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文化记忆 >>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34-傅作楫
详细内容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34-傅作楫

时间:2022-06-28     作者:孙善齐【原创】   阅读

“莽莽长江来,谁敢冲其波”——傅作楫

 

白帝城是三峡的重要名胜,它以夔门为屏,显其雄峻,以瞿唐为带,见其幽深,以彩云为饰,增其妩媚,以文采为魂,增其厚重。

白帝城内陈列的众多诗碑,吸引了无数文化的追寻者与仰慕者沉吟其间,他们驻足流连,迷醉其间,不忍归去。

诗碑林中,有一块康熙皇帝的亲笔御赐碑,引起了游人的极大兴趣。

黝黑光亮的石碑上,一首用流丽的行草书写的六言诗碑赫然展现于人们的眼前,其诗曰:

“危石才通鸟道,青山更有人家。

桃源意在深处,涧水浮来落花。

下署“赐巡视北城江南道监察御史傅作楫”。

原来,此御制诗是康熙皇帝亲手赠给时任江南道监察御史傅作楫的。

说起这首御诗及其刻石上碑以及原诗轴保留至今的故事,颇有几传奇色彩,也见出历史温情脉脉的一面。

傅作楫是康熙十分赏识的廉吏能臣,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补江南道监察御史,命巡视北城。

康熙帝赏识傅作楫的才华与风骨。在傅作楫任职江南道监察御史期间,从未到过三峡的康熙帝,遥想峡江景色,又激赏生于三峡间夔州的良吏能臣,诗兴大发,便在绢帛上亲书了这首六言绝句。他意在表达出只有在三峡的灵山胜水之间,才能养育出这样一位高洁雅致的国家栋樑之材。同时,他对三峡山水极尽向往与赞美。

康熙此诗是袭用唐代诗人刘长卿的旧作,他加以改造点化,创制而成。

刘长卿《寻张逸人山居》诗曰:

“危石才通鸟道,空山更有人家。

桃园定在深处,涧水浮来落花。

康熙在历代帝王中是一 位雄图大略、具有多方面才能的君主,他的诗才,也颇为人称道。但他并没有到过三峡,而要书赠生于三峡的臣下,也就只有发挥诗人的想象,熔铸再造之功了。于是,他挑来刘长卿的旧作,在辞与意境上作了一番加工点染以后,一首君王亲作的三峡诗就此流布于世了。

看康熙的诗作,只改了刘长卿原诗的两个字。一将“空山”改为“青山”,将“定在”改为“意在”。“青山”更贴近三峡的实景,虽是想象却在情理之中。“意在”则更为空灵缥渺,也有揣摩猜测之意,见出这位帝王确实深得诗家三睐,用字炼意俱见功力,能够在袭用中自出新意。

康熙四十四年(1705),傅作楫因直言进谏,被小人罗织罪名,诬陷他核查通州仓粮亏空不实,康熙帝震怒,将他夺职流放辽东奉天(今沈阳)。他被流放整整10年,期间常与友人唱和,他对康熙信用之恩未尝敢忘,其《即事》诗曰:

“寒夜挑灯检敞囊,客心无那转徬徨。

只存一幅胡威绢,拭得酬恩泪几行。

流放的生源悲凉屈辱,但他绝不敢怨尤君王,而把君王赐诗常带身旁,时时拂拭,作为危难艰窘中仅存的念想。

康熙五十四年(1715),西北边患骤起,傅作楫向朝庭捐战马100匹,折银2千两,上表愿军前效力,帝恩准,他得以重回京城。康熙五十六年(1717)二月,他跟随靖远将军富宁西征新疆,为大军督办军粮。不到一年,因年老奉旨返家乡。康熙六十一年(1721)傅作楫病逝奉节,享年65岁。

傅作楫逝世以后,葬于县城西坪白马寺旁。光绪三十二年(1906),夔州知府方旭参拜傅墓,见坟莹破败,遂出资修葺一新。方旭从守墓人、傅作楫的第十代孙傅梅松处,见到了康熙帝的御赐诗轴,特命人双钩上石,置于傅墓新建的享堂中。民国年间,傅墓及享堂皆废,唯有六言诗碑迁置白帝城诗碑林中,流传至今。

建国以后,康熙帝六言诗轴真迹由傅作楫之十二代孙傅相贤捐献给国家,原件藏于白帝帝城文管所。至此,康熙帝六言诗轴的传奇故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傅作楫是三峡诗人中很少见的三峡本土诗人,且又与康熙帝的六言诗轴发生了一段传奇故事,所以,他是一位颇有历史文化意义的三峡历史文化名人。

傅作楫(约1661-1727年),又名傅恒,字济庵,原籍巫山,后迁奉节。他自少时便工诗,年少时即因咏《永安宫》诗之佳句“嗣子不才君可取,老臣如此罪当诛”而名闻家乡。康熙二十六年(1687)乡试中举,任黔江县学教渝,转任知广东花县。时百姓苦于征役,乃出库藏以给军需,减轻了百姓负担,颇有政声,迁直隶良乡(后并入北京房山县)县令。康熙三十五年(1696),内监纵御马践踏庄稼,傅不畏权势,命令杖击太监,并扣御马。内监奏请康熙惩罚,康熙认为其有御史风骨,擢为内用,委以直隶主考。康熙四十年(1702)典试浙江,复由巡视北城河南道监察御史擢太常寺少卿。康熙四十三年(1704),升左副都御史,因直言上谏,遭小人陷害,遣戎边地,后康熙召还。时西北边患,傅请缨上前线,从征青海厄鲁特蒙古,督办粮饷,颇有功绩。后告老返家乡奉节,不久去世,有《雪堂诗集》传世。

