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 长寿三倒拐历史文脉梳理2
详细内容

长寿三倒拐历史文脉梳理2

时间:2017-08-07     作者:李永明【原创】   阅读

 

                          一、三倒拐之概貌3 《发展轨迹

 

三倒拐是河街的重要组成部分。如同大河涨水小河满一样,三倒拐的鼎盛,与河街的繁荣息息相关。要了解三倒拐的发展历史,必须首先了解河街的发展过程。

以河街为中心的长江两岸,是长寿早期文明的集中发祥地。

1980年,考古专家在长寿长江两岸发现3处新石器时代人类聚落遗址和一处石器采集点,共发现石镰、石斧、石凿、石奔、石刀、石网坠、砍砸器等60多件。2007年12月,考古专家对长寿沿江三峡工程淹没区的9个地下文物点进行了集中发掘,出土文物达170余件,其中有国家一级1件,2级文物15件。这些发掘证实,大约10000到4000年前,长寿地区土著居民就依山傍水,居住于洪水线上,进行原始的渔猎和锄耕农业,手工业以制陶为主,原始纺织业开始出现。这些先民聚居生活,形成零星村落,开始进入氏族社会。

2008年,考古专家在对江南钜梁沱的发掘中,发现了7座古墓,涉及商周、战国、秦汉时期,出土有印章、巴式铜矛等珍贵文物。

1945年3月,长寿组织考古专家对定慧寺汉墓群遗址进行了发掘,整个出土的文物,分成两大类:墓砖和明器。墓砖铸有“富贵万世昌”、“君宜高迁益年增寿”等字样,上有几何影型花纹、大泉五铢钱花纹等。明器,即冥器,包括陶器皿、陶制禽畜、陶俑、陶屋等。还有汉五铢钱4枚、货泉1枚、破铜残片数片、铁器1支等金属制品。

这些考古发掘表明,秦汉以前,以河街为中心,长寿的早期文明已经相当发达。

说到河街的繁荣,不能不提到阳关。因为,东距河街不远处的黄草山脉与江南的五堡山脉,被汹涌的江水割断,形成一道异常险峻的黄草峡,名字叫阳关。春秋战国时期,楚国与巴国之间征战不断,双方在湖北的长阳、重庆奉节和长寿,分别设置了沔关、江关(扞关)、阳关三道军事要塞,长寿的阳关是巴国防御楚国的最后一道关口,战略地位十分险要。三国时期,蜀汉政权在长寿设置常安县,就有借长寿的战略地位而长治久安的用意。事实上,蜀汉政权地阳关的重视可以说异乎寻常。刘备刚刚由荆州入川,就在阳关设置军事指挥机关庲降都督,镇抚整个西南。后来蜀汉重臣邓芝(?—251年)任江州都督,本来治所在重庆市区,为了平定涪陵賨人之大姓叛,将江州称治到阳关。事实上,阳关在黄草峡,但蜀汉政权在阳关设置庲降都督和江州都督的具体位置,就如同唐朝的“今涪州永安县治阳关城也”一样,衙署所在地恰好就在河街。因为当时,阳关,是对河街到黄草峡一线的总称谓。

其实,河街的发展与繁荣,是由特有的地理区位决定的。阳关天险形成的军事要地,是一大因素。明月山与黄草山之间的长寿、垫江、梁平大槽地,需要在阳关附近找到货物出江口,是又一大因素。这两大因素,客观上促进了长寿手工业和商业的繁荣。

考古专家在以河街为中心的沿江两岸,发现的大量磨制石器和陶器,实可视为原始手工业的滥觞。

纵观河街的工商业历史,可以看出有几次发展高潮。

第一次,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丹砂矿业。

从长寿出土青铜器的情况看,战国时期长寿地区的青铜铸造技术,已经达到了相当精湛的程度。据民国《长寿县志》记载,长寿很多地方都曾经有废弃的盐井,与盐有关的地名更是为数不少,说明长寿曾经是产盐之地。而真正让河街手工业登上历史舞台的是丹砂矿业。《史记·货殖列传》记载了春秋战国550年间最有影响的7位工商业者,其中一位就是长寿人巴寡妇清。据专家考证,巴寡妇清的丹砂生产生意红火,连秦始皇陵地宫的水银,也是由巴寡妇清提供的丹砂炼成的。秦始皇“以为贞妇而客之,为筑女怀清台”,巴寡妇清因而“礼抗万乘,名显天下”。在当时,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商业奇迹。从巴寡妇清“擅其利数世”,“名显天下”,并受到秦始皇礼遇的史实看,长寿丹砂矿业的发达程度,应该曾经是中国之最。这是一个集原始冶炼、化工、医药为一体的工业门类,从某种意义上讲,长寿曾经是中国冶炼、化工、医药的重要发源地。长寿工业的第一次发展高潮,是由特殊的历史背景决定的。夏商周至春秋战国,位于巴文化区的长寿,时而属于庸国,时而属于楚国,时而属于秦国,尤其庸国是一个工业高度发达的国度。由于多种文化的交流融合,催生了长寿工业的第一次高潮。

