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批评 >> 赵历法:阅读重庆诗人1-张远伦
详细内容

赵历法:阅读重庆诗人1-张远伦

时间:2018-01-18     作者:赵历法【原创】   阅读

 

诗家近影

 

赵历法.png

 

诗家简介

 

赵历法,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作协全委会委员。作品散见《诗刊》《星星》《红岩》文学杂志、《中国诗歌》《国际汉语诗歌》《世界诗人(混语版)》《大昆仑》《绿风》《诗林》《扬子江》《诗潮》《诗选刊》《草原》《重庆文学》《大风》《青年作家》《花溪》《世界华文诗报》等刊。有作品多次获《诗刊》《星星》《扬子江》等刊全国诗赛奖并入选《2007中国诗库》《祖国啊,亲爱的祖国》《2011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3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4年中国新诗排行榜》《2015年中国新诗排行榜》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胸中的涛声》《春风吹着秋》《天空很蓝》、诗歌评论集《走进诗人的心灵世界》等。

 

 

【阅读重庆诗人1】

 

        意进取,初衷依旧

          ——青年诗人张远伦诗歌浅析  

 

青年诗人张远伦的诗歌创作,在锐利进取的诗路上不忘初心,其诗歌与优秀的传统文化,长期致力于创新与传承相融的诗歌写作。远伦对题材的取舍和处理十分严谨,每每认真甄选后方进入一丝不苟的文本探索,而文本呈现的艺术追求直抵当下中国诗坛艺峰:其诗巧布格局,曲达旨意,语僻词洁,鲜明的语叙方式饶有趣味,陌语融会贯通的语境中凸显出丰厚的意蕴和无限的语言张力,锐意进取的创作风格正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诗歌个性。

当下诗坛不乏优秀先锋诗人,但一些诗人的创作诗艺虽上去了,诗歌内容和情感却多为微茫的一己私吟,诉情表意一味标新立异,更不好好呈现创作意旨,其作品往往让人不知所云,恐怕连他们自己也不知在说些什么,事实上他们的确也未能道出一个子丑寅卯,有些人的创作甚至与优秀传统文化割裂或背道而驰。由此可见,70后诗人中张远伦可谓异军突起,诗作明目怡心。

试以诗人李元胜近日荐举的《张远伦最满意的十首诗》为列,这组诗虽无宏大叙事和振聋发聩之作,题材多选择自我的生命体验和人们司空见惯的社会小场景及小人物微不足道的生活细节;平淡无奇却情真意挚,体悟深切,表意恰如其分,那些触及读者灵魂的小人物的命运让人欲哭无泪,欲悲肠断。诗人犹如一个微雕高手,毫发上凸显出极其生动形象的浮雕群象,可说首首精致;大众情怀的一种社会普遍情感叙述的亲和性,往往令读者倍感亲切而又心荡神驰。下面,我们就以逐一析读的形式一同进入诗人的内心世界吧。

白鹤颂》是一首情感充沛而意态决绝的诗,典型的借他物言己心的抒情诗。或许是诗人早年的一段情感,被岁月深深收藏且存之心底,是岁末清仓查库盘点往昔,还是蓦然回首那人儿又端坐心室;无论何时何地,丢不开放不下的一段情,总会时不时冷不丁突然在胸中激荡,久久难以释怀。恰如此刻,那划破长空的白鹤,闪电一样击穿了诗人的心闸,诗人郁积心中的情感顿时倾泻而出,滔滔滚滚似江河奔腾不息。空中“奔袭的白色”,一如瞬间的“雪崩,让人望而心悸,绝望随之突袭而至,这心悸的颤动让诗人那根脆弱的神经随即颤颤地哀鸣而绝望顿生,这何止似“天堂的鞭刑那样锥心。“千里迢迢”的“奔袭”,“千里迢迢”的“每次经过”,结果是“查无此人地址有误”。真的是岁月悠悠,情怀难释:丢之不去,寻之无觅。有道是,烙在心扉的倩影,是终身的影集,而那人儿却被岁月劫持,天涯海角无踪影。这不仅仅“是羽毛的绝望”“赤道线的绝望”,也不仅仅“是极地对冰原的绝望”,甚至也“不仅是/你对我的绝望”,事实上,这其实是“她对我的每次经过,都令我绝望”至极,犹如“白无常经过我的村庄”那样令诗人绝望。既使“生当如候鸟”又如何,一生的追求到头来只不过“北境是南地的旧址/我是你的旧址”。尽管如此,诗人仍痴心不改,无怨无悔而十分决绝地坚持“一生白鹤”的终极守望!

