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39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39

时间:2018-04-06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39

 

 

 

俗语说得好:“捉盗要拿脏,捉奸要拿双!”王雅玉上次和韩玲一起悄悄跑回家,在床上捉到周地园和郑小曼后,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周地园会背叛她,更不敢相信她会亲眼看到那一幕丑陋肮脏的灵魂。可是,事实确摆在她的面前,那个女人已经怀上了周地园的孩子。本来是想把自己怀上孩子的事告诉给周地园,给他也来个突然惊喜,没想到周地园却给她当头一棒,带了个女人回来,在她曾经睡过的床上和那个女人快活消遥。那天,王雅玉像变了个人似的,愤怒地冲到床前,抓住周地园就是狠狠的一记耳光,然后又抓住郑小曼的头发一顿猛打。郑小曼一是由于自己已经怀孕,二是的确在别人床上被捉住,她没有还手打王雅玉,只是周地园一个劲地给王雅玉陪错。看着两位丑陋无比的肉体,王雅玉真的是想把他们撕裂成碎片,丢进长江里喂鱼。

韩玲把王雅玉劝到楼下的客厅,告诉周地园玉儿已经怀孕的事,周地园觉得自己亏理,对不起妻子,还是一个劲地当着郑小曼给王雅玉承认错误。

郑小曼听到周地园一个劲一讨好王雅玉,根本没有把她放到眼里,一气之下,抓住周地园也狠狠地给了他一记耳光。

王雅玉虽然生气,看到自己的老公被这个女人打,像一头受伤的狮子,冲上去抓住郑小曼就打。两位女人抱着头,抓扯着头发,高声大骂,扭曲撕打。

正在这时,周地园的母亲曾淑华回来,看到眼前的这种局面,才把郑小曼劝出了她周家大院。

自那以后,王雅玉便从周家搬到了周地园在她去年生日候,送给她的那套屋子里,整天以泪洗面,任凭周地园怎么来劝说和承认错误,她就是不肯搬回到周家去住。

看着妻子有三个月的身孕,看着妻子日益消瘦的面容,周地园只好请大堂经理韩玲出面作劝解。

这一天清早,韩玲受周地园的安排,叫她带着王雅玉去长寿湖散心,在韩玲家里多住些日子,还特别吩咐韩玲要照顾好王雅玉。

韩玲也不知道是该劝王雅玉还是不该劝王雅玉,她也为周地园背叛王雅玉很气愤。看到自己的同乡妹妹不吃不喝,也不去酒店走动,很是担心,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她还是按响了王雅玉的那套新住房:“玉儿,我是韩姐,你开门啊。“韩玲按了半天的门,也不见王雅玉来开门,就在外面拍打着门叫。

王雅玉听到韩玲在叫,走到门前,从猫眼往外看;“韩姐,是你一个人来的?”

“是我一个人,玉儿,你快开门。”门外的韩玲说。

王雅玉打开门,见门外真的只有她一个人,立即把她拉进屋,然后又把门关上:“是替你周总来劝我的吧?”

“玉儿,难道你还不相信我?”韩玲不知道从何处说起;“你以为我不恨他这种人吗?他太下流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你?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家里摆着这么漂亮的花,却要出去偷野花。”

“所以,我很生气,”王雅玉给韩玲倒来的水:“更气人的是周地园居然把她带到家里去。”

“不是姐说你,你现在生气是最笨的行为。”韩玲接过水喝完后,把纸杯放在茶几上:“你现在怕什么,那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可你也怀了他的孩子呀,他们周家不敢把你怎样,更不敢和你离婚。”

“现在不是他要跟我离婚,而是我要跟他离婚。”王雅玉气乎乎地说:“像他这样肮脏的人,谁稀罕。”

“玉儿,听我的话,别老是提离婚这两个字,”韩玲提醒着王雅玉:“我看周总认错也是很有诚意的,只要他叫那个女人把孩子打掉,以后不再和那个女人来往,拿一笔钱把她打发了就行。”

“韩姐,你想过没有?”王雅玉很生气地说:“他们都已经有孩子了,你说我还能装出不知道,像没发生过的事吗?就像一面完好的镜子,只要打破了,再怎么补也是有裂痕的,而且我是根本无法接受这个裂痕的。”

“玉儿,我知道你有气,但你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善待自己,一定要把肚子的孩子保护好,千万别弄出什么意外来,”韩玲问王雅玉:“你还没有吃早饭吧?”

