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文化记忆 >>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37-杨沧白
详细内容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37-杨沧白

时间:2022-07-07     作者:孙善齐【原创】   阅读

 

辛亥元祖三峡歌——杨沧白

 

一生事迹昭日月

杨沧白先生是辛亥革命的元勋,四川、重庆辛亥革命的实际领导者。他是一位品德高洁的资产阶级革命家,也是一位卓有成就的大诗人、书法家。传世有《沧白诗抄》《杨庶堪诗文集》《沧白先生论诗绝句百首长笺》《天隐阁集》。

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称颂他:

“开国有诗人,沧白杨夫子。秀句兼丰功,辉耀同盟史。”

他的学生郭沫若评价他“在四川成为革命党人的元祖。”

杨沧白,名庶堪,字沧白,重庆巴县人。早年在四川创建了资产阶级革命团体公强会及同盟会重庆支部。武昌起义以后,他领导创建了蜀军政府。袁世凯复辟,他兴师讨袁,进攻成都,失败后逃亡日本。护法期间,他被孙中山先生任为四川省长,后又被任为广东省长,大元帅府秘书长,参与机枢,功勋卓著,深得中山先生信任。蒋介石叛变,他不与当道合污,退出政坛。抗日战争爆发,先生时在上海。汪精卫想利用先生的威望,极力拉他下水,许以行政院长高位。先生严拒汪逆诱迫,旋与夫人及一子一媳四孙诀别,只身抱病潜赴香港,然后转道陪都,共赴国难。

先生行前,重庆已有谣传,谓先生已接受伪职,先生十分气愤,作《新号》诗以自誓:

“新号分齐楚,群追绪律宗。风前几垂柳,海上一孤松。书史千秋垂,河山半壁空。老夫自迂拙,槁项甘长终。”

此诗大义凛然,掷地有金石之声。他把在日寇面前摇尾乞怜的汉奸比作随风飘转,低首下心的垂柳,把自己喻为凌霜傲雪的孤松,宁肯槁项以死,也绝不苟且附敌。

到重庆以后,蒋介石也想利用先生名望,曾亲晤拉他出山,对他说:“杨先生是本党的老同志,当前国难当头,重庆已成为陪都,四川是非常重要的,请你出任省主席,才能更好地巩固大后方。”后又邀他出任国史馆馆长或陪都建设计划委员会主任,先生均推病不就。

1941年8月,滞留上海的爱妻詹淑则病故,他行前伤痛殊深。一年后,值爱妻周年忌日,先生病逝于重庆南岸。国民政府按国葬礼仪,葬先生于重庆东温泉。1943年,又在先生革命事业发祥地重庆府中学堂旧址,建立“杨沧白先生纪念堂”,又在市区建沧白路,以纪念这位德高望重的一代人杰。

三峡长歌壮胸怀

沧白先生是三峡忠诚的儿子,热情的歌者,为了革命事业,曾长年奔走于三峡大地。他讴歌的三峡,以其壮美雄奇的丰富意象,寄予他对故国故土的无限深情,对革命前景的美好憧憬。

先生作于1912年的《三峡歌》是一篇沉蕴雄浑的拟古长卷,见出先生雄健的笔力,全诗神韵天成,有汉魏诗清越硬朗的风骨:

“出峡复入峡,轻舟渺难驻。巫山十二峰,峰峰锁烟雾。烟雾空蒙里,云树有人居。不分世上米,但足江中鱼。群鱼游江中,独网张江边。夜深明荻火,沽洞傍鱼船。渔父向余说,无愁但言好。人世风波恶,愿得峡中老。涉世已卅余,涉江凡几度。欲采夫容花,恐拆相思树。相思相望里,绿窗城南头。安得一掬泪,回溯上渝州。我家渝州曲,愁怀老亲别。计程过黄牛,夜坐添白发。思亲如引缆,循环无息念。所幸绝猿声,闻猿应肠断。肠断不足惜,魂销剧可伤。归心绕巴水,无复梦高唐。高唐楚绮词,芳菲日袭予。何处足离忧,蜀江暗云雨。雨霁山色佳,江天无纤埃。谁解春波绿,临流照影来。呜咽瞿唐水,奔流滟滪堆。寒江冷蓬鬓,天际一舟回。”

“出峡复入峡,轻舟渺难驻”,“涉世已卅余,涉江凡几度”可见出先生为国为民,多次奔走于巴山楚水之间。但先生永怀故土之思,相思相望,热泪迸流,夜添白发,思念之情深长绵渺。“思亲如引缆,循环无息念”,诗人将思念的情愫,化为真切可感的生活意象,而又出之天然,真得诗家真谛。“何处足离忧,罗江暗云雨”,祖国仍在风雨如晦之中。但诗人坚信,革命将改造旧世界,最终展现“雨霁山色佳,江天无纤埃”的绝佳美景。

先生还有一首描摹三峡雄奇景观,抒发情怀的《峡中作》:

“复峡雄绝壁,漩流写惊湍。

奇景分在目,孤櫂荡中川。

蒙蒙微雨疏,远勝滋寒烟。

峰巅明积雪,掩映成春妍。

时动谢公兴,永怀尘外缘。

既卷栖皇客,翻思肥遯贤。

引缆羡榜人,藤萝若可攀。

险恶风波梦,优游槃涧暝。

雄关,绝壁,漩流,惊湍,诗人准确地抓住了三峡的神韵,雨疏烟寒,积雪春妍,又见出三峡的柔美。诗人虽然怀抱超然世外的人生理想,但眼见世事的险恶昏味,又毅然放弃个人追求,要扬孤櫂而荡中川,投入时代的大潮之中。

怀贞抱愤赋“离骚”

