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43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43

时间:2018-06-07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43 

 

郑小曼以怀了周地园的孩子为由,把周地园控制得紧紧的,几乎是形影不离,周地园左右为难,比吃黄莲还苦。在母亲曾淑华的教唆下,他和王雅玉还是离了婚。

离婚后的王雅玉,只分得了周地园送给她的那套住房和不多的现金。她不知道周地园为什么要这样对她,难道自己命中真的就不会有男人?难道自己这一生中真的就没有男人的疼爱?自己最心爱、最信任的老公,最心疼的哥哥,他们一个一个都离她而去,拥有着自己想要的女人,自己又算什么?想到这里,王雅玉伤心地哭了起来。

金秋的十月,天高云淡,这本是一个回忆的季节、浪漫的季节、收获的季节,可是,王雅玉却感到不寒而粟,明晃晃的阳光像一把刀子,还在起劲地磨擦着,亮光光的,像是在割着她身上的每一处肉,疼痛、流血……流血、疼痛……整个心灵如同一具行尸走肉,任由别人怎样宰割和撕裂。

王雅玉怎么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原本温暖、幸福的家却变得是如此的凄冷和悲惨。她无奈地拿出手机,多想给家里打个电话,多想听听哥哥的声音,多想把她心中的委曲全部倒出来,可是,她却不敢。上次回到家乡,看到家里的人都生活得好好的,自己现在又变成了这样,还有脸去打扰他们?影响他们吗?王雅玉摇了摇头,畏缩地卷曲在床上,心里想起了她的父亲,父亲的生日也快到了,原想今年父亲的生日,是要回家去看看的,但现在看来是不敢回去的了。既然回去不成,还是给他们打个电话,告诉家里的人她现在生活得很好,然后就把那张专门用于给家里打电话的那张卡撕碎、丢掉。她拿起手机,取出电池,把那张专用卡放进手机的卡座里,用颤抖的手拨着家里的电话号,拨了一半后,她又停下来,父亲的生日还有几天才到,还是等他生日的那天给他打个电话,祝他老人家生日快乐吧。

秋天原本很白,荒野原本很空,王雅玉行走在苍茫里的心灵,多么想让暮霭连起黎明和朝霞。可是,那些深情的向往却总是在秋的延伸中变得更加弯曲,像风一样的狂卷,模糊着她的视线。曾经相爱的人却欺骗着她,背叛了她,难道对自己丈夫太相信也是一种错?她坐在床上,不停地流泪、哭泣,那种秋风的声音和哭泣的声音在这个季节里将夏日的威严和幸福演尽,剩下的只是一片萧凉和苦痛。

“叮、叮、叮……”一阵门铃声把王雅玉从悲伤中惊醒,但她并没有下床去开门。

“叮、叮、叮……”门铃再一次响起,她仍然躺在床上,想着痛苦和幸福这两个词究竟是什么?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王雅玉的手机铃声又响起,她拿起手机一看,是韩玲打来的,她懒洋洋地按了一下接键,有气无力地说:“喂……”

“玉儿,你在家里呀?我是韩玲。”

“嗯,我在家里。”

“我按了这么半天的门铃,你也该把门开了吧。”电话那端韩玲的声音在说。

“是你在外面按门铃吗?”王雅玉从床上下来:“我马上就来开门。”

王雅玉把门打开,韩玲提着一大包蔬菜走进屋,她看着王雅玉:“你在哭?”

“没有。”王雅玉无力地往卧室走。

“你还在睡觉?”韩玲把菜放到客厅的茶几上,也跟着王雅玉走到卧室。

“睡不着。”王雅玉又睡到床上。

“所以,你就关在家里流泪。”韩玲坐在床沿上:“你看外面的天气多好,你也该出去活动一下,都这么多天了,还把你关在家里,关久了会郁闷的,你跟我下楼去走一走。”

“韩姐,谢谢你又来看我,”王雅玉躺在床上:“但我不想出去。”

“你看你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吃饭没有?”韩玲心疼地坐在王雅玉身边:“你前段时间小产,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现在又离婚,你不好好吃饭,好好休息,你真的是不想活命了?”

