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文化记忆 >>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36-赵熙
详细内容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36-赵熙

时间:2022-07-05     作者:孙善齐【原创】   阅读

 

“金川争一峡,风力聚夔州”——赵熙

 

晚清至民国初的蜀中杰出文化名人、诗人赵熙,作为四川人,曾7次经过三峡,留下三峡诗30多首,抒发了一个爱国文人的壮怀激烈与深沉忧思。

赵熙(1867-1948),字尧生,号香宋,四川荣县人,光绪十八年进士,清末曾任翰林院国史馆编修,江西道监察 御史。他为官刚正不阿,有谏臣之风范,后因不耻于与恢复帝制的袁世凯为伍,“决志归隐,自全清节。”他以前清遗老自居,隐居乡间,寄情山水,是蜀中先贤之一。他以诗词书画闻名于世,尤以诗词为人称道,有“西川第一人”之美誉。其道德文章,受人景仰,蜀中曾有“家有赵翁书,斯人才不俗”之民谚流传。

赵熙时称“蜀中诗豪”,号为“晚清第一词人”,家中藏书数千册,写诗3千余首。他与当时诸多文化名流、杰出人士相过从。他与康有为相友善,梁启超尊其为师,并赞其“谏草留御床,直声在天地。”他与辛亥干臣刘光弟、杨锐感情亦很深厚。他与陈三立、严复等常有过从,一起饮酒赋诗,议论时政。1920年,朱德驻军成都时,曾以师礼尊师赵熙,赵赠其诗曰“只有人心能救世,西南半壁赖扶持。读书已过五千卷,一剑能当百万师。“对朱德备极推重与期许。1926年,刘伯承任国民革命军军长,兵驻泸州时,求书赵熙,赵曾集联赠之,有“天下英雄唯使君”之赞语。

据其《香宋诗钞》记载,“自光绪壬辰(1892)入仕,往来京蜀,凡七经三峡,或在春日,或在秋冬,时令不一;或值平时,或遇乱中,诗境亦异”,可见其三峡诗满载着时局的动荡与风烟。

1892年春,25岁的赵熙赴京赶考,在重庆乘坐木船顺长江东下,首次亲睹夔门雄姿,赋《淫滪石》诗,诗曰:

“瞿唐双苍崖,绝地拔天起。

奇哉一拳石,锁钥全川水。

何时唤滛滪,意自舟人始。

立名本惧心,义不旌其美。

不知造化才,生此据何理。

儒者称禹功,中古镇夔子。

疏凿与天然,未究洪荒史。

飞鹰着粪白,万古沉牛祀。

抟抟博山炉,石脚果谁视

无怪白乐天,恐致无名死。

作为一个青年士人,第一次领略夔门、淫滪石的雄奇神秘,心中自有万千感触,并追问其悠远的历史,透露出青年士人一股英锐精进之气。

另有《瞿唐峡》诗,诗曰:

“大江入夔门,破费天地才。

九天至九地,突立仙人台。

琅琅棹歌发,谷向风潭哀。

空石疑有人,郇况称由来。

最奇风箱峡,人死久不埋。

蛮术想万古,重棺叠悬岩。

野人取牙硝,石穴云所胎。

腰绳缒青天,性命轻微财。

春水寸寸碧,大沧生风雷。

黑石千万年,废此万剑材。

人烟转峡口,水纵山容开。

仿佛万石奇,船头黛溪来。

此诗极赞瞿唐之雄峻,尤为可贵的是,诗中叙写了冒着生命危险,在悬崖峭壁间取硝石售卖为生的山民,在雄奇的山水间留下了沉重的人间严酷图景。

还有《峡中闻雁》诗一首,诗曰:

“细雨白沙路,夜闻江岩翔。

徘徊同作客,辛苦向何方。

听吸水声远,起看天色苍。

春星犹点缀,崖壁相洪荒。

闻雁而思乡,这是古代诗人的传统意象,但在此诗中,行旅之人以雁为喻,他们共徘徊,同辛苦,而前程遥遥,透露出诗人对国运与个人命运的怅惘与担忧,很贴近清末的昏乱社会现实。

此次下三峡的《江行》诗曰:

“半日峰峰别,山光可一舟。

冲烟飞白鹭,打鼓赛黄牛。

峡静居人少,林深望帝愁。

桃花似时女,红彩晔春流。

乘一舟览尽峡江风光,而峰峰有别,各呈姿态,诗人的体察是十分敏锐的,桃花宛若时女,比喻新巧,也为全诗增加了一抹亮色。毕竟是青年士人,迷茫中也有青春的希冀。

1894年春,赵熙带领自己的学生尹仲锡、周孝怀再度入京应“散馆”考试,写有《夔峡》一诗,诗曰:

“晓发渔人国,春江红小桃。

水鸣双橹健,风急一鹰高。

峡口光如窦,崖身切一刀。

瞿唐天下险,何地有风涛。

诗中双橹健,一鹰高,不但对仗工稳,且极具画面感,而光如窦,切一刀,引俗喻入诗,非常新巧。在明快劲捷的诗句中,也担心着风涛的不期而至。

1898年,友人杨增荦(字盷谷)将往蜀地,赵熙一夜之间写下竹枝词60首赠送远行,可见其健笔如椽,思如潮湧,情感炽热。

他还另写就《下里词送杨使君之蜀八首》,诗曰:

