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批评 >> 魏 红:圣光中的花朵——李尚朝诗集《最后的圣光》赏析
详细内容

魏 红:圣光中的花朵——李尚朝诗集《最后的圣光》赏析

时间:2018-05-05     作者:魏 红【原创】   阅读


   圣光中的花朵

——李尚朝诗集《最后的圣光》赏析

 

魏 红[山西人民出版社, 太原 030000]

 

 

摘 要:诗人李尚朝的诗集《最后的圣光》,以悲悯的情怀关注现实,关注城市中各种不同职业、不同经历的人群,写了他们的辛苦、无奈和快乐以及乐观的、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本文以《最后的圣光》为切入点,探析诗人笔下城市底层人物的命运和悲欢,以及带给我们的深沉思考。

关键词:李尚朝 《最后的圣光》 城市底层人物 乐观 现实

 

 

李尚朝 1985 年开始诗歌创作,出版有诗集《天堂中的女孩》《风原色》《大三峡那光》、散文集《时光之羽》、报告文学集《一个世纪的跨越》等。诗作入选《中国诗选》《现代诗 300 首笺注》等数十种诗歌选本,有诗作被译介到俄罗斯等国,诗歌《月上中天》被编入大学中文专业教材《20 世纪中国文学作品选读》,著名诗歌评论家蒋登科主编有诗歌鉴赏专著《李尚朝诗歌品鉴》。现为某期刊执行主编。

看到李尚朝的简历,我看到了仿佛一个热爱诗歌的青年为自己钟情的事业奋斗的身影。我虽然并不认识他,但作为一个曾经的爱诗人,我依然深为他这种孜孜以求的精神所感动。我非常喜欢他在诗集《最后的圣光》中的题记:“诗人是未成佛的苦行僧,将人类背在身上,负重前行。”这也体现了作为诗人的社会担当。我认为对于一个有社会良知的诗人来说,不仅仅要面对自己的内心,更重要的是要面对这个世界、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现实。不仅仅要

坚守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还应该有人类的意识。这就要求我们关注人类当下的生存状态、关注人类的生存和命运。一个伟大的诗人如果脱离了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还能写出什么划时代的作品?

 

一、悲悯的情怀是诗人关注时代和现实的体现

在李尚朝的诗集《最后的圣光》中,他以悲悯的情怀关注现实,关注城市中各种不同职业、不同经历的人群,诗集第一辑《生活在本地》就写了现实生活中各种职业的人:小商人、卖花姑娘、上学的孩子、捡垃圾的人、的士司机等,写了他们辛苦、无奈和快乐。

在一篇《小商人》的诗中,他这样写道:

 

做生意的小商人

斤斤计较的小商人

他没有躲在大树下叹气

头上冒着热气和汗水

阳光下的小商人

他快活地唱歌和吆喝

 

作为一个小商人,他每天奔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与砍价的人们斤斤计较着,为了家中妻儿和自己的生活奔波着,尽管“头上冒着热气和汗水”,但他没有叹气,依然“快活地唱歌和吆喝”。这就是当代小商贩们的群体形象,作为城市经济必不可少的成分,他们是辛苦的,而且付出与收获有时不成正比;但是他们是乐观的,没有抱怨和垂头丧气,以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应对现实的无奈。诗人以纯净的诗笔写出了这些城市底层人物的命运和悲欢,带给我们的是深沉的思考。类似的作品还有:

 

在大街上走着,这鼎沸的嘈杂

仍然那么温暖

你看那地摊

像乡下的蘑菇

倔强地开着

那些叫卖的声音

来自底层,却透着热气

 

这些都生动地描写出了对底层劳动者深切的同情,也许是作为警察的他能更加深入地体验生活的缘故吧。

 

二、诗意生活为诗人插上了飞翔的翅膀

 

爱诗的诗人更喜欢自然,向往诗意的生活,春花秋草、流水人家、鸟鸣山间,都能激发诗人无尽的灵感,日月星辰、风雨雷电、旅途偶遇都是诗人笔下的良好素材:

 

月光活在水上,月光活在

黑暗的思想中

月光不懂水性,月光展开翅膀

在水上飞翔,月光

在水上,它不会坠落

 

月光是我一个夜晚的惊喜

月光是河流的呼吸

月光,以水的方式漂浮

水,以月光的方式潜流

月光下的河流,它不是隔世的行者

它透过月光与我同行

它透过时间与我交谈

对于月光,我是它心中的一种怀念

对于流水,我是它心中的一种期许

 

敏感的诗人遇到明镜的水面上皎洁的月光,思想顿时活跃起来,月光在他眼中也飞起来了。他把夜晚的惊喜给了心爱的月光,月光也以自己的美给诗人留下永远的怀念。诗人在一首《飞鸟》的诗中写道:

 

飞鸟,是你在飞翔中的拜访,还是

我在飞翔中的回望?

是你的羽毛将我扇动,还是

我在扇动你的翅膀?