第二次高潮,是两汉时期的盐铁产业。

长寿工商业发达的一个重要标志,是东汉末年的首次置县。蜀汉章武年间(221—223年),在长寿地域设置常安县,不是一个孤立事件,而是汉代峡江地区城市扩张的连锁反应。西汉时期,巴郡除了江州、垫江、枳等古巴国都城外,增加了临江(忠县)、朐忍(云阳)、涪陵(彭水)、鱼复(奉节)4个县。东汉巴郡再次分化,三峡地区分为两个郡,一个属国,又分化出若干县,大致形成了今天重庆东部区县的格局。在今天重庆和忠县之间,巴郡辖有江州、乐城、常安、枳县、平都、临江等县,乐城和常安,就是新设县。行政区划是一定社会历史发展阶段的产物,是自然与社会综合因素影响的结果,其中,政治因素和经济因素至关重要。长寿设置常安县,固然与阳关天险的战略地位有关,也与手工业的发达有关。除高度发达的丹砂矿业外,还应该与盐铁的发展有关。从当时经济政策看,自东汉和帝(79105年)以后,盐铁管理已经由官营改为私营,无疑对工商业发展起到了刺激作用。

第三次高潮,是唐宋时期的荔枝外销和炼丹、制墨。

唐代诗人杜牧“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中指的贵妃荔枝,乃长寿盛产,成就了长寿的荔枝贸易。《元和郡县图志》卷30涪州乐温县载:“东南至州一百一十里,……因乐温山为名,在县南三十里。此县出荔枝。”到了北宋初年,《太平寰宇记》卷120涪州之乐温县则记载:“县地颇产荔枝,其味尤胜诸岭。”这两个记载,相距约200年,而且宋代的记载较唐朝更详细,强调乐温荔枝,产量颇丰,品质之佳,超过岭南。众所周知的杨贵妃荔枝,到底源于何处,是一桩悬而未决的公案。享誉海外的著名历史学家严耕望先生,经过严密考证,证明杨贵妃喜食的荔枝,明确无误来源于乐温,即今天的长寿。南宋孝宗淳熙四年(1178年)七月十四日,著名诗人范成大从四川制置使(四川最高军政长官)离任,沿江赴杭州旅途中,船泊乐温江边码头,写下了《大热泊乐温有怀商卿德称》一诗,诗中描写当时的长寿景物,有“城郭廪君国,山林妃子园”的句子,可以作为河街一带盛产荔枝的重要佐证。

由于巴寡妇清以来的传承,唐宋时期长寿的丹砂矿业,应该还相当红火。宋初孙光宪《北梦琐言》一书,有唐朝乐温县人服食“知命丹”的记载。北宋末长寿籍大学者谯定,是理学从北方传入南方的关键人物,年高130犹存,陆游称赞其“云护巢松岩,神呵煅药炉”,可见,谯定的高寿与炼丹有关。《东坡志林》记载,“尔朱道士客涪州,爱其所产丹砂,虽琐细而皆矢镞状,莹彻不杂,土石遂止。炼丹数年,竟于涪之白石仙去。”宋代乐温县属于涪州,苏东坡记载的涪州丹砂,当系长寿所产。

两宋之际,长寿成为全国著名的制墨基地。以蒲大韶为代表的蒲氏家族,是长寿制墨业的主要代表。蒲大韶,祖籍四川阆中,先辈移居涪州乐温(今重庆市长寿区),早年受黄庭坚制墨技术影响而发扬光大,自成一家。史载蒲大韶的墨“制精甚,东南士大夫喜用之。”蒲大韶的墨之所以备受青睐,主要在于技术上的创新和品质上的提升。从汉代兴起的松烟制墨法,到宋代中期,由于不少地区松林资源几近枯竭,制墨工匠不得不另辟蹊径,以桐油、石油、麻油、脂油取烟制墨,称为油烟墨。松烟法与油烟法,制作方法不同,墨也各有所长。蒲大韶墨,则是一种用松烟、油烟混合后加胶制成的墨,乃油松墨,集合了两种制墨方法的长处。这种新方法制成的油松墨墨色深浓,胶水不重,极易于书写,入纸则愈见神采,而且克服了油烟墨不耐久的弱点,保存时间长久却不变形,因而深受士人喜爱。

