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 长寿关工委征文展播2
详细内容

长寿关工委征文展播2

时间:2017-05-16     作者:关工委【原创】   阅读

 


“遵纪守法,从我做起”主题征文市一等奖  作品



             无非小事

            刘利华(长寿区长寿中学)

 

  祖父老实了一辈子,也贫困了一辈子,如今也悄然地去了。

  我以为他去的时候我会忍着不哭,然而当棺木放下土的那一刻,我骤地痛哭起来,祖父教会了我太多。

  祖父是位老红军,我以为他是拿着狙击枪打日本鬼子的大英雄,是趴在草地中的忍者。然而,他却告诉我说,他只是位炊事员,煮大锅饭的。我平淡地“哦”了一声,只是再也没有叫过他“英雄”。

  祖父老了,却很爱赶集,爸爸放心不下他,便要我陪着他,我“嘘嘘”了几声,就跟着祖父去了。

  路上,我牵着祖父的手,眼珠转动着捕捉路边的一切。突然,一张绿色的纸映入我的眼帘,我跑过去捡起它,向祖父晃晃说:“看,钱!”

  “你说的啥?走,警察局去!”

  我至今忘不了交50块钱给警察,警察那惊讶的神情;我也忘不了祖父说他去打仗时,拿百姓一针一线都要被处分;也后悔当时自己嘀咕的那一句——你又不是没掉过钱,没见别人拿来还你。

  祖父去农村待惯了,不懂得城里人的规矩。

  祖父站在马路边,拄着拐杖的手颤抖着,犹豫着,跨出了第一步。“站住,祖父,你没看见对面的红灯呀,这么多车,一点都不懂交通规则。”我向祖父抱怨道。

  祖父收回刚跨出的步子,拄着拐杖的双手抖得更加厉害了。

  离绿灯还有几十秒,我四周张望,人渐渐多了。离绿灯还有十几秒,人群开始躁动了,纷纷向马路对面走去,我也拉着祖父迈开了步子。

  “干啥,站住!”祖父把拐杖往地上一丢,“不是说红灯不准走的嘛,回来!”祖父的怒气吓我一跳,引得周围许多人厌恶的目光。我低着头缩回了步调,祖父仍在我身边念叨着纪律、纪律,我却仍在为刚才的丢脸赌气。

  如今,明明当时没有认真听的话却回想在耳边:“是纪律就不能犯,我们那时犯纪律就得关禁闭的。”

  祖父那一辈的纪律如今演变为法律,他们仍坚定不移地遵守着他们的纪律。

  我想冲下去,叫醒祖父,拉他起来,他还有很多东西没教我。

不能睡!不能睡!

  我忍住了,这位不是英雄的英雄安息吧!

  赶灵人仍在敲敲打打,阴阳师嘴里叽叽哇哇的念叨着,没有下雨,天气很好,我端着祖父的灵位围着坟堆走了一圈又一圈,祈祷祖父走得安稳!

  结束了,人散了。

  我独自蹲在祖父坟前,向火堆里添着黄米纸,火苗越窜越大,我出了神。“嘶”,烧了手,钻心地疼,祖父,是你在想我了吗?

  静了,我怔怔地望着牌位,这几百块钱的牌位怕是祖父最奢侈的一次吧。

  没了声音,野鸟开始啄着祖父的祭米,正欲挥手逐之,停罢。“敢去人前吃人食的鸟,说明它信任你,鸟儿也会识人的。”这是祖父告诉我的。

  这吃食的鸟儿,怕是来讽刺我的吧!

  祖父身子还硬朗的时候,上坡种地,每每回来都带些惊喜给我,有时是一把紫红的桑葚,吃得满脸都是也不在意;有时则是小野梨,那比种的梨小很多却甜得无可比拟,滴到衣服上的汁液怎么都洗不掉的小球,吃得我格外开心。

  一次,祖父惊人地给我带回来一活物——一窝小八哥,祖父笑着说这是他的小俘虏,爬了几次树,侦查了好几天才捕捉到的。

  我捧着这窝叽叽喳喳的小鸟,蹦跳着,祖父在我耳边念叨着:优待俘虏啊!

  起初两三天,我拿着小铁锹,提着小瓶,去地里挖着蚯蚓,喂着嗷嗷待哺的小八哥,盯着嘴巴张得比头大的它们,心悦不已。

  渐渐地,厌烦了这无趣的循环,听倦了它们叽叽喳喳的声音。终于,把它们移出屋外,盖了几片瓦,做了个小房,把它们放进去,心想着明天再来喂它们。

  忘却了!

  两天后,我去看它们时,没了声。

  我好久没去看祖父,怕见他。

  终究是瞒不住的,祖父知道了,几天没见笑容。我知道我亏待了他的俘虏,没了上级的处罚,他是在自己处罚自己啊!

