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34-35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34-35

时间:2018-02-04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34 

邱亚峰从银行的侧门出来,站在屋檐下,深深地吸了口气,下班啦,一天的忙绿也结束了,他感到无比的轻松和舒畅。

初夏的黄昏里,空气中约带着一种湿润的清香味,公路两旁生长着的梧桐树、香樟树、桉树和一些不知名的树儿交错在一起,枝叶茂盛、葱绿,相互缠绵。落日的余晖,透过参差不齐的树叶,投下斑驳的光影,使这条公路显得更加好看。邱亚峰放慢脚步,看着头顶上相互交错的枝叶和斑驳的阳光,很是兴奋,每天上下班走在这条路上,这片树林总带给他的是一种喜悦和好的心情。

“邱大哥!”

正要走完这条公路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喊声,邱亚峰转头一看,见是玉儿的同学殷小雨,他停下脚步:“小雨,你也下班了?”

“我哪里有你们这些有正式工作的人好啊,”小雨开着玩笑,走到邱亚峰面前停下来,喘着粗气:“你们下班的时候,正是我们餐饮行业开始工作的时候。”

“你说得很对,不过……”邱亚峰稍停了一下说:“现在正是上班时间,你要去哪里?”

“找你呀!”小雨没有刚才那么累了:“专门是来找你的。”

“找我?”邱亚峰说。

“对,就是找你。”

“是不是有玉儿的消息了?”邱亚峰一下明白过来。

“嗯。”小雨看着邱亚峰点头。

“小雨,你快说,是怎么回事?”邱亚峰显得很激动。

“就在刚才,玉儿打电话给我,说是你的生日快到了,叫我代她给你说一声生日快乐,”小雨约停了一会又说:“还叫你们不要为她担心,她现在生活得很好。”

“喔,我的生日快到了?”邱亚峰自言自语说:“其实,一些很重要的日子,我也很留意玉儿,也很希望她给我们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可她还是不给我们家里打,即便是打,她那边也不说话。”

“所以,邱大哥,我说玉儿没事的吧。”小雨知道了玉儿的情况后也很高兴:“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总算知道她的一点消息啦。”邱亚峰点点头:“一颗悬掉着的心也算有着落了。”

“就是,原来不知道她是死是活,”小雨看着头顶上的树叶:“现在总算放心了。”

“她还说什么没有?”邱亚峰又问。

“喔,对了,”小雨摸了摸她的头:“她还告诉了我一个天大的事。”

“天大的事?”邱亚峰睁大眼睛,吓了一跳:“什么天大的事?”

“你猜猜。”小雨看着邱亚峰,看着他着急的样子:“这是你永远都猜不着的。”

“小雨,我是没法猜着,你快说出来吧,不要再吓我了。”邱亚峰急出一身冷汗。

“看把你吓成这样子。”小雨大声笑起来:“是好事。”

“好事?”邱亚峰也跟着傻笑了两声,尽量想用那笑来掩盖他内心的那份激动和担心。最近,只要是有关玉儿的事,他就变得特别敏感。

“是好事啊。”小雨笑完后对邱亚峰说:“玉儿在前年春节的时候已经和一个年青人结婚了。”

“结婚了?”邱亚峰又睁大眼睛,感到很不相信。

“是的,她已经在前年春节结婚了。”小雨很轻松的样子:“男方的家庭条件和环境很不错,全家人对她都很好,叫你们放心,不要担心她。”

“结婚了?我还是不相信。”邱亚峰仍然摆了摆头,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的迷茫:“小雨,是不是玉儿亲自给你打的电话?”

“是啊,是她亲自给我打的手机。”

“你听出是不是玉儿的声音?”邱亚峰仍不放心地问小雨。

“我和玉儿从小一起长大,她的声音难道我还听不出吗?”小雨的声音有些大:“邱大哥,真的是玉儿打给我的。”

“小雨,把你的手机拿给我看看,”邱亚峰说:“看她用的是什么手机卡给你打的。”

小雨拿出手机,按着功能键找出了刚才玉儿打给她的那个电话号码:“就是这个电话号,你见过没有?”

“这个电话号码她以前也打到家里来过的,”邱亚峰接过手机,看着上面的电话号:“但她从来就没有说过话。”

“也是用的这个号吗?”

