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都市白领
详细内容

都市白领

时间:2017-03-28     作者:简约【原创】   阅读

林凡自打上午收到方瑜给他发来的短信,告诉他近日她要回北京的消息后,就像丢了魂似的,一整天都神不守舍地不知所措。中午吃饭,拿起筷子,食不甘味,原来自己下厨烹饪的红烧牛肉里忘了放盐;下午上网聊天,竟然手不听使唤给他的男网友发了个接吻的表情,让他的朋友取笑他是不是想换个新花样尝试下同性恋的滋味!那句话可真让林凡尴尬至极,索性下网关闭了电脑,躺在了沙发上。可就在他刚头枕在沙发沿上的刹那间,茶几下边一个上边已经落满灰尘的紫色巧克力包装盒映入了他的眼帘,那不是方瑜第一次来他这里带来的吗?虽然里边已空空如也,可他还是舍不得扔掉。他如获至宝似的起身把它放在了茶几上,又打开了盒盖,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扑面而来,他低下头似乎想找到什么,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就身不由己地点了支烟,触景生情,这个看着普通却让他对一个女人魂牵梦萦的紫盒子把他的思绪带回到了一年前……

方瑜是林凡一年前在网络上结识的情人,是网络给了他们交流的平台,现实又给了他们释放激情的机会。

来自湖南小县城里的林凡,做过记者、编辑、只身一人来北京创业,在一家网络公司供职。月薪上万,有车有房,温文尔雅英俊洒脱,又才华横溢,是位人见人爱的小白领。他的上司都是女流之辈,都对他爱不释手,格外关照,但他有个原则,绝不染指圈内的人。正三十出头的林凡,来北京打拼有八年了,应该算是时代的佼佼者,正如他在日记中写的“归去来兮皆有梦,南来北往是旅人,洗尽尘埃终不悔,一路笑傲到天涯!。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情场上,都能随心所欲,得心应手。

这位身处都市里的阳光小白领,最惧怕的是漫漫长夜。晚上除了给老家的太太打个问候电话外,就是上网聊天消磨时光。他给自己起了个叫“秋风旖旎”的网名,让人倍感亲切温馨,也招来了很多女人的青睐,以至于他在网上都有些应接不暇了,有时只好潜水隐身起来聊天。

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林凡百无聊赖地上网了。突然一个网名叫“风雨丽人”的人和他打招呼了,“你好,先生”,“你好,小姐”,林凡回应了句,千年等一回,就在那一瞬间他们好似一见如故的老朋友样滔滔不绝聊了起来。时针已经指向凌晨两点了,林凡才依依不舍地下线了。

每天晚上,林凡都鬼使神差似的来到聊天室,常常是望眼欲穿等着那位风雨丽人。她的真名叫方瑜,在一个建筑租赁公司主管财务,平时很忙,一般晚上十点后才有机会上网。林凡就边听歌,边和其他人有一句没一句心不在焉地聊着。

方瑜一上网,就会第一时间给林凡的QQ发一个笑脸,林凡就给她回一个美女表情,乐得她心里甜滋滋的。南开大学中文专业毕业的林凡,无可置疑,他有渊博的文学底蕴。他会给她讲类似童话的故事,或生动的爱情故事,比如《廊桥遗梦》呀,《魂断蓝桥》等,让她感动;也会给她讲几句煽情的话,她就忍不住说想他了。接着他就给她发一个红嘴唇,她便回敬他一个大大的红桃心,他们就不由自主地拨通了对方的电话,说起了情话……

后来他们就不满足在网上聊天了,开始在现实中约会,他带她去歌厅听歌,她很安分,也很温柔,主动给他倒茶,主动帮他点烟;或带她去游泳或带他去观赏香山红叶,他们像情侣般荡漾在爱河里。他送她回家,她也不挽留他,他们就那样心照不宣地联系着。

一个月后,有天他说晚上请她一起吃饭,她很愉快地应诺了。他开着车去接的她,在酒楼他们只要了四个菜一个汤,也要了红酒。那天他喝了很多酒,她就送他回家了。

等他醒来时,他看见她在他的身边。她说不放心他,因为他喝酒了,担心他能否开好车。是她帮他开的家门,也是她把他扶到了床上,帮他盖好了被子,她说她关不好他家的门,也担心他半夜难受呕吐,身边没人照顾,所以就没有离去。