傅作楫一生转徙多地为官或被贬,生活阅历颇为丰富。西南之雄浑壮阔,京华之王者气象,燕赵之英雄豪气,北国之酷烈严寒,尽皆锻铸了他的人格与诗风。傅作楫的诗歌兼备众体,既有盛唐雄风,也有中唐奇险,并有晚唐的婉丽深沉,特别对于盛唐巨匠李杜两位的诗风,他尽量吸取,发为新词。

其《楚王宫》诗曰:

“回望烟风里,苍茫野色齐。

山犹开踯躅,传自发棠梨。

乱石江云卷,藤萝夜雨迷。

一丛亡国后,空有鹧鸪啼。

此诗抒发的兴亡之感未见特别,但对楚王宫的描绘颇为传神。山犹盛开的杜鹃花,这比喻为前人所未发,可见诗人捕捉形象的功夫独具慧眼。

《巫山高》诗曰:

“奇峰高十二,一叶下巴东。

冷碧出云山,空清落镜中。

江声疏密雨,树色往来风。

峡路苍茫里,寒猿听不穷。

巫峡的风貌在诗人的笔下真有万千气象,活画出一幅巫峡烟雨图,诗风洒脱俊爽,真有盛唐气象。

其《峡雨》诗曰:

“芙蓉三万朵,飞翠晓蒙蒙。

一过隔山雨,横生众壑中。

苍龙飞郡北,紫电掣巴东。

叶叶渔舟去,高堆白浪中。

诗人描绘了一场三峡豪雨的生动景象,气象宏大而逼真。这场豪雨气势壮观,宛若苍龙紫电,云霞横生,漫天飘飞,叶叶鱼舟,簇簇白浪,峡江间一片欢腾的生命景象,令人神情振奋。

作为生长于夔州的士人,诗人对夔州风物当然非常熟悉,也是引发诗思的动因,比之于前人,他的诗作颇有一些新的风貌与韵味。

其《滟滪堆》诗曰:

“莾莾长江来,谁敢冲其波。

奇哉滟滪堆,乃欲吞江河。

白盐为犄角,赤甲为长戈。

象马战无休,蛇龙哀气和。

涓滴不与海,吾意亦难过。

川流能几许,昼夜去如梭。

感此障百灵,匪直忧潜沱。

瀼溪双铁柱,风雨今如何?

此诗把夔门塑造成一位执戈卫民的英雄。它有大无畏的气概,敢于独挡长江波涛,进行一场保卫万千生灵的战斗。此种诗意,确乎为前人之所无。此诗的意境宏大,比喻豪壮,且抒发之情感亦洋洋大哉!由诗及人,可见诗人的大丈夫气概。

其《八阵图》诗曰:

“连霄金鼓震,殷殷出河干。

峡卷愁云黑,天沉落日寒。

雷霆司石垒,神鬼护烟滩。

遗憾无须辩,君王自永安。

此诗依然把八阵图比喻为神鬼莫测的军阵,护卫着君国天下。诗人所念者,仍是天下苍生。诗之气势,确有盛唐豪迈之气象。

其《白帝城》诗曰:

“瞿唐峡口彩云间,白帝城南不可攀。

西控巴渝收万壑,东连荆楚压群山。

花开香锁鱼凫国,月上寒侵虎豹关。

别后天涯漫留恋,几回搔首鬓毛斑。

此诗依然以气势宏大胜,“西控”一联,一直为后人称道,是对瞿唐白帝形胜最精准的概括。此诗似为忆旧之作,见出诗人对三峡故土的深深爱恋。

其《永安宫》诗曰:

“当年此处遗明诏,卖履分香一字无。

嗣子不才君可取,老臣如此罪当诛。

艰难力尽三分鼎,始终恩酬六尺孤。

今日西陵抚松柏,青青依旧鸟空呼。

据载此诗是诗人少年时所作,其“嗣子不才”一联引得时人惊叹,确实诗思高明,道尽了君王的驭臣之道与封建政治的游戏规则。此诗出于一位少年之手,则更加难得了。也正因为三峡灵气人文的陶冶,赋予傅作楫经天纬地的宏伟气魄,护国卫民的崇高志向,经世济国的练达才干,他才在今后的从政 生涯中,为国家和百姓作出了一位三峡儿女杰出的贡献。这位出生三峡本土的优秀儿女,应该受到后世人永久的尊敬与怀念。

 

(选自孙善齐著《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一书。四川民族出版社,2021年5月。


     孙善齐WC.jpg

作家简介:孙善齐,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副研究员,退休前仼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处长。重庆市散文学会名誉副会长,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著有长篇历史小说《喋血钓鱼城》(巳拍成电视连续剧《魂断钓鱼城》播出)、中篇小说集《夔门诗魂》,散文集《三峡星空》《阳光下的风景》,编著《重庆读本》《重庆文学志》(以上合著)、《重睹大后方文苑芳华》《巴渝逸闻掌故》《碧血丹心》,抗疫诗文集《中流砥柱》,长篇报告文学《拓荒者之歌一中国集成电路创业史》等多部著作。


编辑识别(非非主义).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