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邓凤兰:梨花姣红颜笑
详细内容

邓凤兰:梨花姣红颜笑

时间:2018-06-05     作者:邓凤兰【原创】   阅读


甄嬛恩宠正浓,万岁爷亲手执笔,在她额头上描绘“姣梨妆”。电视剧里诱惑了无数女人的一幕,正在重庆市潼南区花岩镇的梨花节开幕仪式上重现。隐藏在梨树丛中的无数小音箱,播放着原创歌手何祺的《梨花》:“繁花朵朵开的季节 / 层层叠叠芬芳缠绕的街 / 一弯的明月 / 飞散又如烟 / 飘落枝头如春雪 / 暗香淡淡幽幽庭院 / 窗前双双对对飞舞的蝶 / 一帘又一帘 / 一片又一片 / 一叶花瓣一段姻缘……”

 

游客们纷纷拍照,一些年轻美眉排队等候"万岁爷"的恩宠,不少小伙子却等着和"娘娘"合影。

"斜髻娇娥夜卧迟,梨花风静鸟栖枝。难将心事和人说,说与青天明月知。"甄嬛的扮演者含笑默念着唐寅的诗句,极力维持眉眼含笑的表情,心情却一落千丈。

老天爷的脾气反复无常,前几天还春寒料峭,此刻却烈日当空,景区逐渐进入烧烤模式。含笑穿着厚重的娘娘服饰,脸上浓墨重彩,汗水出不来,身上却大汗淋漓。她本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却因为自己的年少无知,沦落到被无数咸猪手揩油的地步。

花岩镇的梨花节越办越好,今年的节目更加丰富多彩。林森刚通过组织考察,晋升了副校长,带着老婆和儿子自驾游,来到了梨花如雪游人如织的地方。儿子正读初三,平时学习刻苦,成为重点高中的签约生是十拿九稳的,趁着周六,带他出来兜兜风透透气,对他写作文也是有好处的。

林森拿着高配置的单反相机,指挥老婆选择各处美景摆放各种造型,留下将老红颜的剪影。处于叛逆期的儿子看不惯老爸老妈的做作,说了句等会手机联系就跑得没了影子。

林森的目光扫过《甄嬛传》的恩爱场景,心中一惊,那个女主角好眼熟,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他赶紧招呼老婆去报名参加梨花节举办的亲子游戏。老婆嚷嚷着还要拍照,想起此行首要任务是陪伴儿子,急忙给宝贝儿子打电话。

含笑已经看见那"幸福"的一家人了,她的痛苦和屈辱,成就了别人阖家欢聚的幸福,三年了,那个罪魁祸首,居然还能在此地相见!

含笑大学毕业,在一所乡镇小学当音乐老师,弹得一手好吉他。体育艺术节的时候,林森是德育主任,负责学校的参赛节目。后来他们学校获得团体一等奖,校长给大家庆功,酒酣耳热之际,有同事说含笑长得有些像林森的老婆,林森的老婆在中学教书,是出了名的贤内助。林森趁着酒兴对含笑说:"那今后你就是我的姨妹了哟!"

"姐夫哥和姨妹儿喝3杯!"厚脸皮的同事起哄。含笑是刚出校门的学生,哪里见过这阵势,羞红了脸不知所措。林森招呼大家不要欺负新老师,他笑吟吟地看着含笑说:"我喝3杯,你随意好啦!"含笑只觉得林森的目光带电,两只酒杯碰在一起,她的手指触碰到他的手背,心脏"砰"的一下子就炸开了花,一口酒喝下去,咳嗽了。林森随手扯了餐巾纸递给她,笑道:"慢点喝,没人和你抢,酒还多着呢!"他三杯酒下肚,拿起啤酒瓶子给校长倒酒,讲了一个笑话,化解了含笑尴尬的场面。