逆风歌》一诗所呈现的诗人的心路历程,更让读者感慨万千:世间万物都不可逆天而行,顺应大自然规律是万物的物理属性,哪怕是“天灯”,也得“顺着风向走”,纵然“走着走着就成了孤灯”;草也是,人也是,都得“顺着风向走”。然而,诗人却要与这一切背道而驰,他不愿揣着明白装糊涂携手庸俗,不愿顺应时下的那些歪风邪气,更不愿与时代潮流相悖的人事物象为伍,尽管“他们都顺着风向走,而我不能”。因为诗人知道,这些不良风气的“风向所指,是熄灭,是枯死,是默哀”。作为一个有良知,有道德,有操守,有正义感和时代责任感的新时期的诗人,偏要“逆风而走”,诗人所坚持的“便是走向光源”“便是,走向大风的子宫”。 因为诗人知道,“大风的子宫”一定会孕育出一个崭新的生命,诗人“仿佛听到神在说:孩子,起风了”,这更加坚定了诗人的信念,更加坚定了诗人的选择,诗人高唱着逆风歌》,满怀信心地走向心中的圣地。

顶点》一诗,一个困惑我多年的问题迎刃而解:原来诗意无处不在。今天我才知道这个令多少人终其一生也茫然无措的问题其实非常简单,只两个字,那就是:发现。“诸佛寺的顶点,和严家山的顶点”,是两个在这世间存在了多年的物质顶点,人们熟视无睹,没有人说是,也没有人说不是,两个顶点就那么无所谓对错地在那里存在着。然而,诗人张远伦却发现了两个顶点竟然“形成了对峙之美”,这个发现就是诗意的呈现。由此,诗人“看到了更高处的红岩村和红花村”,看到了生活的“凝聚之美”,这一发现让诗人“突然忘却了十年的鸡毛蒜皮/和悲伤”,“在这里生活了十年”的诗人就“成了群山的中心”,其开阔的胸怀自信满满自负不凡。

《给女儿讲讲北斗七星》这首诗的旨意简单明了。三口之家的现代社会家庭,结构看似简单,其子女的教育却成了所有家庭不敢忽视的大事。当下一些不良社会风气早渗透到社会各个领域的每一个角落,学校和家庭也不是一个安全的避风港。如何教育和引导孩子健康成长,就成了全社会的头等大事,都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所以诗人给女儿讲北斗七星,其实诗人是在给女儿讲社会讲做人的道理。天文地理的科普教育很重要,人生操守更重要。作为诗人的父亲,自然比常人想得更多,看得更远,其思想境界当然就更高,谆谆教诲自是高人一筹;不教条,不说教,化繁为简。他不说早在五千年前的古埃及文明时期,劳动人民就已经运用太阳星辰的运动规律来指导农耕生产了,也不说即使是在科学技术高度发展的当今,天文学仍然是推动科技理论发展的两大原动力之一不说粮食来之不易,也不说一个人从小就要养成热爱劳动的良好品质,他只说:“北斗七星是七颗星//有四颗星很坚实,它们组成方斗/像在打谷//有三颗星很柔软,它们形成篾席/像在挡谷”,形象生动又妙趣横生,易懂更易记。这既说明了“北斗七星不是北极星”,又说明了太阳星辰的运动规律对农耕生产指导的重要性。北极星是孤星,再亮也没有意思/北斗七星是群星,黯淡一点也没关系//它们先是倒扣在天幕,而后每天倾斜一点/仿佛有无形的力,将群星慢慢扶正”,这是天体现象,也是星辰运动规律,而诗人要让女儿明白的却是做人的道理,一个人只能生活在集体这个大家庭里才能有所作为;一个人再优秀,脱离了集体只是一颗“孤星,再亮也没有意思”,孤零零一个人怎么会“组成方斗”“形成篾席”呢,顶多也就是孤芳自赏,于社会于人民又有何益。“稻子熟透的时候,北斗七星/终于稳稳坐实在深邃的夜空”,春去夏来,星移斗转,人民的辛勤劳动终于丰收在望