他只记得那晚有个女人一直抱着他,把他抱得紧紧的,他把她当成了自己的老婆。后来的事,他就不记得了。只是他醒来后,她就静静地看着他,又从提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紫色盒子,取出了几颗咖啡色巧克力,剥好喂给他,并说多吃巧克力吧,它有很大的能量呢。接着就情不自禁吻他,把他的舌头都吻得有些发麻了,他按捺不住兴奋就把她抱倒在床,并翻云覆雨般缠绵起来。他万万没想到,他会和她做了那么长时间,他要用套,她挡住了他,原来她没有把他当情人看,让他非常感动。过后,他和她开玩笑说,万一播下种怎么办呢,她就说那就生个和他一样漂亮的小公主吧,他就捅了下她,他们就呵呵笑了。

从此林凡的心里就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了。他没事时就给她发短信,或给她打电话。有天晚上十一点了,他特想她,就给她打电话,说想和她在网上聊天。她说她在外边,无法上网。他就立刻挂了电话,心里很不舒服。他开始怀疑方瑜除了他,外边也许还有别的男人。他不希望他认识的人是水性扬花的女人,他希望彼此都能遵守游戏规则,如果没感觉了就说出来,不要朝秦慕楚,那样太伤他的自尊了。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给他发短信解释,说她们有好几个女的在一起,她并未做对不起他的事,请他不要多想。到了晚上,她就过来陪他了,他也就原谅了她,他们就重归于好了。

他们就那样不间断地联系着,聊天、散步、吃饭、同居,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他们在一起已有三个月了,再有十天,就是一年一度的春节,她说她要回东北老家去。他真担心她这一走,就是诀别。她说不会的,她要他每天都想她,要他给她发信息。他也回到了湖南老家,只是天天都在惦念着她,都在问她什么时候回北京。她说过完正月吧。

他是在正月十四那天回到了北京,那段时间,他可真是度日如年那。一到晚上,他躺在床上,手摸着床单,就想起了她。他想起她白皙的肌肤,想起她略大但很性感的嘴唇,想起她丰满的胸部,甚至连她的肚皮都不曾有一点妊娠纹,让她怀疑她是否结过婚,是否生过孩子,总之,她像一块没有一点瑕疵的美玉般完美,他对她是那么的恋恋不舍。那些天他和她在一起,她是那么放纵,她大声地喊叫,说她爱死他了,她吻他,使他的背出现了一道道印痕,她兴奋到了极点,打湿了他的床单……她让他达到了飘飘欲仙的境地。

有好几次林凡半夜醒过来,他就起床打开电脑,动笔写起了不是情书的情书《想你》“想你,就会有一缕缕思念袭上心头,我把心事静静地折叠成一枚千纸鹤,延着你漂游的方向飞翔;想你,就会有太多的牵挂释怀不下,我无力坦然回眸,因为有你深深的吻痕烙印我不尽的港口;我归之不去的天涯,何日能与你再牵手一程?远方是一种诱惑,诉说着游子的梦幻……想你的时候,请给我一声问候,让我还能感到有你的分分秒秒不再孤独,而下一个驿站我们能否再次不期而遇;想你的时候,多么想告诉你其实我真的在意,你倩倩身影与绵绵温柔不断唤醒我的回忆,与爱相随是此生的幸福,我欲罢不能地挣扎痛得其所。此刻,再一次真实地想你,你有没有看到我火热的心正在人群中寻找,如此激烈……”她已经成了他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了。

方瑜终于在二月初二龙抬头那天回到了北京,如饥似渴的林凡当天就去了她家,将她紧紧地抱到怀里,与她诉说离别相思之苦,与她分享鱼水之欢。天不作美,他们也就仅仅见了那一次,体验了最后一次激情燃烧。到了周末,林凡的爱人就从湖南来北京探亲了。

