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32
详细内容

长篇连载《绝恋长寿湖》32

时间:2017-12-28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32

 

 

 

郑慧和李玉梅一起来到张艳家的水果店里,只见廖东胜和杨毅在忙着给顾客称水果,等到廖东胜收完钱后,郑慧才走到他面前问他:“艳子呢?”

“在屋子里面,进去好一会了。”廖东胜用手指着水果店里面那半间屋:“我这儿有点忙,你们先进去帮我看看她。”说完他又忙着给顾客称水果。

郑慧和李玉梅走进水果店里面的屋子,其实,这是一间进深很长的门面屋,廖东胜用了砖和水泥把这间门面隔成了两部分,前天部分用来作水果生意,后面部分就用来做他们的卧室,里面摆了一张不是很宽的床,靠门边放着一个简单搭起来的天然气灶台,剩下的地方也不多了。屋后面有一个很小的院子。买下这个门面,几乎花光了他们所有的积蓄,但他们还是很满意,总算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落脚点了。

“艳子,艳子。”郑慧走进屋子,见张艳没在里面,又没有人回答。郑慧见后门是大开着的,又传来呕吐的声音,就朝后门走去。

“艳子姐,你又在吐呀?”李玉梅来到后门,见张艳蹬在后院的墙角处呕吐,赶忙走过去,给她轻轻地拍后背:“艳子姐,你慢点。”

郑慧见张艳呕吐得很厉害,急忙走进屋里面,倒了一杯温开水出来,等她呕吐完后给她漱口。她知道,一个怀了孕的女人在妊娠过程中是很辛苦的,虽然自己没有像张艳的这种妊娠反应严重,但去作人流手术的那种滋味,让她现在想起来就感到紧张和害怕。

张艳吐完后,长长的叹了口气,苍白的脸上显得更加憔悴。她用手擦了擦嘴角和因呕吐流出来的眼泪,无力地看着郑慧和李玉梅。

“你的妊娠反应怎么还是这样的严重呀,黄胆都吐出来了,”郑慧把水放在张艳的手上:“快喝点热开水。”

“艳子姐,你吃早饭没有?”李玉梅站起来:“还是多少要吃点,不然,等会去作手术……”

“艳子,你不要喝水!”郑慧突然醒悟过来:“医生说过叫手术前的几个小时,不要进水进食,你吃早饭没有?”

“哪里还吃得下东西啊,”张艳摆着头:“我现在是一天也不想怀这个孩子了,好难受,都两个多月了,再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还不是怪你,”郑慧看着张艳:“本来在五十天的时候是做人流手术的最好时间,可你不是发高烧就是妊娠剧烈呕吐引起酸中毒,这下好了,把你拖到现在才去医院作手术,还不知道今天去,医院给不给你做。做人流手术是越早越简单,越安全,越晚的话,手术就越复杂,术后康复的时间也就越慢。”郑慧像个很有经验的妇科医生,滔滔不绝地讲着她曾经的经历:“我以前做过的那几次人流手术很简单,只要一去医院检查,什么毛病也没有,马上做完手术就回来了。”

“小慧姐,你就不要说艳子姐了,她也不愿意像这样,你刚才也看到了,她的妊娠反应比别人都要严重,吃什么吐什么,一个大活人,一天到晚就这样吐,还是不好受的。”李玉梅扶着张艳往屋子里走:“我是没有怀过孕,也不知道怀孕后是哪种心情,不过,从艳子姐的身上看到,肯定是不好受的,所以,我现在是最怕怀孕了。”

“玉梅,你不知道,每个人怀孕后的妊娠反应都不一样,有些人很严重,就像艳子这样,,但有些人一点也没有反应,能吃、能睡,就像我一样,一点也没有痛苦。”郑慧也走进屋子里:“你的情况和艳子的情况不同,她是想等以后条件好了再要孩子,而你的条件在各个方面都还算过得去,又有老人给你们带,玉梅,你和邱亚峰结婚都这么久了,怎么还不要小孩?”

