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文化记忆 >>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31-张问陶
详细内容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31-张问陶

时间:2022-06-13     作者:孙善齐【原创】   阅读

 

“扁舟真落画图间”——张问陶

 

三峡是美不胜收的,三峡之美画不尽,写不完。凡与三峡相遇的诗人文豪,无一例外地被三峡的无边美色所倾倒。所以,他们总要去描摹三峡的山水,把自己的才情、智慧化作诗篇,敬献给他们心中的三峡。自汉代以来,一代又一代诗人、文豪,为三峡写了一篇又一篇诗文。但是,他们总嫌写不尽、画不全三峡之美。有一个诗人,便把历代文豪这种感受化而为诗,作了最高的理性与感性交融的概括。他就是清代乾嘉年间的杰出诗人张向陶。

张问陶是蜀人,对自然山水仿佛有一种灵根慧质,有独到的体悟。他游瞿唐所作《瞿唐峡》诗曰:

“峡雨濛濛竟日闲,扁舟真落画图间。

便将万管玲珑笔,难写瞿唐两岸山。

濛濛细雨中孤高的瞿唐峡,清寂空濛,神秘,风情万千,如一幅绝世的图画。美景如画,这是诗人常有的感触与写法。但是,仅仅到此,还不能尽显诗人的才情。而最后一联,却将诗意推向一个无限的可能性之中。自然当然可以描摹,但你无论怎样呕心沥血,巧句佳词,你就是无法穷尽她的美色。所以,诗人用了一个无限大的比喻,你就是有一万管玲珑妙笔,也难写尽瞿唐山水的美丽。也就是说,自然本身就是大美,她是无极无限的。张向陶诗超越了一般诗人的感悟,而达到了一种独特的审美超越。

张问陶(1764-1814),字仲治,号船山,四川遂宁人,是清乾嘉时期杰出的诗人、书画家,他与李白、苏轼并称蜀中三大诗人,与彭端淑、李调元并称清代四川三大才子。

遂宁是蜀中名城,风光秀丽,物阜民丰,青翠的浅浅山岗,碧玉般的涪江,黄灿灿的稻田,千年古寺,灵泉、广德二寺的梵音,孕育出代代杰人,张问陶便是遂宁的娇子。

张问陶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27岁中进士,做京官20年,历官翰林院庶吉士、翰林院检讨、江南道御史、吏部郎中等闲官。嘉庆十五年(1810年)47岁时外放任山东莱州知府。但因山东大旱,请开仓济民,不允,乃愤而辞职,后定居苏州。

诗人于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也就是高中进士的第二年从陆路返家乡,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假满回京,恰逢其兄张问安也从广东归来。于是,诗人携妻子、女儿与兄长一起,从涪州登船下三峡。

说到诗人携妻子下三峡,就不得不说到他与莆田才女林韵徵的美满姻缘,说是神仙眷侣,亦不为过。

他曾在诗中大胆地夸耀妻子的美丽:

“车中妇美村婆看,笔底花浓翠墨匀”,并蔑视流俗地宣告,“理学传应无我辈,香奁诗好继风人。”韵徵在问陶的画幅上由衷地吟出:“修到人间才子妇,不辞清瘦似梅花”,问陶则和之“画意诗情两清绝,夜窗同梦笔生花。”

于此,可见问涛其人的丰姿。

张问陶论诗力主性情之说,推崇袁枚“性灵”主张,他直言“诗中无我不如删”、“写出此身真阅历”、“好诗不过近人情”、“不抄古人书,我自用我法。”

他生在所谓乾隆盛世,但敏感的诗人却察觉出这个时代的沉闷和缺乏生气,以及对人精神和创造力的压抑。他曾在《芦沟》一诗中写道:

“茫茫阅世无成避,碌碌因人是废才。往日英雄呼不起,放歌空吊古金台。”因此,他的诗作向往自由,常常借着飞动的意象一抒衷情。他对人生的哀乐有深切的感受,但并不以沉痛出之,反而时时露出洒脱精巧的奇趣,在清诗中别具一格。他大部分的诗清澈灵动,追求“百炼功纯始自然”的境界,其三峡诗因得江山真气,此特点愈见突出。

诗人到夔州以后,已是岁末的薄暮时分,一行人登上白帝城,写下《白帝城》《夔州怀少陵》两首诗。诗人站在白帝山头,了望白盐、赤甲,感受着它们的壮阔与雄伟。瞬间风雨大作,雨雪夹杂,又是一番云雾翻腾的景象,真是峰峰皆险,山山皆奇,美不胜收。他畅想着,真想手持筇杖,穿行于峡江云雾之中,把江山游遍,吟咏这无限的江山。他诗情浩荡,写下《白盐赤甲》与《瞿唐巫峡》2诗。

《白盐赤甲》诗曰:

“白盐云外落,赤甲雨中蟠。

峡坼天光细,山童石气完。

关河夔府秀,疏凿禹功难。

孤艇愁风雪,飘飘逼岁寒。

《瞿唐巫峡》诗曰:

”瞿唐蟠大壁,巫峡削千峰。

处处奇相敌,山山妙不重。

诗随林壑变,天辟画图浓。

何日真游遍,穿云策短筇。

此次诗人游览夔州,遇友人赠送夔柚一筐,夔柚的美味令诗人兴味无尽,大力赞赏。《峡中谢人送橘柚》诗曰:

“涪州朱橘夔州柚,乍解筠笼香一船。

口腹累人惭过客,山川迎我笑前缘。

文章颇似争千古,饮食何须费万钱。

暂簇冰盘开窖酒,御杯清绝故乡天。

故人的馈赠,引出诸多人生的情味,诗歌有情有趣,足见“性灵”诗人的人间真趣呵!

