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专区 >>专题专区 >> “圆觉杯”旅游文学征稿作品选登7 《百年老街的印痕》
详细内容

“圆觉杯”旅游文学征稿作品选登7 《百年老街的印痕》

时间:2017-08-03     作者:余 炤【原创】   阅读

 H_%HUH_T5`VF8MIXR(4T_@Q.png

 

对于一个曾经在农村生活的人,有太多美好的记忆,是在城市长大的人不可相提并论的。住过穿斗房、玩过泥巴团、爬过黄桷树、藏过躲猫猫......但我却对穿斗房木门,每天开、关发出的“吱嘎”声,感觉特别有韵味,这,或许就是“乡愁”的味道吧?

在这个南方小镇里,处于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小镇,就有一条始建于明朝中期,距今有500多年历史的老街。虽然随着社会的发展,原本生活在老街的人们,一批一批地涌进城市,老街也似乎真的老了,衰败了,渐渐没落在工业时代,没落在一条破烂的小巷里。但这条老街还是彰显出巴渝老集镇里寻常的风景,檐廊式穿斗房所形成的百年老街,诉说着这条街道从前的繁华:这是商贾们进出邻封的必经之道,这是长涪两地比邻而居的贸易集市,紧靠龙溪河邻封码头,是邻封镇最为繁华的地方。

笔者见识浅薄,但初次走进这条老街,也被这些残存的独特的建筑所吸引。老街建筑多以土木穿斗为主,街道铺满承载着上百年厚重历史的青石板,门廊窗棂的设计风格尽显明清时期的人文风俗。长长的两坡屋面覆盖下的穿斗夹壁墙,一家连着一家,夸张的屋檐在相对而居的两户门口几近相接,只留下近一尺的空隙,形成一线天。与之对应的地面,挖出的一道沟渠(本地人称阳沟)。在晴天,接下的是一道阳光;在雨天,接下屋檐水,雨水再顺着沟渠流进龙溪河。一条街上的居民,阳光共享,雨水不沾,也算公道。同时,这条沟渠形成了当时涪陵县和长寿县的分界。据史料记载,在清初,涪陵、长寿两县各建场于此,以百年老街阳沟为界,取以邻为友,各自为政之意为“邻封”,因此这条百年老街被称为“一街跨两县”比较贴切。

这条通过房屋屋檐延伸而形成宽近3米的廊道,吸取了中国南方的建筑特色,秉承江南水乡常见的廊檐的建筑理念。邻封镇地处亚热带地区,气候温和湿润,特点是四季分明,雨量充沛,大陆性季风气候显著。冬季相对暖和,春季来得早,春夏雨水多,伏旱频繁,盛夏炎热,秋季多阴雨,无霜期长。正是因为特有的气候环境,“其民质直好义,土风敦厚”,所以人们修建房屋时,有意延伸屋檐,“雨天不湿脚,晴天不晒日”,方便自己也方便他人。在百年老街上,几乎所有的铺面都是前店后居。杂货摊的生产生活器具、茶馆酒肆里的龙门阵和吆喝声、铁匠铺里硬碰硬的火花四溅、油坊里发出植物油的清香,形成了老街的古老行当。特别是油坊那一声声榨油号子,回响在老街的廊檐、穿斗房,而后扬出上空,在历史的隧道中回响。榨油号子风趣、幽默、诙谐,也不失有一定文化内涵。高亢明亮、浑厚粗狂的号子,喊得满街透亮,喊得幺妹思念有情郎。听吧——

 

“春季里来春风吹,幺妹楼上描画眉,眉毛描得再好看,独守空房无人陪。叫声幺妹莫乱想,哥在石杠榨油坊,莫道油坊千年在,怎比幺妹在身旁。”

“秋季里来秋叶黄,幺妹灯前晚卸妆,满头翡翠都摘下,一点朱唇无人尝;幺妹相思在绣房,哥哥流汗在油坊,有朝一日回家转,日同板凳夜同床。”

(注:这里的榨油号子留存于现在的万州,长寿境内的榨油号子可能失传。)

 

老街有着宽敞的交易空间,在逢集赶场,无论烈日炎炎还是打雷下雨,都无碍檐廊下热闹的生意往来。

人们在生意兴隆的同时,物质上得到了一定的满足,精神上的需求就日益增长起来。在老街,从这头到那头,一道石板路,连接着两座寺庙:上庙和下庙。如今这两座庙,虽已是断壁残垣,但在一条老街上,有两处庙出现,更能说明人们对生活的祈愿,或者说这为龙溪河滩多水急祈福避难消灾,烧香拜佛祈保平安也是常情。如今,高高在上的东邻寺已经承载起了为今人提供了一个祈福纳祥的心理慰藉和人生追求,抒发美好的愿望和祝福新的去处。但当我们再次走访老街时,当地老百姓却给我们提供了新的信息,上庙下庙,还搭建有戏台,感觉一下子思维被逆转了。这种建筑,在南方是非常普遍,但是寺庙、是会馆、还是文化活动场所,这还需要进一步的考证。当然,经济兴、文化盛,人们在谋生之余,过一把戏瘾,丰富一下贫乏的文化生活,也算是为上庙和下庙的存在,给出的另一个注解吧。


 河渡.jpg


老街濒临龙溪河,有一百年老街渡口,曾是当地米粮、木材和夏布等物资的出口站,也是解放前邻封与外地连通的重要水运航线。龙溪河水深滩多,撑船不便,耗力划浆,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聪明的便会创新,于是就想出来了将钢绳穿过木船,用铁质的手柄一前一后“拉”动着木船的办法,人们也称之为“拉拉渡”。当然这种渡河方式在沈从文的《边城》里,早有说法,只是不知这龙溪河畔有没有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随着现代交通的发展,龙溪河古渡虽然已经慢慢退出历史的舞台,运送过河的场镇居民,还延续着传统摆渡古渡边上并排着数棵几百年的黄桷树,更是给这条百年老街和古渡增添几分朴拙韵味。百多年来,渡船还是那种渡船,摆渡了两岸的人来人往,摆渡了老街人的离合悲欢,也摆渡了百年老街的兴衰起落。

1951年9月,随着建置的调整,涪陵县邻封乡划入长寿邻封乡,这条街道也就结束了“一街跨两县”的历史,后来长寿县城区到狮子滩的公路修通,狮子滩电厂的修建,新的街道的修建,老街不再作为赶场集的主要场所,自然就渐渐冷清下来。曾经在这条街上,公鸡三声打鸣后,人们开门做生意,整齐如一的“吱嘎”声,榨油号子,龙溪河岸的拖滩号子,也就成为了原住民最美好的记忆。如今,大多数房子已是人走屋空,宽敞的檐廊里,存放着农业生产用具,还堆满了玉米杆、豆梗等柴火。即使已经安装了天然气,留守的人们还保持着生活传统,用那袅袅炊烟,为我们留下浓浓乡愁的同时,还在静静地等待百年老街的重生。

 

 

作家近影

 

 余炤.jpg


作家简介

 

余炤,重庆市文化艺术研究院办公室主任,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散文学会副秘书长。近年多篇散文在《重庆日报》农村版、《重庆文化研究》《重庆散文》等杂志发表。




   更多阅读,请关注巴渝文化网微信公众号

    

  巴渝文化网公众号0.jpg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转刊请与圆觉传媒联系。   

联系qq3506274424(真儿)

电话:023-40513331

                    (责编:真儿)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