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协会专栏 >> 垫江作协专栏7-1 《易红散文选》
详细内容

垫江作协专栏7-1 《易红散文选》

时间:2017-12-10     作者:易红【原创】   阅读


 

长寿湖秋色                             

 

不愿国庆黄金周“穿越人山人海去看人”,才到长寿湖,本来去过好几次了,没有新鲜感,要不是随同大家,真不想去的。转念一想,同一景点,不同季节,不同心情,不同的人,收获肯定是不一样的。走走看吧!

刚到长寿湖,就看到那车和人之多,是我以前没有见到过的。是不是大家都以为这里人不多都来了,就像很多人去九寨沟挤怕了,今年居然都不去,让九寨沟“遇冷”一样。人的想法也有很多撞车的时候。

国庆节的长寿湖很美,天空,秋高气爽,水面,碧波荡漾,地上,人来人往,为节日增添了喜庆的气氛。

广场边上一块寿岛开园的广告牌很大,吸引着我们。我拨打了上面的电话咨询,得知新开放的寿岛是长寿湖最大的一个岛,打造的寿星文化,乘坐画舫游船票价100元,40分钟到达,在岛上可以随便游玩,下午4点钟前随时可以返航。走!

早早的,我们买票等候游船。崭新的画舫很漂亮,好几条一字排开靠在岸边,像列队的船只即将远航。9点钟,第一条112号画舫开始上客了。趁驾驶员没到,我赶紧坐到驾驶台位置,装模作样开起船来,为的是“咔嚓”来两张照片,满足一下臭美的心理。一会儿,满载游客的画舫起航了。

自从踏上漂亮画舫的那一刻起,我的心情就好起来。去过长寿湖几个小岛,没想到还有这么远的一个岛——寿岛,很期待!

古色古香的画舫,载着打扮时尚、爱好高雅的一船游客,驶向碧绿的湖面。微风吹拂,平静的湖水漾起细细的波纹,一圈一圈荡漾开去,整个水平面,波光粼粼。远处,湖上腾起淡淡的轻雾,烟波浩渺,一望无际。近处,船头划开的巨浪,伴着机器的轰鸣,水浪溅起老高,向后劈去,跌入湖中,流向船尾,才渐渐平息下来。水花激起的点点水珠,拍打在画舫的玻窗上,发出“滴滴答答”的轻响,溅到开着窗户的那些人身上、脸上,他们直喊凉快,舒服。我身后的几个人够着身子伸手去撩拨湖水,浇起来,洒下去,很满足、很惬意的样子,看得我蠢蠢欲动,又怕那水花打湿了薄薄的衣衫。

天气真好,一片秋色。画舫行走在湖上,慢悠悠,一经旁边快艇驶过,波浪打来,我们的画舫荡悠悠的轻轻颠簸,看不到自己怎样在水面上漂浮,但看到别的画舫是怎样的,自己就知道了。不正是“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吗?我们的画舫不时与一些小岛擦肩而过,因为是高水位期,小岛奄奄一息地漂浮在一片汪洋之中,卯足劲才露出个头来,有的只剩下一些大树和几栋房子。几只鸟儿盘旋在树梢、房顶,发出清脆的叫声;偶尔看见湖里跳起鱼儿,水亮水亮的,像一条亮光闪了一下。

秋日的风,凉爽舒适,一丝丝吹在脸上,跟春风拂面一样。船在前行,景在后移,置身于水波中,穿梭在小岛间,不得不让你感觉人在画中游。长寿湖之大,我没有概念,现在才真真切切感觉到了她的壮观,感觉到这个工程的伟大。40分钟到了,我们要上岸,前面还望不到边,只看见无数的岛和山,我也分不清哪些是岛,哪些是山。明明刚才看见好像岸边的山,一弯过去,又是四面环水的岛了。我知道长寿湖连着垫江的白家镇桂花岛,还有三溪镇一带。驾驶员说,长寿湖跨3个区县——梁平、垫江、长寿,是西湖的10倍大。怪不得我掬一捧长寿湖的水,就嗅到了家乡的味道!

只有船行在湖上才可以感觉到水的柔,才可以感受到在水中荡悠悠的美,才可以让心境最大限度地体会天的高远和水的浩淼。你听到水荡漾的声音了吗?看到水流淌的方向了吗?看到水变换的颜色了吗?我是都感觉到了。它们在我脚下,在我身旁,在我眼里变化着,直达我心底,叫我莫名的舒服,莫名的兴奋!