“西陵水色胜新安,朝暮黄牛上峡难。

人在空舲歌一曲,雁声遥应第三滩。

小泊香溪到玉虚,洞中垂乳是仙居。

只缘心上明妃在,水味浓重满《汉书》。

屈原庙前枫叶红,平明打鼓上巴东。

秋风亭下香火绝,平版无人谒寇公。

巫山峡影玉清冷,人在冰壶一色清。

水响云啼神女怨,云晴雨淡楚王灵。

巫山窈窕复玲珑,墨作围屏玉作峰。

一镜桃花低绿水,瑶姬写影在当中。

缥渺巫山十二峰,峰峰奇秀两峰浓。

美人峰更熏香立,如此巫山愁杀侬。

一舸瞿唐日易西,峡门盐甲与天齐。

千秋杜甫吟能健,白帝城高接瀼溪。

汉相扶孤旷代才,滩声遥夜使人哀。

三分不续高光业,八阵遥当滟滪堆。

其友人是逆三峡而上,诗人历数三峡人文名胜,历代名人,无限向往倾慕,这也正是三峡恒久迷人之处。惜乎诗人并未更多涉及家国之思,所写“愁杀侬”、“使人哀”也语焉不祥。当然,他讴歌三峡的文化辉煌灿烂,文采风流,也暗含着对晚清国运衰败的叹息,这便是诗家的高妙之处。

1899年10月,赵熙又一次东下三峡 ,其门人向仙乔、刘卿子同行,他们过夔门滟滪石,吟诵戊戌烈士刘光弟遗诗“河山今失险,持尔障乐流”之句,不禁悲从中来,遂作《滟滪石怀刘裴村先生》一诗,诗曰:

“片石苍苍太古前,每怀神禹泣当年。

长风不尽风浪恶,谁主西南半壁天。

在此,终于见到了直接抒发故园沉沦的忧愤之叹,见出诗人不是一位吟风弄月的闲逸高士,而是一位忧国忧民的热血豪杰。

1901年诗人离京赴上海,从三峡而下,写有《夔峡》一诗:

“白露浩方久,峡门知夜长。

瞿唐不可上,木叶着新霜。

杜子苦吟地,思君愁断肠。

角声黛溪地,鸣雁自成行。

思杜甫而结愁肠,诗人面对国事日非,心情依然是沉重的,夜色如磐,峡江无路,国家的前途又在何方呢?

1903年赵熙携刘光弟的两个儿女赴京,1904年冬返川经过三峡,写有《峡舟》一诗,诗曰:

“江风入峡雁横秋,江水无情日夜流。

明发不须高处望,断无山色似荣州。

见出诗人思乡之情渐浓,似有归隐之意。

1907年诗人率门人向先乔等赴京,作《过夔门》一诗,诗曰:

“李白乘舟别故乡,桃花绿水下瞿唐。

如今两岸猿声少,不尽春愁落夜郎。

1912年诗人从京返川,作《夔州》诗:

“古来黔楚是乌蛮,僻地于今设税关。

夜来虫声江上雨,九秋鱼复峡门山。

僻地设关收税,诗人对朝庭苛税虐民是颇为不满的。

1934年,年纪已67岁的赵熙携门人陶元用、曾进、周孝怀由川赴沪,作《峡 门》一诗,诗曰:

“峡门江鹳晚争飞,井底鸣蛙水气肥。

莫怪公孙初峙险,经霜树树赭黄衣。

作者题记曰:“此诗于宜昌出峡作,刺四川旧军政当局割剧虐民,因以致乱。”“赭”为帝王黄衣,指到处都是土皇帝虐民。

诗人此行还有《夔府》一诗,诗曰:

“平沙汉将营,万古一江声。

八阵盐烟合,双岩峡路情。

当关宜据险,怀古失骄兵。

杜老三年客,悲歌白帝城。

当时的中国满地刀兵,遍地狼烟,诗人的心情与杜甫是千秋相通的,只一悲字,便连通了两代诗人的共同忧愤。

诗人另有《夔州》一诗,诗曰:

“全川争一峡,风力聚夔州。

八阵平沙后,重关万古愁。

江心盘鬼鸟,石角怒苍虬。

此地穷天险,寒荒白帝秋。

此时的夔州与中华大地一样,一片愁云惨雾,但诗人的忧愤却如狂舞的苍龙一样激越难抑。

赵熙数次行旅三峡,尤以夔门、夔州、白帝赋诗最多,可见他是一位苦恋夔州的诗人,但所写诗各有意境,各有寄托,绝不雷同,这是难能可贵的诗心诗艺。

进入民国,1941年,蒋介石欲聘其为高级顾问,诗人辞不就,1948年,赵熙病逝故园,时年82岁。

赵熙一生7次上下三峡,历经晚清、民国、抗日战争、国共内战、真是一位阅历丰富、饱经时代风云、苦恋三峡的历史文化老人。可以见出,他十分钟爱三峡山川风貌与丰厚的人文积淀,且忧虑时政,关怀民生,每行,必有诗,抒发对三峡的钟爱与时局的忧思,是近代描摹三峡的一位非常重要的诗人。

诗人暮年,时序已进入民国末期,中国古典时代早已结束,崭新的太阳即将升起。可是,我们连接新旧两个时代的老诗人已经看不见了。他和“辛亥元祖”杨沧白一样,成为新旧三峡诗人的终结者与连接者。

 

(选自孙善齐著《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一书。四川民族出版社,2021年5月。

 

孙善齐WC.jpg

作家简介:孙善齐,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副研究员,退休前仼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处长。重庆市散文学会名誉副会长,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著有长篇历史小说《喋血钓鱼城》(巳拍成电视连续剧《魂断钓鱼城》播出)、中篇小说集《夔门诗魂》,散文集《三峡星空》《阳光下的风景》,编著《重庆读本》《重庆文学志》(以上合著)、《重睹大后方文苑芳华》《巴渝逸闻掌故》《碧血丹心》,抗疫诗文集《中流砥柱》,长篇报告文学《拓荒者之歌一中国集成电路创业史》等多部著作。


编辑识别(非非主义).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