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批评 >> 赵历法:阅读重庆诗人4-李海洲
详细内容

赵历法:阅读重庆诗人4-李海洲

时间:2018-02-05     作者:赵历法【原创】   阅读



诗家近影

 

赵历法.png

 

诗家简介

 

赵历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协全委会委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红岩》文学杂志、《中国诗歌》《国际汉语诗歌》《世界诗人(混语版)》《大昆仑》《绿风》《诗林》《扬子江》《诗潮》《诗选刊》《草原》《重庆文学》《大风》《青年作家》《花溪》《世界华文诗报》等刊。有作品多次获《诗刊》《星星》《扬子江》等刊全国诗赛奖并入选《2007中国诗库》《祖国啊,亲爱的祖国》《2011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3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5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胸中的涛声》《春风吹着秋》《天空很蓝》、诗歌评论集《走进诗人的心灵世界》等。


 

一个为时光锈蚀的汉字抛光的诗人

    —— 读青年诗人李海洲诗集《一个孤独的国王》

                                                        

一个孤独的国王从诗歌中向我们走来——

在诗歌王国他是孤独的: 嘉陵江畔谁与论诗!在朝天门码头他是快乐的: 与诗哥诗弟诗姐诗妹纵情诗江湖。

原以为像海洲这样性格犷豪而桀傲不训的诗人,是一个孤傲而不懂人情冷暖的独行者,其爱情也一定是粗放而少温情的,未曾想他不但为人热忱又不失分寸,而且他的爱情诗也毫无遮掩地和盘托出他情感细腻而绵柔温润的一面,情怀炽烈、执著且一往情深。一个诗歌王国孤独的王者,其诗歌生涯中有一首无法抹去的诗:《谁寄》。这首诗是寄给谁的?诗人心里明镜一样:“有一首诗注定为你深埋/世事纷繁,只在回头的人群中/我泪流满面。”这样的爱,这样的爱人,直让诗人朝朝暮暮缠绵,“早晨的发尾,夜晚的上唇线”。而那“大雨中的拥抱”更让人疯狂和铭刻在心,什么功名利禄都不重要,一门心思“渴望私奔”。更值得肯定的是,这样的爱还蕴含着人生大志向大襟怀的深层内涵:“此生的南辕北辙,/只为来世的殊途同归。

当诗人《在天和地之间相思》的时候,这样的情感更呈现出其多元性的丰富内含。“请带着我潜泳,去渡过王的廊桥。”超凡脱俗的文字,超凡入圣的相思。整首诗看似大而无当,仰望苍穹聊发臆想,句句都好像空对空,然而句句又落脚实处。这里的实却不拘泥于现实生活的实景()再现,而是以实化虚,将浓酽炽烈的情感诗化后,用灵气和才情漂洗干净的汉字诗意地娓娓道来。诗人在天与地之间相思,没有凡俗生活通常的缠绵,更不是色情浸染的淫念。思念的人“身世清白,而我只是“在绿窗下为你写诗;诗人思念的人纯情、调皮,那天真烂漫的情态在字里行间时隐时现,况且还有那么一点与生倶来的“小叛逆。这样的相思,没有烦恼,没有焦灼,没有痛苦,心底流淌的甘泉只有醇醪的微熏和陶醉。天和地,其实早已不复存在,宇宙之内,万物之上,只有诗人和诗人相思的人儿。这世上还有什么重要呢,就连日和月也仅仅只是相恋人儿之间传情达意的道具:把我送给你的朝阳,请转送给落日,你“寄给我的燕子,我已送回春天。”日月只是过客,日升月落也仅是见证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相思。诗人自信有加,面对苍天大地豪气逼人地说:“来吧,今天就是未来”;“我多么年轻,多么想你”,一生或一秒,足够风吹醒南北两岸“状元的宫花谢在爱情的奏折里的时代,我像个古人,像藤萝挂上云木/像颗星星别在你的发间,浩瀚天宇间,只有诗人李海洲浩浩荡荡的相思。这样的相思不容质疑,这相思令天下爱情仰视:“我是风中你丢弃的王位。”当然,这个诗歌王国孤独国王的相思,绝不仅仅只是男女之间的儿女私情,他还有更崇高的追求,有他的理想王国。他也许只是假思念恋人的抒怀,追思蒙尘已久甚或锈迹斑斑的汉字那清白的身世和清丽的神韵;他或许是在追寻自己这一生所心仪的那一首隽永的诗所蘊含的伟大汉语的绝美。