“韩姐,没你说的那么严重,”王雅玉苦笑了一下:“我已经喝过冰箱里的牛奶了。”

“牛奶能当饭吃?俗话说得好,人是铁,饭是钢,不吃肚儿闹饥荒。”韩玲站起来:“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我真的已经吃过了,”王雅玉仍躺在床上:“况且冰箱里也没有菜。”

“我就知道你没有出去买菜,所以就顺便给你带了点菜来。”

“我真的不吃了。”王雅玉坐起来:“韩姐,你过来坐。”

“真的不饿吗?”韩玲走到床边问王雅玉。

“不饿,只是没有精神。”王雅玉又倒在床上躺着:“韩姐,你也到床上躺一会吧,上了大半天的班,也很累了。”

“我们上班,你也知道,中午那阵子忙过后,我们就没事了,又得等晚上才忙。”韩玲果真倒在床上和王雅玉并肩地躺着。

“玉儿。”韩玲叫着王雅玉。

“嗯。”

王雅玉见韩玲叫了她又不说话,就看了她一眼:“韩姐,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玉儿,”韩玲试着说:“你打算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王雅玉收回目光。

“不晓得我说得对不对,”韩玲降低声音说:“以前你没有离婚的时候,我也劝过你,叫你多体谅一下周总的处境,可你就是不听我说。”

“你叫我多体谅他,不外乎就是叫我不说话,随便他怎么了。你没听到他母亲曾淑华说的话吗?”王雅玉望着房顶上的吊灯:“她说是我没有管好他,是我怂恿他去乱整搞。我承认一切都是我的错,错就错在我对他太相信了。”

“你婆子妈也太不讲道理了,哪有她那样说话的,”韩玲打抱不平:“以前我看她挺慈祥可亲的。”

“可周地园是她的儿子,”王雅玉说:“她不帮着儿子说话还能来帮我说话吗?”

“这些都已经过去了,玉儿,你打算怎么办?”

“目前我还没有想这个问题。”

“现在你该想这个问题,”韩玲提醒她:“你不能再像这样消沉下去了,你要坚强起来,从新找回自我,要健康地生活,幸福地生活。”

“幸福?”王雅玉看了看韩玲。

“对,就是要幸福地生活。”韩玲也看王雅玉。

“在你到我这里来之前,我也在想,幸福究竟是什么?”王雅玉转过身说:“痛苦是什么?也许我现在就是最痛苦的时候了。”

“那幸福呢?幸福又是什么?”韩玲也把身子转向王雅玉:“是两个人天天呆在一起,感觉有老公疼爱?有老公说爱听的话吗?”

“韩姐!”王雅玉喊。

“对不起,玉儿,我不是有意针对你,”韩玲发现说的话很直:“现在有很多这样的夫妻,看上去很幸福、很相好、很般配,其实不然。”

“现在,我对幸福一词的看法很多,刚才我想到了我的父母,小的时候,我躺在妈妈的怀里,任由妈妈的亲吻,任由妈妈的爱抚和关心,此时想起这些,仍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父亲淳淳的教诲还在耳边想起,他们常说的那些话,冷吗?、热吗?饿吗……我早已将那些话作为我心里的最甜蜜的问候语了。”王雅玉的心情好多了:“虽然就那么几句话,可我依然觉得字字都是他们深情厚重的爱,而这些最简单的话语,可以驱散盛夏的暑气和冬日的寒冷,这也许就是幸福吧。”

“你说得没错,这就是幸福,那时只是我们却生在福中不知福。”韩玲见王雅玉的心情好起来,也感到很高兴;“幸福一词的确包括很多。”

