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瞭望纪实 >>人物 >> 年逾古稀亦追梦
详细内容

年逾古稀亦追梦

时间:2017-02-05     作者:​廖成江【原创】   阅读

“晏河水,弯又长,山涧细流汇小江。环绕长寿工业园,漫步来到晏家场。场镇中心转一转,依依不舍去远方。响水洞,水声响,瀑布悬挂宽又长。河水漫游向南去,告别晏乡下长江……”,这就是一个诗歌爱好者对重庆长寿晏家镇环境的素描:一条蜿蜒的小河穿

过城镇中心奔向远方,将晏家老城和新城一分为二。

每逢三六九赶场的日子,重庆长寿区晏家场镇大街上人流穿梭拥挤,超市开门,餐馆营业,卖小吃的,卖蔬菜等农副产品的,在街道两边一字型排开,迎接着远近赶场购物的人们。在农贸市场向晏家桥头方向西去的街边,有一家不大的茶馆。茶馆门边的茶桌上,一位腰背挺直精神矍铄的老人坐在茶桌边,手捧盖碗茶细细品茗,不时和一起喝茶的几个老人吹牛聊天摆龙门阵。

老人头发略带花白,和那几个老年朋友常常在此喝茶,摆谈时事和家长里短,讲到文艺方面的事,老人更是来了精神。他对诗词歌赋的创作侃侃而谈,抒发着自己对创作的见解。那几个老人算是他多年的文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讨论得兴趣盎然。

那老人是谁?为何一提到诗词歌赋方面的话题如此感兴趣?原来,老人姓何名国正,是晏家中学的一位退休老教师、《晏风》诗刊的执行主编。他对诗词歌赋的兴趣,正是来源于他对《晏风》诗刊编辑工作的无限热爱。

这位老人,要说他老,毕竟他已经77岁;说他不老,毕竟他有年轻人一般的火热之心和进取精神。

 

《晏风》创刊史话 

走进老人在学校的住宿房间,摆放在桌案上的一大摞28期《晏风》诗刊,着实让人感概万千。这一本本诗刊里,刊登了远近一百多位诗歌爱好者的诗作;每一首诗歌或每一篇评论的字里行间,倾注着老人的追梦的心血。这些诗刊,是老人不计报酬业余编辑刊印的,在社会上产生了良好的反响。

平时,上门给何老师交稿的作者,一叩开房门,何老师开门时手里往往还握着一支笔,原来他正在改稿或创作。这时,作者会惊奇地发现,在客厅里一张吃饭的方桌上,堆放着大量的书籍和稿件,一叠诗稿的稿笺上,正画上增删符合或添加的文字。再看其他桌案上、沙发上,总是堆着一摞一摞的诗稿和书本。这私人的客厅,俨然成了《晏风》诗刊编辑部。

何老师身材高大且腰板挺直,红光满面且精神矍铄,谈吐自若之间,显示着深厚的生活和文化底气。见有作者上门交稿,他总是热情让座,倒上一杯白开水,和作者细细攀谈。他和作者交流的,唯一的话题就是晏风诗刊的办刊动态以及稿件方面的情况。一些诗歌爱好者和诗刊的作者,和他打交道久了,对他的办刊情况也有了些许的了解。

2007年秋天,为丰富群众业余文化生活,为晏家工业园区和化工园区建设讴歌,晏家街道政府决定成立一家诗会,用一定的经费办一种当地诗刊。晏家诗会作为长寿凤鸣诗词学会的分会,在业务上接受其指导,在行政上属于晏家街道领导,为晏家地区的文化建设、道德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服务。在短短两三个月的筹措之中,晏家诗会成立了,诗会成员达到了130多人。诗会会长、副会长由当时晏家街道行政领导和分管宣传工作的领导以及中小学校长兼任,下设理事、秘书、和特聘顾问。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业余兼职没一分钱报酬。在诗歌爱好者的建议下,诗会把诗刊定名为《晏风》,由当时年届70的退休老教师何国正当执行主编,负责诗刊的全方位编辑刊印工作。何老师出于对诗歌创作和编辑工作的热爱,不计报酬,主动承担了业余编刊的这一重任。他奔波劳碌,跑上跑下,先后组织部分诗会成员开会,请上级有关文化部门的领导和离退休老同志到场做指导,《晏风》诗刊就这样诞生了。