接着往下读,诗人海阔天空的襟怀更是坦呈无遗:

行走诗江湖,诗人更阔步在社会人生。他与诗兄弟究习诗艺,与同仁谋事业发展,三教九流皆活跃在诗人悲天悯人的视野,汇集于他一腔人文情怀。他与老木匠谈生活,其实就是谈人生,谈理想,谈周而复始且沉闷枯燥的日子。“生活已经老了/每拉动一下/就会老得更快一些”(《和老木匠谈生活》)普通人生活的艰辛从这首诗中缓缓涌上读者心头,这些被岁月浸蚀的下里巴人,就像一颗颗风霜浸淫的汉字,“每天要面对的”,就是时光那双无形的大手,把他们字钉一样排列在前途未卜的命运中,根本不知道会在哪一个章节为生活添彩,或为爱情增辉,甚或“暂时卡在那里外”“如同死亡,突然来把你拜访/你想抗争却又无力改变。”然而,这样的的日子还得继续,“晾完了线,他准备把自己放到锯子上/拉动……”(《和老木匠谈生活》)当一个人的岁月,在锯齿上被来回拉动的时候,那日子一定比酸甜苦辣麻的生活更让读者灵魂颤栗和刻骨铭心。面对社会龌龊的阴暗面,面对那些巧取豪夺、贪得无厌的人,一方面,诗人也只是偶尔“发出小小的愤懑”;另一方面,诗人对这个社会“碎屑”一样的底层群体深表同情和关注,并鼓励他们说,“只要手还在/就会有运气、好活计。/只要努力着──工作就没有贵贱”(《和老木匠谈生活》)以这样的心态笑对残酷的现实,我们眼里的社会就会人人平等,我们同样可以抬头挺胸,理直气壮地堂堂正正做人。

诗人在一个充满阳光也诞生光明的编辑部,为一本《人文环球杂志》呕心沥血,同时,他又把自己置身于另一个充满诗意的时空,让自己的心自己的灵魂在其间自由翱翔和栖息。在诗歌天地,他关注蓝天白云,也追踪社会现象,更倾情芸芸众生。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老木匠是他关注的焦点,被社会被生活抛弃的诗人兄弟余地更揪痛了他的心。在崇尚物质的时代,铜臭在天和地之间弥漫,为了追循心中一息尚存的诗意或诗歌的慰藉,诗人余地一厢情愿地在自己那“命运暗哑”的“天空可以注满诗篇”,“一个人在精神世界里以己为王。然而,生活总是扑朔迷离,有时甚至残酷无情。诗人余地远“在异乡的云南”,仍然“一个人抬头看见太阳照耀祖国,同时“也照耀着妻子的病房。”现实巨大的反差,让诗人余地无所适从,更是心惊肉跳和悲观失望,一个人就这样“在俗世生活中束手就擒”,眼睁睁看着生活的潮水“淹没家里的后院”,“一个人让三十岁跌倒在生活的刑场。尽管诗人海洲看见自己的诗人兄弟余地“一个人走得匆忙”,面对“社会在生病,时代已病入膏肓”,纵然满腔悲悯和痛楚,也是爱莫能助,心底不由得发出一声怆然的低鸣:“这是生命的大地,它也是愤懑的天堂。(《活着原本就意味着牺牲》)

