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37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37

时间:2018-03-05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37 

王雅玉把车开到酒店附近的停车场停好,从车里出来,她感到一阵旋晕,把手扶在车子上,闭着眼睛在车上靠了一会,但还是觉得心烦,又打开车门坐进车里,扒在方向盘上喘着粗气。她不知道最近几个月是怎么了,总是不明不白地感到难受和无力,是生病了吗?生病?要是真的让周家的人知道自己生病了,该怎么办?这些日子里,她总是处处小心,一点也没有流露出自己生病的痕迹,总是坚强地吃饭和工作。王雅玉从方向盘上抬起头来,用手揉了揉她的眼睛,又扒在方向盘上,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到多久,特别是最近几个月,她的月经也没有来,弄得她更是心情烦燥,不知所措。突然她吓了一跳:“怀孕!难道怀孕了?”她睁大双眼,很不相信地问自己,不可能的,她和老公每次同房好像都采取了避孕的措施,难道就那么一次没有采取就怀上了?不可能的,没那么凑巧吧。她看了看时间,离中午吃饭也快到了,就打开车门,刚跨出一只脚,又是一阵恶心,胃里的口水一下涌上来,她只好又坐进车里,低着头吐着那些从胃里涌出来的酸水,吐完后,她又拿出些纸,一点一点地擦着她嘴角上沾涟涟的口水和脸上的汗水,擦完后,她靠在椅子上,长长地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很有可能是怀孕了,虽然妊娠反应没有别人严重,但真的是有可能怀上了。

也许是酸水吐完后,她感到好多了,就从车里出来锁好车门,很是小心地走出了停车场,来到了她家的酒店里。

大堂经理韩玲见王雅玉从门外进来,走到她面前:“玉儿,你脸色怎么这样苍白,是生病了吗?”

“韩姐,王雅玉扶着韩玲的肩:“快扶我到沙发上坐下。”

“玉儿,你先坐一下,我去给你接杯水来。”韩玲把王雅玉扶进大门处的沙发上坐下后,就去接水了。

王雅玉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仍在想着怀孕一事。

“玉儿,喝点水吧。”韩玲把水递给王雅玉。

王雅玉睁开眼睛,把凉开水接过来,一口气全喝了。

“玉儿,你怎么了?”韩玲也坐在王雅玉身边:“生病了吗?”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王雅玉喝了水感到好多了。“这段时间我总是很烦燥,有时还很恶心。”

“你去医院看过没有?”韩玲问:“别小病拖出大病来。”

“没去。”王雅玉说:“都很长时间了,我不想让地园他们为我担心。”

“你傻呀 ,有病不去看,还拖到现在,” 韩玲看着王雅玉:“多久了?”

“差不多三个月了。”王雅玉有气无力地说。

“三个月了?”韩玲有些不相信地问:“你真会拖,吃药没有?”

“没有,我也不知道得的是什么病,”王雅玉说:“就是全身没有力气。”

“所以,我叫你去医院看医生。”韩玲埋怨地说:“怪不得我看你最近总是没精神,我还以为你是……”

“是什么?”王雅玉抬头看韩玲。

“我还以为你是怀孕了,但有时看你又是好好的,就没敢问你。”韩玲把王雅玉的手拿起来握着:“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怀孕了?”

“我也不知道,”王雅玉摆了摆头:“韩姐,我有两个月没来月经了。”

“什么?”韩玲感到惊讶:“两个月?搞错了没有,难道你不知道怀孕是怎么回事吗?”

王雅玉看着韩玲点头:“我一直以为是感冒生病了,直到刚才才觉得不对劲。”

“刚才怎么啦?”

