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社团创作 >>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18·钟敏 汪长生 胡海伦
详细内容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18·钟敏 汪长生 胡海伦

时间:2022-07-22     作者:钟敏 汪长生 胡海伦【原创】


钟敏 | 塞纳有座雅绿园


 在巴黎的塞纳河边,著名的“新桥”之下,有一座名叫“雅绿园(Square du Vert-Galant)”的小小花园,这个小小的桥下花园因它特殊的地理位置而颇受巴黎人的喜爱:背靠着古老的“新桥”,三面被塞纳河水所环绕,犹如一片伸向河心的绿叶的雅绿园怎么看怎么像一艘航行于河中的小船。

 沿着新桥上通往河边的石阶而下,就可以抵达雅绿园的门口。花园门口的一块铁牌上写着这座公园的来历,原来这个伸向河心的尖尖的半岛是 “新桥”的附属建筑。处于“新桥”中部的这个花园后面的亨利四世骑马塑像高高立于桥上,昂首阔步的气势和下面临水的雅绿园的柔和温婉形成鲜明的对照。

 推开进园处低低的铁栅门,就可以直接步入花园中。花园中占地最多的还是那两块绿草地,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叫“雅绿园”的由来了。小小的花园本是一览无余,但还是让人忍不住要走进去,要想去到园里最前端的铁栏杆边,要想去体会随雅绿园伸向河心的感受。

 这是一种特别的感受,站在雅绿园的前端,靠在铁栏杆上,有一种犹如置身于一艘迎风破浪的船头,顿觉身轻如燕,大有可以展翅飞翔的喜悦。低头看那堤岸边垂垂的柳枝临水起舞的娇媚之态,便不能不又一次印证巴黎那享有的浪漫之名。再把目光投向更远处的河面上,那一座座交相辉映的河桥更是如一道道多姿多彩的彩虹横跨于悠悠流逝的塞纳河水之上,令人起多少悠然的幻想。

 雅绿园虽然小巧,却也依然设置了不少的座椅,人们可以在这些大树下的座椅上安然而坐,或读书报,或看风光。在享受阳光的明媚、柳风的轻漫、流水的潺潺的同时,做一番诗意的畅想,该是人生一大美妙的时刻吧。

 四季的轮换在雅绿园里一年年地上演,于是这里便又有了斑斓色彩的变幻。春天的雅绿园自然是花红草绿欣欣向荣的景象,最是情侣们喁喁私语的浪漫地;夏天的雅绿园阳光正好,葱绿的草地作了喜爱阳光浴的人们的好地方;秋天的雅绿园最是一道色彩的风景,飘飞的黄叶把诗人引向遥远的幻想的王国;而冬天的雅绿园繁华退尽,又该是哲人们冥思苦想的清幽处。

 雅绿园,这个娇媚的安坐于塞纳河上的小小花园,凭借着它那小巧玲珑和特殊的地理位置,竟成为在巴黎众多名胜风景中一道可以脱颖而出的充满了无限柔情的风景线。

2010318日于巴黎埃夫里。


  image.png

作者简介:钟敏,号烟雨阁主。旅法作家、诗人。巴黎烟雨文学社创社社长、法华作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饕餮男女》《巴黎咖啡馆》《法国老建筑改造经典案例》《行走大巴黎》(合著)《烟雨阁雅韵》《烟雨任平生》等书籍。作品散见海内外报刊杂志及网络。




汪长生 | 诗读女人手


 现代人审美,一看脸,二看身材,却往往忽视了其他方面,比如手,特别是对女人之手的关注。这种直观快捷的审美,与现代人快节奏生活和快餐文化有关。这是一种缺憾,也是一种倒退。

 其实手对人来讲非常重要。人类的文明,也许应该从手的进化开始。自从有了手,人类就开始站立在这个世界上,并用双手耕耘创造,实现梦想。如果说大脑给我们提供了思想,那么双手则把思想物质化,把思想变成了现实。

 人类的文明,是用手创造的,也是用手来书写和记录的,没有手,就没有人类的文明;人类凭双手而站立,没有手,我们就是匍匐在地的四脚动物,人的审美就无从谈起。

 手的出现和存在,不仅是人类审美的前提和基础,更是我们审美的重要对象。相较于现代人,我们古代人似乎更有审美素养,他们非常关注手,特别是女性的手。不少文人作品都有对女性手的细致观察、描写和赞美。《诗经·硕人》是这样描写的: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这一段诗共七句,全部写女性的美好的容止,第一句就是写她柔荑般柔嫩洁白的手,然后依次写肌肤,颈脖,牙齿,眉额,笑容,最后压轴写眼神。由此可见手在诗人心中的审美位置。

