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外国名家 >> 姚园(美国)专栏1 《采撷一朵季节之水》
详细内容

姚园(美国)专栏1 《采撷一朵季节之水》

时间:2017-04-26     作者:姚园【原创】   阅读

 

    诗人近影

        

         Ҧ԰.j2017.jpeg


    诗人简介

 

姚园,女,籍贯重庆。巴渝文化网驻站诗人。羁旅英国,又居新加坡,现居美国西雅图,为美国《常青藤》诗刊主编,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近年来,在国内外报刊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千余首(篇),并有作品入选《当代诗人诗选》《中华散文百年精华》《2010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中国散文诗90年(1918-2007)》《中国年度散文诗(从2007到2014年)》《中国散文诗精选(从2008到2014年)》等数十种诗文集。被选入《国际诗人名人录》。有诗被收录进中学新诗阅读教材。被写进大学教材《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教程》。曾获全球征文比赛一等奖、第三届中国最佳诗歌编辑奖,以及多项其它文学奖等。主编海内外第一本油画配诗集《藤上风》;第一部跨国性华语诗文精选集《当代世界华人诗文精选》。已在海内外出版社出版十余本文学书籍,其中散文诗集《穿越岁月的激流》荣获“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品集”。 2012年出品海内外第一盘散文诗配油画的DVD高清专辑《流淌在时光之外》。

 

 

采撷一朵季节之水

     姚园



 

春日断想

 

 

不经意间发现门口的迎春花绽放了,忽然觉得那开在枝头的不是花,而是可以触摸的心情。

这可是心情怒放的模样?这可是生命的一句暗语委婉的吐露?

 

 

只是我要怎样迎迓,才能让日子摆脱随风而来的幽暗?

我应该相信生命中每一朵嫣红的姹紫向我涌来的不止是馥郁。或许更多的是对生命的感恩与珍视。 

 

 

想想窗台上静静地把自己打开的黄水仙,那不动声色的跃动,抑或是从冬,或者更早的时候开始的。

我还有什么理由迟疑自己的抱守?

 

 

扭头一瞥,窗外的玉兰花树,正饱含一腔向着大地奔放的炽烈,就能携着苍穹的蔚蓝,冲淡岁月蕴藏的冷?

唤不出名字的花还在路边,或饱满的含苞,或恣意的绽放。她们离我似乎只有一个指尖距离,但花开的声音,不是我俯首即可以听见的,可我似乎能感知一种心情的写意。而她们向着天空的昂首,一定不是为了获得一朵云的沐浴。

我相信,不管接下来的日子会遇上什么风雨,她们都将以最柔软的方式着陆;

我还相信,那近邻的李子树会因一个欣赏的目光开了再开,美了再美,直到花瓣零落仍保持最初的悸动与尊严。

 

 

因为她们从来不与谁争高低,不为迎合谁而折腰。这种纯粹是高贵的蓝,是迷人的紫。如woodinvill 农场,绿茵茵草地怀抱里的薰衣草?

薰衣草一直排在我最爱的植物的榜首,我邀请她在院前院后危坐正襟,她与我仍然保持着一朵芳香的距离。

没有距离的距离才是距离的本身。那种无形犹如背后的一把刀,让人在白天感到夜的黑与深。

 

 

谁又能预知呢?

真相在掌心间分明又如何?

从某种角度而言,我更愿伸手盈握的是生命阳光的一面。

人是活在希望的花蕾里。

次日,从 Trader Joe's买回菖蒲花,那时她还在欲放还羞的韶华里委婉。可当她在花瓶中端然,那如鱼得水的自在,让她愿向这个世界交出一个季节的激情。她要怒放到生命最细微的深处,尽管到头来迎迓她的依然是一场空……   

我们终究不过是生命中的过客,没有谁属于谁,即使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也不会例外。所有的在乎与不在乎到头来都将如一缕风那样在转瞬间消失得了无踪迹……

 

 

在指尖上行走

 

 

此刻,七月在我指尖上行走,走,这个极可能让脚底生风的语词,这个静如处子的另一面,对谁是熟悉的陌生呢?