诗集《一个孤独的国王》中佳作连连,随手翻阅都是优秀诗篇。《重庆时刻(四章)》《枕雨书(四章)》等都是内蕴厚重的好诗。而《秋天传:二十四歌》更是诗人的一组重要作品,一种浓烈的情感深蕴其中,这是对生活的祈愿和忧患情怀与个人人生感悟相融后的深层抒发。有赞美,有欣慰,有期盼,有渴求,有奋斗,同时,也有一种隐秘的痛。这痛,有对社会发展前景中存在问题的担忧,有对自身所处的具体环境的不尽如人意的忧虑。

这首诗起句就很具气魄,其专横或果决不容质疑,睿智而又极富机趣。起句为全诗打开了一个十分宏阔的气场,并为其抒情奠定了坚实的基调。“我将在120岁的时候睡去”,这表明了诗人对生活,对生命充满自信。在当下物欲横流的时代,在垃圾食品有毒物品泛滥成灾的社会,在雾霾弥天盖地的环境里,一个人要想活120岁,那真是天方夜谭,然而,诗人海洲却有信心做到这一点,而且他还要在120岁那个秋高气爽的时候睡去,等到“下一个人写到秋天的时候醒来。这“睡去”和“醒来”之间是多久,醒来之后又有多长的岁月,我们都不得而知,但诗人李海洲知道,于是他写下了《秋天传:二十四歌》以佐证他的自信、自负和他的雄心壮志及气吞日月的气魄。诗篇一旦展开,他一如既往地自信满满且武断地说:“夕阳就是曙光”!这不容质疑不容驳斥的专制定语,与指鹿为马风马牛不相及,一个是对生活对世界充满信心和希望,一个是为体现淫威和权势混淆视听颠倒黑白,真可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纵然是临近黄昏,夕阳仍然无限好,一个积极进取健康向上的诗人就这样屹立在读者面前,这时他不失时机且意味深长地告诉你:只有当一个人活到120岁时,才叫成熟;之前,有多大成就,经历了多少难忘的人和事都只是成长期的必然经历,就如一个人年幼无知的爱情,只有到了120岁才有可能“年龄盖住爱情的马脚

诗人笔下的秋天是美好的,更是丰收的季节:“这个秋天,高粱酿酒/粮食如花似玉”,更何况诗人的秋天远不止这些,它有更大的容量和内含,就连我们的母亲河长江也仅仅只“是秋天的早茶,更不要说诗人在这样的秋天还要让人们明白“大地被释放了吗”这样的拷问,这与当下的现实社会及其生存空间又有着怎样密切的关系。

同时,秋天又是喜庆和包容的季节。在秋天,一个人心胸是开阔的,不仅喜悦,更是海纳百川,容得下万物,容得下人世间的恩怨情仇。在秋天,当“合唱的队伍已经集结”“我必须重新回来/走童贞的路/忘掉所有仇恨和敌人。”这时候,诗人总是自豪地大声说道:“怀孕的大地上,我要分娩出我自己。”另一方面,由于诗人天才般的诗歌天赋,偶尔难免陷入一种谁与争锋的寂寞。“众人合唱”,也“唱不出天才的痛。”正因为如此,诗人往往在这时会喃喃自语: “即使我是国王,那也是一个孤独的国王。

但诗人毕竟生活在“秋风沉醉的重庆”,所以他始终认为“即使万物消逝,也要在胸间掌一盏灯”时代在前进,社会在发展,在“这个秋天,拥有世界是不够的”,这是因为,“在秋天/中国是美的

修身养性的星球/最终和爱情一样长发齐腰。/这个秋天,谁的灵魂都是可以解救的。”这就是诗人所处的时代,这就是诗人歌颂的秋天。

《秋天传:二十四歌》一诗,意象壮美,且气场宏大、气魄雄阔、意存高远。“我要带你去长江的波涛上开房,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诗人一个意念就完成了。这样的智商、情商和气魄也只有鬼才一样的海洲才能具有这样的天才秉赋。“彩霞微黄”“我要和你贴水飞行,多美的意象和意境啊。“浪花是凉席,江水的被面上/绣着我们两只鸥鸟。”更是把意美、景美、意境美推向了极致。