 《钗头凤》是宋代诗人陆游写给唐婉的一首很有名的词,开篇首句也是写手,诗人用“红酥手”来赞美他的初恋情人。

 女人手之美,除了质感,还表现在其灵巧。北朝民歌《木兰诗》是我国诗歌史上的杰作。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十年征战回家后,恢复女儿装,诗中写到了她的手的一系列动作: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

 这姿态是那样的欢快美好,心灵手巧人美在这里得到了完美的结合和表现。

 女儿在家要织布绣花,采桑养蚕,勤劳的手入诗也不少。比如《孔雀东南飞》中写焦仲卿的妻子:“十三能织布,十四学裁衣。”一个能“织”一个学“裁”,体现了男耕女织社会,女人的手也要撑起家里的半边天。

 曹植是建安文学的代表,他的名作《美女篇》就是写女子采桑劳动时的手是如何的美:第一句“美女妖且闲”,写美女姿态,紧接其后用了五句的篇幅写美女的手:

 美女妖且闲,采桑歧路间。柔条纷冉冉,落叶何翩翩。攘袖见素手,皓腕约金环。

 前三句写采桑的动作引起枝叶冉冉翩翩,间接描写美女手的动作灵巧轻柔;后两句写采桑攘袖,直接写了洁白美好的素手和皓腕。却将写眼睛放在了后面,仅用一句“顾盼遗光彩”。这里不是说眼睛的描写不重要,而是表达古人非常重视女性手的审美。

 如果说以上主要写的是少女的手,那写年轻妻子的手也有不少。唐诗《新嫁娘词》是这样写一个刚出嫁进婆家做新媳妇的手:

 三日入厨下,洗手作羹汤。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

 从诗中手的动作描写,可知这个新媳妇下厨做饭是用了心的,将来持家事亲,一定是一把好手。

 李白在一首很有名的诗叫《子夜吴歌·冬歌》里,是这样赞美年轻妻子的手的:

 明朝驿使发,一夜絮征袍。素手抽针冷,那堪把剪刀。裁缝寄远道,几日到临洮。

 在诗里,李白写了年轻妻子的手的素洁美好,通过写这双素手在寒冷的冬夜“抽针冷”、“絮征袍”、“把剪刀”的一夜裁缝,以及天明拿着赶制好的征袍找到驿使“寄远道”,表达了年轻妻子对戍边临洮的丈夫的关爱与思念。

 女人的一生有三个阶段:女儿,妻子,母亲。除了描写女儿及妻子的手,也有描写母亲的诗。我所知道比较有名的就是那首妇孺皆知的“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这应该是一双细心灵巧的手。诗人没有写它芊芊玉润,也没有写它柔夷素洁。或许,岁月和劳作使这双母亲的手失去了年轻时的光彩,但却把春光般温暖的母爱和牵挂,密密缝进了游子的衣裳。

 艺术虽然高于生活,却是来源于生活,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反映。诗人的作品不可能是凭空想象的,他们的诗词一定是来源于他们的生活,来源于于诗人对生活的细致观察和深切感悟,惟其如此,他们的作品才能够感动人,才能够流传下来。

 在现实生活中,中国的女性,就像诗中所描写的那样美好!她们操持家务,相夫教子,下得厨房,上得厅堂;她们柔韧的双手如春阳轻风细雨,温暖、抚慰、滋润着我们的生活、家庭和孩子的心灵。她们所做的事情虽然往往比较细微,默默无闻,但其对家庭和社会的贡献及价值,却丝毫不亚于男人的建功立业!如果有机会,她们也能做男人的事业,甚至持枪跃马,保家卫国,就像北魏民歌《木兰诗》中的木兰那样,成为流芳千古的巾帼女英雄!


  image.png

作者简介:汪长生,男,江西九江市人,九江市作协会员,中华文学杂志社签约作家。有在市属市中学任教及市区党政机关任职经历。早先以新闻写作为主,曾在江西日报等省级新闻单位和人民日报、新华每日电讯等中央级新闻单位发表新闻稿。近年来开始涉足网络文学,并在中国作家网、传奇中文网、起点中文网、天涯社区等多家大型文学网站发表作品,获得好评。