沧白先生自幼聪颖好学,博览群书,诗文俱佳,被时人视为奇才。在革命的生涯中,感时抚世,每以诗文托物寓义,写景赋情。他的诗歌继承了历代诗人的爱国主义传统,发思古之幽情,抒人生之感愤,具有丰厚的内涵和感人的艺术力量。辛亥革命至抗日战争激荡的时代风云,都化为撼天动地的血泪诗篇。先生酷似以诗纪史的杜甫,又似怀贞抱愤的屈原,先生是那个时代的忠实歌者。

抗战爆发,先生在上海闭门治学,“为诗歌以纪悲壮潜烈之情,悼国殇,励死节,垂老违乱,哀思之极也。”他一反往昔的抑郁、沉闷,奋笔谴责日寇的罪行,讴歌抗日军民的忠节壮行,揭露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诗歌有慷慨沉雄之气。

《壮烈诗》如闻天鼓:

“壮烈有战场,亡伤十万师。

灾难正今日,中国有男儿。

血肉糜机弹,音声厉鼓鼙。

不仁问天地,何意乱华夷。

《闻南京夷军杀至数万,悲怀有作》是揭露日寇南京大屠杀的诗证:

“杀气熏天白日昏,惊闻虏将有啼痕。

八千子弟宵呼渡,十万人家昼闭门。

黎庶心伤待埋骨,元戎胆破未招魂。

繁荣佳丽俱灰烬,谁问凄凉黄花村。

1939年,汪精卫派人引诱他说:“公贫,家累重,年力已衰,何苦困处危地而不自惜。”先生感叹,“嗟夫,吾人既有兵火之苦,复有生活之压,甚且有名誉之危!”坚不为所动,作《离沪赴行都有作》,大义凛然,令人崇仰:

“抡泪娇孙怆别情,老宁轻命不轻名。

深渐赴难方今日,苦说还乡近始成。

横海楼船非御敌,行空天马未稽程。

频年樗散无长策,终拟山居学耦耕。

好一个“老宁轻命不轻名”,仅凭此一句,先生便可以不朽了!

回到故乡,先生独居南岸荒村野乡达3年之久。面对河山沦丧,当局腐败,世道艰危,敌机突袭,民众苦难,先生呼天抢地,悲愤莫名,发而为诗,愈见沉痛。

《蜀中秋感》忧愁国事:

“青天蜀道撼风霜,墨翟鸢飞几日回。

山泽龙蛇愁陆起,简书猿鸟畏车来。

滔滔南国浑无际,攘攘雄都漫是陪。

剑阁琴台莽萧瑟,秋城画角至今哀。

《哀陪都》则愁怀如山:

“寥落陪都意黯然,盘庚无复更思迁。

化城乾闼何由值,焦土阿宫绝可怜。

大屋高门余鸣啄,颓垣断瓦有人烟。

重来朝采多非故,未得空斋一宿眠。

《六月五日敌机夜袭时,重庆城内大隧道窒息死万余人,闻之悲愤作歌》:

“城鸟夜啄枭声恶,狂寇机鸢唤忧作。忽闻隧道骇变生,窒息骈尸莽盈壑。愁月云阴黯澹明,天公忍泪不能倾。孰意修罗在尘境,万人一夕如秦坑。大块噫气群生息,洞中炭养尤忧积。何缘牢锁不开关,重门严闭无风入。生道杀民昏岂知,草菅人命安得辞!更传临命惨呼急,军吏铁面方无私。老夫聆此悲心骨,夜半唯余万家哭。长日城头纷鬼车,裂衣啮齿惊相华。防空奇耻污中华!”

这篇血写的悼文为震惊中外的重庆大隧道惨案留下了一部信史,足可以将日本法西斯和他们冥顽不化的孝子贤孙永远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沧白先生忧则忧矣,但他对民族胜利和复兴的前景永远没有丢失过信心。先生一生对朝霞红日爱之弥深,独居重庆长江之滨,更有机会时时仰望红日朝霞耀辉于长河大野之上。

《观日即事》令人神旺:

“晓松苍苍烟雾迷,奇霞如在万峰西。天叫长早看朝旭,故逢东山一角低。”

《看初日照远云作》,则一片光华灿烂:

“东山日出未明间,西望停云乱似山。何事日光透云彩,遥天一碧万红峦。”

1942年,先生逝世前,有似为绝笔之作,仍是一首“日出”诗:

“流露错采熏天赤,喜见将升未升日。黑云偶自幻奇峰,无数巉岩耸青壁。天风吹秋浑欲飞,清寒谁著五铢衣。旋看下界俱成绮,忍忆长江往解围。海上有家相望苦,更无尺素强言归。”

日出之美与思妻之苦发而为诗,于此尽矣!

遥天一碧,朝阳初升,霞绮万朵,那就是诗人心中未来的新中国形象!

自杨沧白先生始,古典的三峡诗歌划上了句号,新时代的人们,将传扬三峡诗歌文化,创制新篇,续写悠远绵长、辉煌灿烂的三峡歌。

 

(选自孙善齐著《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一书。四川民族出版社,2021年5月。

 


孙善齐WC.jpg

作家简介:孙善齐,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副研究员,退休前仼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处长。重庆市散文学会名誉副会长,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著有长篇历史小说《喋血钓鱼城》(巳拍成电视连续剧《魂断钓鱼城》播出)、中篇小说集《夔门诗魂》,散文集《三峡星空》《阳光下的风景》,编著《重庆读本》《重庆文学志》(以上合著)、《重睹大后方文苑芳华》《巴渝逸闻掌故》《碧血丹心》,抗疫诗文集《中流砥柱》,长篇报告文学《拓荒者之歌一中国集成电路创业史》等多部著作。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