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38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38

时间:2018-03-13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38

 

邱亚峰看到母亲袁碧容从王雅玉的房间端了一盆水出来,就朝着她走去:“妈,您又在给玉儿打扫房间呀?”

“我看她的房间有些灰尘。”袁碧容端着脏水要去倒掉。

“您不是前天才打扫了吗?”邱亚峰走到他母亲旁边。

“这屋子一天不打扫就有这么多灰尘,”袁碧容说:“你看这盆水好脏。”

“妈,让我来做吧。”邱亚峰伸手去端她手里的脏水。

“还是我做吧,才吃过晚饭,多活动有好处。”袁碧容端着水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峰儿,你在给玉儿的手机充电呀?”

“她的手机没电了,”邱亚峰站在玉儿房间的门口处:“我看看充好没有。”邱亚峰走进王雅玉的房间,从书桌上拿起手机按了一个任意键,发现手机上有一个未接来电,他觉得有些奇怪,自从王雅玉离家出走后,她的手机除了自己和家里的人曾经给她打过,可从来就没有收到过其他人打来的。邱亚峰立即按了一下未接来电,想看看究竟是谁打来的,却发现未接电话居然是一个熟悉的号码,那是王雅玉在他生日那天发给他生日祝贺短信的那个电话号。他心里一阵激动,以为是玉儿要给他们打电话了,急忙就按照那个电话号码回拨了过去,可对方却传来:“你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邱亚峰连续又拨了几次,还是那种关机提示,他猜想那个卡肯定是玉儿专门打给他家里的卡,心里不免又生出一些伤感:玉儿,你也在想我们吗?你也在关注你曾经的手机还在用没有?玉儿,告诉你,你的手机,我一直都给你保管得很好,你的房间我们也在给你打扫,你房间里所有的摆设,我们都原封不动的没有改变,只是房间里就差一个你。玉儿,你现在好吗?你的新家好吗?他家里的人对你好吗?你幸福吗?我们好想知道你的情况。

邱亚峰站在书桌边,见玉儿手机的电已经充满,就拨下了充电器,仍然将手机开着,又把它放回到书桌上,希望再能收到她打来的电话。他站在窗前,盛夏长寿湖的黄昏,别具一番风味,一片一片的红云在天边蔓延,染红了窗外那片香樟树林。邱亚峰看着窗前的那颗老梧桐树,那梧桐树枝叶茂密、翠绿,一片生机的景象,让他又想起了以前和玉儿爬上梧桐树上的情景,也是这样炎热的夏天,也是这样吃过晚饭的时候,他俩都要看到这颗树上去乘凉,吓得家里的母亲大叫着他们快下来。如今那一幕幕往事随时都要进入他的脑海里,随时都要撩起他的回忆。

他感到屋子里很沉闷,便把玉儿房间的另一个窗子打开,一丝微弱的风吹过来,觉得外面要比房子里凉快,就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这屋里好热啊。”李玉梅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见邱亚峰从玉儿房间出来:“电扇搧出来的风也是热风。”

“把空调开起吧,”邱亚峰说。

 “算了,就我们两个在客厅开空调,还是太浪费了,”李玉梅看着电视说:“节约点吧。”

“嘿嘿,你也知道节约了?”邱亚峰坐下来看电视:“妈呢?”

“可能在外面树下乘凉,”李玉梅见邱亚峰坐下来:“老公,我们也去后面的树林里乘凉吧。”

“好,这屋子的确太热了。”邱亚峰站起来把风扇和电视关掉,走了出去。

“你走慢点好不好?”李玉梅跟在邱亚峰后面:“这么热的天,你跑那样快,热不热啊?”

“就你一个人热吗?”邱亚峰走到他家屋后面的那片树林里,停下来等李玉梅,然后又把他身上的短袖衬衫脱下来,裸露出他的上半身。

“越说你越来劲了,”李玉梅笑着说:“你光着个身子,好不好意思?”

“什么好不好意思,我又没有脱光。”邱亚峰见李玉梅跟上来,就和她一起穿过那个小桥的石门。

“那你脱光好了。”李玉梅仍笑着说。

“你以为我不敢呀,这里又没有外人。”邱亚峰和李玉梅沿着旁边的一条小路爬到桥上面的一个石桌子处坐了下来:“还是这里凉快。”

“这天气也太热了,都晴了这么久,也该下点雨了噻。”李玉梅坐在石凳上,用手朝着她的脸上搧风。

“看你满头大汗的,”邱亚峰见李玉梅用手搧着风:“哪有那么夸张?”

