们去把饭吃了再来做。”

“嘻、嘻,我是在逗她玩的。”卓师傅和袁碧容一起进屋吃早饭。

“哥,你怎么把电话挂那么高?”胡园走进屋子,见邱亚峰把家里的电话挂得高高的。

“我拉了个分机出来,”邱亚峰仍然在拉分机线:“今天家里的客人多,我怕电话响了听不到。”

“就他一天到晚的毛病多。”李玉梅今天也请假在家做饭。

“亚峰,过来吃了去做。”王立新吃着早饭。

“我做完再吃,”邱亚峰干着活:“你们先吃。”

“等你做完,天都黑了,”李玉梅去给邱亚峰帮拉电话线:“一早就起来,做到现在都还没做完,又不晓得在玩什么花样。”

“你俩个都过来吃了再去做。”袁碧容叫邱亚峰和李玉梅。

大家一起吃完早饭,就回到各自的岗位上干活了。

王立新和邱亚峰把从邻居家借来的桌子搬到院坝里摆放。

“爸,今天您生日,天气这么好。”邱亚峰抬头看着天空,金秋十月的阳光暖暖地照着院坝,照着他的家:“我们家也很久没像今天这样热闹了,爸,生日快乐!”

“嗯,谢谢你,”王立新受邱亚峰的感染,也看着晴朗的天空:“是呀,我们家好久都没像这样热闹过啦,你们今天请了这么多人祝贺。”

“这是应该的,自从玉儿出走后,您就一直不开心,现在好啦,玉儿也嫁了个好人家。”邱亚峰把凳子摆在桌子边:“所以,您也要快乐、健康地生活。”

“嗯 ,我悬吊吊的心现在总算放下来了,不管她好不好,至少她还活着,不然,我怎么给她死去的母亲交待啊。”王立新深深地吸了口空气:“亚峰,今天我的生日,你认为玉儿还记得起这个日子不?”

“会记得的,今天她可能要打电话回来的,”邱亚峰掏出两支烟,给王立新点上后,又给自己点上:“不然,我那么早起来拉什么话线。”

“这与玉儿有关吗?”王立新吸着烟问。

“爸,放心吧。”邱亚峰没回答王立新的话:“我去烧点开水把茶发起。”

“去吧,我去那边看看。”王立新摆好桌凳,就朝临时搭建的厨房走去。

厨房里,袁碧容把米淘干净后,就放入烧开的大铁锅里,又一点一点往灶里加木柴。

“大嫂,你也要过生日了吧?”胡园的话总是很多,性格也很开朗,有她在,时间总会很快过去,此时她正和李玉梅一起洗菜。

“还早着呢,”李玉梅把洗干净的菜放到一边:“你好像也是这个季节过生吧。”

“我和玉儿姐一样,都是年底过生,”胡园也不考虑后果:“要是玉儿姐姐在家,今天肯定好热闹喽。”

“什么玉儿姐姐?”袁碧容想把话题转移开:“姐姐就是姐姐,还要在前面加个玉儿,好像你比她大似的。”

“你们都叫她玉儿,我也可以这样叫她,”胡园不服气地说:“我也快到十八岁了。”

“你就是到了十八岁,你还是比你姐姐小。”袁碧容走到锅边从锅里铲煮着的米:“你们这些没大没小的孩子。”

“大姨妈,我就要叫她玉儿姐姐嘛。”胡园跑到袁碧容煮饭的地方往灶里加柴。

“园园,你不要加柴了,没看到我在粝米吗?”袁碧容用水瓢舀着锅里半熟的米饭,把它倒进筲箕里,过滤后,又把半熟的米放进甑子里。

“喔,我都被你们弄昏头了,”胡园苦笑了一下对袁碧容说:“都是您不让我喊玉儿姐姐。”

“园园,去旁边歇一会吧,”袁碧容把甑子放进锅里,又盖上锅盖:“你今天起来得这么早,累了吧?”

“不累,”胡园走到李玉梅面前:“大嫂,你的那些朋友怎么还没有来?”

李玉梅看了看手表:“应该来了。”

“大嫂,你给他们打个电话,催他们快过来帮忙。”胡园看到甑子放进锅里,又加上木材:“没他们在,这里一点也不热闹。”

“不用打了,园园,”郑慧和张艳来到厨房里。

“你们现在才来,都几点了?”胡园虽然话是这样说,但却很高兴地走到她们面前:“廖哥他们来了没有?”

“来了,都在院坝里围着斗地主。”张艳走到案板处拿刀,准备切菜:“那几个家伙,只要凑在一起,不是打牌,就是喝酒。”。

“艳子,我们也到院坝去看,”李玉梅用毛巾擦了擦手:“这边要做的事我们都已做完,剩下的就等厨师炒菜了。”

“大妈,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郑慧和他们走出厨房。

“也没有什么事要做的,”袁碧容见她们来,很高兴:“你们都出去耍吧。”

“没事的,我们家还有亲戚在帮忙。”李玉梅扶着胡园的肩走到院坝看亲戚朋友打牌。

吃过午饭,杨毅、小红和郑慧三人在一张桌子上斗地主,邱亚峰、廖东胜、祝思伟也在另一张桌子上斗地主,阿剑在边上接下。桌子上放着三部手机,突然一个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邱亚峰抓起他的手机就喊“喂……”可喊了几声后,却发现不是他的手机在响,看着正在接电话的廖东胜,不禁哑言失笑。