在诗人为数不多的怀古诗中,诗人试图借取历史,或历史人物,抑或事件的碎片来抒现实情怀,虽然诗人在诗中隐去了主观旨意,而逻辑的客观性仍然泄露了诗人心底的语音密码,读者从而清晰地感知到诗人与现实休戚相关的心律传递出的悲悯情怀的影像。

从某种场景的角度看诗人海洲,好似有一点玩世不恭。这也许是诗人行走光怪陆离的社会,随手为自己披上的一件风衣,顺势便很自然地融入到某种社会场合。但诗人骨子里却是一个胸襟开阔、磊落坦荡的人,事业和诗歌他都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他虽然极少在诗中直言这种巨大的野心似的理想,其作品涉猎这方面的题材也不多,而《做一个有用的人》一诗,恰好指证了诗人的确是一个胸怀远大,于社会于事业都是一个有用的人。他曾这样说道:“从七岁的红领巾开始我就准备着”“三更起床,饱读诗书”,“在进京赶考的路上策马扬鞭”他有梦想,也有过幻想,他“等待着自己向明天开放”,却又在青春的时候为自己写下墓志铭。然而,时光推进的是世事变迁,是社会的发展,随着国家的改革开放,文明的步伐一日千里,经济发展突飞猛进。在新时代的社会进程中,诗人也曾有过迷茫,“少年时腰挂诗篇的夜晚/仿佛干草被风吹向天边,再不会回来”。但诗人毕竟是一个早慧的青年,“他曾经骑马走在阳光的大道上”,在走过纸醉金迷的人群后,他能够透过灯红酒绿的某些社会现象,看见“雨点落在醒来的墨水瓶里”,诗人最终“一个人在经济时代走向久违的书堆”,“去做一个有用的人”

顺便说一句,诗人李海洲的诗构思十分奇妙,其表叙非常独特。比如《挂青记》一诗,虽然也叙事,其抒情味却很浓,且构思巧妙,诗语不俗,很有张力,特别是最后一句“挂上去的是活在心中的人。”句子很突兀,出人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谁人挂青不是这样的情怀呢!

《逝去日子,或乐队Beyond》一诗  ,诗人追忆的是“少年们把歌声送给老年”的那些逝去的日子,那些远去的人和事都“让他在小雨的黄昏回忆理想”。这首诗表叙“逝去日子”的语言特别令人拍案叫绝:“少年们的歌声谢了/广场上飘动着花儿的皱纹”。诗中对某种社会现象的陈述或再现仍然惊叹其用语的方式或表达的艺术性: “那昏暗的街道上/依旧走动着业余的爱情。这里要说的,不是诗人表现了什么和要表达什么,而是诗人诗语的奇特性和呈现的阅读效果的直接性。诗人明说了什么吗?好象又没有。然而,诗人却又明明白白告诉了你。

李海洲的诗中,总好像弥漫着一种捉摸不透的东西,有的诗,读完后好像诗人并没有说明什么,感觉到的只是一种似有似无的气息。是什么样的气息呢,却又说不上来。而这种若隐若现的气息,就弥漫在空气中,弥漫在这本诗集中,让读到它的人心存疑虑,或者心向往之,向往再一次去感受这气息的濡染,感受那气息中仿佛深山松风般的旋律在心底的萦绕。这气息还蕴含着,或深潜着一种浓郁的历史文化元素,让人读后不得不去思索一些问题:历史的、现实的,抑或那些普世情怀的人文关怀和心灵追询。再深层次地去感受这气息时,已经是一种富有磁性的气场了。

这篇短文不得不这样结束:李海洲,一个为时光锈蚀的汉字抛光的诗人,“你的诗歌,正在变为/风可以吹至的所有地方”(《春上》)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