“是的,”邱亚峰说:“我后来也给她打过很多次这个电话号,但都是关机状况,没打通过。”

“哦。”小雨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现在用你这个手机再给她打过去,看她接不接这个电话。”邱亚峰用小雨的手机给王雅玉打电话,但对方提示已关机。邱亚峰无奈地摇了摇头,把手机还给了小雨:“又关机了。”

“玉儿刚才对我说,她很少用这个电话号,我们打电话给是找不到她的,除非她联系我们。”

“小雨,现在看来只有你和她才能联系了,”邱亚峰一下变得有些伤感起来:“下次她再打电话给你,你一定要问她现在在哪里,叫她回来看看她的父母,你告诉她,我们都想她。”

“我会告诉她的,”小雨说:“说不定她过几天就要给我打电话。”

“这样更好。”邱亚峰说:“你一定要问她在哪里,叫她给我打电话,我们家的电话都没有变,她是知道的。”

“邱大哥,你不要着急,”小雨看着邱亚峰又急又喜,很理解他此时的心情:“虽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玉儿在哪里,但总算知道她还活着,而且还生活得很幸福。”

“是呀,玉儿还活着。”邱亚峰的双眼噙满了眼泪:“只要她活着就好。”

“对,活着就是希望,”小雨说:“总会有一天她会回来的,邱大哥,你也不要多想,我也该回去工作了。”

“小雨,今天真是要感谢你,”邱亚峰转忧为喜:“你真的是把好消息带给了我们。”

“不要说感谢的话,我和玉儿是最好的朋友,”小雨扬了扬头;“她的生死我也很关心,邱大哥,我回去上班了。”

“好。”

邱亚峰按奈不住自己内心的那份激动和焦虑,终于有了玉儿的消息,她还活着。是啊,活着就是希望,感谢老天爷没有带走玉儿。但是,玉儿却嫁了人,她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对她好吗?邱亚峰始终有些怀疑,始终不相信这是事实,要是她真的结婚了,为什么不给家里的人说,最起码应该告诉她的父亲王立新,人生一世,婚姻也是一件大事,走得好与不好,关系着她一生的幸福,想着这些,他不禁为玉儿担心起来。

邱亚峰推开院子里半开着的大铁门,走进院子里,但他还是心事重重的开心不起来,玉儿的这个消息该不该告诉她的父亲王立新?

正纳闷的时候,袁碧容从屋子里走出来向大门处张望,看见邱亚峰慢步在大门口,就大声地喊起来:“亚峰,你今天怎么这样晚才回来呀,玉梅把菜都妙好了。”

“妈,我来了。”邱亚峰加快脚步,走进家里。

“亚峰,回来了?”王立新在客厅坐着,看见邱亚峰回来,:“累了吧。”

“有点。”邱亚峰无力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儿子,你不会是生病了吧。”袁碧容看着邱亚峰苍白的脸:“要是病了,就去医院看看。”

“妈,我没事。”邱亚峰站起来:“我去床上躺一会。”

“亚峰,如果病了,你就得去医院看看,有些病是拖不得的”王立新走到邱亚峰面前:“走,我陪你去医院。”

“爸,我没事,进屋躺一会就好了。”邱亚峰往他屋子里走。

“那你快去躺一会就出来吃饭吧,”袁碧容看着邱亚峰离开:“玉梅马上就把汤做好了。”

邱亚峰走进他的房间,把被盖放到枕头上,然后就靠在上面躺着。初夏的风带着一股原有的清凉,从窗外吹屋子,他感到一丝片刻的凉意,看着窗外那颗老梧桐,又想起了和玉儿在树上的情景,可是,现在的树上,就只有那些茂盛的绿叶。玉儿,你在哪里?请你告诉我,我该不该把你已经结婚的事告诉给爸爸,你爸自从你离家后,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了,我该不该告诉他你的这些消息?邱亚峰半躺在床上,然后,又拿出手机,在发消息里写道:“玉儿,得知你的情况,我很高兴,非常感谢你还记得起我的生日,我们全家都很好,甚是想念你,你还是回来一敞吧,盼!”邱亚峰按照玉儿打给小雨的电话号,给她发了条短消息过去。他知道这条短消息玉儿肯定是能够收到的,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信息发出后,邱亚峰把手机放在床上,他很希望玉儿马上能收到这信息,更希望能收到玉儿的回信。可是,很久之后,手机还是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李玉梅做好了饭菜,走进屋子,见邱亚峰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有些心痛地走到床边:“听说你病了,严重吗?”她用手去摸了摸邱亚峰的前额;“不发烧啊。”

“我没事。”邱亚峰握住妻子的手:“躺在一会就好了。”

“我给去你拿点药来。”李玉梅站起来,但手却被邱亚峰握得更紧。

“我没有生病,吃什么药?”邱亚峰睁开眼睛,但仍然没有放开李玉梅。

“我看你也不像生病的样子。”李玉梅的另一只手也握住邱亚峰:“老公,你心里是不是有事?说出来我给你分担一点。”

“老婆,”邱亚峰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李玉梅的双手:“老婆,我心里很难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这件事该不该给告诉爸?”