“不想吃。”

“这就不好了,”韩玲扶着雅玉:“现在不是你不想吃的问题,是你肚子的孩子要吃。”

“孩子吃?”王雅玉看着韩玲:“我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这个孩子。”

“你傻呀?这样做不正好便宜了那个姓郑的女人吗?”韩玲仍劝着王雅玉:“她巴不得你不要孩子,巴不得你马上就周总离婚。”

“我离了,她来就是,”王雅玉比划着手:“我又不稀罕。”

“玉儿,听我的话,好好保护自己的孩子,那是你的亲骨肉,你现在是一个母亲了,别动不动就说不要。”韩玲想到今天来的目的就把话题转开:“我家里出了点事,今天要回长寿湖老家去,你很久也没有回去了,跟我一起回去吧,就算是你陪我回去,我陪你去散心,好吗?”

“你家出事了?”王雅玉显得有些惊讶:“怪不得你这么早就来找我。”

“说是我母亲病得很严重,”也许是因为撒谎,韩玲降低了声音:“昨晚我已经给周总请了两天假,你就跟我一起去吧。”

“韩姐,”玉儿叫了她一声,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玉儿听我的话,好好地生活,别一天到晚流泪,这样对胎儿的发育不好。”韩玲扶起王雅玉:“走吧,带上几件换洗的衣服,我们出去吃点早饭就走,再耽搁时间,太阳就更大了。”

她们简单收拾了一个行礼,就去长途汽车站坐车回到了长寿湖。

还是上几次的那种打扮,王雅玉戴了个大太阳镜,穿着红色吊带短裙,完全一个城里小姐的样子。

走在长寿湖镇的公路上,王雅玉的心情与上次回来,还多了一些不安与痛苦。明晃晃的照得大地像着了火似的,公路也被烤得干巴巴的发着白光。

王雅玉不敢从狮子滩大门进去,只好又找到那个她熟悉的地方,翻进了她家后面的那片香樟树林。

“韩姐,你还记得那是我家吧。”王雅玉坐在干干净净的石凳上,见附近没有人,便摘下太阳镜。

“你不怕别人认出你?”韩玲笑着说:“我们每次回到这里,都像是在做特务一样,鬼鬼祟祟的。”

“特务就特务,”王雅玉经韩玲这么一说也笑了笑:“不过,有我们这种打扮的特务吗?我们年轻,也没有经验,那些特务很狡猾、很阴险,我们能跟她们比?”

“你再这样做的话,我们和他们也差不多了。”韩玲风趣地说:“玉儿,都到你家门口了,还是回去看看吧,你出来也这么多年了,你真的不想他们?”

“韩姐,你以为我不想他们?”王雅玉的声音有些变调:“我现在成这个样子,你觉得我好意思回去再给产添麻烦和痛苦吗?不,我绝不会那样做的。”

“你有了困难,是要告诉你家里的人啊,”韩玲心痛地说:“他们肯定会原谅你,帮助你的。”

“我不想再给他们添麻烦了,”王雅玉长叹了一声:“原来我有个打算,是想等我在重庆混出一片天地后,再回老家来开创一番事业,可现在看来是实现不了我的梦想啦。”

“玉儿,别气馁,事情并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种坏,你和周总都是很聪明的人,”韩开导着王雅玉:“周总肯定有办法叫那个女人把孩子打掉的,你一定要有信心。”

“韩姐,你把太阳镜戴起,我们爬到那颗梧桐树上去看看我和我哥的房间。”王雅玉指了一下对面的那颗梧桐树,又拿起放在石桌子上的太阳镜戴上,就向那梧桐树跑去。

“玉儿,不要爬上去”韩玲戴上太阳镜大喊:“危险!”

“韩姐,别叫我玉儿,我们是特务。”王雅玉对身后的韩玲轻声说:“你快爬上来,我看到我的手机还是放在书桌上,还有我哥和嫂子的房间,我也看到了。”

“他们屋子里有人没有?”韩玲问站在树上的王雅玉。

“没有,你赶快上来,”王雅玉指到一树枝说;“踩着这里往上面爬。”

她们在树上轻声地说话,王雅玉也给韩玲指着屋子讲解。这时,邱亚峰走进他的房间,没有发现树上的王雅玉和韩玲,王雅玉给韩玲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动,也不准她说话,她们两个在树上宛如两个木偶,呆呆地站在那里,盯着房屋里的主人。

也许是中午下班时间到了,李玉梅也走进了他的房间,和邱亚峰有说有笑拥在一起,一幅恩爱的画面。

王雅玉看着哥哥和李玉梅这么的恩爱,她心里也涌起了一阵喜悦,心里也在为他们祝福:哥,你不是一直都想玉儿吗?你不是一直都想我回来吗?哥,我回来了,此时你只要往你窗外那颗梧桐树上看,你就会看见那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那个女人就是你们的玉儿,我回来看你们来了!哥,看见你和嫂子这么的恩爱,我现在也放心了,玉儿从今以后,再也不来打扰你们了。李玉梅!你已经是我的嫂子,我的哥哥就交给你了,我衷心地祝福你们永远幸福!

