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杨炳阳·开心过日子(外两篇)
详细内容

杨炳阳·开心过日子(外两篇)

时间:2022-06-28     作者:杨炳阳【原创】   阅读

过日子就是要过个开心。

生活中常听见有人说,活着,太累、太烦。也难怪,成天梦想做什么大款;追求那刻意的温馨浪漫;逼自己做那些根本办不到的事……如此这般,不累死烦死才怪。

万事万物皆有其必然的发展规律,生活也不例外,只有顺其自然,才能活得自在,活得潇洒,活得幸福,活得开心。而超越自身的条件,去追求那些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那就难免在活得很累、很累了!

成天绷紧神经板着面孔带着小心眼做人,把自己搞得心浮气躁的,值吗?

过日子,不求轰轰烈烈、潇潇洒洒,但求平平淡淡、开开心心,没有开心的日子的生活,即使权高位重、财显势大、声显名耀,又有多大意思?“人生不满百,常杯千岁忧”,倘若仅仅是为了忧国忧民,以天下为己任,那是应当令人敬仰和学习的。倘若仅仅是为了一己之私利,而忧心忡忡,茶饭不思,失魂落魄,实在是自寻烦恼,自折阳寿。

世上多数人是为了生存而奔波忙碌的凡夫俗子,反俗中人虽不见得有多高的思想境界,但也并非就是唯利之徒。他们其实不太看重什么生前身后的名利,他们活的就是现实,也就是为了活过开心。只要我们拿得起放得下,安心做俗人,开心过日子,乐而笑,悲而哭,在平淡的日子里平平淡淡地生活。

开心过日子,首先要有一份好心境。心境的好坏,在人不在天,在己而不在人。好的心境来自于人性的平和淡泊。平和就是要对人对事要想开点,看开点,不必计较生活中的一得一失。

淡泊就是要超脱物语的困扰、红尘的诱惑,有登高临风宠辱皆忘的情怀。其实,保持一份好的心境并不是与世无争;也不是冷眼旁观、随波逐流;更不是封建士大夫式的悠游潇洒。拥有一份好心境实在是一种大气魄。它能超越自我,平凡之中藴含着人生的真谛;它直追自然,让你享受生活的自然乐趣。

开心过日子,不仅要保持一份好心境,同时还要拥有一个温馨的家。家,是温馨的港湾。家之完美不在于名贵的摆设,而是在于“以和为贵”,一个人什么东西都可以没有,但是不能没有一个温馨的家。“家和万事兴”,人安自开心,也就不难享受到生活的幸福。

过日子就是要过个开心,只要你拥有一份好的心境,一个好的家庭,同时,也拥有一份精神财富,你就会拥有一个真正的幸福人生。

   

感悟生活

 

生活是什么?曾经千百次地问自己,曾经多少次流连于名山胜景,寻找冥冥之中的生活真谛;看那喷薄而出的红日,看那清如流水的蓝天,听那和煦阳光下的嬉戏之声,鸟鸣虫吟,以及高山流水般的古筝声,我感受到了生活的纯真与圣洁。

可是,生活并不是想象之中的海市蜃楼,她总是伴随着苦难和挫折,而正因为有了这一切,我们才对生活无止地追求和无限地仰慕。来源于生活之中的沉重,是因一次在院中看到蚂蚁雨前搬食的情景:一只只小小的蚂蚁,背负着质量数倍于己的食物艰难前行着。至今让我难以忘怀。人,在万物之中显得伟大,可以说伟大得无法比拟,但人真正是这样吗?非也,人,有时却是多么地渺小,渺小得无法想象,这需要我们对生活的热爱,对生活的理解,只有我们钟情于她,潜心地去耕耘,才显得尤其地必要。

我每天都在寻找生活的交点,匆匆而过的我怎会知道,生活是一种想象之中的实体,除开这一点来说,生活又可以称为无形的东西,她始终存在于一种深远、一种怆然的悲壮,存在于千里大漠奋进中,存在于广阔而幽远的荒凉、六合八方的心中

并不是我已达到那种洞察一切的境界,但有谁又不爱自己呢?自己应该活下去,并且要好好地活下去,这是我们对生活的理解。

不能长驻于想象之外,亦不能踌躇于忧伤和喜悦、痛苦和欢乐之中,这是人存在的法则,也是人面对生活应作出的抉择。过于沉湎于之外或之中,就不会真正读懂绚丽的人生,读懂丰富的生活。作为万物之灵的人,倘若被许多无所谓的事情所奴役和控制,将会多么地可悲!记得有这样的诗句:

我不是跋涉自己苦涩的生命

我寻找一种永不退色的风景

和风景中溢满辉煌的记忆之鸟

一如古印度圣者超脱遥远的季节

就这样 我吮吸着所有的故事和血液

在生命的每一处风景蜿蜒蛇行

毋庸置疑,人,只有善待自己,即使生活中有失意和挫折。可是人好好地生活,就必须要体现出价值和意义,以及生活本身中所体现出来的伟大,我们也只有不断去磨练自己,才能在挫折中崛起。古人云: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要相信生活是不会欺骗我们的,一切对美好的渴望,一切对欢乐和幸福的追求,和对未来的向往,总之,所有这一切都源于对生活最诚挚的热爱。

人,不能背躬于命运;人,不能屈从于生活!

