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协会专栏 >> 垫江作协专栏9 《卢卫平作品选》
详细内容

垫江作协专栏9 《卢卫平作品选》

时间:2017-12-30     作者:卢卫平【原创】   阅读


 

                敲门(小说)

 

  雪越下越大,像大棉絮被不听话的小孩一把一把撕碎往天上撒,满天飞舞着白白的棉絮。寒风刮卷过来,大团大团的白白的棉絮,直往怀里钻,轻轻飘飘的棉絮也似乎有了重量,打在人脸上,有些麻麻的。

一只流浪狗跛着后腿,在满天飞絮的雪花里,呜呜呜,叫声被寒冷的飞雪冻住,狗一蹶一蹶往一户人家的屋檐下踱去,动作艰难缓慢,远看像在舞蹈。来到一户人家门口,污黑的爪子往门上划着,门死死的,没半点动静。

街上,漫天飘絮里,一个老人步履比流浪狗还要艰难,走一步,挪半步,走一步,退半步,身子被寒风吹着打转儿,好几次差点摔在雪地里。棉帽子,大口罩,脸上仅露出两只空洞而苍茫的眼睛,目光浑浊,眼角结着眼屎,手颤抖着,沿街一户一户挨着敲门。他记不清这是敲第几次,敲第几家了。

“咚咚咚!”

“谁呀?这大冷天!”半只眼睛在门后面的“猫眼”瞟了一下。“神经病!”门连缝都没有拉开点儿。

老人准备再敲,举在雪天的手僵住了,停在半空一动不动。

“咚咚咚!”

“谁呀?这大冷天!”门后面的“猫眼”没有半只眼睛,门拉开一条缝,缝里闪着半只眼睛。

“神经病!”“吱呀”一声,拉开的那条缝合上了。

“咚咚咚!”

“谁呀?这大冷天!”门开了半边,伸出半个脑袋。

“天太冷了,行行好,能让我进去暖和暖和会儿吗?”

“神经病!”门“哐”地一声,重重关上了。

“咚咚咚!”

“谁呀?这大冷天!”门开了,伸出一个脑袋,目光晃了晃老人,老人艰难地抬腿想往里迈,门迅速地关上了。

敲门的遭遇让老人绝望地瘫在雪地里,几乎爬不起来。

“老爷爷,给!”

突然最后敲的那户人家门开了,一个胖乎乎的小姑娘,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开水,递给老人,甜甜的脸笑得挺灿烂。大雪天里,像一轮温暖的太阳。老人眼里闪泪光,心融在这漫天飘絮的雪地里。老人接过开水,好象舍不得喝似的。

“喝吧,老爷爷,喝了我再给你倒!”小姑娘双手哈着气,挺关心地说。

老人喝着开水,激动地正要把身下的一个鼓鼓囊囊的布口袋塞给小姑娘。

“快点儿回来,死丫头!”小姑娘背后,一个女人冲了出来,把小姑娘拉进了屋,关紧了门,连开水碗也没要。拿着布口袋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鼓鼓囊囊的口袋掉到了雪地里。

雪花在天空打着旋儿,翻卷着。树上的枯叶与雪花共舞。不知是谁泼撒的浓黑的墨汁,把天地间的一切都染成了黑色,高楼是黑色的,街道是黑色的,树枝是黑色的,连天上飘飞着的雪花、地上昏黄的路灯也变成了黑色。

老人被浸在黑色的帘幕里,一步一步地挪动着步子,向郊外的一栋房子走去。这时,一辆出租车从老人身旁驶过,没有半点停留的意思,虽然出租车上没一个客人。老人强行拦下一辆出租车,举着百元钞票对司机晃了晃,司机笑着把车停了下来,摇下车窗,打开车门。

出租车在郊外一栋房子前停了下来,老人下了车,向那栋房子走去。司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穿着破破烂烂、乞丐般的老人,竟是这栋房子的主人。直到老人从鼓鼓囊囊的布口袋里掏出钥匙,打了门,走进了那栋房子,司机这才擦了擦自己的眼睛,开车走了。