王雅玉示意韩玲慢慢往下移回到地面上,可韩玲刚一跨出脚步就尖叫了一声,她差点从树上掉了下去。

邱亚峰和李玉梅听到从树上传来的尖叫声,走到窗前:“你两个的胆子真大,大热天的爬那么高,不怕从上面掉下来吗?”

王雅玉和韩玲背对着窗子,从树上下到地上后,拉着手就跑出了那片香樟树林。

她们头顶着烈日,赶到了韩玲家里。韩玲的母亲见女儿回到家里,又是倒茶,又是煮饭,乐得脸上开了花。

吃过午饭,韩玲带着王雅玉到她的房间,和王雅玉一起躺在床上说话:“玉儿,我们乡下,没有你在重庆的那个家舒服,委曲你了。”

“韩姐,不说这些,我们是好姐妹,”王雅玉移动了一下身子:“我已经够麻烦你们了。”实其,王雅玉从进韩玲家,看到韩母身体好好的,就知道韩玲是说了谎,其目的是想带她到这里来散心。

“虽然我们乡下没有重庆繁华,但我们这里有着天然的景色和自己种的疏菜,”韩玲从床上坐起来很自豪地说:“你在来我们的路上也看到了,农村现在正是农忙收割谷子的时候,那片丰收的景象多美!”

“嗯。”王雅玉心不在焉地答。

“玉儿,我们睡一会午觉吧”韩玲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天气太热了,我把电扇开大一点。”

“韩姐!”王雅玉欲言又止。

“玉儿,有事吗?”韩玲把电扇开到最大。

“韩姐,我想回重庆,”王雅玉从床上坐起来:“不知道是怎么的,我现在心里堵得慌,甚至还有些后悔,今天不该来长寿湖,总感觉家里会有事要发生。”

“玉儿,你不要想得太多,”韩玲回去床躺下:“周总会把事情处理好的,再说,你现在又有身孕,在我们家多住几天,好好地调养一下。”

“韩姐,我真的要回重庆。“王雅玉很烦地从床上站起来:“你很久也没有回来了,就在家里多耍几天,我马上就去镇上的车站坐车回去。”

韩玲见王雅玉从床上站起来,她也坐起来:“玉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不是,韩姐,今天我一定要回去”王雅玉提起她的行李:“我去给伯母说一下,下次再来你家多住些天。”

“你既然要走,我也不留你,”韩玲摆了一下手说;“我去给我妈说,然后陪你一起回去。”

“韩姐,你还是留下吧,”王雅玉难为情地说:“我一个人回去就行了。”

“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回去,”韩玲找着她的母亲;“我要把你安全送到家才放心。”

她们回到重庆,王雅玉见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估计周地园不在家里,就把韩玲带到周家的客厅里坐着,她一个人回她房间取东西,可谁知道,周地园和郑小曼又缠绵在她的床上。

王雅玉极力忍住心中的怒火,拿出一个旅行包,打开衣柜的门,就往里面装东西。

“老婆,你听我说。”周地园见王雅玉回来拿东西要走,立刻上前去拉住她。

“你还要给我说对不起的话吗?”王雅玉鄙示地看了一眼在穿衣服的郑小曼:“你不觉得你们太卑鄙无耻吗?特别是你”她指着郑小曼:“你是一个专门破坏别人家庭的害人精。”她又指着周地园:“你以为我今天不回来了,你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把她带回家,你们真恶心。”

“老婆,你不要走。”周地园仍拉着王雅玉不放手。

“放开我,你这个骗子,你是一个伪君子。”王雅玉失去理智大声地骂着周地园,同时向楼梯口奔去。

“老婆,我错了,你不要走,请你再原谅我吧,我再也不带她回来了。”周地园求着王雅玉。

“骗子,伪君子,你放开我。”王雅玉非常激动地挣脱周地园跑向楼梯口,突然,她眼前一黑,从二楼上摔了下去,顿时,一股鲜红的血液从王雅玉的腿上流了出来……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