  没了神的祖父,扛着锄头走在田坎上,一步步失了神,我远远地站着,担心却又无能为力。

  滑了一步,祖父跌进了田里,压坏了一片刚长好的秧苗,我想跑过去,却又迈不开步子。

  祖父从田里爬了起来,和着泥的手打了自己一巴掌。我知道祖父为了什么,不损坏庄稼也是纪律,我就是那个害祖父违背了两次纪律的人。

  祖父还在伤心,固执地竖着被他压弯的秧苗,我不知道祖父在脸上揩着什么。第一次,祖父高大的身躯在我眼前缩成了一个点,渐渐模糊,变成了重影。

  飞走了,吃饱了吧。

  火快熄灭了,重新添了两张黄米纸,墓碑上的字在火焰中摇曳,晃动的空气勾勒不出祖父的影子,升腾的浓烟涂抹了悲伤。

  放进最后一张黄米纸,火渐渐熄灭了,开始升起细缕黑烟,我仍在祈祷祖父从中走来。

  散了,连最后的黑烟也散了。

  烧红的手指还在作痛,我倒希望它永远不会好。如今,只有它能证明我曾经有过你了。

  我只是好久没有见过你。

  如今,我又站在马路边,等待着最后十几秒的红灯。

  站在身旁的老爷爷,颤抖着双手,拄着拐杖,不知何时迈开步子。

  我牵起他的手,“老爷爷,一会儿绿灯就亮了,我牵你过去吧。”

  我牵着他,慢慢迈开步子,绿灯的计时走得很慢,身旁的行人很快穿梭。尽了,我放开手,“祖……,爷爷下次小心一点。”


                                                           ( 辅导教师:邹亚军)



          保护野生动物,从我做起

                章俊峰(长寿区云台镇青云小学)

 

我家住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小山村里,村前有条公路,一边通向学校和场镇,一边曲曲折折通向山那边的水库。村后的山林,鸟儿叽叽喳喳,松鼠跳来窜去,也是我和小伙伴们常常玩耍的地方。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在家里看电视,突然听到了轰隆隆的声音,我跑到屋外一看,一位陌生的叔叔骑着一辆摩托车来到了我家门外的空地上。只见叔叔停好了摩托车以后,就从后备箱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两个大麻袋。我心想:麻袋里面装的是什么呀?正当我想的时候,那个叔叔已经拎着那两个大麻袋往我家的后山走去了,依然是很小心的拎着。

奇怪?为什么不有让麻袋挨着自己,而是离自己的身体很远。直觉告诉我,这位叔叔可能是在干什么坏事,于是我悄悄地跟在了他的后面。突然,那个叔叔在地上夹住了一个东西,我仔细一看,居然是一条小蛇,他把麻袋打开,熟练地把蛇放了进去。我终于明白了,原来他是来抓野生动物的啊!那个麻袋肯定全是野生动物,我们不应该主动去伤害它们呀!我继续跟着他,他在不远处又抓了一只动物,我认识那只动物,是翠鸟,是国家规定的保护动物!

 我要阻止那位叔叔干坏事,可我力量单薄,必须回村里叫上我的伙伴们。赶紧跑回村里,召集伙伴们说:“跟我走,后山有情况。”我和伙伴们跑到后山,我们突然大声说:“叔叔,你干的是坏事,放了他们”那位叔叔被吓了一跳,凶狠地对我吼道:“走开,小孩,不关你的事!我的好东西被你们一吼给吓跑了。”我接着说:“叔叔,动物也有生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我们不能随意伤害它们,你就把它们放走吧,好吗?”叔叔不屑地看了我一眼说:“小孩,多管闲事,一边玩去。”一个伙伴机灵地说:“你快放了它们,我们已经打电话报警了。”那位叔叔楞了一下,但仍然没有把那些动物放走。我也鼓起勇气说:“你在山里有一阵了吧,从你进山,我们就报警了,警察一会儿就要来了!”其他几个伙伴靠近口袋说:“反正今天不让你带走口袋。”……我们僵持着,大声的争吵声,引起了路人的注意。我大声叫道:“警察叔叔,抓野生动物的坏人在这儿。”“倒霉,遇上几个小屁孩。”坏人叔叔疑惑着,不情愿地,只好溜走了。

后来,回到家以后我跟妈妈说起了这件事,妈妈说:“你个傻孩子,你胆子还真大,你不怕那个人伤害你呀?”妈妈这一说,我还真有点儿后怕,可我还是对妈妈说:“怕什么,我们人多力量大,有《野生动物保护法》,坏人也心虚的。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跟坏叔叔做斗争。”

我们的山林,我们自己守护!


                                                             (辅导教师:詹姣)




   更多阅读,请关注巴渝文化网微信公众号

    

巴渝文化网公众号0.jpg


主办单位:长寿区关工委

承办单位:重庆圆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文经区关工委授权发布,转载专刊请与圆觉传媒联系。

联系人:圆心,qq649653666,

电话:023-40513331 手机:18983922367 18523582367

 

     (责编:圆心)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