含笑幼年丧父,寡母含辛茹苦把她拉扯大,她找工作全凭自家本事,所以来到离家几百里远的地方上班。她想把母亲接来一起过日子,可是母亲说在老家住习惯了,现在女儿有工作了,她也要考虑一下自家的后半生了。含笑知道以前母亲怕委屈了她,一直单身,其实母亲不过四十几岁,应该找个人陪伴她走完后半生了。

含笑平时都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里,放3天以上的假期才回母亲那里去一趟。读大学时谈了一个男朋友,临近毕业时,男友的父母嫌弃她的家境,坚决反对,最后,男友选择了留在城里当公务员和换女友,含笑莫得选择,就做了一个乡村教师,因为母亲说女孩子最好是找一个稳定的工作。

教师节才过去,学生就给了含笑一个下马威:六年级某些班级的留守儿童平时调皮捣蛋惯了,在校园里除了班主任老子天下第一,自然不会把音乐老师放在眼里。某节音乐课上,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男生,把一条死干黄鳝偷偷放在风琴里。含笑揭开风琴盖子,吓得脸色惨白语无伦次,泪珠子围着眼眶子直打转。班长见状,喊来了班主任,班主任打电话叫家长来领人。学生家长来了,在德育办公室里,当着孩子的面说:"我一个孤老头子,半截都埋在泥巴里头的人了,儿子死了,儿媳妇跑了,留下这个小杂种,我也管不了了,你们把他送到派出所去吧,让政府帮我管教管教!"含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断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来。林森递过面巾纸,叫班长送音乐老师回寝室,他负责和家长沟通教育学生……

高年级学生中所有的"调皮鬼"在林森那里都是挂了号的,林森把他们逐个找来谈话,软硬兼施,目标一致——不准在音乐课上捣乱。"恶人自有恶人磨",林森有的是收拾熊孩子的办法,他能当上德育主任,部分原因是他和混街道的老大是拜把子兄弟,不要以为德育主任就像砖家说的那样:拿着棒棒糖教小屁孩唱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小学没有早晚自习,音乐老师平时也没有作业可改,再加上双休日,含笑的空闲时间一抓一大把,她又不会打牌,除了上网,她暂时找不到其他事情好做。感激德育主任的"英雄救美",含笑和他在QQ上私聊,成了无话不谈的网友。只要含笑回老家,一定是搭乘林森的顺风车去火车站,每次林森都很贴心地把含笑送至轿车能到达的位置。含笑从老家返校,林森也会早早开车到火车站等候她,主动帮她搬运大包小包的东西。

林森老婆颇有微词,说自家男人平时在家里扫把倒了也懒得扶一下,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瘫在沙发上就像个木头人,现在倒是学会照顾人啦。林森解释说一个姑娘家初到我们学校,也没个亲人,我作为领导要多关心哈人家啥。

慢慢地这关心由量变转为质变,真应了那句俗话"姨妹儿姨妹儿,姐哥也有份儿"。含笑一边自责一边享受林森的殷勤照顾,这个比她大了一轮生肖的男人,填补了她心灵中父亲的空缺。她也曾拒绝过犹豫过,可是抵不住林森的死缠烂打。某个周五晚上,林森借口学校里加班,让老婆儿子先回城里。领导们忙完了工作吃夜宵,林森喝得酩酊大醉,偏偏倒倒不回自己的家,跑到含笑的门外,叮叮咚咚直敲门。含笑吓个半死,站在门里瑟瑟发抖,尚能保持清醒,不肯开门,林森借着酒劲儿,站在外边胡言乱语。陪护的同事好说歹说,才把林森劝回自己的家。

真正打动含笑的,不是车接车送,也不是玫瑰花和巧克力,而是每个月的那几天,含笑都会腹痛,林森不知道哪里弄来一个偏方,用红糖加老姜熬了水,装在保温杯里,叫她去他办公室里,让她趁热喝。从来没有人这般在意她照顾她,前男友勉强算个富二代,每次约会都是以他为中心。一个人走路太久,她累了,她想要有一个她脆弱时可以依靠的肩膀,靠上去,轻轻地闭上眼睛,好好地休息一下,不管这个肩膀是否会物归原主。