诗人注意到峡中绝壁洞穴中居然有山民居住,禁不住为他们的艰难人生连连惋叹,感同身受,这是三峡诗人极少注意到的民间景象。其《风箱峡绝壁上穴居人家》诗曰:

“峡人轻似玃,曳索上青霄。

贴壁鹰巢陡,穿空鼠穴遥。

衣冠秦木客,面目古山魈。

老死风箱峡,生涯太寂寥。

从诗人的三峡诗中可以看出,诗人是在乾隆五十六年腊月即离开了四川老家,到夔州已是冰雪纷飞的大年三十左右了。他们一家子应是在瞿唐峡尾之大溪迎来了新年。虽是天寒地冻,峡风凛洌,但与兄长互相唱和,又有娇妻爱女陪在身边,诗人的兴致却是十分高昂的。他的生花妙笔,不只是咏诵瞿唐白帝,对奇丽的巫峡,奇险的西陵,也极尽赞美歌咏,留下让人耳目一新的不少佳作。

《巫峡同亥白兄作》,形象瑰奇,大笔凌厉,极言巫峡之大美,传象外之象,与篇首《瞿塘峡》一首有异曲同工之妙,可以并称为瞿唐与巫峡诗的双璧。其诗曰:

“云点巫山洞壑重,参天乱插碧芙蓉。

可怜十二奇峰外, 更有零星百万峰。

船头春色近南蛮,元日看山想故山。

安得倒流三峡水,扁舟一夜便西还。

诗人扁舟由巫峡至西陵的途中,看不尽群峯壁立,峡江潺湲,苍苔万古,林木萧森,诗情画意,陡然升起,那笔下的吟咏,也就奇思妙想、浑然天成了。

其《由三分水至楠木园出巫峡》诗曰:

“船窗低亚小栏杆,竞日青山画里看。

奇绝一从璎珞水,更无人处自姗姗。

“石走山飞气不驯,千峰忽作乱麻皴。

变他三峡作画图,万古终无下笔人。

“倚天小立玉芙蓉,秀绝巫山第一重。

我欲细书《神女赋》,熏香独赠美人峰。

“江山蟠曲乱山开,天半朦朦万古苔。

千丈奇峰立如壁,蛟龙窟里一帆来。

西陵峡中新滩,为著名险滩,往昔少见诗家吟咏,而问陶咏之。他着眼于行船的艰险,实则是赞颂三峡船夫的伟岸坚韧。其《下新滩》诗曰:

“大船侧舵推官漕,小船直下龙门高。

十丈悬流万堆雪,惊天如看广陵潮。

“归州长年纪神俊,日日放滩如弄潮。

雪浪如雷倏崩散,青天乍落一声桡。

西陵峡空岭号称“鬼门关”,而黄牛峡是顺流、溯流三峡的标志景观,问陶皆咏歌之,且全都有韵外之致,实属清奇之作。

其《空岭峡》诗曰:

“山头晴雪玉珑玲,金翠迷离好画屏。

雨岸峰峦争秀拔,随江九折看空岭。

其《黄牛峡》诗曰:

“好奇须过古巴东,千山万水歌不同。

看到黄牛三峡尽,可怜丘壑满胸中。

问陶此时正当青春,且是赴京授官,所以志得意满,借山水而抒豪情,表述自己不同于凡俗的志向,他写还有《峡中作》与《蜀道难》,集中言志抒怀。他在诗中写道:“世事由来如浮云,何用荣华与富贵。”“君不见百炼铁成钢,花含春风自然香。请自鸿鹄待一飞,天空万里任翱翔。”三峡山水一洗他的胸怀,他一生冰雪操守,冷宦闲职,却以诗书画名世。他的诗如此的清丽脱俗,如此的奇思妙想,如此的亲切自然,如此的形神双美,他的诗,确实是三峡不同凡响的歌声,他更是巴蜀大地一位闪亮的文星。

 

(选自孙善齐著《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一书。四川民族出版社,2021年5月。

 


孙善齐WC.jpg

作家简介:孙善齐,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副研究员,退休前仼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处长。重庆市散文学会名誉副会长,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著有长篇历史小说《喋血钓鱼城》(巳拍成电视连续剧《魂断钓鱼城》播出)、中篇小说集《夔门诗魂》,散文集《三峡星空》《阳光下的风景》,编著《重庆读本》《重庆文学志》(以上合著)、《重睹大后方文苑芳华》《巴渝逸闻掌故》《碧血丹心》,抗疫诗文集《中流砥柱》,长篇报告文学《拓荒者之歌一中国集成电路创业史》等多部著作。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