白天林凡要忙工作,晚上只能呆在家里陪老婆看看电视,连网也不上了。不巧方瑜没有林凡陪着,就生病了。林凡脱不开身去看望方瑜,也深感愧疚。方瑜意识到原来她也只不过是林凡排遣寂寞的一个工具而已,他的心里只有他老婆,根本就没把她放在心上,一气之下,就提出和林凡分手,她搬了家,换了手机。等老婆在北京呆了个把月离开后,林凡就再也联系不到方瑜了,好像一瞬间她就从北京的上空蒸发掉了似的。

从此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人彻底销声匿迹了,林凡方才如梦初醒,是不是他天生就是个小丑,任女人肆意玩乐,满足后就远走高飞呢。他想起了他来北京后和女人的第一次。

那是一个在电子公司做老总,开着帕萨特小轿车,大他岁,留着略微烫过的短发,嘴上涂抹着让人不易觉察的口红,热情似火的女人。那个女人把他带到了一个豪华的五星级宾馆,像尊贵的女皇样给他赐坐,并与他娓娓而谈,拘谨的他虔诚地洗耳恭听。半小时后,她主动给他倒了杯法国香槟酒,又给他夹了快香蕉片喂到他的口里。在邓丽君唱的靡靡音乐声的伴奏下,他们边品着美酒,边相互吹捧地聊着。见他脸颊一点点红润起来,那女人就和他坐在了一起,对着他的脖子滴了几滴酒液,放下酒瓶,跪在地上抱着他的头,从脖颈开始吻到他的脸、他的额、他的耳朵,最后才到他的嘴巴,吻得他都有些窒息的感觉。他再也沉不住气了,一把抱倒了她,他们就在那红红的地毯上度过了一个销魂之夜。等他醒来后,那个女人已经无影无踪了,只见桌子上丢下了一叠人民币,让他感到无比的耻辱!他开始憎恨起女人来,他发誓他要把自己禁闭起来,再不和任何女人约会,再不碰女人一指头。可真正做起来却太难了。

此后的一段日子里,林凡除了去公司上班外,业余时间要不在家看电视,要不约朋友打保龄球,要不和朋友在一起打麻将,过得还算充实。一个月后,正值冬天,虽然也来了暖气,可林凡住在一楼,室内还是冷叟叟的,想睡也睡不着,就索性打开了VCD,随手拿出几个光盘看了起来。原来是盘带着性色彩的三级片。一个个赤身裸体的男女搂抱在一起,如同动物般肆意发泄着。那一刻,林凡无法克制自己的欲望,竟一边模仿着上边的动作,一边自慰起来……满足之后,林凡对自己苦笑了下,原来我也是个耐不住寂寞的混蛋,俗人一个啊。唉,既然自己成不了佛,那就像凡人样享受人间的男欢女爱吧。

第二天,林凡就给自己申请了个QQ,可他一个网友都没有,只好上聊天室里碰碰运气了。半年时间过去了,林凡也聊过几十个人,有感觉的却没几个,并且也不是都愿意和他发生点故事的人,只想淡淡地做朋友,只聊不见。林凡也不纯是为了性而上网聊天结交女人的人,他需要一个可以和他谈心,可以相互关心的人,也可以说是想找一位情趣相投的红颜知己吧。

一周后,他遇到了一位在北京进修的大学教师,可真是天赐良机!那女人并不算漂亮,却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经常在宿舍做些好吃的,叫他过去,也给他洗衣服,有时候还给他洗头,他后来就让那女人来他这里住了。他们同居了半年,他喜欢听她说话,她懂太多的知识,让她大开眼界。坦率地说,那女人在性技巧上是很笨拙的,他需要很长时间的前戏,才能勾起她的欲望。当她被他挑逗起来后就积极地配合他,让他达到最大的满足。他们像夫妻样相互拥抱着,温暖着,关爱着,度过了一段特殊的岁月。

遗憾的是,那个女人在性生活上一旦有了一次,就想再要,甚至到天亮了,还想要,让他很苦恼的,他可真有些招架不住了,就赶快穿好衣服,说他要上厕所,溜之大吉。

半年后,林凡就和那女人分手了,进修结束了,她回了当地,教书育人、相夫教子,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贤妻良母。林凡偶尔也给她发几个短信,也只是淡淡的问候和祝福,朋友是人生驿站上的一个过客,一段故事,一段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不必刻意去挽留,去回忆。生活依然在继续,人也应该以平和的心态去面对、憧憬、开拓更加美好的未来!