胡海伦 | 第一次 


 人生经历中任何第一次总是印象深刻,令人心动。

 我的第一次旅游是在八十年代,我24岁时的夏天,和上海外贸仓储公司的工会主席小朱、团委书记小张和她的男朋友人事科长小蔡,结伴去青岛旅游。那时小蔡与小张正在热恋,小蔡是从青岛警卫部队复员回上海的。他说在青岛有老战友可提供住宿,我们四人就买了五等舱的船票兴致勃勃地去了。

 第一次乘船,五等舱就是在船最底层的统舱,男女老少睡地铺一晚,就到了青岛。我的优点是只对美好事物有印象,对那统舱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我身着自己设计制作的红白条衣裙,脚踏银底尼龙网面拖鞋,在甲板上来回奔跑,海风差点将我的白凉帽吹走,我一手抓着凉帽,另一手扶着栏杆,大声喊道:“大海啊,我来了!”

 然后从船首走到船尾,留下一张张倩影,看见一个挂着的大铜铃,又让同事给我来一张45度斜照,长发任海风吹拂。

 可惜当时只有海鸥牌120相机,印出的是黑白的方块小照,但是第一次与大海邂逅的喜悦之情跃然纸上,我很庆幸回来印出来后,用铅笔在每张照片背面,记录了当时的心情。

 到了青岛,警备司令部的宿舍条件可想而知,我们四人睡两个上下舖单人床,还有蚊子光顾和亲吻。但是奔向大海的兴奋之情盖过一切,至今记忆犹新!我们三个女孩,脱了塑料凉鞋,撩起裙子,任凭白浪打在我们的小腿上,一起兴奋地嬉浪弄潮,那可是我第一次和大海玩啊!下午我们换上泳衣,跳入大海怀抱中,我像鱼儿那样畅游。游累了上岸,躺在大凉伞下,伸展长腿,在软软的沙滩上休息一下。

 当时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只很大很重的黑色救生圈,像个大轮胎,我就坐在上面,闭着眼睛,仼凭自己在海上飘啊飘⋯看着不远处小蔡和小张秀恩爱,我第一次这么想:“要是有男朋友陪我一起看美景,多好啊!”

 第二天早上,我们去爬崂山。那时还没有旅游鞋,小蔡为我借来一双绿色解放军鞋,虽然与我浅紫色的连衣裙很不搭配,但是很适合爬山。我们四人背着野餐的食物,一起向崂山顶进发。爬到半路,太阳晒得我们汗流浃背,背着的食物越来越重,口干舌燥。突然看见清泉直下的“龙潭瀑”,我们欣喜地奔过去,老道士拿着山海碗,给我们每人一碗“神泉水”,啊!那甜美清凉的水,是我这一生喝过最解渴的!转眼我们胜利登上山顶,朝前远望,是一片海景。正午时分,我们找到一处青松下的树荫,拿出食物一起分享,那一串崂山葡萄,黑紫汁多,放一颗入嘴,甜汁满溢,朋友又为我摄下了面带笑容的馋相。

 晚上,听着一阵阵海涛声进入梦乡,对沈小岑唱的“大海啊,故乡”有了一点切身感受。

 短短的青岛之旅结束了,在回程的船上,我仍在甲板上上下下地奔跑,偶遇一对法国夫妻,我上前与他们用英语会话,我兴奋地对他们说:“青岛的海滨是世界上最美的!”他俩不置可否地向我笑笑。多年后,我和先生去了澳洲、亚洲、南太平洋和欧洲许多美丽的海滩,回想我当时的那句天真的话,我才解读了那对夫妇的笑意,自己也情不止禁地笑了起来。

2020429日)


  46a6e31dd98a6684115565e624c5bde.jpg

作者简介:胡海伦 (Helen Hu),上海人。热爱阅读写作。大学主修外贸英语,在上海从事进口五年。来澳读研究生后,转战服装进口二十年。也曾涉足房地产五年。热爱旅行,足迹遍及30多个国家。人生路上,遇到许多有趣的人和事,为此用中英语记录成文,著书《其味无穷》。文章多次得到澳洲杂志优秀奖。小小说《离合》荣获世界华文微型小说优秀奖,并登载几家杂志上。四篇游记登在北美《世界日报》。离开商海后,静心读书,行路,写作,圆我的作家梦。


二维码165281700250656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