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批评 >> 赵历法:​阅读重庆诗人7-赵兴中
详细内容

赵历法:​阅读重庆诗人7-赵兴中

时间:2018-04-15     作者:赵历法【原创】   阅读


诗家近影

 

赵历法.png

 

诗家简介

 

赵历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协全委会委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红岩》文学杂志、《中国诗歌》《国际汉语诗歌》《世界诗人(混语版)》《大昆仑》《绿风》《诗林》《扬子江》《诗潮》《诗选刊》《草原》《重庆文学》《大风》《青年作家》《花溪》《世界华文诗报》等刊。有作品多次获《诗刊》《星星》《扬子江》等刊全国诗赛奖并入选《2007中国诗库》《祖国啊,亲爱的祖国》《2011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3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5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胸中的涛声》《春风吹着秋》《天空很蓝》、诗歌评论集《走进诗人的心灵世界》等。


 

打磨心灵之镜的歌者
          ——谈赵兴中诗歌的古典琴韵

 

01   

兴中的人和诗,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兴中笔下的小镇和兴中生活其中的地理概念的小镇也是一对矛盾的统一体。从外表特征看,兴中是一个美须飘逸,粗犷,甚或粗鲁的豪侠之士,活脱脱一个旧时江湖中人。但事实上,特别是在他的诗歌中,除了豪爽、侠义以外,更多的是内在的柔情、热情和激情,是一个思维缜密、情感细腻而慎行的人。对待生活,结交朋友,有自己认定不变的原则,对待诗的态度随和而又一丝不苟。
    他的诗讲究随灵(感)走笔,起承转合,精致凝练,音律韵辙。他写诗有点像舞剑,追求人剑合一的境界,喜欢在散淡的月光下历练自己的剑术,喜欢在月白风清的午夜,一遍又一遍地擦拭寒光烁目的剑身,他绝不容忍自己命里的宝剑,有一星半点的污尘和锈迹。其实,舞剑之余,他也是一个弹奏古筝的高手,坐在自己心窗的月下,倾注一腔热血,忠诚地弹奏自己人生的乐章,让他在如痴如醉的倾听中,随音韵旋律而振颤。
    读兴中的诗,就像漫步在音韵悠扬、风景秀丽的音乐广场‚让人心旷神怡、情舒意畅。兴中2008年出版的<<小镇书>>和这部<<我一个人的风花雪月>>,恰好就是我进入这个音乐广场的两张门票。


    02

兴中的诗,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写作,而是一种进入,他把自已融入其中。他早年出版的<<寂寞的纯>><<木偶心中的秘密>><<十年江湖夜雨灯>>等诗集也是这样,只是那时进入的姿态和姿势,以及举手投足没有现在这样自然和自如。<<小镇书>>不仅仅是题材的转移,不仅仅是言说对象的转移,更是兴中诗歌创作的一次提升,是其诗歌创作的一个新的起点,从一定程度或层面上讲,标志着兴中诗歌创作的一次质的飞跃。<<小镇书>>保留了兴中诗歌创作一贯的幽默谐趣,而且较之以往的幽默谐趣更多了一层实实在在的内容。这种内涵包括社会历史、人生情趣、人情事故、知识信仰等方面的内核。兴中十分热爱他生活其中的小镇,小镇的确可爱。小镇是他的青春属地,是他的文学沃土,是他诗歌的温床和旷野。他的生,他的长,他的爱,他的日光和月色,他的苦乐酸甜的情怀都是小镇赐予,小镇的恩惠在他的血液中流淌。就是小镇集市的乡民和蔬菜都是他解不开的情结,还有他一楼的公共厨房,二楼的蜗居,这些都是他的小镇。为了他的小镇,他可以“在安宁和世俗的酒肉生活中/说声‘干’,就把一生的懒散/一饮而尽”(<<一饮而尽>>)。他的小镇在直辖市重庆的区县中占有绝对的地理优势和自已的强势发展,小镇很美,所以他爱,包括小镇的俗气和缺点。他明明白白知道小镇有很多俗不可耐的习俗,甚至缺陷,但他却以自己的博爱包容了它。尽管这样,他还是在诗中予以暗示或展露:“泉水干涸,含蓄正在消失/小偷潜入小缜/派出所的高音喇叭,声势浩大/试着去赞美法制,和纯洁的云/自来水厂友情提醒避暑的少女/要热爱干净的生活/而黄昏的风中,稻草人和乌鸦/抱头痛哭,世事很荒唐/野蜂尾随蜜蜂飞入糖果店/删除了酿蜜的辛劳和乐趣”他笔下的小镇已不是他生活其中的小镇,至少不是纯粹的地理意义上的小镇。<<小镇书>>里的小镇是生他养他的家乡,更是他心中的故乡,已然比现实中的小镇更纯朴、醇情和浪漫得多,事实上,他笔下的小镇已是他命里的小镇,也是他诗心的乡恋回归处。

