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外国名家 >> 漫黎(芝加哥)专栏1·漫黎自选诗十二首
详细内容

漫黎(芝加哥)专栏1·漫黎自选诗十二首

时间:2022-07-10     作者:漫黎【原创】   阅读

 

诗人近影

漫黎wc.png

诗人简介漫黎原籍上海,现定居美国芝加哥。华人诗学会会员,中国朗诵联盟艺术指导。原电视台节目编导,合作执导的纪录片《记忆电影》获第二十五届夏威夷电影节纪录片成就奖。近年来开始写诗,诗作发表于《芝加哥时报》《诗殿堂》《洛城诗刊》《休斯敦诗刊》《台湾时报》《中国日报》等报刊杂志,并被入选《海外华人诗歌精选》《2021中国微信诗歌年鉴》,以及散见于各网络平台。

 

漫黎自选诗十二首

 

初雪(组诗)

 

(一)

一提及雪落,那么多内心的白

似乎就一下子旷远了起来

 

万物也变得单纯

当你转身准备迎接与赞美

所有的平凡

 

(二)

萧瑟

是一把带有金属质感的利刃

一寸寸收割

大地体内所有的慰藉

 

薄凉终究是薄凉

是石头紧闭的双唇

 

你不必把最后的温暖抽走

因为旷野早已是———旷野

 

(三)

我写不出那么多隐喻

在你转身的那刻

盛大的雪,便落了下来

 

啄木鸟的唇喙,被冻住了

 

即便被定义成一根灰色的羽毛

也应该有

更好看的飘落

 

(四)

在第一场雪与最后一场雪之间

还会有更多的雪

来不及相遇,便从另一个身体飞回

 

这么多不确定的白

是月光倾洒林间的银屑

脚微微一踩,就都碎了

 

(五)

其实想要结束这场浩荡的千里奔赴

并不难

你伸向虚空的手

按下这命里的闸门

于是

我看见

初雪,从礁石上

降落!

 

(六)

雪花在飘,它似乎在怀念着什么

 

而我们都是被时间放逐的人

 

没有雪的日子

就把心上所有的洁白举过头顶

让它们,浸泡最初的星光

 

 

淌过夜的河

 

这里,河水是呜咽的

在生存与死亡的搅动中,你背光的脸

过早地丢弃了黎明

 

一股股暗流正侵袭午夜安静的床

巨大的阴影在脚底漫延

当命运的光点蚕食你唇边的血色

 

你往前走

并试图打捞沿途每一张

下沉的网

 

 

逃离的夜

 

我会骑上怎样一匹木马

在墨一样袭卷而至的夜,从你身后逃离

 

不会再洒雨点儿、花瓣和小豌豆的种子

当生存之水倾尽它所有的关照

我也终将停止  向虚空表白

 

但仍有某种压抑一动不动匍匐在大地

 

借助铁锄的力点,朝更深处犁去

 

 

鸟自鸣

 

鸟声自啼,且自带共鸣

若是从幽谷偶传一声、两声

那种穿透便恰如一滴浓墨委身于一汪碧水

 

我喜欢这样干净、清脆的鸣啼

喜欢事物保持它起初美好的模样

 

可鸟鸣终究是鸟鸣

昨夜对门山头的那只斑雀,它叫了一整夜

就让我头疼不已

 

 

明亮是飞行的另一种姿式

 

明亮应该是一种飞行姿式

追逐光影渐变中率先表白的部分

 

而我们的裸露

是岛屿仅存的小面积诗意

隔空扇动

空气对流里,所有——

干净的透明

直至一团光的入侵将我条条肋骨抽走

驯服我的牛羊,放牧高坡

 

沸腾还是沉默,在一株晚樱的手指尖

完成,瞬间绽放

 

 

 

你沉默,点燃另一种灰烬的荒芜

是孤寂的姿态,伸出的手旋又下垂

克制的火焰,无法在

一只鸟的歌喉里得以声色纵情

如果风,可以更缠绵一些

掉落的叶也就不会无端迷失

此刻,许多不确定正在分娩

在夜无垠的寂静

大雨冲刷你身处的小城

一场倾盆后,空巷

是不是该再多给,几声回响

 

 

顶点

 

顶点其实是个非常刁钻的角度

它并不接地气,与日常沉醉的趣味相比

它冷过一柄长剑的出鞘

 

我见过处于不同场景里的顶点

或群山之巅,或塔楼之上

在两条直线相交的锐角内,没有

数学定理、没有哲学理论

顶点,包涵了更多的未知与空白

 

就像光与影之间微妙的辩证关系

通向顶点,也需要搭一把看不见的梯子

不同的生物会选择不同的方式,向上攀爬

这个动作似乎很抽象,很漫长

但若看一看那些长在高地的樟木

挺胸,直立,似乎一切尽在俯瞰

一切游走股掌

 

它们唯一不能确定的是——

会在哪一刻倒下

而我却能确定——

我会在我洁净的棉袍里

与高处的虚无,保持

旁观者的距离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