翻开《晏风》诗刊创刊号的发刊词,让人们读到了当年何老师题写的激励人心的文章,也算是诗刊的卷首语:

“诗曰:

天马行空云海间,

渝东重镇兴两园。

日新月异风华茂,

自有笙歌赞英贤。

接下来的第一段,便是介绍晏家的地理位置和发展优势,说明了诗刊的诞生背景。作者在第二段写道:“在经济突飞猛进发展的同时,文化建设也不甘落后,在中华诗词学会发起的‘争创诗词之乡’全国性活动中,晏家诗会及所属的《晏风》诗刊在长寿区和晏家街道两级党政部门和长寿凤鸣诗词学会的领导和关怀下,在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持下,在广大热衷于诗歌事业者们不懈努力下应用而生了!这是与经济建设同步的文化建设、道德建设、精神建设的迫切需要,也是晏家地区诗歌爱好者们的渴求,同时,更是晏家地区人民文化生活的一件大事!

………… 

如歌的时代,岂能没有诗家的吟唱?

腾飞的岁月,岂能没有奋进的号角?

感恩戴德,岂能没有由衷的歌赞?

和谐幸福,岂能没有会心的言笑?

…………”

文章的结尾处,那昂扬向上的激励话语,表达着激昂向上的心潮和行动。诗刊创刊了,给诗歌爱好者们搭建了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霎时间,诗稿从四面雪片般地纷飞而来。翻开当年的创刊号目录,“金秋十月”、“园区之歌”、“春华秋实”、“晏乡风情”、“含苞待放”、“诗论诗评”等栏目跃然纸上;这本创刊号第一期《晏风》诗刊,汇集了九十多位作者的诗歌和评论,十六开本共111页。

 

呕心沥血写诗编稿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何老师在学生时代就爱上了写诗。在读涪陵师专(今长江师范学院)期间,因了爱写诗和评论时事这一原因,刚毕业时就被打成了“右派”,失去了当老师在三尺讲台授课的资格,被迫干起了挖煤、伐木、打渔、炼钢铁等粗重的体力活。直到改革开放后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被平反落实政策,从此走上了教育岗位,在晏家中学当语文老师。

生活的坎坷不平,历练了他的胆识,让他积累了深厚的生活经验,为诗歌创作打下了坚实的生活基础。在他的诗歌创作生涯中,除了创作了几百首传统诗词以外,他所创作的新体诗就达两千余首,算是个多产诗人。

他不断总结创作得失,把握诗歌的美学价值取向。他以中国传统民歌和传统诗词作为基础,探索新体诗的创作规律,在诗歌创作理论上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在所发表的《从中国诗歌的发展轨迹看中国诗歌的发展走向》和《从中国诗歌的发展现状看中国诗歌的发展走向》等多篇诗评中,阐述了诗歌创新与继承的关系,让很多读者产生了共鸣。就这样,诗刊的作者受到熏陶感染之后,诗歌的创作风格呈多样化发展;但万变不离其宗,诗歌的韵律美始终是中国诗歌艺术的表达形式,离开了韵律美,就不能成为其真正的诗歌。

《晏风》诗刊开始定位为双月刊,后来由于质量的渐渐提高,加之一个人编辑人手太少,后来改为季刊。从创刊到现在,历经七年时间,28期诗刊每期按时出刊。诗刊的影响越来越大,作者群和读者群扩大到重庆市内外,万州、梁平、垫江、四川简阳、都江堰等地的作者读者和诗人也纷纷来稿。目前,外地作者群已经占去了《晏风》诗刊半壁江山的刊登量。一些知名诗人也对《晏风》诗刊刮目相看。他们说,一个小小的地方,能办出一份有特色的诗刊来,的确不容易。部分诗歌作者的作品已经达到国家正式刊物的出版水平,这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奇迹。当然,这所有的一切,除了诗歌爱好者们的不懈努力,更是与何老师辛勤耕耘是分不开的。