开始还嘀咕船票贵,现在觉得单这画舫一游就值了。

登上寿岛,一个个真人真名的寿星塑像比比皆是,中国的、外国的、古代的、现代的寿星不时出现在我们经过的树下、路旁。每个塑像前都有说明,介绍人物的籍贯、寿命、职业和长寿秘诀。这些寿星中,有地位显赫的皇帝,有出身寒微的农民,还有名声大震的名人。现代文豪巴金、冰心等也在列,让我仰慕,看来写作也有助于长寿。我看出,所有寿星的习惯都良好,一生都勤劳,心地都善良,性格都豁达,心胸都宽广,心情都愉快。我也是在不断修为,努力做这样的人。长寿旅游广告做得好:长寿,人人向往!

寿岛的面积600亩,几个小坡,也够转一阵的。爬上最高峰,目之所及的还是辽阔的湖面,大大小小的岛碧绿苍翠,不规则地分散在湖中,好看得很。秋阳下,天空格外高远,格外通透,我站得格外高,看得格外远。一片美丽的湖光山色就在眼前。

正午时光,艳阳高照,满湖的水被照耀得更明亮,来往的游船、快艇,搅得水花翻腾,水光借着阳光闪闪发亮。一把撑开的小阳伞,遮不住我红扑扑的脸,俨然夏天般火热的天气。爬坡上坎,观光赏景,拍照留影,一身汗涔涔,还有点辛苦。当我感叹长寿湖之伟大、大自然之神奇时,还喊什么辛苦不辛苦呢?高兴都来不及呢!

如此这般,唯有长寿湖的秋色才能够做到。

看,岛上的柑橘树都挂满沉甸甸的果实,和叶子一样的绿,和成熟差不多的大,待到秋阳再晒些时日,果果们就金黄起来。好一个长寿湖啊,秋风再一吹,秋雨再一打,秋水再一浸,秋霜再一染,岛上、岸上的树啊,叶啊,就开始泛黄,开始飘飞。是的,该黄的黄,该红的红,该落的落……那时候啊,秋虫也不再作声了,静候冬爷爷来给大地换装吧!

我也期待那时候再到长寿湖,且把秋色换作冬景。

    

      

香 姐

 

香姐是牡丹故里土生土长的一朵红牡丹,本名叫程立香。香姐是她农家乐的名字,因为“香姐农家乐”很出名,游客和周围的人都这样叫她,香姐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农家乐老板。

香姐出生在绵亘不断葱茏的明月山一个山窝里,那里是牡丹花盛开的地方,也是出了名的富裕村,靠的就是种植牡丹药材。

香姐是跟着父母在牡丹地里长大的。一出生就趴在母亲的背上,看着挖土、栽苗,松土、施肥,挖根、捶药,晾晒、卖药,是沾着母亲的汗水长大的,是嗅着牡丹的花香和丹皮的药香长大的。七八岁开始,她就跟在父母的后面有模有样地学着栽种牡丹。每当漫山遍野开满红牡丹时,香姐和小伙伴们就像牡丹仙子一样在花海里采花、嬉戏,把大把大把的牡丹花抱到学校、抱回家玩,当毽子踢,当篮球投,当子弹打,还悄悄夹在书里等着花瓣慢慢变成绸子。

山上没有中学,山里孩子得走十几里山路到镇上读书。春天一到,香姐的书包总是胀鼓鼓的,不是装的书本多了,而是塞了满满一书包牡丹花。这些花儿对山下人来说可是稀罕宝贝儿,她带去分发送同学,有时候悄悄放一朵到讲台上,放一朵在老师办公桌上,连男同学都想要,没有分到的只好等第二天再来。那时牡丹花不值钱,据说摘了花丹皮更好,因此香姐天天都带牡丹花到学校。一看见她进教室了,迫不及待的女生们就一边喊着“牡丹花来了”,一边簇拥上去等香姐像老师发小红花一样分给她们。大朵大朵的红牡丹映衬着那像花儿一样绯红的笑脸,她觉得是多么愉快的事啊!赠人牡丹,手有余香。偶尔也遇到可气的事情,调皮捣蛋的男生哄抢去,扯下花瓣天女散花般的撒到女生头上,气得女生们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香姐就是深山里的一朵红牡丹,哪里有香姐,哪里就有牡丹。

每年的丹皮都可以卖上好价钱,这就让山里人过上了富足的生活,澄溪镇高坪村是镇上最富裕的,班上最早穿得起的确良花衬衣的同学就有香姐。

香姐初中毕业后没有被推荐上高中,只得回家种牡丹。到了女大当嫁年龄,因为长得漂亮,家庭富裕,千挑万选嫁了镇上一个“铁饭碗”男人,实现了所有山里女孩一定要嫁到山下的愿望。香姐从此摆脱了山区的辛苦劳作,走出土墙屋,住进小楼房,过上了人人羡慕的幸福生活。然后她生儿育女,一边经营副食品小生意。后来,香姐男人下岗,留下她照顾子女,说一个人远去昆明搞建筑挣钱养家糊口。没想到却因此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原本同甘共苦的夫妻,因发了财只能共苦再也不能同甘。一日,香姐男人对她说:“给你一笔钱,我们离婚吧。”由不得香姐何等悲痛欲绝,软硬兼施,终将不抵男人去意已决。接下来她守寡过了好多年,后来儿女长大外出打工,真正留下她孑然一身,独守空房。

命运有时候真会和人开玩笑。和绝大多数山里姐妹们一样如愿以偿走出大山的香姐,终究又回到大山的怀抱,她是大山的女儿啊!明月山再次用她那慈爱、博大而宽厚的胸怀,把香姐揽入怀中。怎么回事呢?

