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文化记忆 >>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32-刘光弟
详细内容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32-刘光弟

时间:2022-06-17     作者:孙善齐【原创】   阅读

 

“自笑狂吟如醉僧”——刘光弟

 

三峡曾经迎来了一位戊戌变法的主将,著名“戊戌六君子”之一的刘光弟。他几次经过三峡,写下抒怀言志的诗篇。他在北京就义以后,遗体亦经三峡返回四川故乡。伟岸的三峡记住了他的壮影,奔腾的江水吟诵着的诗篇,他与三峡同归于不朽。

刘光弟(1859-1898)原名光谦,字德星,号裴村,四川富顺人,父早逝,家赤贫。母亲王氏甚为贤德,在缺粮断炊之际,仍然想尽办法送他上学读书。他自小刻苦勤奋,素怀大志。光绪四年(1878),应童子试,县试第一。1882年乡试中举。第二年经三峡赴京试礼部,登进士,授刑部广西司候补主事,他治事精严,1883年曾经过三峡返乡省亲。1885年因母亲逝,又由三峡返乡居丧,教授乡里,提倡实学。1888年,母丧期满,他经三峡返京为官。公余,闭门读书,不与权贵名士交。光绪二十四年戊戌(1989),维新变法运动进入高潮,他与杨锐等人在京倡设蜀学会,纵论国事,商讨救国图强之策。不久,加入康梁发起的保国会。七月,因维新派大员陈宝箴推荐,得光绪帝召见,加四品卿衔,军机章京行走,参与新政。8月6日,发生戊戌政变,9日被捕,四章京及康广仁、杨深秀同时被捕。13日未经审讯,与谭嗣同、杨锐、林旭等一同被杀害于京城菜市口。刘光弟受刑前浩叹“吾属死,正气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神气充夷,谵定如平日”,傲然挺立受刑。受刑后,身体居然不倒,围观的百姓惊心动魄,惊呼“刘君不死!”皆焚香祭拜。刘光弟性情端重敦厚,不芶言笑,志节凛然。其人博学能诗文,善书法。诗学韩、杜,风格淳厚遒健,书学颜鲁公,气象森然严整,似其人品。曾说“诗文必无一膺语,斯不愧著作。”其遗作有《衰圣斋诗集》《衰圣斋文集》,后人辑为《刘光弟集》。其文则质朴锋锐,述匡时之志,抒济世之正气,实为壮我河山之一代雄杰。

刘光弟14岁时,写有《八阵图》一诗。当时,他当然还没有到过三峡,但八阵图的名声,作为一个饱阅读诗书的少年,应该是早有耳闻的,这也是这位有志少年第一次与三峡诗文结缘吧!其诗曰:“磊磊百层石,流水淘不得。人云图自留,江月古今白。”

此诗语虽浅近,但少年诗人的诗艺体悟却是上乘的。以现代的语言来说,就是艺术感觉甚佳。艺术感觉以先天的秉赋为根基,非学可以达到,这就是古人所说“诗有别肠”的道理。此诗以江水永难淘洗的意象先声夺人,以江月万古作结,既有历史的浩汉,也有雄浑辽远的景象,可见出他胸中的奇气与豪情。

1882年,时年24岁的刘光弟乡试中式,在老母的催促下,乘舟东下,第一次经过三峡,前往京城应试。

当时已是寒冬时节,刘光弟到奉节时已是夜晚,便住宿下来。奉节自古是水陆码头,又是州府所在之地,所以,颇为繁华。刘光弟但见江面灯光辉煌,人声鼎沸,还有“双凤”花船泊在江面,上有歌妓唱曲,真是“商女不知亡国恨”。一年后,他在《泛海舟中怀寄张大成孝廉清侯》一诗中写道:“去岁泊渝万,其命轻扬舲。清啸破月色,高谈见天经。夔州花船歌,灯前巨鱼听。美人杂豪客,写影江清冷。此景在目前,志趣仍岧亭。”

岧亭者,高远也!纵然世间声色如沸,但诗人自有高远志向。

此时正是冬季枯水季节,水流消减,滟滪石愈发高耸于瞿唐峡口。滟滪石以孤身独挡江流,何其壮哉。但故国遭列强欺凌掠夺,又将凭什么力量去扶卫她呢?诗人心心念念的,仍是国家的危亡。

《滟滪石》一诗曰:

“滟滪深根出,翻宜近客舟。江枯残雪在,天远太阴愁。尽日摩孤鹘,当年饱万牛。河山今失险,持尔障东流。”