而空气里弥漫的平和、恬静,是因为头顶那片天空在心灵深处湛蓝的缘故?

蓝,是岁月留在血液里的一朵睿智在生命里不动声色的一种发酵?

 

 

是记忆与记忆的微风拂来的一个被剔透的珠露洗过的清晨,是被一轮柔媚的月色洗过的夜晚?

是记忆与记忆的脚尖独守于私密闺房的安然?或漫无边际的一次游离?

 

 

一切的一切是寻常的不寻常,因为生命盈满了意外的风帆;

一切的一切又是不寻常的寻常,因为生命似乎是在一连串风暴中回到初始的静谧。

一切的一切不是在季节的潮起的波澜中抵达理想的彼岸,而是在思考催生行动的花蕾里徐徐发芽、婉约开花、淡定结果。

 

 

我也清楚地知道,不管今天是不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太阳都不可能从西边轰然升起,但会由于一个绿意盎然的铭刻而鲜花浪漫。

我从不掩饰对花的喜爱,我买花种花种下的从某个角度而言不是花的本身,而是一朵朵心愿。

我相信开在门前的花朵,不论是美人蕉,还是玫瑰,或是茉莉、喇叭花等等的欢颜是由衷的,不含任何刀枪的。

我还相信在街头摇曳多姿的姓什名谁好像并不重要,为什么绽放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存在。存在是各种可能的可能。不管可能与不可能在谁的掌心生长。

 

 

生命从来是独立的个体,没有谁可以和谁划上等号,没有谁可以在谁的生命里呼吸,也没有谁可以将谁列为自己的私有财产。唯有给彼此一朵尊严的花朵,生命的颜色才可能是蓝得化不开的辽阔。

    不管那是不是一种远景,够不到的花香都将使幽暗的房间在刹那间明亮起来。

 

 

Baby,你用歌声把舞台点燃的时刻,时间也在骤然间成为一条缤纷的河流。当连绵不绝的掌声与鲜花般赞语向你蜂拥而来的时候,我在院子不停地剪枝,过多的枝桠会阻碍植物生长的速度。同样过多的赞美有时反倒让人的脚步放慢。

你前面还有一段路在你看得见与看不见之间或明或暗。

 

 

走吧,只是脚下的路是被一串串脚步声走近还是走远?只是很快这里也将变成一朵曾经,在记忆的版图里或明媚奔放或化为珠露滴落。

不管那一刻,你在哪里,我在哪里,都会留下一个背影,而转身后在谁的记忆里鲜活却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认识。从某个角度而言,认识一个人与认识一个地方一样,是从离开的那一刹那开始的。

 

 

 

若失去是开始的另一归途,我没有理由让黯然在生命里悄然歇脚。

我要让阳光向着此时此刻在掌心里流转的时光生长,谁也不能先知下一瞬会与什么样的波澜相遇!

而我们能握住的也将成为如烟的往事。

所有的所有都将化为一阵没有丝毫征兆的风,在眨眼间飘逝得只剩下一声叹息。

 

 

宛如一些骤然逝去的生命,不管我们调动什么样的语词都不过是一滴苍白徒然的泪。无论怎么擦拭,均不可能抹去逝者亲人永恒的伤悲!

大悲无言。

从某个角度而言,丧钟是为不曾醒悟的人拉开一个序幕而已。

但难得的糊涂却是用若愚的大智勾兑的一杯不可斗量的鸡尾酒。

 

 

不过某些时辰,身体里那与季节无关的风吹草动依然会让人在骤然间浮想联翩。

人是易碎的玻璃。

人也终究不是一缕自由的风,好像总会被无形或有形的什么束缚着。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牵挂抑或担心是自己给自己套上的一把长长、久久、牢牢的锁链。

可有些事情发生时常在意料之外。没想过的不一定不在眼前婆娑,朝思暮想的却不一定在门扉闪现。

 

 十一

 

扭头一瞥客厅一角的吊兰正在枝头花开灼灼,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外之喜灿烂了我午后的心情。

这时,窗外那不含一丝云彩的蓝,与我车的颜色竟然出奇的相似。蓝啊蓝,蓝到尽头会是一片什么样的烟波?

