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专区 >>保护专区 >> 首届“圆觉文学奖”征稿作品选登 《枳地巴魂》
详细内容

首届“圆觉文学奖”征稿作品选登 《枳地巴魂》

时间:2017-09-03     作者:张正武【原创】   阅读

翻开涪陵历史,遥望枳地星空,我惊奇地发现,那片最耀眼的繁星,居然是巴人闪耀的魂灵。他们是最为短暂的民族,却书写了最为波澜壮阔的史诗。两千

多年来,他们饱经风霜的高尚灵魂,始终在涪州大地上徜徉,在风和日丽中行

走,把岁月催生得蓬勃昂扬,把史书撰写得荡气回肠。 
  沐浴巴国荣光,我穿越时空,走进商周时的牧野战场。只见两军声势浩大,剑拔弩张,战斗一触即发。忽然,巴歌响起,高亢激越,响彻云霄。同时,巴舞铿锵而出,“剑弩齐列,戈矛为之始。进退疾鹰鹞,龙战而弱起。”雄劲歌舞中,敌方先是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继而心惊肉跳,不寒而栗,最后魂飞魄散,纷纷溃逃。于是,“巴师勇锐”,不仅“歌舞以凌殷人”,还因此战功被周天子名正言顺地分封为巴子国。直到公元前477年,巴国被楚国打败,被迫放弃汉水中游故土,举族西迁。他们血洒清江,泪满郁水,江河为之呜咽,山峦为之悲戚。但巴人宁死不屈,且战且退,直到进入乌江水道,发现这里山水含情,民风淳朴,宛如世外桃源,才止住血泪,破涕为笑,在乌江激起朵朵浪花。继而,他们重整旗鼓,沿江而下,势如破竹。锋利刀剑下,枳地土著濮人部落支离破碎,氏族血缘关系纽带鲜血淋漓,原有社会形态土崩瓦解。硝烟弥漫中,巴人高举白虎旗,在乌江与长江交汇地枳(今涪陵)重新建立巴国。之后,为了开疆拓土,巴人继续南征濮人,北防大秦,抵御东楚,抗击西蜀。四面楚歌中,居然绝处逢生,凤凰涅槃,其鼎盛时期的疆域,“东至鱼复,西至僰道,北接汉中,南极黔涪”。如今,揭开小田溪巴王墓神秘面纱,我顿时陶醉在萦绕的王气里,沉醉在巴国的荣耀里。聆听着滔滔的乌江之水,我看到了巴人激荡奔涌的崇高国魂,闪烁着立国兴邦的粼粼波光,把枳巴大地映照得熠熠生辉。虽然巴军于公元前361年被强楚打败,枳地巴国至此陨落,但国破魂在,它逐渐演化为立业兴家,保家卫国的执念,始终流淌在巴民族遗传的基因里,根植在汉化巴人的骨髓里,传承在枳巴大地生生不息的精神血脉里。  

而在巴人圣神国魂的使命里,我看到了巴国伟岸的军魂。它把英勇善战的利剑,铸就成巴民族坚挺的脊梁。从牧野之战的赫赫战功,到巴楚联军灭掉西庸;从征服乌江流域的濮人,到对抗强大的秦楚之军,他们始终高昂着乌江般激扬的头颅,挥洒着长江般澎湃的热血,把纵横驰骋的骁勇形象,镌刻在两江挺拔的峭壁上,成为永不磨灭的丰碑。伫立江岸,我看到一片片飘动的战船,穿云破浪,战鼓轰鸣;站在山巅,我看到一支支庞大的巴军,风驰电掣,杀声震天。英雄辈出中,巴蔓子脱颖而出。《华阳国志·巴志》云:“周之季世,巴国有乱。将军有蔓子请师于楚国,许以三城。楚王救巴……乃自刎,以头授楚使。”在中国历史上,身首异处,而能由两国以上卿或诸侯之礼为之举哀或安葬的将军,只有巴蔓子和关羽两人。正是他临危却敌,计保三城,慷慨捐躯的壮举,使之成为枳巴大地无比敬仰的英雄。如今,走进小溪胜景溶洞巴王府,目睹四周壕沟纵横,乱石排列的金沙阵,还能在传说中看到当年巴蔓子将军为抗击楚军,在此操练阵法训练兵勇的高大身影。他们骁勇善战的忠魂,始终熔铸在枳地高山大川中,成为福泽万物的精灵。他们为枳地带来的荣耀,也如同拔地而起的枳城,在历史的烟云中坚若磐石,与群山站成伟岸,与江河永世流传。  

更为欣喜的是,这充满血性的刚毅军魂,不仅成为枳巴国强军立国之本,还一直庇佑着巴人勤劳智慧的淳朴民魂,使它在富国强民中励志前行,如两江之水润泽万物,在枳巴大地拉开繁荣兴盛的序幕。放眼望去,村落之中,巴人带领濮人,走出洞穴,修建茅舍,开荒种地。于是,“川崖惟平,其稼多黍。旨酒嘉谷,可以养父。野惟阜丘,彼稷多有。嘉谷旨酒,可以养母。”从此,枳地迈着坚实的脚步,走出原始畜牧业的藩篱,绽放出农耕文明的绚丽花朵。厂房之内,熬制的食盐洁白如雪,提炼的丹砂鲜艳欲滴,冶炼的青铜精美别致,使枳地在错金编钟的悠扬乐曲中,唱响工业文明的嘹亮之歌。两江之上,巴人攀越绝壁,开凿纤道,千帆进击中,乌江也因运输丹砂而名曰“丹涪水”,枳城也因水运发达成为乌江流域往来商品最为重要的集散地,把滔滔不绝的物质文化和波光潋滟的精神文化,随两江碧波,把枳巴大地滋养得高贵典雅,从而如大家闺秀般在历史的长河中光彩夺目。

而让巴人国魂、军魂、民魂载歌载舞,名垂青史的,则是能歌善舞的精神之魂。枳地几千年时空,一直唱响着巴人的喜怒哀乐,舞动着巴人的爱恨情仇,把巴人的精神世界张扬得炫目多姿。战场上,武王代纣,巴人“前歌后舞也”。田间地头,巴人即兴而歌:“日月明明,亦惟其名。谁能长生,不朽难获。惟德实宝,富贵何常。我思古人,令问令望。”到两汉,“族举迭奏,金鼓迭起”;南北朝时,父母死,“打鼓踏歌”;至唐朝,刘禹锡听到巴娘唱巴歌,一时兴起,创作了脍炙人口的“竹枝新词”:“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从而使巴歌升华为唐诗一体,让下里巴人登上了诗词的大雅殿堂。巴歌唱响中,巴舞也随歌而起。最早主要是舞风刚烈的武舞、战舞。“退若激,进若飞”,可谓惊心动魄。汉高祖定三秦后,巴渝舞一支演变为宫廷乐舞,成为大雅之舞;另一支在民间广泛流传,演化为川东巴人后裔土家族的摆手舞等。时至今日,行走在枳巴大地,依然能领略到巴歌巴舞的独特魅力。它们不仅在当年的枳地风生水起,还以其独特的风采,一直惊艳着涪州历史文化的星空,成为涪陵精神世界汩汩流淌的重要血脉。  

如今,巴国远去,但巴魂犹存。他们灵动在古代枳地辽阔博大的心胸里,植根于涪州各民族兼收并蓄的境界里,凸显在涪陵儿女耿直豪迈的个性里。始终如枳巴大地温暖的春风,随编钟美妙的乐音翩翩起舞,随两江清澈的微澜波光粼粼。
 


 

编辑识别(非非主义).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