 

 清泉

 

夏日的一天,有车上山拉水果,我和朋友搭车进山采蘑菇。我俩顺着野花的芳香,各占一个绿茵茵的小山头,开始全面搜索蘑菇。只要看见土质松软的小包,用手轻轻一扒,白生生的蘑菇就被俘了。当我们忘乎所以正俘虏着一个个胖蘑菇时,天边的云朵黑压压的压过来,象是嫉妒我们的收获,风中夹着雨点落下。我俩赶紧靠拢,云越压越厚,雨越下越大,茫茫草原,山连着山,到哪儿藏身?我们无目标的徘徊在雨中,雨象鞭子似的狠狠抽打在身上,我的头发贴在额头上,甚至盖住了眼睛,衣服仅仅裹着肌肤,上下牙不停地打架。我突然听见朋友喊:泉,那里有清泉!他拉着我就朝泉的方向跑,我连滚带爬的跑下山头,雨打得我几乎要窒息,任凭朋友的拉扯,我坐在水地上一动不动。忽然,传来了“汪汪”的狗叫声,我忙擦去脸上的雨水一望,朦胧的雨色里立着一顶账房,一个藏族老人站在雨中打着手势叫我们进去,我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闯入房内,一股暖流扑面而来,老人见我俩站着,赶忙拿起大衣铺在地上,让我俩坐下,端来了热腾腾的奶茶,我接过来三口两口就倒入肚里,老人笑容可掬的又添上一碗,我又事“咕嘟,咕嘟”来了个碗底朝天,老人还是笑嘻嘻的添了一碗,见我有了些活气,让我把外衣脱下放在炉边烤,他端来炒面用食指和中指滑着碗边,不一会儿炒面和酥油就拌好了,再用手捏成团递给我,我贪婪的接过炒面团送入嘴里,来不及嚼就咽,恰好卡在了喉咙中间,我象公鸡打鸣又像乌龟缩脖,来了个大起大落,老人笑着在我背上拍了几下,顺手端起奶茶给我喝了几口,噎得我眼泪鼻涕往外流,他再次捏起炒面团,捏得很小。我看他和朋友打手势交谈,知道他不会汉语,朋友也打手势边说:“看到清泉,想这附近准有人家,就找来了。”从老人的手势中,他好像问我们上山干啥?我才发现蘑菇袋不见了,朋友用手势告诉他拾蘑菇,天冷雨大,蘑菇早丢了。他给我们添满奶茶,停了会儿披着羊皮袄出去了。

见主人走了,我环视着他的家,这家除了被褥摞在屋角,靠炉边的是锅碗、茶壶和一些日用品,别无其他。我问朋友:这老人岁岁年年在这高寒地带生活,家境又如此简陋,不孤独寂寞吗?“不会的,有蓝天笼罩,草原为伴,清泉做陪,他很富有。”朋友象诗人一样说得很坚定。

不久,老人回来了。我这时才注意到那张因强烈紫外线辐射晒黑的面容,岁月在上面刻出了许多纹褶。他手里提着我们的蘑菇袋,笑着指了指山。我全明白了,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热泪在眼眶里滚了又滚。

好多年过去了,这期间我时常想起草原,不由自主就会思念那位藏族老人,那湾清澈的泉水……正巧又有车要到那座山里抓羊,我就坐车又到了草原。这季节已是黄色为主调,没费劲,我就望见那潭清泉,沿着清泉下去,山脚下扎着黑色的帐房,主人听见狗叫声出来,用流利的汉语请我进屋,入座,给我端上奶茶。我向他们打听起那位老人,他说:“已经过世了。”我心里“咯噔”一声,泪水夺眶而出。主人纳闷地问我怎么与老人相识,我讲起多年前的那个故事。他听完笑了,对我说:“我们草原人”四海为家,人如清泉,心如蓝天。不过这位老人活得很坚强,多年前就患了绝症,医生认为他只能活半年,不曾想他多活了一年半。

我问起了泉水为什么“汩汩”的冒气泡,主人告诉我:“这是清泉在延续生命。”蓦然间我明白了那年老人听到“清泉”二字时,为什么把拇指举了又举。遐想时,一盘热气腾腾的羊排端放在面前,主人不停地敬着酒,非让我吃饱喝足。在盛情中,我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一种朦胧而又飘忽的境界中,晃晃悠悠的来到清泉旁,醉卧在泉边,这水真纯啊,纯得仿佛又望见那位老人的音容笑貌,使人忘却了滚滚红尘中的种种喧闹和烦恼……

                      

作者简介:杨炳阳,生于1958年,山东潍坊人,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曾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诗刊》《大众日报》《星星诗刊》《青岛文学》等报刊发表作品多篇。

编辑识别(非非主义).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