与我曾驾驶5个多小时(单程)的车程身临传说的“天涯海角”中的那浩渺的烟波,那茫茫的雾霭,那缥那缈那一路随天的脸色而灰而蓝的海,有何相连?

 

十二

 

而我依然在我该在的地方,做什么、写什么抑或不是问题的关键了,我是不是像拜伦诗里那女子:“优美地走着,像夜色一样”,也无关紧要了。

我淡定地与已经或者可能霹雳我生活的雷电握手,我无所谓之后迎迓的一道绚丽的彩虹是不是在我窗前昙花、一现。

我有我自己认定的方向,我有我自己给予的温度。

我是我自己的微笑。

 

 

秋日絮语

 

我迷失在枫叶绚烂的时节,分不清哪一片叶子是因为感性潮水的高涨喷薄而出的殷红,哪一片叶子是因为理性翅膀的丰润优雅而出的从容?抑或都不重要了,在这个一切皆有可能的时代,不可能才是诱人的花朵。

只是让人心情湿了再湿的雨还在窗外绵延着,夜更深了……

但我相信次日的阳光依然会在窗外招展。然,谁能握住那阳光的温度?谁又能挽留那一树树的斑斓?

没有任何预警的风正朝着我们亦步亦趋,我为风华正茂的叶子捏了一把汗。而担心是一条枉然的河流,大街小巷的落叶缤纷便是一个有力的证词啊。不必伤感,也不必忧郁。谁的生命最后不像叶子那样消失得无影无踪?辉煌也好,低微也罢,最后都摆脱不了既定的宿命。曾经到最后似乎不过是轮聊以自慰的夕阳。

只是转眼及至的红叶萦绕的蓝莓园比挂满果实之时更容易让人投以注目的双眸。而一旁的湖水依旧一泓澄静,几只野鸭也是静静地漂浮,我望着湖水发呆……

此时,天空盛开的蔚蓝也似乎在我的眼底静谧。我独享着这样的静,这千金买不来的奢华……

此刻的安宁胜过传说中的十全大补;

此刻的愉悦胜过缥缈的天长地久。

因为只有当我们不奢望什么的时候,才是属于自己属于他人的,也才可能是一匹自由的风……

 

 

一朵飘来的今天

——写给十二月十六日

 

今天抑或是任何一天的一天,可它似乎又是以能够意会的某些特质让人不觉然地在一片沉思的海洋里流连。

但我深知:它既不会由此或者因为谁铭心的刻骨延长一分,也不会因为谁一脸的漠然递减一秒。

它似乎对谁都端着一碗公平的水,又似乎对谁都宛如一袭不留情面的风。

它从不属于谁,谁也别试图将它列入私有财产,它更不需要顾及他人眼色的变迁。

它来是由于逃逸不出地球公转的掌心;

它在不是由于肩挑什么堂皇的使命。

而我与它的割不断的丝连,是缘于它是除了我父母最早感知我存在的一个补语啊。

从剪断与母亲相系的那根脐带的刹那,它便悄然地在我心里危坐正襟,它的颜色不

是写在流逝光阴中的伸手不及,而是写在此刻,那紫那红那绿那蓝那化不开的生日蛋糕上的一枚或大或小,或近或远,或有或无的心愿。

也如儿子新近写就并演唱的歌曲《Distance》流淌出来的美好与怅然。

但不管现实这条河流如何的走向,我都相信与我有关或者无关的今天不是一朵飘来的偶然。


 OY)MPTU618DP(MHW{F9MAKF.png




更多阅读,请关注巴渝文化网微信公众号:

    

巴渝文化网公众号0.jpg




本文图经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转刊请与圆觉传媒联系。

联系qq:542242297(南山圆心)

电话:023-40513331  手机:13002362367  18602362367

 

                                            (责编:南山圆心)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