原来,年近半百的香姐虽然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没事打打麻将,跳跳坝坝舞。亲戚朋友担心她老了没个照应,要给她张罗老年后的生活,于是介绍了一个住在县城死了老婆的男人。那人虽然年纪大了点,但为人忠厚,尤其是对女人好,据说不厌其烦地伺候瘫痪老婆整整十年,香姐看上这点就同意了。本来打算一同在城里安度晚年的,不曾想垫江大力开发旅游资源,打造牡丹园,变药用牡丹为观赏牡丹,随着牡丹旅游的蓬勃发展,带动了农家乐大发展,这给山民带来无限商机。巧的是,香姐这个男人老家正在太平牡丹园,当年一心逃离大山的女人不就又嫁到山里来了吗?香姐和丈夫回老家看到老屋还完好,看到乡亲们的农家乐生意红火,香姐看得蠢蠢欲动。凭着多年的生意经和山民的勤劳智慧,加上本身的精明能干,香姐怂恿丈夫一起投资开办农家乐。

说干就干。过年和儿女们一商量,就得到了大力支持。年后,香姐就带着丈夫直奔老家,走亲访友,实地考察。接着动手修缮房舍,唯一不满意的是地理位置不占优势,但绝不动摇她开农家乐的决心。几天下来,两个人累得精疲力尽,但看到一座外墙亮堂堂的两层小楼房,房前屋后整洁漂亮的小院呈现在眼前,香姐拍了个响亮的巴掌:“不错!牡丹园开园就开张!”

春暖花开,吉祥富贵的牡丹花张开一张张笑脸喜迎八方游客,一家家农家乐鳞次栉比,热情好客的主人们招呼着过往行人停车食宿。“香姐农家乐”的牌子立在公路边,一个箭头指向小路深处,小路被香姐打理得格外温馨,路两旁摆满了盆栽牡丹花,盛开的、半开的、含苞的一朵朵都在春风中摇曳,向游人招手欢迎。有多少徘徊于路旁的游人抵得住这般诱惑?身不由己地随着箭头的方向,跟着夹道欢迎的牡丹花迈开了脚步。尽管有一根田坎的距离,游人或许萌生过转身的念头,但还是走到了小路的尽头,欣喜地看到了“香姐农家乐”。香姐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系着荷叶边的漂亮围裙笑嘻嘻地赶紧出来招呼客人:“兄弟、妹儿,进来歇个气,喝口水吧,看看环境和菜品,吃不吃饭都没关系的。”游人见到这么热情的主人,自然坐下来就不想走了,自然一顿酒足饭饱。临别,香姐还送他们几朵牡丹花,客人们也特意留下农家乐电话,说他们很满意,说还要介绍朋友来这里,说明年牡丹花开再来香姐家吃农家菜。是啊,香姐农家乐留给游人的是满园的春色和温暖的春意。

送走一拨又一拨客人,香姐松了口气,总算可以坐下来歇息一会儿了。她坐在院坝边的长凳上,身后是一块牡丹花地,大朵大朵的牡丹花仿佛就开在她的身边,开在她的脚下,仿佛她就在花丛中,也成了一朵牡丹。忘却了一天的劳累,她微微仰着头,一边眺望着远方,一边擦拭着额上的汗水,满心欢喜。在逆光的映照下,一个美丽的剪影定格在夕阳的柔光里。这一瞬间,恰好被路过的摄影师捕捉到了。

不久,香姐农家乐的堂屋里,便多了一张装裱的照片。

 

 

作家近照

 

 )G4EEXDRD~CSPTL([73YQE3.png


作家简介

 

易红,女,重庆新诗学会、重庆散文学会会员、垫江作协副秘书长。好读书,勤练笔,以散文见长。作品发表于《垫江日报》 《垫江文苑》 《垫江文学》 《重庆散文》 《两江文艺》 《牡丹文艺》 《新文学》 《中华作家》 《萃竹》等报刊,创作过校歌、独幕剧、小品剧本, 参加过《垫江》 《垫江美食》等的编写,还参加过县教委乡土教材课本的编撰工作,任过《牡丹文艺》编辑,现任 《垫江文学》责任编辑。


 

 协会专栏识别(垫江).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