“你小子今天有点心不在焉的。”祝思伟看到邱亚峰刚才接电话的样子,忍俊不禁的笑了。

“他从昨天起就有点心不在焉了,”李玉梅看着邱亚峰说:“从昨天晚上,他就不停地看他的手机,几乎一晚上都守在家里的电话机旁,生怕把别人打来的电话接掉似的,而且今天一大清早就起来,把家里的电话拉出来挂得高高的。”

“你又在乱说了。”邱亚峰知道李玉梅在看他,他只好低头打牌,不敢去看她。

“嘿嘿,有点失望吧。”李玉梅干笑了两声:“别忙了一阵子。”

“我有什么失望的,”邱亚峰这一把又输了,只好掏钱,又进行下一把。

“嘟、嘟。”邱亚峰这一把打到中途,他手机的短信提示音又响了,他立即拿起手机看信息:“台上发来的。”

“是不是哟?”李玉梅怪声怪气地问。

“不信你拿去看,”邱亚峰把手机递给李玉梅:“是台上叫订彩铃声的。”

李玉梅接过手机看,果真是台上发来订铃声的,正当她准备还手机给邱亚峰时,手机又响了起来,李玉梅看到来电上的电话号是王雅玉的,她约停了一下,还是把手机递给了邱亚峰:“你盼望的电话来了。”

与此同时,大家都把目光投向邱亚峰。

邱亚峰接过电话,也看了大家眼,然后,他站起来走到一边,立即接通了电话:“喂……你是玉儿吗?”

“哥……哥哥……我是玉儿。”电话另一端响起。

“玉儿……玉儿……我是哥哥,我是你亚峰哥哥,你现在哪里,你回来了吗?”邱亚峰环视了一下院坝:“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我们家好几年都没有这样热闹过了,要不是你让小雨转告了我们你现在的情况,爸爸今年的生日肯定还是不会办的。”

“哥……哥哥……。”电话那端的王雅玉哭了起来。

“玉儿……别哭……”邱亚峰控制着自己悲喜交加的心情:“玉儿,你好吗?”

“哥……我很好,你们不要担心我,”王雅玉的心静平静了一些:“我就是很想念爸妈,还有你和大嫂。”

“玉儿,回来一敞吧,爸爸也很想你,对了,你稍等一会,我把手机给爸接。”

“哥,我已经给爸打过家里的电话了。”王雅玉停了停:“哥,你和大嫂都好吗?爸妈都好吗?我对不起你们。”王雅玉又哭了起来。

“玉儿,你别哭……,我们全家都很好,你嫂子也很想你快回来,玉儿,回来吧……。”邱亚峰激动地说:“你听,我们家好热闹,我们已经吃过中午饭了,现在家的院子里很多亲戚朋友在打牌,晚上也还有很多客人在我们家里吃饭。今年爸爸的生日,我们请了厨师来给他操办,玉儿,回来吧!”

“哥,我会回来的,只望你和嫂子把咱爸妈照顾好,玉儿在这里就先谢谢你们了。”

“玉儿,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两位老人的。”邱亚峰很是激动:“对了,告诉你一个消息,爸马上就要办理退休手续了。”

“是吗?要是那样就更好,他可以在家好好地休息了,哥,我先挂电话了。”王雅玉还是在哭。

“玉儿,别挂。”邱亚峰更加激动地喊着王雅玉的小名。

“哥,再见了,希望你们好好地生活,也希望你和嫂子幸福!”王雅玉挂断了电话。

邱亚峰看着手里的电话,激动万分,脸上挂满着喜悦跑到廖东胜斗地主的桌子边:“东胜,把你的车钥匙给我。”

“你小子又要干嘛?”廖东胜看着满脸欢喜的邱亚峰:“你的脸真像小孩的脸,一会高兴,一会哭泣。”

“嘿嘿,快给我吧,”邱亚峰笑着摸着他的头说:“我想出去兜一圈回来。”

“你不要命了呀?”祝思伟停下手里的扑克。

“中午喝酒了的,你不能去开车。”李玉梅走到廖东胜面前,生怕他把钥匙给邱亚峰:“东胜,不要给他。”

“我一点也没事,”邱亚峰红着脸:“这点洒算什么,我去兜一圈回来,晚上我们几弟兄再好好喝。”

“不行,亚峰,”祝思伟打出一张牌:“喝了酒是不能开车的。”

“我没事,东胜,快把车钥匙给我,”邱亚峰站到廖东胜面前催他:“我出去只兜一圈就回来。”

“那我陪你一起去。”李玉梅走到邱亚峰面前拉着他。

“我陪你去。”廖东胜站起来。

“不用了,你要是走开,他们就差一个人斗地主啦。”邱亚峰把廖东胜按下坐着;“快给我吧。”

廖东胜只好把钥匙拿给邱亚峰:“路上小心点。”

“我知道。”邱亚峰转头对李玉梅说:“老婆,你就在家里给他们倒点水,我一会就回来。”说完,他拿起钥匙就跑出了院子。

过了一会,从外面急匆匆地跑进来一个人:“你们谁是廖东胜?”

“我就是,有什么事?”廖东胜从牌桌子上站起来。

“邱亚峰开的车翻了。“那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什么?翻车了?”在场的人都跟着来人往外跑去。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