 

03

兴中诗歌的结构有两大特色,一是切入点很独到,二是剪裁恰到好处。我说兴中诗歌的切入点很独到,其实是自然不过却又顺理成章的一种直截了当的普通手法,他已将技法消解于无形,的确收到了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小镇书>>中的很多优秀作品都是开门见山地说事,比如<<说>>诗,起句就是“说到初恋的时候,必须从小镇/说到绕过柑橘林的小路那尽头”然后接着说,由说进入全诗,他说“说到镇外的跳蹬河,说到河里裸泳的/儿童,说到黄昏来临,说到-首流行的/歌,说到黑夜或者月亮走我也走/如果是早晨,还须说到被赞美的杏花/说到桃树,说到气息,说到等待/说到迷惘与慌张”。比如他的<<叙事>>一诗,“小镇原则上不用木棒棒打鸳鸯/河里的鸭,悬巢的壁虎和燕/野谷中的蜜蜂,欲言又止的蝴蝶/这些短暂的温柔,和爱的昵称”,直接就是叙事,这是再自然不过的说事了。他说摇晃的狮子桥“它首先是一处县级文物/古旧,古老,古朴,古典”,再说它“与青春和冲动格格不入/但初恋恰恰发生在它附近/注定和它的寂寞一样寂寞/注定和它的摇晃-样摇晃”(<<摇晃的狮子桥>>)。他的<<约会>>一诗,是“从我的小镇出发,到你的重庆”起句,再从“坐远郊班车,像秋天摇摇晃晃的样子”开始全诗的陈述。他要看澄江,就从选择立足点开始,全诗就从“选择闵家坡眺望澄江——入诗,接下来才进行整首诗的叙说,这样不着痕迹地引出全诗,加上剪裁得体(当),全诗结构简洁、明快,不枝不蔓。风趣幽默且音韵悠扬的诗歌语言是兴中诗歌的又一特点。风趣幽默的诗歌语言,贯穿了兴中的整个诗歌创作,兴中早期的诗写过程中,就很注意这一点,其中不乏好的、灵动有趣的诗句。这样的诗歌语言风格在<<小镇书>>中更明朗,更加强化了。这样的诗歌语言,使用的频率越来越高,在他诗歌中府拾即是,而且显得特别机智、机敏和自然。当然,风趣幽默且音韵悠场的诗歌语言,看似十分自然和自如,其实,创作中兴中又是特别慎重的,是经过认真思考、比较和研究的,他并不是随随便便就投放在诗里,而是该用侧用,不该用绝不滥用。所以,很难看出其人为的痕迹来。读起来自然天成,整首诗水乳交融。

 