五一假后,中午在学校吃饭的小学生照例在教室里睡午觉,各自的班主任负责维持纪律,值周领导会带领值周教师隔三差五地巡视。

烈日炎炎,林森在外边应酬了,满身酒气回到学校,打电话通知含笑一起去检查学生午睡纪律。含笑见领导走路东倒西歪,说话口齿不清,就说林主任你先回家去吧我一个人去检查好啦。林森平时住在老婆学校的宿舍里,临到他当行政值周时就在办公室里午休,他说我先去办公室里等到起,你把扣分名单拿过来登记。

含笑冒着酷热跑了几栋楼,扣了七八个班级的纪律分,拿着名单,气喘吁吁地敲响德育办公室的门,满心以为交了差就可以回去睡午觉了。林森在办公室里到处找水喝,问含笑你家有开水吗,含笑说我给你端一杯来吧,林森说算了你难得爬楼梯我去你那儿喝吧。

含笑不回答,转身走了,开门时发现领导跟来了。防盗门哐当一声又关上了,含笑的心咯噔一下。电脑里还在播放着歌曲,含笑听出是云菲菲的《伊人红妆》:"人说两情若在永相望,奈何与君共聚梦一场。戏中人断肠,梦中暗思量,自问手中鸳鸯为谁纺?回望月下孤影渐苍茫,不解风情落花绕身旁。戏中两茫茫,梦中在心上,任君独赏伊红妆------"

含笑只有一个喝水的玻璃杯子,去厨房倒了半杯白开水,想了想,去糖罐子里拣了两片冰糖柠檬放在里边,走出来递给林森。她住的宿舍是个单间配套,用布帘子勉强隔出卧室和客厅。客厅里只有从学校里借来的一张办公桌和一把椅子,林森坐了,含笑只有站着。开水才从暖水瓶里倒出来,林森猛然喝了一口,烫得唏牙咧嘴,含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觉得难为情,假装拿起办公桌上的鼠标关电脑。

林森抓住鼠标和含笑的手说:"我想听最开始的那首歌,啥子红妆?"含笑明白这个时候她该拒绝,可是林森站起身,把她拥在怀里,电脑里,云菲菲在含情脉脉地唱:"伊人月下戴红妆,不知伊人为谁伤。鸟儿尚成双,相依对唱忙,怎奈伊人泪两行。伊人独唱伴月光,唯有孤影共徜徉。柳叶裙下躺,貌似心亦伤,与伊共叹晚风凉……"

傍晚停电,含笑住的这栋楼是新修的,还没有安装天然气。含笑和同楼的三个女孩子一起去街道上找餐厅吃晚饭。含笑说难得一起出来吃个饭干脆喝点酒好了,教数学的那位说老板就靠酒水赚钱不划算,教英语的说光是几个女的喝起没得劲儿,教语文的说亲爱的给个理由咱就喝。含笑说明天我生日,这顿算我请你们好了。数学老师大叫:"老板娘,来一打啤酒,全部都要冻了的哈!"

含笑喝得酩酊大醉,在饭桌旁就吐了一地,含糊不清地说:"我,我有罪,我……我悔过,我,我是个,是个罪人……-"剩下三个也喝得八九不离十了,根本扶不走含笑。英语老师自作主张,拨通了德育主任的电话,反正全校老师都晓得,谁是谁的护花使者。

林森给老婆说我打牌去了啊晚上莫等我。他找到餐厅,结了账,背起含笑就走。

林森的老婆觉得奇怪,以前老公打麻将就算打到凌晨两三点也会落屋,这次怎么打了一个通宵。她问林森,回答说打牌饿了,赢了的兄弟伙请喝酒,喝高了就睡过去了。她有错在先,自觉愧对老公,平时也不管他和狐朋狗友的破事儿。

含笑在这个偏僻的小镇举目无亲,习惯了林森的细致和体贴,明知道破坏别人家庭不对,可是林森的甜言蜜语就像海洛因,而她中毒已深。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含笑也不想偷偷摸摸做个影子,她决定和林森老婆摊牌。