 

在这首诗中,诗人化身为鸟,与“庄周晓梦迷蝴蝶”有异曲同工之妙。诗人是飞鸟,飞鸟亦是诗人,迷离恍惚,情致动人。诗人似乎对鸟有着格外的偏爱,在一首《飞翔的云》中,作者这样写道:

 

我这样问鸟是一种什么样的云

云是一种什么样的鸟

什么样的思想什么样的梦

跑得那么快

连我儿时的幻想

也跟不上

 

表达了诗人对儿时梦想的留恋和对美好事物的热爱,正是由于对生活的热爱和心中的诗意,使诗人拥有了飞翔的翅膀,在诗的天空自由翱翔。

 

三、理想主义的创作成就了诗人的荣耀

 

理想主义是人类特有的精神现象和价值理念是一个时代精神生活健康和有力量的标志。在关于理想主义的论述中,我比较喜欢以下的观点:如果一个时代的诗人和学者,成了唯利是图的功利主义者,丧失了想象未来生活的能力和构建理想社会的激情,那么,这个时代的文化和文学肯定处于缺乏活力的状态和低层次的水平。任何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作家,都应该是一个理想主义者,都应该努力赋予自己的作品以温暖人心和激励人心的“力量”。

 

在黑暗中被风吹散

夜晚总是要来,而星光不怕等待

星光就是在远处望我的那个人

她在黑暗中闪亮,却又将

被黑夜赶走

 

鲁迅说过:“文学总根于爱。换言之,文学总根于希望和理想。地狱里没有文学,因为那里没有希望;天堂里没有文学,因为那里无须梦想;文学只存于人间,因为这里既有灾难和不幸,也存在希望和理想。”文学是在苦难中寻求希望、在困境中追求出路的事业,本来就具有理想主义的色彩。理想主义意味着热情和力量,意味着信念和执着。当冷漠和绝望构成的黑暗笼罩了人们的精神世界的时候,当人们觉得什么都不值得相信、什么都不值得热爱的时候,当文学被当作一种仅仅作为个人宣泄的东西或只当作某些人追逐功名利禄的手段的时候,文学的理想主义之花就会凋零。理想主义是黑暗中的星光,“她在黑暗中闪亮”,而理想的追求过程是艰难的,要付出千万倍的努力和闪亮亮的汗水,甚至需要像虫子一样爬行。

 

爬行。像虫子一样,咬着另一个虫子的尾巴

我们整整齐齐,一致向前,而后面的一个虫子

也咬着我的尾巴

首尾相连,无始无终,无止无尽

我爬行。一天又一天

直到耗尽生命

我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见

 

虽然追求的过程那么艰难,也许终其一生也难以到达理想的彼岸,但理想主义者依然会不惧前行,继续他的探索之路。《最后的圣光》之《非常现实》一辑中许多诗歌都反映了这种追求的遇挫后心情的烦躁和无奈。如《在黑暗中被风吹散》《我漆黑一团》《验证》《说到光》等。

 

我第四次说到光,已是一片漆黑了,

我坐在屋檐下,一点微光在远处

闪着,我必须睁大双眼,死死地

盯着,我怕一眨眼,它就消逝了,

我就会冻成一个冰块

 

而在诗集的第六辑《最后的圣光》中,诗人似乎看到了理想的远方,他的笔调也昂扬起来。

 

这些云,让我回到

洁净时代

它们从大地上升起

 

它们回望着大地

它们说:愿意起伏的人群

把高贵的头颅抬起来

愿意沉默的人群

把疲惫的眼睑垂下去

 

云起云涌,它们无视黄金

黄金的微光

不能淹没它们

 

作者这里化身为天上的云,回到洁净的时代,抬起高贵的头颅,无视黄金的诱惑,展示了理想主义者的美好情怀。在一首《大风起兮》的诗中,诗人写道:

 

大风起兮,我摸到了黑暗中跳动的心脏

风说:陌生的事物迟早会被谙熟

没有绝望的人迟早会被智慧关怀

……

我是睡在一张纸上的诗人

大风起兮,我看见纸张翻卷,笔头攒动

我一旦飞起来,比道路更经典

比圣人更英明

 

诗人自信作为“没有绝望的人迟早会被智慧关怀”,在纸张翻卷、笔头攒动中,他和他的诗会成为经典,流传成圣人的佳句。

正如中国新诗研究所向天渊老师在评价李尚朝时说的:“他始终坚持人文关怀与艺术追求、担当意识与审美意识、生命体验与诗性探索的紧密结合,注重情感的真诚与思想的深刻,反对语言的雕琢与技巧的炫耀。”的确,李尚朝的诗语言是不事雕琢的,但是充沛的情感和深厚的思想通过淳朴的语言表述出来更加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一枝蜡烛,闪着微光

像我看到的一样,像我一生

注意到的情景

这情景不可多得

像我乡下的爷爷

在山风里呼着他最后一口气

 

这首诗的题目是《一枝蜡烛闪着微光》,信手拈来的诗题、随意道来的内容,包蕴着诗人深刻的思考。在寒冷的夜里,一枝蜡烛的微光是微不足道的,但对诗人而言,闪着他一生的经验、一生的诺言、一生的感悟与伤怀。

李尚朝在他的《诗歌随想录》中说:“真正的诗歌,在达到物我两忘、神形俱合时,它就像宗教的偈语,让人飞升,脱离凡尘。”我们也希望诗人李尚朝在他选择的路上继续勇敢前行,希望诗歌的花朵在神圣的光波中开得更加绚丽。

 

 

作 者:魏红,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山西人民出版社编辑,主要从事诗歌创作与理论研究。

编 辑:张晴 E鄄mail:zqmz0601@163.com

(原载《名作欣赏》2017年第9期评论版)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