04

<<我一个人的风花雪月>>,是兴中自己非常看重的一部诗集。从选稿到编排、从设计到装帧、从纸张到开本,从封面和版式设计,几乎都是他亲自逐一落实和完成的,集子由诗歌、诗论、诗评组成。<<我一个人的风花雪月>>中的诗,从题材内容看,好像并非现实社会的具象事物或事件的真实写照,但在阅读中,我们又无不感觉到诗歌所抒之情,都有一种熟悉而亲切的情怀和感念。作为诗,尤其是短诗,能达到如此的写作效果,当真是一件不易的事。如果作者没有体察入微的敏锐,灵思妙想的诗思,厚积薄发的蓄势,和驾轻就熟的诗艺,是绝难做到这一点的。当然,客观事物和主观感悟的通融尤为重要,只有两者有机相融,才会有“此事物”别于“他事物”之分,才会有“我诗”不同于“他诗”之别。而兴中,好像是在不经意地写作,好像都是一些信手拈来的诗歌素材,就那么随意地用汉字一排列,诗就诞生了。这就是业精于学,技精于究的诗人,这就是沉潜于生活,远避浮躁和喧嚣的诗人之所为。试以诗作<<我和太监有相同的恐高症>>为例:

 

 我和太监有相同的恐高症,但我绝不唾弃山峰
    也不向上帝要求爱情,不向高山要月亮

 

 月亮之下,我可以庸俗,能够保留一点坏脾气
    天鹅只剩下灵魂,我和世界就这样被掏空了

 

 海鸥生活过的地方,殉情者只留下一个脚丫
    和美丽邂逅,就是陪旧年的鸳鸯看一江春水向东流

 

 所谓海天一色,即是同坐一条船等海风带回浪花和感慨
    爱是一门手艺,我写诗,偶尔叹息


   
众所周知,现实生活中早已没有太监这个行业和太监这种人了,那么诗人为什么会有和太监相同的恐高症呢?太监的身份和社会(政治)地位十分特殊,拿今天的话说,作为职业,它是一种服务行业,但它更是(没有名份的)权力机构,作为人,他生活在社会的最高层,很多高官还得托他走最高权力者的关系。当然,也会有高处不胜寒和仕途总艰险的人生慨叹。虽然,诗中感慨的不是那种“伴君如伴虎”的恐高症,但生活的恐高症仍让人岌岌不安。纵然这种恐高症深入到生活的所有领域,诗人仍“绝不唾弃山峰”,这就是人生态度和境界。
    兴中的诗,不但以其抒情内容选材的独到打动读者,其诗歌形式也具有强势夺人的独特性。在<<小镇书>>里极少采用的两行一节的诗歌形式,而在<<我一个人的风花雪月>>里几乎全都是这种十分整齐的两行分段的诗歌,这种十分讲究的形式结构,集中出现在<<我一个人的风花雪月>>之中,绝不是一种偶然现象,是诗人自己为诗歌创作制定的高难度的自选艺术难度系数,就像一个跨栏跳高的运动员,把破纪录的目标,抬升到了人的体能承受的极限,去提升自己为之奋斗的技能水准。兴中以自信的心智和毅力助跑,最终实现了这一个高水准的跨越。这种“建筑美”的诗歌形式,有一种以形夺人的诱读性,让读者的目光触及诗体的瞬间,就有了强烈的阅读欲望。赏心悦目的视觉效果,把诗意的阅读引入佳境。
    再以<<欲说旧事已忘情>>一诗来作一次试读:


   
欲说旧事已忘情,楼台烟雨亭边生
    晨钟敲打小三阳,暮鼓击痛心脏病

 

夜生活,月亮开灯,我教小儿三字经
    犬吠两三声,迷途者又踏上遥远归程

 

一盏盏熄灭的茫然,空余翅膀的灰烬
    老马卧心,我尝胆,野风吹过桃花岭

 

水和波如此相爱,春风和春寒抱有偏见
    红颜白发意缠绵,老夫也抒少年情

 

虽然我们常说内容决定形式,但兴中这种刻意追求诗歌“建筑美”的形式,反倒为诗歌内容增添了无穷的韵致和阅读快感。我们再试着把这首诗不分段地连起来读:


