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间文化 >>民间文学 >> 最后的夜郎王
详细内容

最后的夜郎王

时间:2018-06-06     作者:令狐克强【原创】

楔子:南北朝后期,居住在云南东部的东爨乌蛮势力强大以后,逐渐向东扩张,入侵豚水(北盘江)流域,夜郎人被大量屠杀,劫后余生者纷纷外逃。夜郎王子孟勒为掩护大批夜郎人向东逃亡,率部且战且退,将敌人引向北面。他们越鳖县,穿羊磴,过坡渡,进入九锅箐、南天门和黑山谷一带。

 

从此,“最后的夜郎王”一个美丽而悲壮的故事开始了……

    

一、惜别北盘江 

   

某年秋收过后,豚水两岸的夜郎部落为欢庆丰年,举办了盛大的庆贺祭祀仪式。他们杀猪宰羊,祭请神灵祖先。在一片铜鼓声中,夜郎人围着篝火,跟随巫师的指划,跳起欢快的夜郎蛇舞。

   

当狂欢进入第三天深夜,仪式快要结束时,山谷里突然吼声震天。紧接着,马蹄声、刀枪撞击声、厮杀声交织在一起,原来是东爨乌蛮部落联络钩町人,趁夜郎人庆祝丰收、放松警惕时,从西面、南面发起偷袭。慌乱中,夜郎王立即民持刀挥戈抵抗。

    

铜鼓阵阵,蛮刀铿锵。由于无准备,夜郎人死伤惨重,夜郎王误遇敌人主力,奋战中多处负伤,冲出重围,乘上停靠江边早已准备的竹筏,又遇“友邻”钩町人竹排队的阻击,横刀站在筱前的正是其好友钩町王,怒而进击,坠水相搏,同沉江底。为掩护大批向东逃亡的夜郎人,年仅18岁的夜郎王子孟勒则率领一部分部民且战且退,把东爨乌蛮兵引向北方。

 

二、激战铜鼓滩

   

夜郎王子孟勒率领夜郎人历尽艰辛,翻越一座大山(后称大娄山)时,突遇成群生獠的袭击。他沉着应战,安排其亲兵带领妇女老幼,前往西北方向已有夜郎人居住的丛丛竹箐之地(后人称为夜郎箐),他则带领余下的壮年男下及其少数亲眷抗击生獠,朝东北方向推进。过松坎,越坡渡,来到扶欢山麓时,所率人员仅三四百人。没想到才出虎穴,又进狼窝,在水草坝(今万盛关坝镇兴隆场及其附近地区)又遭遇天性劲勇的板楯蛮的围攻,不少夜郎人被俘。与孟勒青梅竹马的阿彩姑娘及其父母,也被一板楯蛮庄园主度差俘去,均沦为家奴。孟勒不得不率余部退到黑山谷深山老林中。多次前往援救,均未能成功。

 

半年后,孟勒率部突袭水草坝,在汉人农奴的帮助下,里应外合,攻陷了度家庄园,解救了心上人阿彩和其他农奴。当孟勒带着阿彩及亲兵欢天喜地的来到坡渡河边准备渡河南下,大批的板楯蛮兵赶到,双方激战于铜鼓滩,夜郎人未能取胜,被迫撤离坡渡河再次进入黑山谷,河岸上到处都是战后丢弃的梭标、蛮刀、藤牌、铜鼓和断头缺肢的尸体。

     

三、渔樵黑山谷 

    

黑山谷中,清澈的鲤鱼河水,繁茂的原始森林,成为夜郎人休养生息的地方。他们就地取材,依山修筑了竹木搭建的“干栏”为栖居之所。男子耕种粟豆,捕鱼围猎;女子种麻,编纺“三彩麻布”,制作通裙(即统裙)。他们与黑叶猴为伴,开始过着与外界很少来往的生活。

    

由于粮食太少,他们就采集野果,饲养牲畜。一次,他们发现火棘(俗名“红籽)可以充机,就广泛采集种子,在黑山谷至石鼓坪(今万盛石林)一带种植了大量的火棘。以后,他们又酿制了以野果、杂粮为原料的低度甜酒(咂酒)。

    

不久,孟勒和阿彩在黑山谷中,按家乡习俗,举办了简单而隆重的婚礼。此时,孟勒早已在部众的拥载下,继承父位成为夜郎王,在原始森林深处,修筑了简陋的王宫——夏宫,并且与松坎南面和逃亡爿羊爿可郡以东地区的夜郎人取得联系,各地夜郎人纷纷前来投奔,人丁倍增。

  

 四、情系望乡台 

    

“望乡台上风萧萧,思念夜郎情悠悠”。离乡背井的夜郎人,虽然在黑山谷里过着隐居的平静生活,可他们却常常思念自己的故乡,每逢夜郎部落节日,他们都要成群结队,扶老携幼,攀上南天门上一座名叫望乡台的高峰,向南眺望,希望能与居住在各地的乡亲们团聚,有朝一日能回到自己的故乡。

 

 一天,孟勒和阿彩带着一对儿女来到望乡台时,一阵清风拂过,四围松涛阵阵,沁人心脾的松涛声使孟勒感慨万千,于是下决心要重振旗鼓,打回老家。

 

五、泣血双眼湖

    

孟勒正精心筹划复国宏愿之举时,以度差为首的板楯蛮诸姓农奴主却视其为肘腋之患,纠集大量人马,从东、西、北3面向夜郎人发动进攻。

    

孟勒派了几个亲兵护着他的儿女沿着一条少人行走的山径,渡河向南逃出黑山谷。他和阿彩亲自披挂上阵,率领夜郎人从黑山谷打到江流坝、双眼湖(今眼镜塘或称“情侣湖”)、石鼓坪,战斗异常惨烈。

   

 夜郎人浴血奋战,十分勇猛。松坎南面的夜郎人闻讯北援受阻。激战数日,夜郎人寡不敌众,纷纷战死。孟勒被敌人射中数箭,身负重伤,铠甲也被砍成碎片。他和阿彩无法突围,敌人步步进逼,他们只好边战边退,当退至山顶至双眼湖时,四周的敌人已象蚂蚁一样围了上来。孟勒和阿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互相搀扶着向双眼湖中心走去。冲上来的敌军不见孟勒和阿彩身影,唯见湖水汹涌,波浪滚滚,湖中一对金色鲤鱼游弋于水面,追波逐浪,瞬间便沉入湖底。

 

六、相爱鲤鱼河

    

传说孟勒和阿彩化作鲤鱼后,仍然生活在一起。他们在水里相亲相爱、繁衍后代。其子孙随着双眼湖下的阴河,从江流坝顺着神龙沟游向鲤鱼河

    

 至今,鲤鱼河中的鲤鱼无鳞甲,鱼身微带血丝,老人们说,那是因为孟勒和阿彩跳湖时没穿铠甲的缘故,血丝是伤痕。而夜郎王孟勒的夏宫,至今仍被蒙上神秘的色彩,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谁也找不到它真正的所在地。解开这个谜,也许就能找到最后一个夜郎王的宝藏。

    

最后一个夜郎王去世后,板循蛮诸姓农奴主为了争夺土地和农奴,战事不断,势力日渐衰弱。数年后的一个漆黑的夜晚,度差被杀,家人无一幸免,宅园被焚,火光冲天。民间传言:可能是其他农奴主所为,也可能是夜郎王孟勒的子女率其部众所为。

 

 

 

吕玉梅27.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