“什么事?”李玉梅加重了语气:“严重吗?”

“嗨。”邱亚峰叹了口气。

“你快说呀。”李玉梅催促邱亚峰。

“有玉儿的消息了。”邱亚峰坐起来:“刚才我下班回来的路上,小雨特意跑来给我说,玉儿今天下午打电话给她了。”

“她怎样了?”李玉梅非常想了想知道情况。

“她给小雨说,她现在很好,而且在前年春节的时候就嫁给了一个家庭条件很好的人家。”

“你是说在我们结婚那年,玉儿也在年底结婚了?”

“是啊。”邱亚峰还是有些不相信:“怎么可能啊?”

“这是好事呀。”李玉梅松了口气:“只要玉儿还活着就好,她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玉儿没有告诉小雨。”

“那家人对玉儿好不好?”李玉梅焦急地问。

“听说那家人很有钱,对玉儿很好。”

“这样就好啦。”李玉梅说:“只是她结婚的时候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家里的人?至少她该给爸说一声的,她应该知道我们都很担心她。”

“就是啊,”邱亚峰给妻子拂开脸颊上的一绺头发:“也不知道她究竟结婚了没有,但小雨又说是玉儿亲自打给她的电话,声音一点也没变。”

“老公,那你还担心什么?”李玉梅很高兴:“这说明玉儿的确是活着的。”

“这一点我也相信。”邱亚峰苦笑了一下:“可是,我不知道这件事该不该告诉爸。”

“这是一件好事,怎么不告诉他?”李玉梅拍了拍邱亚峰的手:“我还以为你真的是生病了。”

“可爸有高血压,我怕他承受不了。”邱亚峰担心地说:“我们不给他说玉儿已经结婚的事,行吗?”

“没关系,这是一件好事,是要给爸妈说的。”李玉梅拉起邱亚峰:“快起来出去吃饭,和爸好好喝两杯,慢慢把这件事说给他们听。”邱亚峰从床上起来,和李玉梅一起,走出了房间。    

 

 35 

自从周地园和飘飘雪在上一次群聚会后,他们就经常在一起私聊,用网上的话叫做“走私”,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更有一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味道。

王雅玉躺在酒店房间的床上,她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总是没精打采,有着永远睡不完的瞌睡。是生病了吗?她自己都觉得好笑,生病对她来说,好像与她无缘。自己才二十岁,正是青春活力、光芒四放的时候,哪有那么多的病来生。可是她就是不想动身,什么也不想做,就连厨房的那些美味飘进她的鼻子里,她都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她躺在床上,很是心烦,便从床上坐起来,走出房间,来到周地园面前:“老公,我烦心得很,我去你送给我的那套房子里休息了。”

“老婆,你不吃午饭了吗?”周地园见王雅玉早饭也没有吃,很关心地问。

“不吃了。”王雅玉边说边往外面走。

“老婆,我们马上就吃午饭了,你还是多少吃一点,然后,我开车送你去那里。”,周地园跟着王雅玉也往外走。

“老公,你不用管我,”王雅玉停下脚步对周地园说:“这几天,我的瞌睡特别多,从来都没有像这样过。”

“天气热了,你不会是中暑了吧。”周地园看着王雅玉约稍瘦的面容:“等会我让厨房给你煮点绿豆稀饭。”

“不用了,老公,你吃了午饭也去房间睡一觉,你也够累的了。”王雅玉见韩玲走过来:“韩姐,晚上酒店你就多担当点,我回去了。”

“你还没吃午饭呢?”韩玲劝王雅玉:“等吃了午饭,你和周总都回去吧。”

“韩姐,我吃不下去,我走了。”王雅玉仍往外走。

“老婆,我还是把你送回去了再回来吧。”周地园陪着韩玲走到门口。

“算了,我坐个出租车就行了。”韩玲走到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晚上你来接我回家啊。”

看着王雅玉坐的出租车消失在喧嚣的闹市里,周地园回到酒店,吃过午饭,他见员工们收拾完碗筷后,在酒店的一角打小麻将,他也到吧台里面的电脑边坐下来,点开腾讯QQ,直接就进入了“休闲娱乐群”。

他见群里有很多人在线,就给聊天群里的网友打招呼:“大家中午好!”这后,开始在人群里寻找“飘飘雪”,还好“飘飘雪”的头像是红色的,他点开“飘飘雪”的头像,就开始和她说话:“飘飘,我来了!”