因为,这是栋豪华奢侈的私家别墅,司机曾多次送客人来过这儿。他拉来这儿的客人个个都一身阔气,车钱给得极大方。

一个月后,某市希望工程办公室收到了一笔不知名的巨额捐款。

又一个月后,一家杂志社刊登一篇文章。文章是一个老人写的,他以“敲门”为题写了自己的一次敲门经历。原来老人得知自己身患绝症,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他竟萌生一个离奇而天真的想法,自己扮着一个肮脏的乞丐,沿街去敲人家的门。谁第一个给他开门,热情地请他进门坐坐,暖和暖和,他将把装得鼓鼓囊囊的一口袋钱连同一张存折第一个送给他,以奖励这个人的善心与善行。遗憾的是,他没能实现自己的心愿,最后决定把这笔巨款捐给希望工程,以延续他的心愿。 

 

 

 

卢卫平的诗

 

走近你

――致中秋月

 

走近你,风从骨头与骨头的峡谷走过

明亮的流星划过峡谷

秋蝉演绎一场峡谷今夜的合唱

一袭柔白的轻纱

飘逸千年婵娟紫色的梦乡

 

走近你,水从身体的某个角落流过

潋滟而潺湲的液体

双眸,澎湃曾经干竭的河流

一抔桂花酿就的琼露

湿润千里泥色的乡愁

 

走近你,光从血管的某条纹路穿过

鹧鸪守着四季的巢窠

从春至夏,从夏至秋

消费上下五千年的时空

思念漂白了年年今夜的愁容

 

走近你,雁从心与心的缝隙飞过

荞麦花盛开的日子

弥望是田田的翠绿的记忆

露从今夜开始晶莹如雪

桂蕊滴露芬芳

你,矗立山如眉黛的家乡

 

 

 

我们从冬季的风里穿过

――垫江县2017年初中语文国培献词

 

今天,我们遇见国培,葱茏而苍翠

今天,我们遇见冬天的风,金黄而苍凉

我们从国培的相遇里穿过

我们从冬季的风里穿过

我们从冬季风的明亮而锐利的针尖上穿过

我们从冬季风的尖锐而刺痛的激活与唤醒中穿过

从我们发丝肌肉骨骼血脉的每条细小的缝隙间穿过

 

风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每条殷红的血管穿过

风从颤动的“不愤不启不悱不发”的每根绯红的神经穿过

风从“传道授业解惑”的每寸发达而饱胀的凝脂般肌肤穿过

风从平上去入平平仄仄bpmf每个抑扬顿挫的紫色音符间穿过

风从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的每个音步音顿音节的杏黄色韵律穿过

风从《孔乙己》《爱莲说》《济南的冬天》的每个靛青色文字间穿过

 

是的

风从孔子杏坛泥缝间小草每寸泛黄的根部穿过

风从白鹿书院瓦楞上藤蔓植物的每片银黄色叶片穿过

风从汉语的双声叠韵联绵单句复句的每片黛色丛林穿过

风从汉字的象形指示会意形声转注假借的每条翠色小径穿过

风从横平竖直点横竖撇捺的每个间架结构的碧绿空隙穿过

风从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的唐诗宋词的每垅绿畦上穿过

 

是的

穿过上下五千年蘊红含翠的时间之流

穿过纵横九万里姹紫嫣红的岁月之路

穿过云贵高原青藏高原黄土高坡和长江中下游平原

穿过雅鲁藏布大峡谷黄河晋陕大峡谷及峡谷里的涓涓溪流丛丛花草

 

是的

我们从岁月的每个冬季穿过

挟带着地层深处翻卷的褐色力量呼啸而过

风从我们身体的每个深红细胞穿过

滚烫的力量在熔化在消解在颠覆昔日的锈迹斑驳

 

是的

我们从冬季的风里穿过

风从悠悠岁月的琅琅书声里穿过

拌落一身尘土一袭鳞片一地鸡毛

我们穿越阳光穿越花海穿越春天每条葱绿芳菲的小径

我们亲吻溪流亲吻鸟鸣亲吻春天每寸繁花似锦的土地

 

是的

今天,我们遇见国培遇见冬季的风

今天,我们穿过国培穿过冬季的风

今天,我们在遇见里交流对话碰撞

今天,我们在穿过时死亡诞生创造

 

 

 

 

作家近影


 卢卫平29.jpg


作家简介

 

卢卫平,男,文学学士,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垫江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作家视野》《银河系》《几江诗刊》《垫江日报》副刊 《垫江文学》等报刊。

 

 协会专栏识别(垫江).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