一石激起千层浪,小镇上民风的保守,超出了含笑的想象,林森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她成为校内外已婚妇女的公敌。和她一同喝酒的数学老师劝说她:"你不要这个样子啥,女老师们都瞧不起你,以后你就一个朋友都莫得了。"含笑鬼迷心窍不知悔改,振振有词地说:"你就是我的朋友啥。既然别的女人可以抢我的男朋友,那么我也可以抢别人的老公啊。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一定能够白头偕老!"数学老师欲言又止,兔子不吃窝边草呢,含笑真是个傻帽儿,她摇摇头走了。含笑自我安慰:"真爱可以战胜一切!"

林森老婆把床头柜上的汇仁肾宝全部扔进垃圾兜里,舍弃中学教师的光辉形象,跑进小学的音乐室里,把含笑揍了一顿,保安来了才收场,弄得小学校长颜面尽失。然后,她拉着含笑去了民政局。

忍受着无数冷嘲热讽,含笑以为可以转正了,端阳节里,跟着林森和林森的儿子一起去见未来的公婆。林森的父母虽然喜欢前儿媳,但儿大不由娘,也只得皱着眉头在厨房里忙碌。

吃午饭时,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林森的儿子从厨房里拿出菜刀,叫嚣着要当着爷爷奶奶的面杀了这个狐狸精,反正他还不到12岁,杀了人也不会判死刑。

林森家三代单传,孙子是爷爷奶奶的命根子,难道眼睁睁看着他从三好生沦为少年犯吗?就算含笑以后会生孩子,谁敢保证生出来的就是个带把儿的?林森把儿子暂时留在爷爷奶奶家,开车带着含笑先走一步……

暑假里,林森和老婆复婚了,儿子顺利签约县城里的重点初中。一家人"破镜重圆",其乐融融。

含笑整个假期都在为调动工作的事情奔波,有一所更偏僻的小学缺音乐老师,校长头天晚上一起吃饭时满口应承,可到了第二天早上打电话时却变了卦。含笑问为啥,校长支支吾吾解释了半天,含笑不肯死心,逼急了,校长说我老婆不同意。

含笑在原来的学校里呆着的每一天都度日如年,已婚女老师自然对她不屑一顾,未婚女老师也怕和她在一起被说成近墨者黑,已婚男同事如果和她说几句话,回家一定被老婆审问,而这个小学目前根本没有未婚男同事(这也是她上了林森贼船又被抛弃的原因)。

寒假里回老家,母亲的朋友给含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是本地派出所的一名小警察,大学毕业后才考起的。吃过两次饭,彼此也能谈几句话,商量着双方家长正式见面的时候,小警察随口问了一句你在哪个小学上班能不能想办法调回来哦。含笑说了上班的地方,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小警察回去后没了下文。含笑被母亲追问不过,打电话给小警察,那头说:"我有个同学,就在你上班的那个坨的派出所工作……"含笑红了眼圈,捏着手机,忍住泪水,对母亲说:"他说我俩八字不合,也不好给我调工作!"母亲嘀咕了几句:"啥子世道哦,警察还要讲究迷信啊?肯定入不成党!"

转眼又是妇女节,领导给女老师们过节,聚餐时坐了满满三大桌。含笑坐在年轻女老师那一桌,选了靠墙的位置,她本来不打算来,但是妇女主席说了集体活动一定要参加。德育主任坐在领导那一桌,装作眼盲。

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是二十几个。已婚妇女们聚在一起,谈论最多的不过老公和孩子,谈到如何修理老公的时候,自然要讨论狐狸精,每一个词语每一个句子,都是扎在含笑心上的利刃,她实在坐不下去了,借口头疼提前离席。