他愿作滟后,独撑危局,砥柱中流。

又作《一舟》诗,希望自己成为力挽狂澜的掣鲸手,成为饮马黄河的英雄。其诗曰:“自笑狂吟如醉僧,一舟万里寄行滕。忠州酒香赛白傅,夔州日斜悲杜陵。魄力制鲸北海水,梦魂饮马黄河水。山川南北有奇气,史迁疏宕吾岂能。”

刘光弟的三峡诗,文字锤炼新奇刚劲,形象伟岸, 较之前人,颇有创意。他的《夔峡》诗中一联:“峰影带波奔,天低势吐吞。江山抱巴国,晴雨乱夔门。”“峰影带波奔”一个“带”字,极言波影交辉之状。“江山抱巴国”中的一个“抱”字,精准地写出群山环报巴国的地貌,“晴雨乱夔门”中的一个“乱”字,既抒写出三峡的阴晴不定,也暗含心情的忧思难平。其《瞿唐》诗一联:“双崖云洗肌如铁,一石江穿骨在喉。”比拟的意象,前不见古人,十分精妙独到。山崖如云洗过,更显质地的冷洌似铁,而横亘峡口的滟滪石,真像横哽在峡口的一块大骨头,此种比喻真是独一无二的创造。

此次刘光弟经三峡进京以后,授刑部主事,于1883年告假省亲,再次经过三峡。

停留奉节期间,他听闻湘军名将、奉节人鲍超居家奉节,其时,正大修将军府弟,竟至毁民房3百余家,致百姓怨声载道,心中殊为不满,乃呈诗2首规劝。

其《上鲍爵帅春霆时方大修弟》:“将星耿耿钟夔岳,时局艰难待枕戈。臣子伤心在何处,圆明园外野烟多。”

《过夔门呈鲍爵帅春霆》:“中兴人物第一流,八表经营有所思。古柏乔松自西蜀,灵风处处武侯祠。”

诗中的主旨是告诫鲍超,时局艰危,列强环伺,一定要效法诸葛武侯,为国谋划,而不要耽于自家的奢靡佚乐,否则,无论你有多么豪华的宅弟,也将如圆明园一样,焚于洋夷的烟火之中。

刘光弟此次到奉节,还写有《夔州》一诗:“井底蛙声远,宫中龙影寒。诸侯老宾客,独占古云安。摇落孤城小,风流近日浅。唯应数名将,犹可一登坛。”

诗人追思夔州的英雄人物,早已消逝于历史的尘烟之中,独有诸葛在八阵图列阵雄兵,方能使人精神振奋。但当今守护故国的名将又在何方呢?讨人的忧思是深重无解的。

1888年,年已30岁的刘光弟母丧期满,携家下三峡赴京履职。

他在峡中见桃花嫣然,便写下了《峡中见桃花》一诗,表现出诗人很少见的清朗明丽的诗风。诗曰:“谁种白桃向青壁,花光石色相鲜新。糸舟江水无情地,到眼阴崖一笑春。都说行云托神女,颇惭空谷有佳人。故山烂漫堆成锦,犹是蹊中来往身。”

桃花之美,令诗人欣然,面故国之美更令他想为之献身,可见,英雄之成大义,自有其来由。

1898年9月28日,刘光弟等“戊戌六君子”血洒北京菜市口,紫禁城统治者葬送了大清王国最后一次起死回生的希望。而刘光弟等烈士,却用自己的鲜血,催开了辛亥革命的第一簇红花。红花开遍,神州便走上了自新自强之路。

刘光弟的遗体由三峡运送回故乡,沿江民众结队相送,燃香设供,沿岸纤夫, 自动帮助拉船,有时多达两百余人。遗体到达富顺赵化镇以后,故乡民众执香祭奠,戴孝痛哭。从外省赶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公祭文写道:“汉唐遗秽,邦国其怀!沟壑能填,白刃已蹈!”

三峡山水,留住了诗人的身影

三峡山水,也将永远传唱诗人的歌吟。

 

(选自孙善齐著《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一书。四川民族出版社,2021年5月。

 

    孙善齐WC.jpg

作家简介:孙善齐,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副研究员,退休前仼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处长。重庆市散文学会名誉副会长,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著有长篇历史小说《喋血钓鱼城》(巳拍成电视连续剧《魂断钓鱼城》播出)、中篇小说集《夔门诗魂》,散文集《三峡星空》《阳光下的风景》,编著《重庆读本》《重庆文学志》(以上合著)、《重睹大后方文苑芳华》《巴渝逸闻掌故》《碧血丹心》,抗疫诗文集《中流砥柱》,长篇报告文学《拓荒者之歌一中国集成电路创业史》等多部著作。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