何老师有一对儿女,都在重庆工作,家庭条件好,老伴也和儿女们生活在重庆。为了编辑《晏风》,他独居晏家中学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老师宿舍住房里,回重庆探亲的时间很少,一心一意扑在《晏风》的编辑和通联工作之中。街道领导见他工作实在辛苦,要给他一定补贴,每次他都婉言拒绝了。他说:“老来做点能所能及的事,还讲什么钱呢?人老了,闲着也是闲着,干点对社会有用的事儿,精神也充实些”。朴实的话语,阐明了一个退休老人的奉献情怀。他的这种无私奉献精神,深深打动着读者的心。外地的诗刊用工资待遇聘请他去做编辑,也被他婉言谢绝。他热爱自己亲手创办的《晏风》,就像热爱自己的孩子一样;他热爱自己的家乡和父老乡亲,就像热爱自己的生命一样。她舍不得离开晏家,去享受重庆家庭里的天伦之乐;他舍不得《晏风》,去过一种与世无争的清闲日子。他的梦想,就是留下来将《晏风》办下去,培养诗歌的读者作者,让中国的新体诗在一个小小的地方发芽、生长、开花并结成硕果。

何老师因年龄大,不会使用电脑编稿,要求作者使用纸质稿件投稿,这也给他一个人的编辑工作带来诸多不便。面对纷至沓来的纸质稿件,他总是认真看完每一篇文字,然后定夺采用与否;对要采用的诗稿,不妥之处还要做认真的修改,文字和标点都不轻易放过严格的检查,有时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稿子编好后,再由街道请的专人打印排版出刊。他独居在没经过装修的卧室里,除了外出喝茶了解世事,其余时间都泡在诗稿的编辑和自己的诗歌创作之中。这样的工作,其辛苦程度可想而知。但他总觉得,苦中有乐,诗歌的编辑和创作成了他整个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全部。

近年来,由于年岁渐高,他多次物色合适的编辑接手他的工作,自己可以回重庆养老。他说,如果有人接手,每出一期,他可以来长寿住一个月,做些诗刊的编辑指导和服务。但有的人开口就要几千元报酬才干,所以至今也无法找到合适业余编辑《晏风》诗刊的人。他只好硬撑下来,尽量寻觅有相同奉献情怀的人。他说,《晏风》虽然稿酬微薄,但投稿者众,读者多,影响面广,如果停刊,读者是不会答应的。有位著名诗人看了《晏风》诗刊,觉得里面有些诗歌写的很棒,可以将《晏风》所有诗歌中精选一些汇集成册出版,作为《晏风》诗刊办刊的纪念,以鼓励作者的创作热情。对此,何老师正在考虑之中。

 

 一身正气有信仰 

何老师虽然年轻时被错划为“右派”,吃了很多苦头。但难能可贵的是,他热爱自己的祖国,对国家对人民充满了感恩戴德的情怀。

他不是共产党员,但却坚信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痛恨贪污腐败和假冒伪劣,以及有违人伦道德的不法行为和不正之风。他年轻时的同学,很多都是县局级离退休干部。老同学聚会,他算是身份低微的,但他从来都是不卑不亢,没有矮人一等的感觉。由于他能正确对待历史问题,并且一生与诗歌结缘,内心充实自在,活出了自己的人生精彩。

他生性耿直正派,有话直说,快人快语,表现了一身正气。他说,中国的改革开放,开创了历史新纪元,虽然还有在前进道路上值得总结探讨的地方,甚至出现了贪污腐败、道德沦丧的问题,但社会发展的大方向是值得肯定的。诗歌创作,就要讴歌时代的进步,鞭笞发展道路上的丑恶,让诗歌充满豪气和正能量。在他大量的诗歌创作中,诗句行间充满了豪情正气,读后既鼓舞了人心,又增添了对生活的认识。他的诗歌风格变化多端,根据内容需要不拘一格唱出心中的情怀。在一大摞《晏风》诗刊中,信手拈来一本,翻开他的诗歌,热情奔放的诗句便跳入了眼帘:

“九十年前世凶险,

南湖驶出救生船,

救民于水火,

救国于倒悬;

南昌城头举义旗,

井冈山上扎云盘;

长征二万五,

过草地,爬雪山,到延安,

抗日反蒋打天下,

打下我人民江山。

…………

把酒酹滔滔,

花献英烈前;

来之不易的今天,我珍惜:

更加美好的明天,我追赶!