“你看我们能要得起孩子吗?”李玉梅说:“邱亚峰一天到晚就那个死沉沉的样子,也许一天不找到玉儿,他怕是没有心情要孩子了。”

“你别说得这么严重,玉梅,”张艳也开口劝李玉梅:“刚才小慧也说了,每个人的妊娠反应都不一样,说不定你一点都没有反应,不要被我这个样子吓倒了,人结了婚是肯定要有孩子的,特别是做女人的则更是如此。我只是目前的情况还不行,加上怀这个孩子前又吃了些药,所以,我才去打掉的。”她看着李玉梅:“你们又有工作单位,又有房子,又有老人给你们带孩子,玉梅,如果你们有了孩子,邱亚峰的心情肯定会转好的,孩子是大人之间连接感情的纽带。”

“还是等段时间吧。”李玉梅苦笑了一下:“我和邱亚峰的心情都不好,我们现在都不想要孩子。”

“这不是你想要就能要,不想要就不要的。”张艳喘着粗气对李玉梅说:“我也不想要这个孩子,可他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

“艳子,听我的话,把这个孩子留住吧,听别人说怀孕的时候,妊娠反应很严重的,多半是生儿子,”郑慧仍劝着张艳不要去做手术:“你怀这个孩子,变得很黑又瘦,又憔悴又难看,别人都说儿扮娘丑陋,女扮娘漂亮。”

“你这个话我也听说过,但我是不行的了,我一天也不想再这样呆下去啦,加之又吃了些药,虽说那药不碍事,但还是小心点,等下次再怀孕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要吃任何药。”张艳站起来去拿挎包:“我们还是早点去医院,上次去检查,约好是今天去做,我这几天在家很注意,也很小心,这次去做,可能没有什么问题了吧。”

“那你的准备工作做好了没有?”郑慧问。

“准备什么?”张艳答。

“昨晚上你洗澡没有?”郑慧看着张艳。

“洗了。”

“今天你没有进水进食吧?”

“没有。”

“既然你要去做掉,那么你还是多带上几片卫生护垫和干净的纸巾。”郑慧仍细心地说问:“穿上便于脱的裤子,我去看看廖东胜那边忙完了没有。”郑慧走了两步又停下来问张艳:“你老公去不去?”

“要去。”张艳答:“但我还是要麻烦你们两个陪我去。”

“莫说麻烦不麻烦的话啊,”郑慧走了出去。

“艳子姐,我给你装东西。”李玉梅把张艳给她的卫生护垫和纸巾等东西装进包。

 “其实,我很害怕,也很紧张,”张艳摆了摆头:“我也是第一次去做这样的手术。”

“老婆,你准备好没有?”廖东胜走进屋子:“我已把车子开到门前了,你们先上车吧。”廖东胜去扶张艳。

“东胜,店里的事你都安排好没有?”张艳担心地问。

“何飞知道我们今天要进城去,他现在也来店里帮忙了。”廖东胜扶着张艳走到外面卖水果的地方。

张艳见何飞和杨毅在店里忙,微笑着给他们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由于张艳吐着很厉害,廖东胜把车开得很慢,一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区人民医院。

他们挂了妇科门诊的号,拿着前两次来检查的报告单和病历本,找到了上次那位妇科医生,那医生拿出检查单,又让张艳去作了血常规、尿常规、心电图、B超等一系列的检查,检查完后,才对张艳说:“这次一切正常,我马上给你安排手术。”

郑慧让廖东胜在手术室外的走廊上等着,她和李玉梅把张艳扶进手术室,医生让张艳躺到手术台上,然后就叫郑慧和李玉梅到外面去等着手术结束后再进来扶病人。

给张艳做手术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医生,她穿着清洁的工作服,戴着干净的帽子和口罩,洗手后又戴上无菌的手套,打开一个小手术包,弄得那些仪器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张艳脱下所有的裤子,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两脚分开并固定在支架上。望着头顶上粉刷得白白净净的天花板,听着手术医生拿着那些仪器发出清脆的声音,那些声音,要是在平时,她觉得是一种很优美的乐曲,可在此时,她却非常的讨厌和害怕、难过,活生生的一个幼小的生命,在她体内已经陪伴了她两个多月了,一千多个小时,虽然那些日子带给她的是恶心的呕吐和痛苦的煎熬,但她还是感受到了那种做母亲的心情,那是一种自豪和高傲的心里,可是,这种自豪和高兴伴着那些恶心和呕吐,将会在短短的几分钟里结束,小小的生命也将随这而消失。瞬然间,她的眼泪流了出来,心里暗自地说:孩子,请你不要责怪我,你现在来得真的不是时候,也许我们根本就没有缘份成为母子,没有缘分成为一家人,孩子,请你原谅我。