“跟你走路没有断气就算好的了,”李玉梅抬头看着头顶上的香樟树:“这些樟树恐怕也有很多年的历史了吧。”

“应该是的,”邱亚峰并没有看那些香樟树,而是望着他家窗前的那颗老梧桐树:“我和我母亲到这里来的时候,这些树也是很高的。十年了,我到这里都十年了。”他仍然看着那颗老梧桐树。

李玉梅感到丈夫话里的话有些伤感,便随着他的视线寻去,发现他并没有看香樟树:“我跟你在说香樟树,你却在叹息那颗梧桐树,那颗梧桐树有什么值得你叹息的?”

“我和它也有十年的感情了。”邱亚峰仍然看着那颗梧桐树:“它就在我房间的窗前,我们小的时候……”

“又要讲你小时候的故事了?”李玉梅有些不高兴的说。

“我小时候的故事?”邱亚峰转过头去看李玉梅:“我小时候能有什么故事?”

“你别骗我了,”李玉梅笑了笑:“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不晓得你又是听谁说的?”邱亚峰想掩盖。

“你不就喜欢看爬到那颗树上去吧。”李玉梅指着那梧桐树说:“你现在都可以爬上去乘凉。”

“没有你那么怕热。”邱亚峰笑。

“虽然热,但我还是最喜欢过夏天。”李玉梅看着这片树林。

“女人都喜欢过夏天。”邱亚峰也转移话题,不想让李玉梅提那些往事:“比男人穿得还少。”

“你现在不是还没有穿啊,”李玉梅指着邱亚峰的上身:“我们哪敢跟你们比哟。”

“那你也把衣服脱了,”邱亚峰打趣地笑:“像我这样,光着身就不热了。”

“你找死呀,拿你老婆开涮。”李玉梅用手捏了一下邱亚峰的手臂,疼得他大叫一声。

“黄蜂尾上针,最毒女人心!”邱亚峰疼得用手去搓刚才被李玉梅捏痛的手臂。

“哼,你晓得就好,”李玉梅得意地笑:“夏天真好,可以使人变得年轻起来。”

“你本来就很年轻啊。”邱亚峰摘了一片树叶在手里玩弄。

“不只是我,也包括了你。”李玉梅感慨地说:“一到夏天,人们就会脱下厚厚的外衣,收起那些古板肃穆的面孔,让肌肤与太阳天天亲密接触,心胸也受夏风夜夜的爱抚,特别是大汗淋淋后,去洗一个澡,然后再捧出冰箱里的西瓜,不拘小节美美地吃个够,就像我们现在这样,跑进这片香樟树林里,看树上一片一片绿叶的细语,或许等到天黑以后,数着天上的星星,眺望着黝黑的苍穹,羡慕地看着鹊桥银河的诉说……在不知道不觉中,孩提时的那些往事就会再现眼前,你说能不年轻吗?”

“耶,你很有想像力嘛!”邱亚峰看着李玉梅:“经你这么一说,我也发觉是这样的,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也有浪漫的时候。”

“那是你根本就没有在意我。”李玉梅有意说给他听。

“乱说。”邱亚峰把李玉梅的手拿过来握着。

“夏天也是最浪漫的季节。”李玉梅的话匣子像被打开似的:“夏天的山山水水毫无羞涩地敞开自己有胸怀,让人们从容地欣赏它的雄奇和妖娆。”她看着邱亚峰:“你不是说女人最喜欢夏天吗?因为女人本身就是一个多情的种子、浪漫的种子,所以,女人在夏天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哈哈,你太会说了,”邱亚峰伸出大指姆夸着李玉梅:“这会你不热了吧?”

“热啊,”李玉梅反问邱亚峰:“夏天不热能成夏天吗?”

“我们去湖滨游泳?”邱亚峰站起来。

“好。”李玉梅也站起来:“快走吧,我回家去拿游泳衣。”

“把廖东胜那几个家伙也叫上。”邱亚峰说。

“你打个电话给他们,”李玉梅快步往家里走;“就是不知道祝思伟家的餐馆现在还忙不忙?”