“我还正想和你说话呢,”飘飘雪马上搭上话:“今天你上网晚了点喔。”

“你在等我吗?”周地园打趣地说。

“我不仅在等你,而且还在想你喔。”飘飘雪大胆地说。

“我也在想你啊,哈哈。”周地园送上一个大笑的图像发给飘飘雪。

“老实交待,你为何这么晚才上来?”飘飘雪拿着一把锤子锤着周地园的头。

“累哟,”周地园叫着苦:“我酒店的生意刚结束就上来了,你还嫌我慢了吗?”

“喔,大老板就是不一样的。”飘飘雪话里带着刺:“哪里还会想得起我哟。”

“飘飘!”周地园急了:“不许你这样说我。”

“为什么不许我这样说你?”飘飘逗着周地园:“我偏要这样说。”

“你明知道的。”

“我知道什么?”飘飘雪又发出一个鬼脸的头像给飘飘雨。

“我也不知道。”周地园同样上了一个鬼脸的头像。

“好啊,你在耍我。”飘飘雪明白过来:“看我怎样收拾你。”

“我在耍你吗?”周地园又上了一个头像:“你的颜面到现在我都还没有看到,怎么说我在耍你?你要怎么收拾我?”

“要想收拾你还不是小意思。”飘飘雪笑了。

“耶,你不得了啊!”周地园也笑:“那你过来收拾我呀!”

“你以为我不敢吗?”飘飘雪敲出一段文字发给飘飘雨:“把你的视频打开。”

“我为什么要那么听你的话?”周地园又逗着飘飘雪。

“你刚才不是说没有看到我的人吗?”飘飘雪说:“今天我要让你看个够。”

“什么看不看个够的,”周地园一脸的坏笑:“不外乎就是一个人嘛……”

“你……臭嘴!”飘飘雪上了一个生气的头像:“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自己掌嘴。”

“好妹妹,你生气了?”周地园发出很长一段文字给飘飘雪,可飘飘雪就是不理睬他。

“好妹妹,我掌嘴,我自己掌嘴,你就不要再生气了”周地园发了个掌嘴的图片过去。

“这还差不多。”飘飘雪笑得手舞足蹈:“不给你开玩笑了,你把视频打开吧。”

“视频?”

“是啊!”飘飘雪说:“又怎样了?”

“我这边没有视频。”周地园有些无奈地说说一个头像:“你的人:“我酒店里没有装视频。”

“你明明是不想和我视频,”飘飘雪生气地发了段文字给飘飘雨:“还找那么多的理由,算了,不和你聊啦。”

“飘飘,你现在的位置在哪?”周地园以为飘飘雪真的不跟他聊天。

“我在家里啊。”

“家里就你一个人吗?”周地园大胆地问。

“是啊!”飘飘雪答:“有事吗?”

“飘飘,请你告诉我你现在的具体位置在哪,我去你那里。”周地园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

“你有这么大的胆量?”飘飘雪激将法地对周地园说:“不怕你那位漂亮的小老婆?”

“嘿嘿,你越说越吓人了。”周地园做了个鬼脸:“告诉我,你现在哪?我马上开车去接你。”

“哈哈,我正愁不知道该怎样来打发这个下午呢。”飘飘雪大笑起来,并送给周地园一个吻:“不用来接我了,你要是真有心来的话,就请到XX会所去等我。”

“真的吗,飘飘?”周地园有点不相信。

“真的,半小时后,我们就在那里会合。对了,你记住我的手机号没有?”飘飘雪在聊天对话框里又把她的手机号发给对方:“算了,到时我打电话给你。”

“好的。”周地园在对话框里敲上字发给她:“我们现在同时下线,马上去你说的那个会所。”

“还是我先下吧。”飘飘雪像懂得很多似的:“你没看群里的人都在骂你吗?”