林凡长时间的在外漂泊,工作挣钱、上网交友、约会同居,日子也过得满滋润的,对家的感觉也似乎淡漠了。在网上,当别人问到他和他太太的关系时,他说到:“她总烦我,孩子也没带好,老问我要钱,不懂我。其实我并不需要她太用心经营我,只要她能做个合格的太太就行,带好孩子,给我一点关心和温暖,知道在外人面前维护我的面子足矣。我对她的爱累了,当你对自己的亲人不抱有爱的感觉时,你对金钱也是麻木的,要就给吧,只要我有,我甚至连私房钱都没有。”林凡的确是个不在乎金钱的人,他知道他有那个能力,没了,可以再挣,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沦落到穷途末路,总是对自己信心十足。

有次他回湖南老家,林凡连自己都没想到,他在家呆了一个月时间,只对老婆温柔过两次。那天他计划晚上回北京,老婆和他吵了起来,并且抓破了他的脸,让他恼羞成怒,第一次动手打了老婆并提出要和老婆离婚。老婆问他房子和存款怎么分,他说都送给她;孩子谁带,他说他带,只要能摆脱她,他愿意净身出户。对于这件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林凡应该是有责任的。他以家里客人太多,晚上过夫妻生活不方便为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如果和老人在一起生活的家庭,难道就要禁欲吗?显然,林凡的解释是不合情理的,只能说是他在外边见的女人越多,对老婆就越没感觉,没了和老婆在一起的激情了,这可是男人的致命弱点啊!

那个大学教师走后,有段时间林凡冷静了下来,他开始拒绝网上和生活里找他的女人,他怕自己受伤害,他不想和她们做爱。他知道那些女人不喜欢用钱玩男人,她们要的是品位,要的是感觉。他恨自己为什么就找不到一个真心知他,疼他即使没有性也可以做朋友的女人呢!一直以来,他的骨子里都有种傲气,他鄙夷那些靠身体生存的女人或男人,他崇尚精神上的共鸣,当然也希望灵与肉的交融,他觉得那才是人生的至高境界。

但他还是没有足够的毅力独自生活。他一个人要面对很多的事情,有时心情很差;他的肠胃不好,在外边老吃得不舒服,很希望有个女人能陪陪他,他只想能找个好点的情人。没有女人的环境,他感觉他心理上也有缺憾。他很希望能和女人有交流的机会,也希望得到女人的赞赏和关爱。所以林凡还是身不由己做了女人的俘虏。不过林凡有时也会忍痛割爱,懂得该放弃时就得放弃。

林凡依稀记得,那次是他去工商局审验营业执照。一位表情严肃、冷若冰霜的女人接待了他。那天他起床晚了,就惶惶张张带上了前天带回家的营业执照正副本,和单位财务报表,却忘了给报表上加盖单位公章。那女人就说让他先回家,留个联系方式,等办好后,他把公章带来补盖上就可以了。他谢天谢地,总算没有白来,也免得遭老板白眼。

到了周五,那女人打电话来,说执照审验已办妥,问他下午可否有时间来拿。他说当然可以了,她就说那约个地方,她给他送去。他当然不亦乐乎了。

他们选了个比较偏僻却很雅致的咖啡馆见面了。她给他要了杯咖啡,自己要了杯柠檬汁。她对他嘘寒问暖,从他在北京的工作情况,问到他的生活困难,从孩子的学习情况,问到他的爱人……是那么的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和当初他见到的她判若两人。她似乎像个信访局主任,在和他谈工作,在对他家访,让他感到无比的温暖。一小时后,她才拿出了办好的公文,递到他手里,他说了声谢谢。她就说,朋友不言谢,要谢就叫声我姐姐吧。他迟疑了下,还是痛快地叫了声“大姐,辛苦你了,下次我请你吃饭吧。”他们就愉快地离开了咖啡馆。他给她挡了个的士,又给司机撇了五十元钱就哼着张杰伦的歌曲扬长而去。