接下来的《广场与光》透视出诗人另一思想层面的思考。广场其实就是大众文化的载体,也是现代都市人释放自己的场所。在众多的广场舞、健身操和多音频的各类音响器乐及各色人等满溢的广场上,特别引起诗人注目并浮想联翩的,是那个卖荧光棒的小贩。尘嚣之上,唯有萤火虫才能记住乡愁,其光虽微弱,但毕竟连接着我们的村庄。回乡已日渐成为奢侈的时代,萤火虫就是故乡,或故乡最好的回忆。现代都市人已然成为现代社会的流浪汉,北漂的人没有故乡,南下打工潮也难归故里,就是那些在家乡城市的上班族,也丢失了传统意义的家园不知故乡在何方。现代物质的丰盈和城市生活的灯红酒绿,人们视而不见山青水秀的故乡早已满目疮痍。我们的根在哪里,我们的下一代还有他们的故乡吗,他们的故乡又是什么模样!广场上那仿若萤火虫的荧光棒就是诗人乡愁的寄托,这让诗人兴奋不己,欣喜中充满向往,“孩子,我会把荧光棒买来,交到你的手里”,然而,荧光棒却不是萤火虫,但愿物质的转换,传承仍会代代薪火相传,作为承上启下的诗人,“我该感谢父亲,再微弱的光/都是一种捕得”“我该感谢女儿,再微弱的光,都是赐予”。这一切全都有赖于“一面柔软的广场”无私的赐予,所以诗人深情地嘱咐“孩子,你该感谢人世”,在这“有一个光影闪烁的傍晚”,“让光圈微微地飞出去,又弹回来”,就像这个物质发达的时代,我们迎接新的挑战,必定胸怀光明。

当诗人听到“一声狗叫”(《一声狗叫,遍醒诸佛》),心里几多温馨,几多亲切;顺着一声狗叫”,我也随诗人又一次回到了故乡,心久久地浸润其中。然而,轻快、爽朗的诗句,读着读着我的心忽地就沉重起来,先是一丝丝隐痛自心尖滴下,继而弥漫开来,心开始微微颤栗,全身有了寒寒的凉意……一首诗里什么也没有,就一声狗叫,一座村庄什么也没有,就一个老妇守候着一声狗叫;这一声狗叫其声宏亮高远,余音盈空不去,久久回荡在辽阔无边的天际,让人心悸而颤栗。“一声狗叫”竟然“可以关照全部土地”,其“余音可关照更远的旷野”。小小村庄在“一声狗叫”声中愈显破落荒凉,“全部土地”和“更远的旷野”除了“一声狗叫”,就只有一个“九十岁老妪的枯竭之身”,她唯一翘首以盼且已日渐逼近的,只有“在狗叫的远处”的“她的生茔”了。她苍茫的一生,剩下的一点温暖“是一只名叫灰二的纯黄狗”“新生出的女儿”、“名叫两斤半”的小狗“身上的毛黑里透出几点白”折射出来的那一点小温馨。

《瓦事》一诗所议并非农事,但与农耕文化有着密切关系。小青瓦,是早期农耕文化的一个符号,而今还存在于一些偏远山区。这是社会文明落后的一种象征,但其滞后的凝重中却渗透出无尽的亲切和温馨,这是现代钢筋混凝土时代所不具备的,而这种温暖正在迅速消退,且即将消失殆尽。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诗人张远伦及时地抓住了一片青瓦”折射出来的农耕文化符号,连带它那尚存的一丝温暖不失时机地融入这首诗中,让历史永远记住《瓦事》,就记住了中华文化的根。“一片青瓦覆盖另一片青瓦/太死了,一定要将上面那片/挪一挪。”这并非一个简单的行为动作的陈述,这是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经验的呈现,因为“这细微的改变/将为炊烟打开出路”,就因这一挪,传统文化脉络的气就通了,顺了,我们的历史才能“保持着树木的肃穆/和天堂的反光”。