(《晏风》总第17期第5页《万岁,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何老师的民歌童谣也创作了很多,充满了生活气息和童趣,随便找来一首读读,也多有清新的感觉:

“小鸡鸡,小鸭鸭,

天黑了,回了家。

小鸡鸡,上了架,

小鸭鸭,地下趴;

他们不争高与下,

和和气气是一家。

(《晏风》总第六期第76页《小鸡鸡、小鸭鸭》)

“辛辣食谱”是《晏风》的一个讽刺幽默栏目,对当今社会存在的一些不良现象略有讽刺幽默,何老师也经常带头写这类诗歌。在《晏风》诗刊总第12期上,一首《公交车上》是这样写的:

公交车标语对乘客说:

今天您给别人让座,

明天别人给您让座。

 

我心里对公交车说:

年轻时我给别人让够了座,

今天老了却很少有人为我让座。

 

这让座与不让座之间,

应该有个什么评说?

失落里,难道不该有点思索?

 

我经常塔乘公交车,

硬拉着吊环直打啰嗦;

看着那些年轻人坐着谈笑风生,

心里头总感到些许失落。

 

以往我想得很多,很多……

其实,人老了站着坐着都同样哆嗦

只要年轻人活得潇洒惬意,

老家伙们也不须对他们苛求太多!

 

一天,太阳可能从西边出来,

一位小伙居然为我让座;

我感激涕零,紧紧拉住那小伙……

我这“老一辈“似乎又找回了当年的自我!

 

《晏风》诗刊,由于有业余编辑何老师的正确引导,所发表的诗歌,内容和形式紧密结合,主题内容上多是对美好事物的赞颂,对不良的社会风气进行鞭挞,算是一本表现正能量的诗刊。在专门开辟的学生诗歌栏目中,诗刊为中小学生搭建了施展才华的平台,培养了学生的诗歌创作兴趣以及审美情趣。

捧读《晏风》诗刊,和诗友们相会于字里行间,亲切而自然。

就在《晏风》诗刊总第28期出刊之后,诗歌作者读者们又在盼望第29期出版;然而,几个月过去了,《晏风》诗刊却音信渺无,人们都感觉奇怪。难道何老师没有编辑《晏风》了吗?怎么没在第28期写下告别结束语呢?

后来,一位作者偶尔在晏家街上偶尔见到何老师,只见他面色蜡黄憔悴,整个人都下型瘦了一圈,走路有些偏偏倒倒的,显得缓慢无力,精神矍铄的神态似乎跑得无影无踪。那作者一问,才知道何老师患了一场重病,在重庆住院治疗一个多月,刚从重庆回到晏家。他说,他因住院停办了一期《晏风》,实在对不住喜爱《晏风》的读者作者,好多人都在问这事。他现在病还未痊愈,回到晏家,又开始编辑第29期《晏风》。多可敬可亲的老人,人过古稀也追梦!这一切说明,他的确还在继续追逐自己的梦想:让《晏风》继续生存发展下去,为中国新体诗的发展尽一点绵薄之力。

了解这情况的人,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愿《晏风》诗刊越办越好,向更高的目标奋进!祝《晏风》诗刊的读者作者们继续为诗刊鼓劲加油!祝业余编辑何国正老人早日康复,幸福平安,健康长寿!

 

作家简介

廖成江,男,汉族,重庆长寿区人;先后毕业于重庆师大外语系和中文系,文学士,做过编辑记者;中学高级教师,重庆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教育学会会员,重庆散文学会会员,重庆曲艺家协会会员,重庆诗词学会会员,区作家协会会员。从教以来,已发表各类作品500余篇,有多篇作品获奖,先后在作家出版社和重庆出版社出版中短篇小说和散文集。文学主张:艺术求真追美,寻觅时代痕迹。

 

 

 

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转载转刊请与圆觉传媒联系。

联系qq:542242297(南山圆心)

电话:023-40513331  手机:13002362367  18602362367

 

                                         (责编:南山圆心)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