   
欲说旧事已忘情,楼台烟雨亭边生
    晨钟敲打小三阳,暮鼓击痛心脏病
    夜生活,月亮开灯,我教小儿三字经
    犬吠两三声,迷途者又踏上遥远归程
    一盏盏熄灭的茫然,空余翅膀的灰烬
    老马卧心,我尝胆,野风吹过桃花岭
    水和波如此相爱,春风和春寒抱有偏见
    红颜白发意缠绵,老夫也抒少年情


   
这样的阅读,韵味己然发生变异,诗意也相应消解不少,原本爽心悦目的阅读视觉感观顿失,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诗意的破坏和损害。

 

05
   
值得称道的是兴中诗歌创作中对传统诗词的有效化用,兴中不像有的作者那样生吞活剥地搬用或套用古典诗词或典故,他是把自已几乎消化了的融入自身诗歌的古典诗词的多种元素,转换成自已十分个性化的语言入诗。往往获得意想不到的诗意和诗味的独特效果,有时更能将诗蕴、诗义延展至阔大的空间。当然,这得具备深厚的语言功底和炉火纯青的技艺,更要多才博学的基本功。在实践创作中他有自己的创作总体原则和具体要求,一是为风趣幽默且音韵悠扬的诗歌语言营造氛围。二是字斟句酌,力求语言精确和生动形象。因此,兴中的很多诗歌既有传统诗歌的韵味,又具有现代诗歌蕴涵的特性,这些诗结构手法简明,修辞手段新且娴熟,词语明快、凝练、干净,诗意充盈,音韵悠扬,读起来让人情怀激越,回肠荡气,心驰神往,真的是有滋有味。我们来赏读下面三首诗。
        

 <<村东桃花渡>>

 

   村东挑花渡,何事惹春风
      斑斑点点艳红,尽在不言中

 

  桃花开后李花,杏子睁眼蒹葭
      相逢不邀宠,墙上画鸡公

 

   龙门客栈遇见过江龙,耳环试剑锋
      我来是匆匆一过客,无处播文种

 

  画上雄鸡唱辽阔,它一直用功
      灯红酒绿,荷花朦胧,我还在做梦

 

   <<东林寺外青桑雨>>

 

   东林寺外青桑雨,燕双飞
      停泊水湄春已迟
      岚烟生处,红荷吟新句

 

   风吹耳坠,月亮割耳
      摇晃的心呵,点点夜深去
      疑似匆匆都已过

 

   醉罢兴起,手把半卷诗
      山含黛,水迷迷,偷眼凌波微步
      入梦难却是相思

 

   <<更上层楼>>

            

 更上层楼,抒情不怕害羞
      桂花偏偏爱深秋,我绕道走

 

   骑马过阴山,望海弄扁舟
      春去春回留暗香,垂垂人己旧

 

   凄凄苦与乐,楚楚哀与歌
      春光不寄信,与尔何处解风情

 

   红尘叠步推庙门,嗡嗡蜜蜂吐清音
      今宵何须醉,遥看织女牵牛星

 

相信读者已经领略到兴中诗歌的文风之采了,特别是那余味绕绕的音乐美,可以见识到兴中对中国传统诗歌的学习和研究,继承和发扬,以传统诗歌元素融入现代诗歌创作之中,使得他的诗歌具有形式美、音乐美和语言美的诸多优势。我以为,兴中的诗歌创作充满不露声色的机敏和睿智,这是一种天赋。当然,兴中诗歌的整个创作过程还是颇费了一番心思,这是一种态度,是兴中一丝不苟的为诗之道。兴中就像一个隐居在诗歌内部,守护着生命体验,打磨心灵之镜的歌者,以不屈不挠的意志,在时代的五线谱上,歌唱生活,抒发心灵的感应,璧南河就是诗人诗歌的琴弦,他人生的诗歌之旅永远流淌着音韵悠扬的古典琴韵。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