暑假里,含笑递交了辞呈,她舍弃了正式工作,去城里找事情做。在大城市里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没人在乎她,也就没人在意她曾经做过小三了。在她收拾行装离开这个伤心的小镇时,才听说林森压根就没打算和她白头到老。林森的老婆曾经红杏出墙,他为了心理平衡,到处找殉葬品,别的女人要么拒之千里之外要么玩玩及时抽身,只有含笑傻乎乎地一头撞进去,还自以为是找到了真爱。那一刻含笑真想拿把刀杀了这个负心汉,但念及母亲的养育之恩未报,她唯有饮恨离去。

含笑最后在一家知名婚纱影楼找到一份相对固定的工作,她不敢再去应聘老师,因为正式老师都需要档案,她只想过去和档案一起石沉大海。

花岩镇梨花节开幕前,镇政府公开招标影楼入驻,含笑所在的影楼成为全区唯一可以在景区拍摄婚纱照的。为了吸引人气,模仿《甄嬛传》的场景,在景区搭建了彩棚,含笑扮演甄嬛,影楼老板是化妆师出身,这一次亲自上阵,给"娘娘"化"姣梨妆"。

梨花节的高潮,是众人见证万岁爷向甄嬛求婚的场面:十二位梨花仙子翩翩起舞,梨花金童捧出一枚钻石戒指。化妆师单膝跪地,向含笑求婚。对于老板的追求,含笑一直犹豫不决,在她看到林森的那一刻,下定决心把自己的终生托付给比自己大了20岁的老板。老板中文系毕业的,读大学那会儿就喜欢给社团剧组的哥儿姐儿们化妆,后来下海经商,不惑之年丧偶,病床前答应妻子等到女儿读大学时再给女儿找后妈,现在宝贝女儿考上了重点大学,他终于可以放开胆子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瞅着含笑伸出芊芊玉指,影楼老板给她戴上戒指,惴惴不安的心总算踏实了,他想起了苏轼的《东栏梨花》,想必前妻的在天之灵也会祝福他抱得美人归。音响里播放的是周艳泓的《梨花满天开》:"小河边梨花悄悄开放,当微风吹过满天飘香。忽然又想起离别景象,昨日恍若梦一场。小桥下我们约定了方向,明年我就是你的新娘。靠着你的肩膀,羞红脸庞,是谁在那轻轻唱……"

林森远远地观望着半山腰上彩棚里的这一幕,心中的负罪感终于消融了。同事们背地里叫他"千年祸害",校内的已婚女老师如果和他开了玩笑,回家一定被丈夫盘问;已婚男老师要是和他出去喝酒,回家一定被老婆臭骂;别的校领导也瞧不起他,有意无意地排挤他。在学校里,他相当于孤家寡人,在"正直"的人眼里,他就是品行不端居心不良的代名词。全靠老婆不计前嫌多方斡旋,他才调到另外一个小学当上副校长。

林森老婆和儿子站在一座凉亭里,研究亭柱子上雕刻的梨花诗句:"一树梨花一溪月,不知今夜属何人?"儿子说这两句用了借代的修辞,老婆说你小小年纪懂什么,林森说太阳大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儿子嚷嚷着说采梨节再来摘梨子,还可以参加三口之家吃梨子大赛。

"一树梨花一溪月,不知今夜属何人?"林森扫描了一眼这两句诗,明白那个化着姣梨妆的女人,今夜明夜后夜,都已经属于别人了。

含笑在影楼学化新娘妆的时候,也研究女人怎样保养皮肤,她研制出一款经济实惠又环保时髦的面膜,以蜂蜜和水果为主要原料。花岩镇的蜜梨物美价廉,成为她固定的货源,影楼老板给这款面膜取名"红颜笑",凡是到他们影楼拍摄婚纱照的,都赠送新娘子3次免费面部保养。

等到花岩镇再次举办采梨节时,含笑一会儿想吃酸的,一会儿又要辣的,看见肉食就反胃。影楼老板欣喜若狂,决定斥巨资在梨树果园里举行一场盛大的别致的婚礼……

 

 

作者简介

 

邓凤兰,潼南区作协会员,《涪江文学》微信公众平台编辑。在《潼南文化》《潼南报》《公民报》等发表散文和小说多篇。写有网络小说40余万字。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