“刚才我在停车场里吐后,才觉得很有可能是怀孕了。”王雅玉的精神好多了:“我们一直在避孕,但还是失败了。”

“你们不想要孩子?”韩玲给王雅玉拂了一下遮在她脸庞的头发。

“目前我还没有打算要,”王雅玉低声说:“我才二十二岁,还没有耍够呢,这么早就要孩子,烦不烦呀。”

“玉儿,我可要说你了。”韩玲拍了拍王雅玉的手:“你岁数小,你想玩,可周总的岁数却不小了,他恐怕都二十八岁了吧?”

“嗯,”王雅玉答:“我们原计划是等过了这个夏天后再要,没想到他却要提前来了。”

“这是好事,”韩玲高兴地说:“你和周总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我也说今天下午和他一起去医院检查,如果真的是怀上了,我们就要上这个孩子,”王雅玉脸上也有了些笑容:“都快三个月了。”

“你说得很对,不过你现在要好好的注意身子”韩玲关心地说:“要不要告诉周总一下,让他也先高兴高兴?”

“还是先别告诉他,”王雅玉把手搭在韩玲的手上:“等我下午叫他一起去医院,也给他来个突然惊喜。”

“你两个尽搞什么突然惊喜。”韩玲笑:“不过,我还是为你们两个高兴,以后我也可以做个干妈了。”

“看你高兴的。”王雅玉听韩玲一开导很开心。

她们正说着话,周地园从大厅走过来,看见王雅玉和韩玲在说话,便向她们走去,刚走到一半时,周地园的手机就响了,他拿出手机一看,见是郑小曼打来的,他又看了一眼王雅玉,转头就往大厅方向走去:“喂,你怎么又打电话来了,不是说叫你在吃饭的时间里不要打电话给我吗?”

“周哥,你快出来,我有事找你。”电话那端的郑小曼说。

“你明知道这是午饭时间,也是我们酒店最忙的时候。”周地园有点不耐烦地说。

“我知道你忙,也知道你是在推托,”郑小曼说:“但我真的是有急事要找你。”

“有什么事,你快说吧”周地园催着对方快说:“我现在出不来,酒店里忙得很。”

“电话里面一两句话说不清楚。”郑小曼也有些急躁起来,声音也变得很大。

“我真的出不来。”周地园看了看王雅玉,见她还在和韩玲说话。

“那好,你不出来,我来!”郑小曼约停了一下:“刚才我也看到你老婆进了你家的酒店,你们都很忙,那我现在就直接去你那找你。”

“你来找我?”周地园笑了笑:“开什么玩笑?”

“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吗?”郑小曼语气更硬:“我五分钟就到你店里。”

“小曼,”周地园急了:“你现在哪里?”

“就在你们停车的那个入口处,”郑小曼又问:“是你来还是我来?”

周地园停了停,然后说:“那好吧,你就在那里等着我,我处理一下店里的事后马上就去找你。”周地园挂断电话,然后就朝王雅玉走去。

韩玲见周总走过来,从沙发里站起来。

“老婆,你回来了?”周地园立即堆上笑容。

“我早就回来了”王雅玉看着周地园。

“把车钥匙给我。”周地园走到王雅玉面前。

“你要出去?”王雅玉仍看着他。

“刚才接了个电话,有事要出去一下。”

“你没看见都中午了?”王雅玉有点不高兴地说。

“都说了有事要出去。”周地园放大声音。

“出去?你一天到晚都在忙,在搞什么明堂?”王雅玉也提高了嗓门。

“老婆,我真的有事要出去,把钥匙给我吧。”周地园发现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就降低声音讨好地说:“老婆把钥匙给我吧。”

“我还有事要对你说。”王雅玉本想告诉周地园她怀孕的事,但又想给他一个惊喜,就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来?下午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绝对使你高兴!”