第四次高潮,是近代工业的诞生。

明清时期,随着两次湖广填川,长寿经济得到恢复,传统手工业有了一定发展。关于明清时期长寿工业的具体情况,至今罕见直接的记载。综合多本县志和其它零星记载,明清时期的长寿工业主要有铁农具加工、木家具加工、纺纱织布、烧酒酿造、煤炭开采、丹砂采炼、陶器制作、采卤煮盐、纸张制造、篾席编制等。特别值得一提者,丹砂矿业在长寿延续了2000多年,直到解放前夕,长江两岸都还有大量炼丹炉的存在。

近代长寿工业,是在1890年重庆开埠以后才逐步发展起来的。重庆开埠以后,各国在重庆纷纷设立领事馆,开辟租界,开设洋行,建立工厂,开采矿山,倾销商品,掠夺原料。这种形势,很快刺激了重庆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

重庆近代工业的发展,对长寿产生了直接辐射作用,在小小的县城掀起了一股不小的洋务新风。1906年,长寿县人孙建中(治平)、舒绍芳、陈廷璋等发起成立禁烟改种纪念公司,先后募集20万元,购置柴油机、钢磨等设备,在河街的东街开设了四川省第一家机制面粉厂,每日昼夜可磨麦30余石(每石折合250公斤),所磨面粉,匀洁无比,销至重庆、泸州和沙市等地,标志着长寿近代工业的诞生。

同年,长寿开始设置蚕桑局,创办蚕桑学堂,聘请浙江技师作为教习,提高种桑养蚕技术。1909年,县人郭纯熙在黄桷岩独资土法建井,创办黄桷岩煤厂,历经数年不见煤层而停工。1910年,在河街设立二等甲级邮政局的同时,又在工商企业最为集中的鱼市街成立了长寿县商会。长寿县商会的成立,表明近代长寿工商业已经发展到一定规模,更标志着长寿工商业发展意识的增强,为此后长寿工业的发展奠定了一定基础。

第五次高潮,是抗战以来战时工业的勃兴。

抗日战争爆发以后,长寿工业出现了有史以来罕见的发展高潮,其规模之大,闻名当时,其影响之深,惠及当代,成为当今长寿工业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

由于国民政府将重庆作为陪都,我国长江中下游和东部地区的大量工矿企业纷纷迁入内地,这为长寿工业的发展提供了史无前例的发展机遇。特殊时代战时经济的迅猛发展,直接催生了抗战以来长寿工业的超常规跨越式崛起。

一是水电工业独领风骚。长寿县城北面五里的桃花溪,因三级瀑布的冲刷而形成天然石洞,故名三洞沟。民国初年,陈廷杰巡察四川,拟借头洞水力发电。嗣后,派人前来实地勘测,并租佃农民土地建筑房舍,当时鉴于集资困难,未能如愿。不过,陈廷杰的建议,实可视为长寿水电工业的滥觞。长寿水电工业的实质性发展,是从1935年开始的。这一年,长寿水电工业史上发生了两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情。一是县人王绍吉集资3万元,到上海等地购回设备,经过孙仲山等人的资助,于二洞创办恒星发电厂(一称光明发电厂)。这就是长寿桃花溪电站的前身。二是当年春季,著名水电专家黄育贤首次率员来到长寿,勘测龙溪河、桃花溪、大洪河水力资源,标志着国民政府开始着手开发长寿水电工业。随后,长寿水电工业得以快速发展,先后改建扩建了桃花溪电站,建成了下洞电站,上洞电站也已经开始施工。从抗战期间开始,长寿成为中国民族水电工业的管理指挥中枢。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水电工程总处,设置于河街定慧寺;美国水电专家萨凡奇主持的三峡工程首个设计方案完成于定慧寺;龙溪河流域的全河域水电开发,完成于定慧寺。

二是化学工业因战而起。随着抗日战争的需要,化学工业迅速在长寿发展起来。先后建立起26兵工厂、中原厂、傅河军硝厂、西南硝磺炼制厂、军政部植物油总厂长寿分厂、远东肥皂厂、建国炼油厂7个企业。按照规模,26兵工厂居首。26兵工厂即长寿化工厂的前身,由国民党军政部兵工署创办于193910月,位于河街以东3公里邓家湾至龙溪河口一带,主营炸药生产,职工多达970人。

