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杨炳阳·此生愿与书相伴(外两篇)
详细内容

杨炳阳·此生愿与书相伴(外两篇)

时间:2022-06-21     作者:杨炳阳【原创】   阅读

 

寒门子弟读书,总有一本难念的经。每当看到书柜里,写字台上那一本本厚薄不一、装祯各异的书时,心中的酸甜苦辣使如打翻了的五味瓶……

我的童年是在“文革”时期度过的。那时,家里同其他家住农村的人家一样,父母从队上分到的口粮糊不了一家大小的口,常常是吃了上顿愁下顿。六岁那年,一字不识的父母,把我送进了村办小学。手捧新书我乐滋滋的,可母亲连一个学期仅一元多钱的学杂费都要欠着。每天放学归来,不是推磨煮饭等候出工的父母,就是上山放牛割草,很少有功夫念书,只好晚上挑灯夜读。父母为省灯油钱,灯是不让点得太久的。只得先吹熄灯,等劳累一天的父母酣然入梦,才又悄悄起床,点灯续读。

随着岁月的增长,使我感兴趣的又有小说之类的文学书籍。虽说书价没有现今昂贵,但稍厚一点的也得花一、两块钱,对一个穷人家的孩子来说,也是望尘莫及。一次,我见书店有一本名叫《敌后武功队》的小说,问卖书的大姐多少价,谁知她见我是乡下孩子打扮,没好气地说:“两块三,你买得起不?”我掂了掂衣袋里仅有的六毛钱,怀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心情走出了书店。为了争口气,加上我迷恋那书,第二天我背着大人从家里拿些粮食上街换钱。从生意老板手中接过钱,我直奔书店。“我买一本《敌后武工队》!”见头天卖书的大姐在里面,我朝她大声喊道。她走过来把书拿给我,仍显得有些不耐烦。“数清楚,看我买得起不!”付钱时我故意大声对她说。见她面带愧疚,我心里像出了好大的冤气。母亲得知我背着大人拿东西去换钱,狠揍了我一顿,骂我不争气,然后倒自己抹起泪来。人们都说我读书最痴,这话的确不过分。记得有一回,我借到一本好书,因忙还人家,在烧火做饭时也赶着看,灶堂里的火点着了灶门前的柴草也未知觉,差点把房子也给烧了。

打上高中时起,我养成了逛书店的习惯,去时有钱则买,无钱就当了解了解,以备下次来买。1982年,我跨出大专校门,分到一个边远偏僻的乡镇工作,虽然买书的机会少了,但仍未离开过书。后来,我参加了高教本科自学考试,每年要到青岛数次,又有了逛书店买书的机会。说起来也够寒酸,每次去青岛前,带去的钱总是盘算了又盘算,除了车费、吃饭花销,几乎是没有多余的。虽是这样,可每次一到青岛,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到书店买几本书。有一次,我在“三味书屋”看到几本自己喜爱的书,就花四十多元钱一股脑儿地买下。等到要回家时,除了车费连吃饭的钱也没了,又不便向别人借,只好空着肚子回到家里。

读书、买书的酸甜苦辣,道不尽说不完,但酸苦中又自有它的甘甜。虽不像古人说的“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由黄金屋”,但却能使你增长才干,教你如何做人,助你事业成功。如若没有书,没有往日的苦读,我哪能有那二、三百个“火柴盒”、“豆腐块”见诸报端呢?哪里又能从一个偏僻的乡村来到城里工作呢?

书,我此生愿与你相伴。

 

闲话人生

 

红尘滚滚,岁月匆匆,青春难以永驻,白发已经上头。做人应该轻松自在,充分享受太平盛世所给予的安乐与幸福,这道理大约人人都懂得,这生活也该人人都憧憬。

然而,每当谈起这个话题,不少人却会皱起眉头:面对老婆孩子一家人的生计,面对柴米油盐的现实,面对事业上的无成,面对经营中的困境,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去啜茗清谈?就拿我所熟悉的一个人来说,一生自愧不如别人。该是一棵独根苗,年青时一家五代七人均由其赡养,压得透不过气,愁得未老先衰;俟后送走了两代老人,孩子又像小葱似的长了起来,几个孩子上学和一家人生活,仍然担子不轻;再后来又愁起儿女没有工作,东奔西走到处求人;等把儿女的工作安排后,又愁着置家具、给其成家立业;儿女成了家,又愁着给他们买房子;等东拼西借给买了房子,又要去管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好像走进了忙胡同、掉进了愁缸里,逃不出走不掉,直到得了癌症见了上帝,这才摘掉了愁帽子。