“有这等好事?”周地园见王雅玉在包里找钥匙:“我暂时还不晓得什么时候能回来,下午我们再联系吧。”

周地园拿了钥匙,来到停车场入口处,果然看见郑小曼打着一把太阳伞,戴着一幅太阳镜站在那里:“你果然在这里。”

“你以为我在说谎?”郑小曼不服地说。

“哪敢哟。”周地园笑着说。

“我不来,你能出来吗?”郑小曼摘下太阳镜说。

“有什么事,说吧。”周地园站在她面前:“这么大的太阳,你非得把我叫到这里来不可。”

“我怀孕了。”郑小曼看着周地园说。

“怀孕了?”周地园睁大眼睛看着郑小曼。

“不相信吗?”郑小曼从包里拿出一张纸给周地园:“你自己看看吧。”

周地园接过纸一看是一张医院妇科检查的报告单,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郑小曼,女,怀孕50天。”

“看清楚点,我怀孕50天了”郑小曼说:“你还要和我大声吵闹吗?”

“小声点。”周地园拉起郑小曼就往停车处跑去:“快上车再说。”

他们坐在车上,发动着车子,把车里的空调也打开。

“你说,我该怎么办?”郑小曼的声音变得稍微低了一些。

“去医院打掉吧。”周地园不以为然地说。

“打掉?”郑小曼听周地园要这样说,极力控制着眼里打转的泪水:“你知道我跟我以前的老公为什么要离婚的吗?我以前的老公比我大五岁,他家里很想我给他们家生一个孩子,但我就是生不出孩子来。我前夫家里就他一个独苗,为了能传种接代,他就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搞上了,而且还有了那个女人的孩子,所以,他就和我离婚了。”郑小曼越说越哭得伤心,眼泪也流了出来:“没想到和你就那么几下就怀上了,你现在还叫我去医院打掉。”

也许是男人天生就不能看到女人的哭泣,或许是男人天生就怕看见女人的眼泪,周地园看到郑小曼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他的心也软了下来:“小曼,你也别太伤心,现在已到中午了,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想个好的办法出来。”他把郑小曼搂进怀里,给她擦去眼泪:“宝贝,你明知道我很喜欢孩子的,别哭坏了身子。”

周地园把郑小曼带到一家优雅的餐厅吃完饭,已是下午上班时间了,郑小曼谈了一个中午,郑小曼就是不肯答应将孩子打掉,并对周地园说,如果他不同意和她结婚的话,她郑小曼就要把孩子生下来,自己一个人把他扶养成人。

周地园知道还没有给郑小曼把工作做通,他也不想就把这事闹得越来越大,便把她带回到他周家大院,继续给她作工作。

王雅玉见丈夫出门这么久都没有回来,心里很是不安和烦燥,这时,韩玲过来问她:“玉儿,周总还有多久回来?他不是说要陪你去医院检查吗?”

“我问过他了,他说还有一阵子。”王雅玉朝大门看:“韩姐,要不我先打个的回家去洗个澡,换件干净的衣服再回来等他。”

“玉儿,等会周总回来再陪你回去换衣服好了。”韩玲说:“这么大的太阳,你一个人回去,我有点不放心。”

“他出去都这么久了,等他回来我们再回家去,恐怕都很晚了,”王雅玉说:“他又要开车还挺累的。”

“就你为他作想。”韩玲说:“我给店里交待一下,然后送你回去等他。”

王雅玉有些感动;“那就麻烦你了。”

“我们是结拜的姊妹”韩玲摆了摆手:“不要说那些客套话。”

她们打的在周家大院的门前下车后,进入周家大院,王雅玉发现周地园的车在院子里停着,感到有些纳闷。

“玉儿,周总的车也在。”韩玲跑过去拍着车想大叫。

“韩姐,你快别叫,”王雅玉跑过去把韩玲拉住:“我们悄悄上去给他一个惊喜,大白天不上班,看他在家里做什么?”

她俩轻脚轻手地走上楼,来到二楼她和周地园的房间,王雅玉站在门前和韩玲低声说话要吓唬周地园,随后推开房门,看也不看屋子里有没有人,就发出一声:“不许动!”的大叫,顿时,郑小曼和周地园两具赤裸裸的身子出现在她们的眼前……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