三是冶炼工业悄然兴起。先后创办有中国工业炼气公司长寿电炼厂、渝光电熔厂、恒星电化厂、中国电化厂、渝鑫钢铁厂股份有限公司长寿詹家沱厂、华新电气冶金股份有限公司长电冶厂等6家企业。

四是纺织工业快速聚集。先后建立了秦安纺织股份有限公司长寿秦安纱厂、上海新友企业有限公司第二纺织厂长寿新友纱厂、湖南纺织厂长寿分厂(裕湘纱厂长寿分厂)、众城纺织厂、安定纺织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联合织布厂等中小型官办或民办纺织企业。其中,秦安纱厂是纺织业中最大的企业。

五是机器制造开始起步。主要有长寿机器厂、一心制钉厂和华新机器翻砂厂3家。

六是日用工业趋于活跃。主要有粮食、酿造、烟草、造纸、印刷等日用工业企业。长寿粮食加工业,有机制米和机制面粉两个行业。机制米厂全县有45家。面粉加工工业,有裕民、富国、泰康3家企业。酿造业,是当时长寿日用工业的一个亮点。河街开办有天生、仪生、恒生、桃花街、戴成武等五家酱园厂。烟草,先后建立了长江、建新、一大、三福4家卷烟厂。造纸工业最有名的企业是长寿安定造纸厂。印刷,河街先后开办多了多家印刷厂。

河街工商业的发展,直接催生了三倒拐的繁荣。河街,作为长寿早期文明的发祥地,作为春秋战国时期重要军事基地阳关的所在地,作为唐朝以来长寿县城的衙署地,不管是盐铁、丹砂、制墨等传统手工业,还是近代工商业的发展,都带有一定的必然规律。三倒拐,作为河街的重要组团,必然成为工商业的拓展之区,进而带来了三倒拐的繁荣。

除了河街工商业发展的因素外,新县城和老县城的交通往来,也成为三倒拐发展的一大推动力量。虽然,从唐朝初年开始,长寿的河街都是县城。可是,到了清朝嘉庆三年(1788年),河街遭遇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厄运。当时,川楚白莲教起义军,横扫湖北、四川,河街作为县城,没有任何屏障,因而很快被起义军攻陷,“公私廨舍,一时俱烬”,“邑人流亡,妇子无归”。迫不得已,长寿县衙门只好搬到菩提山上办公,富有人家也纷纷移家菩提山。鉴于这种情况,新上任的县令、进士出身的武进人余钰,组织当地富有人家捐款,在铜鼓坎之上(上缆车站位置)的凤山顶上构筑新城,名叫新署街。嘉庆七年(1802年),长寿县城从河街正式迁入城内新署街。从此,长寿县城,分成城内和河街两个部分。城内,是政治中心;河街,是商贸中心。而城河二街的交通要道,只有三倒拐。每天人流和物流来往不断,自然激发了人们向三倒拐集中,带来了整个街区的大发展。

由此可以得出结论,三倒拐的形成,有两个重要阶段:一是嘉庆七年(1802年)长寿县城从河街正式迁入城内新署街之后,长寿县城分为新县城和老县城,三倒拐成为分居城河二街的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的交通枢纽,往来人流增大,且位于新旧县城之间,居住人口增多,因而加快了街区的发展。二是抗日战争时期,河街成为抗战大后方的四大工业基地之一,企业内迁,商贾云集,成为河街历史上最为繁荣的时期。除众多企业入驻,产业工人增多外,国民政府水电工程总处入驻定慧寺,重庆联中入驻乐群中学,军政部第十一陆军医院入驻武庙,金融、邮政、电讯、交通、港口、医院、学校等机构增多,很多工商企业云集于三倒拐,很多商品物资流动于三倒拐,很多重要机构办公于三倒拐,很多富有人家居住于三倒拐,造就了三倒拐最为鼎盛的时代,呈现出难得的兴旺气象。然而,这一切,随着抗战胜利,繁荣的局面开始变化,特别是随着1964年10月连接新老县城的缆车建成通车和由于三峡工程淹没区移民,长寿经济中心北移,很多工商机构迁入城内办公,很多居民纷纷迁入城内,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三倒拐与河街一道,完全冷清下来,甚至陷于沉寂之中。



 联盟识别 (重庆文旅院)B9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