又一个周末,这个比他大三岁的公务员姐姐邀请他来她的家里做客。他盛情难却,何况他还欠着她的人情,就在晚上她带着一套高级化妆品登门致谢来了。

他走进了她淡雅的客厅里,接过了她递给他的茶水,就在沙发上坐下了,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扑面而来,让他感到无比的惬意。

她很快就做好了六菜一汤,色香味具全,看得出她是位非常能干的女人,他们就边吃边聊了起来。他才知道,她没有孩子,他的丈夫在海关,常年在外,很少回家。她说她很想找个能陪她说话的人,即使不发生性关系都可以。

可后来她还是紧紧地抱住了他,他感觉到了她是那么不能自己,那么热烈,那么无助。他怕了,他怕她缠上了他,怕她对他要求太多,那样会毁了他的家庭,会让他在北京死无葬身之地。那一刻,他的理智战胜了情感,他低下头吻了下她的脸,就很礼貌地把她抱到了沙发上坐下,说他有事,就离开了。他和她的故事就此画上了句号。

自从方瑜走后,林凡依然徘徊在网上,依然隔三岔五见网友,但没有一个让他真正动心的女人。有很多他连名字都忘了,也从不去想,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是方瑜却不一样,他想忘都忘不掉,她已经偷了他的心。林凡想到这里,会心地笑了。他要感谢上帝,山不转水转,时光真的可以倒流呀,让她能再次回到他的身边。他立刻掏出手机给方瑜发信息,“我美丽的天使,我天天都在盼着你的归期。但愿梦想成真,你我再相聚,携手游人间!”

林凡和方瑜分手半年后,这一天终于见面了。

那天林凡开着车去接的她。路很堵,在新世界商场,差不多开了一个小时。她穿着白色短上衣,下身穿着裙子,还有靴子。他们一起开车来到林凡家附近,找了家大众餐馆,吃到打烊。林凡忽然想起席慕蓉的《重逢》“灯火正辉煌/而你我都已憔悴/在相视的刹那/有谁听见/心的破碎”,他背诵给她听,她听着听着眼里就流出了泪花。

他们在餐馆聊了好久,她再次要求他喝酒,举杯为了这份重逢。林凡开车是不喝酒的,但她说她能开。他们聊着,侃着,完全忘记了往日的矛盾与不快,像是两个久别的亲人,她频频举杯,以茶代酒。他们吃了差不多三个小时,也聊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她把他送到他家的小区门口,然后说打车返回自己家,林凡还是拉住了她的手,她在他的努力下还是跟他一起回到了他的家。

他们看着电视,听着歌,然后林凡就上了QQ,有个外地的网友关心他的病,问他吃药没有,他看出了她的不快,就从QQ上下线了。

夜越来越暗,其实林凡早就给她准备好了洗的手巾与牙刷,她洗完后说他家的床单很干净。他说当然很干净了,自从与她一别,这床一直在安静的等待那个值得期待的人出现。不过的确如此,她是林凡最后一个发生亲昵关系的朋友。

她长胖了,明显的胖了。当他们一起上床的时候,开始他真的以为,他们可以做到心静如佛,可是他还是把握不住,倒在了她的怀抱里……他们在一起总是缠绵,不过,像是有些亲情,没有以前热烈,也许会慢慢疲了。后来,她用力掐了掐他,说这次又危险了。他好象感觉曾经有过什么事。她说曾经有过孩子,只是他不知道,所以她恨他,因为他们在一起什么措施都没采取,她说他坏,坏到她不得不恨。他便说那也是周瑜打黄盖——,她马上使劲拧了下他耳朵,他就赶快作揖向她求饶“夫人息怒,在下明天就去少林寺修行。”她就哈哈笑了。

第二天早上林凡送她走的时候,他们途径小区的幼稚园的时候,她和他开玩笑说,“以后我们的儿子就送这上学,行吗?”,他就给了她一个吻。

他开车送她回了家,一路听着那首“为何偏偏喜欢你”,他为能有这份重逢而欣慰,虽然明天的路还很长……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转刊请与圆觉传媒联系。
联系qq:121884919(巴渝文化网)
爆料电话:023-40513331

                                                                                                                           (责编:佳佳)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