“韩姐,你所谓的幸福是什么?”王雅玉把身子往上移了一下,让背靠在床头上。

“我的想法很简单,我觉得幸福是有人和我一起听一首流行歌曲或看一个电视连续剧里的幸福。前几天我在家看一个韩国的电视连续剧,叫做《蓝色生死恋》,想必你也看过。那电视剧的确叫人感动,恰巧一个高中的同学打来电话,无意中得知她也在看这部连续剧,我们兴奋地谈到剧中的情节,开心极了。一向安静的我竟然激动地流出了眼泪,那种感觉可能就是幸福吧,因为我可以和剧中的人物同呼吸,共命运,也可以分享这部电视剧编剧的心情。”

“嗯,幸福是朋友送给我的关怀。当我开心的时候,有朋友陪我一起笑;当我悲伤的时候,有朋友给我勇气,鼓舞我走出阴霾;当我迷茫的时候,有朋友站出来为我指明方向。”王雅玉停了停:“当我寂寞的时候,有朋友打电话给我,或者直接来陪伴着我,和我一起说话,让我悲伤无奈的心情,在她的开导下,变得高兴起来,这就是幸福,就像你一样,韩姐,你随时都让我感动,这恐怕就是幸福!”

“所以,玉儿,你现在要振作起来。”韩玲坐起来;“虽然幸福也包括了一个家庭的幸福,特别是作为一个女人,一旦结婚后,就把整个家庭看着是她的天堂,她的幸福,但这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如果一个人把幸福全部寄托到那上面去,我可以说她是很悲哀的人。”

“看不出你还有这么多的大道理,韩姐,谢谢你今天来陪我,”王雅玉怎么也没有想到韩玲能说出这么多的道理来开导她:“我也祝你幸福!”

“好,我们都要幸福地生活,”韩玲伸出手和王雅玉双手合十:“我们都是从长寿湖出来的,以后我们更是要相互帮助、相互关心和照顾。”

“韩姐,你觉得我目前该怎么做?”王雅玉经过韩玲的开导也想通了:“你出来的时间长,经历又比我丰富,你说说看。”

“我觉得你该去找你那位黄师兄。”韩玲直接地回答她。

“黄师兄?”王雅玉糊涂地问:“哪位黄师兄?”

“你都被气昏头了,”韩玲笑:“就是你学车时认识的那位黄老板啊,他还请我们吃过几次饭的,去年还带我们了南滨路。”

“哦,是他。”王雅玉想起来:“找他做什么?”

“去他们宾馆工作啊。”韩玲说。

“去他那儿工作?”王雅玉睁大眼睛有些不相信韩玲说的话。

“嗯,就是去他那里工作,我看他对你挺不错的,”韩玲又倒在床上睡着说话:“他的宾馆那么大,叫他给你安排个位置还不容易?”

“去找他怕是不好吧。”王雅玉有点难为情。

“玉儿,我知道你有些放不下面子,但人到了这一步还去想那些干嘛,”韩玲鼓动着王雅玉;“你又没有做过别的工作,在周总酒店时,你也学到了很多管理方面的经验,叫黄老板给你安排个大堂经理做,他上次不是说过给你当大堂经理的吗?”

“那次是开玩笑说的,”王雅玉不好意思地说:“哪能说那样就那样做。”

“就是他乱开玩笑,所以才去找他,”韩玲认真地说:“他当时还说把那个大堂经理开除,让你去当的。”

“别人是开玩笑的,你还去怪他,”王雅玉笑起来:“真有意思。”

“不怪他怪谁?”韩玲也笑:“我们就这样说定了,你先打个电话约黄老板明天下午见面,但你事先不要告诉他你想去他那里工作,给他来个突然袭击。”

“韩姐,我不敢去。”王雅玉还是放不下面子。

“不怕,”韩玲拉起王雅玉的手:“明天你在家里等着我,等我中午下班后,就陪你一起去。”

“韩姐,你真好!”王雅玉感激得紧紧地握住韩玲的手。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