其实,有这么多的不快活、这么多的愁,大多是自找的。因为在这太平盛世,用自己的劳动去换取自己所需的柴米油盐应当不是难事,而劳动的过程也是与社会交往的过程,很容易看到世上的善恶,领略人间的温馨,其间哪能没有快乐?劳动的过程也是拥抱大自然的过程,春云夏雨秋时月,桃李荷菊竹梅雪,从不怠慢勤劳人,大自然的情趣足够人享受一辈子,一个人只要不迷失于自己泡制的物欲海洋中,怎么会不快活?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愁?

仔细品味人生,倒觉得逃离愁海找到快活并不难,豁达和淡泊便是救星。性情豁达了,可以与人为善,身前身后都是友好;心胸淡泊了,无春风也有春意,俯仰之间尽是乐趣任尔拾取,岂不笑口常开

常言道:知足常乐,人生何必活得太累!

 

妻的眼睛

 

妻子的一张脸,只能用小巧来形容。精巧的耳朵洁白可爱,一张多情的樱桃小嘴,只是挺直的鼻梁上面有一双单眼皮的小眼睛破坏了整张脸的美感。

妻的眼睛虽小,但却清澈明亮,而且作用还不小呢?

晚上,我开轿车出门,妻的眼睛是我的探照灯。我看不清前面的东西,妻就不断地告诉我:前面有人过马路,前面有个骑电动车的,那儿有个障碍物,那辆车要超车。一次,我一个笑话把妻子逗笑了,我们的轿车被狠狠地震了一下,妻扭头定睛一看,原来是块砖头,妻在背后笑捶我:“你是一刻也离不开我。”白天,妻的眼睛是我的电脑观后镜。她不断将身后有价值的情况告诉我,特别是转弯时,我根本不用回头,妻便告诉我:“有辆公汽”、“有辆汽车”或“没车。”根据妻的情报,我结合前面的情况,寻找最佳驾车路线。

妻的眼记人可称得上是“过目不忘”。她不仅记得她所有的同班同学(包括大学、中学、小学甚至那些短期培训班);而且连我介绍给她认识的朋友,下次再见,妻比我还先认出人家。凡在妻所看过的影视、手机视频中曾出现过的演员,如果再出现了,无论他(她)的发型、服饰怎么变,妻不用看演员表总能准确地说出那演员的名字、和他(她)曾演过的片子以及所饰演的角色。

妻的眼认人的性格也有一招。初次与人家见面后,妻总要评判一下:这个人正直;那个人狡猾;这个人是君子;那个人是色鬼;这个人很仔细;那个人很马虎……刚开始我置之不理,可相处时间一长,妻竟说得八、九不离十,问及诀窍,妻总说:“那是女人的直觉。”

妻买东西时,她的眼睛可以说是“火眼金睛”了。真币、假币她用眼一看、手一摸就分出来了,比验钞机方便多了;水货、正品妻更是屡猜屡中;衣料的优劣,妻凭眼睛就能分辨出来。

以前,我心中常遗憾,妻要是有妻妹那双眼该多漂亮啊!妻妹有一双美丽的长睫毛的双眼皮的大眼睛,可妻妹看电视坐在电视机跟前还要戴眼镜。看看妻妹厚厚的镜片,想想妻眼的优点,我甚至偷着乐:难怪古人云:“‘大眼无神,小眼迷人’呢!”

 

作者简介:杨炳阳,生于1958年,山东潍坊人,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曾在《人民日报》《人民文学》《诗刊》《大众日报》《星星诗刊》《青岛文学》等报刊发表作品多篇。


编辑识别(非非主义).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