“骂我?骂我什么?我又没得罪他们。”周地园不以为然地说。

“骂你在和我走私,不理踩他们,不信你自己看看吧。”飘飘雪说:“我先下了,一会见。”

周地园见飘飘雪的头像由红色变成了灰色,知道她已经离线了,然后就回到群里和大家聊了一会,也急忙下线了。

他开着车,按照飘飘雪给他说的那个地方奔去。

这个会所,是一个多层的商业楼房,集娱乐、休闲、住宿为一体的地方。周地园到达会所时,由一个服务小姐带进了三楼。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是一个茶楼,茶楼里已有很多人在玩牌、喝茶。这种地方,对周地园来说,并不陌生。只是他发现,这儿的环境很别致,有一种说不出的悠悠之美,那种美,含蓄而大方,张扬而不失雅体。如烟、如雨,如激、如流,仿佛山涧的流水潺潺而过,又似山崖的溶液轰然冲开,叫人心旷神怡,为之流连。

服务小姐把周地园带到一个雅间里。

“你已经到了呀?”周地园明知道飘飘雪已经等候于此,但他还是说了这样的话:“还挺准时的嘛。”他站在屋子里,从空调里吹出的冷气,顿时使他感到很凉爽。

“你不也很准时吗?”飘飘雪不好意思地说。

“是啊,我们都很准时。”周地园像这样单独和网友见面,这还是第一次,反而觉得有些拘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谁都没有误点。”

服务员送进一壶茶水,倒了两个半杯的水在杯子里,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你坐啊,这样站着不累呀?”飘飘雪看着周地园的眼睛,听着他说话,觉得周地园的声音里约带几分磁性,那种磁性会让你不自学地陶醉和兴奋。

“坐、坐,你也坐吧。”周地园坐在沙上:“你已经要了茶水?”

“嗯。”飘飘雪坐到周地园边上,拿起小茶壶把杯子的水加满:“喝点水吧,我最喜欢喝这种茶。”她端起一杯水放到周地园手上。

周地园接过水,放在嘴里呷了两下:“嗯,好喝!”

“我家就住在这附近,有时也来这里喝茶。”飘飘雪说:“所以,我比你要先到这里。”

“哦,原来你就住在这附近?”周地园咪着眼睛看她:“怪不得你比我要先到。”

“我是步行来的。”飘飘雪说:“你可是坐车来的喔。”

“我比你远啊!”

“相聚不怕路程远嘛!”飘飘雪很兴致地说。

“这不是相聚不怕路程远。”周地园眨了一下眼睛:“你知不知道还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飘飘雪好奇地问。

“不说了,不说了,跟你开玩笑的话。”周地园摆了摆手:“飘飘,你叫什么名字?”

“这很重要吗?”飘飘雪看着周地园,抿着嘴笑。

“你不说也没有关系。”周地园比刚到的时候轻松多了:“只是我一直叫你飘飘,有点不尊重人吧?”

“我们是网友,本来你就该叫我飘飘。”

“可我也叫飘飘啊,”周地园的话多起来:“我叫周地园,今年二十八岁。”

“你比我要大四岁,我该叫你周哥了。”飘飘雪大方地说。

“不对,你该叫我飘飘哥。”周地园风趣地说:“我就叫你飘飘妹吧。”

“喔,有这样叫的吗?”飘飘雪斜着头问他。

“所以,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好吧,我告诉你,我叫郑小曼。”飘飘雪突然恍然大悟:“好啊,周哥,我上了你的当,你是变着花样来把我的名字给套出来了。”

“哈哈,小曼小姐,我凶吧。”周地园得意忘形地说。

“你凶吗?”郑小曼噘着小嘴说:“哪方面?”

“还不服气呀?”周地园看着她:“哪方面都凶。”

“我不相信。”郑小曼降低声音,温柔地把头靠在周地园的肩上。

周地园拂开郑小曼脸上的一绺头,把郑小曼也从沙发里拉起来,两只手捧起她的脸,连考虑的余地也没有,就迅速地把他的嘴唇压在了她的嘴唇上。

郑小曼抱紧他的腰,任其亲吻,她不想放弃此时的快活。

周地园突然放开郑小曼:“小曼,对不起,是我不好。”

“周哥,我没有怪你。”郑小曼又紧紧地抱着周地园的腰,把头埋进他的怀里。

如果说男人是一座冰山,那么,眼前这个女人身上燃烧起的烈火,足以将这座冰山融化……。

周地园被郑小曼挑逗得无法控制,他再一次把头低下去吻住了郑小曼的唇,并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周哥,上面一层楼是宾馆。”郑小曼抬起头来,兴奋地对周地园说,同时,嘴里还不停地发出诱人的呻吟……。

周地园从钱夹里陶出百元钞票放到茶几上,拉起郑小曼就往楼上奔去。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