《素淡之交,若青草相望》,这首诗寄寓着诗人一个美好的愿景。其实,愿景并未远去,只是正从一些人的心里淡出,并逐渐丢在脑后。“素淡之交”,就是没有一丝杂念没有一粒尘埃的交往和交流,真的是君子之交淡若水。这样的交心之谊就是在这万分浮躁的尚物时代,诗人张远伦仍然记得,向你描述过开阔”,而这开阔“就是两根极为细小的青草之间,容得下一粒羊粪”。这“细小的青草之间”是多么恢弘无垠的辽阔哦,这容得下的物与物之间,物理与物理之间,事理与事理之间,也就是人与人之间和谐并存,这里没有异己,只有共存。这是当今社会,包括国际社会所没有的和平共处原则。诗人内心对这一呼吁是强烈的,急切的,然而却不直接说出来,更不是歇斯底里的喊叫,却以欲擒故纵的手法,言彼及此地十分冷静且不动声色地平淡而轻轻地说来,没有掷地有声的震撼,却让读者陷入长久的沉思和反省。唯利是图的社会人们急功近利,有的人为了一己贪欲,贪污腐化、弄虚作假,毒奶粉、地沟油、淋巴肉、转基因激素催生动植物等食品横行无忌,只有我们的诗人,仍不忘初心,“我还记得,向你担保过清新/就是青草特意在春阳中长出绒毛,沾住下坠的露珠”。这不仅仅是一句话,也不仅仅是一句诗,这是诗人露珠一样晶莹、洁白无瑕的心。在“雾霾”弥漫时代,让我们记住“素淡之交,若青草相望”。

通奇门的孕妇,“她抓住雕塑士兵腰间的一块黑铜”(《通奇门的孕妇》),是实写,因为这个踉跄而行的孕妇,穹窿凸出而沉重的圆肚让她脚下发虚,时刻担心不小心摔倒在地,她“为了站稳”,不得不向“这个五百年前攻打通奇门的老兵”求助。而整首诗却又是虚写,诗人借助一个孕妇在通奇门抓住雕塑士兵腰间的一块黑铜”这一现实场景,颂扬的却是优秀传统品德精神,“他腹内空空,如有回声,如有鼓动”。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精髓就是优秀的道德品质、优良的民族精神、崇高的民族气节高尚的民族情感以及良好的社会行为规范,其核心内涵包括仁、义、礼、智、信等内容。我们的先祖历来视传统美德为立世之本,助人为乐、见义勇为的思想主导一生的言行,五百年前的老兵铸成铜像仍不弃华夏精神,他仍传送出历史的回声,鼓动偎依着他的孕妇一定要坚持住,“若分娩,刚好身下尚有一个战场”,这个通奇门的孕妇就这样“依靠着人间的一块铠甲”,艰难且自信地迎接腹内胎儿的新生。

诗人远伦的诗多有寓义深远的题旨,或与社会事件或世态炎凉及民众命运休戚相关,或个人情感的寄托或祈祷。一旦诗人那支奇妙的诗笔轻轻拨动心弦,弦外之音长鸣不息,就是《长尾鹊》这样没有刻意喻指的十分纯粹的咏物诗,其欲言又止的情态同样诱人回味无穷。闲居老榕树的长尾鹊,也有了打探外面世界的想法,“以为穿过曾家岩隧道,就可以飞出重庆”了,这简单的意愿里仍寄寓着诗人的言外之意。长尾鹊的生存环境养成了她们朴实善良的秉性,她们思想单纯不会说谎,同时她们对外面世界或新事物的茫然也让她们忐忑不安,观望和等待时难免就有了几分犹豫,“她们站在树叶间等待阳光的时候是真实的”,可她们处世待物“不会像我这样抄近路”,但她们朴实可爱,认识事物也很直接和单纯,“她们的心里从来没有外省,只有外人/我怀不忍之心,仍深深打扰到了她们”,意自此而彼,令人深思。

远伦的诗,掩卷韵存。

                                                  

                  2017/12/30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