“忙不忙他都会去的。”邱亚峰跟在后面:“他家哪个还管得了他呀,我把你们那几个美女风景也叫上。”

邱亚峰一个一个地打完电话,对已经从屋子里拿了游泳衣的李玉梅说:“祝思伟两口子已在他家餐馆门前等我们了,廖东胜两个叫我们先去,他们把水果滩收到就来。”

“叫杨毅守水果店就行了啊。“李玉梅边走边说。

“杨毅也要去。”邱亚峰转身往门外的公路走:“天气太热了,老板也给他放了假,一起去游泳。”

“今天游泳好热闹的。”李玉梅从来没有像这样高兴过,一直跑到最前面。

他们来到“祝大嫂鱼庄”的门口,看到阿剑和小红也在,李玉梅更是兴奋。

“去游个泳也这么兴师动众?”邱亚峰和大家一起朝湖边走去。

“就是要越多越好,”郑慧接上话:“我也很久没有去湖边游泳了。”

“那你们今天就游个够,”阿剑欢快地在路上走;“我们来当护花使者。”

“护花?”祝思伟笑了两声;“都成豆腐渣了。”

“谁说的?”李玉梅很不服气地说:“这么亮丽的一道风景,谁敢在此乱说?”

“我怎么没有发现?”祝思伟笑嘻嘻地到处看:“在哪里?”。

“老二,你就别扯了,”邱亚峰走到祝思伟面前:“你今天要是能把她们说赢,算你会说。”

他们边说边走,一会就来到湖边。太阳刚落山,西方的天空还燃烧着一片橘红色的晚霞,湖水也被这霞光浸染成红色,而且比天空的景色还要壮观。因为湖水是动的,湖水里很多老幼男女在里面游泳,特别是一些小孩在湖里打着水仗,玩着迷藏,溅起了一朵朵的浪花,那些映照在浪花上的霞光,又红又亮,简直就像一片一片燃烧的火焰,一闪一烁,美丽极了。

邱亚峰、李玉梅、祝思伟、阿剑、小红也迅速地窜进水里,也像那些快乐的孩子在水里大叫大地喊,捉迷藏、打水花,他们的到来,给整个湖边增添了一首欢快的音乐。

“游泳既减肥又消暑。”李玉梅很开心,这些年来,恐怕也只有她在结婚的那天有这样高兴过了,只见她对着一起来的伙伴喊:“廖老板他们怎么还没有来呀,再不来天就要黑了。”

“也该到了吧。”郑慧看了看天空,天空的霞光渐渐淡了下去,深红色的颜色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消失,湖边的路灯也一个接一个地亮起来 。尤其是围绕在湖边的那片灯光,从半空倒映在湖水里,随着波浪,晃动着、闪动着,像一串流动的珍珠,和那密布在苍穹里的星斗相互辉映,煞是好看。

“廖哥他们来了!”小红在湖水里用手擦了擦他的眼睛和鼻子:“廖哥,快点,你们快下来!”

“救命啦、救命啦!”突然一个女人带着口腔的声音高声大叫起来;“快救救我的儿子!”

“有人沉水了!”又有人叫了起来。

“儿子……我的儿子……你在哪里!救命啦……!”那个女人仍在高喊着救命。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下让热闹的湖面沉静下来,那女人的喊声在这湖面里更是显得清脆。

廖东胜刚把车子停好,听到有人在喊救命,他衣服也没有来得急脱,就奔进水里,同时还大声地向水里的人喊:“所有的女人、小孩快都上岸,在水里的大老爷人们都快钻进水里救人。”他舞动着手:“杨毅、阿剑、小红你们也快点,绝不要放过这个时间,快点、快点……”他又钻进了水里。

在廖东胜的指挥下,李玉梅和郑慧把湖里的小孩都带到了岸上,并安慰着刚才那位大叫的妇女,焦急地等待着水里的奇迹出现。

经过快速的寻找,廖东胜他们在湖里终于找到了那个沉入水里的男孩,但那男孩已经失去了知觉。廖东胜他们把小男孩抱到岸上,马上又给小男孩进行人工呼吸,几分钟过后,那小男孩终于娃的一声叫了出来。经过简单处理,廖东胜让那位妇女抱着她的孩子,坐进他开来的车里,风驰电掣地朝着长寿湖医院奔去……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