医生拿着针过来给她做静脉点滴,看见张艳在流泪,还以为是她在害怕:“你不要紧张,这只是一个小手术,几分钟就解决了。”

张艳用手擦了擦眼泪,对那护士抿嘴笑了一下,可是,那个笑在她脸上还没有形成,更没有绽放,就瞬间消失了。

医生给张艳建立好静脉通道,又连接好心电图,给她剃干净阴毛,又将整个阴部清洗和消毒后,就把一张无菌的孔巾盖在了她的外阴处,然后又复查了子宫的位置和大小,打上麻药后,张艳一会就进入了睡眠状况。紧接着,妇产科手术医生就用她非常熟悉的动作,开始用窥阴器扩开张艳的阴道,给她做人流手术,只几分钟的时间,医生就把手术做完了。

张艳做完手术后,廖东胜、郑慧和李玉梅在休息室里陪着她休息了两个小时,经过医生的观察后,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了,就叫他们可以回家了。

“医生,我们真的可以回家了吗?”廖东胜听到医生说他们可以回家了,还有些不相信。

“你是患者的家属吧。”医生问廖东胜。

“嗯,我是的。”廖东胜说:“我们离医院有些远,回去后要注意些什么?”

“患者由于怀孕期有点长,相对来说,失血量有点多,你们回去后一定要让患者好好休息,”医生说:“前几天最好是卧床休息,尽量不要过早地活动,由于手术后子宫收缩,下腹部会有疼痛的感觉,也有少量的出血,但一般几天就会消失,如果半个月后出血还不干净,你们就要来医院检查。同时,还要加强营养,以清淡为主,忌盆浴,以免感染。”医生停下来看了一眼廖东胜:“要禁止一个月的房事生活,我给她开点消炎药,你们就可以回去了。”

廖东胜取了药,从医院出来,已是下午,他开着车往回家的公路上奔,这条路,他已经走过了无数次了,但他还是很喜欢走在这条路上。

 “小慧姐,这手术还真的是很神啊,”李玉梅坐在车上:“上午我们来的时候,艳子姐还那么的恶心、呕吐,可现在手术一做,她一点也不吐了。”

“这就是用科学来解决问题,”廖东胜抢着说:“虽然作无痛的手术要多花点钱,但人少受好多的痛苦。”

“廖东胜,我要是你的话,这个孩子就要起。”郑慧摇着头说:“好可惜啊。”

“他敢要吗?”张艳话中有话:“自己都养不活,还敢再添人。”

“艳子,是你太苛求了,”郑慧拍着张艳的肩。

“小慧,你就不要说我了,”张艳情绪一下变得低落:“我也不好受。”

“好了,不说这些啦,”郑慧故着轻松的样子:“廖东胜,你回去后要好好照顾艳子,你再这样欺负她,小心你的脑袋。”郑慧用手敲着廖东胜的头:“听到没有?”

“听到了。”廖东胜开着车答。

“大声点,”郑慧大叫:“我们没听见。”

“听到了!”廖东胜阴阳怪气地回答 ,弄得车里的人也笑了起来。

“玉梅,小慧,今天真的是很麻烦你们,”张艳笑完后,心情好多了:“你们陪着我检查这样检查那样的,真是便宜了廖东胜。”

“妇产科里面都是女人,他一个大男人在那里走来走去,嘿嘿,”郑慧干笑了两声:“要好意思呢。”

“所以,我只好叫你们陪我了,”张艳也笑;“特别是玉梅今天还专门请了假。”

“还是你们女人最了解我们男人。”廖东胜笑。

“谁叫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啊,”李玉梅挽着张艳的手。

“还是最好的战嫂呢,”郑慧扬了扬头:“最好的朋友有了困难,就应该相互帮助的。”

“对,我们不仅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好的战友、战嫂,”张艳完全像没有事了似的:“这真是我最大的一笔财富。”

“你这几个女人,就是爱婆婆妈妈的。”廖东胜转头看后面坐的几个女人。

“开你的车,少来发言。”张艳笑着把廖东胜的头转过去。

“我投降,”廖东胜转过头小心开车:“今天我是孤军作战,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了。”

“知道就好。”郑慧拍了一下廖东胜的肩:“小心说错话,又有你好受的。”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