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评论 >>悟读 >> 诗人本色 服务文旅 —读圆心短篇小说《时光之约》
详细内容

诗人本色 服务文旅 —读圆心短篇小说《时光之约》

时间:2022-05-28     作者:田诗范【原创】   阅读

 

近拜读了诗人圆心的新作短篇小说《时光之约》,这篇小说借导游小姐杨曼丽之口介绍了“秀才湾”及“保合书院”的来历,通过她“通俗易懂,如数家珍”的讲述介绍了书院创始人杨公绍书为“耕云种月”诗书传家的理念招徒设馆,他招了八个学生,由于杨绍书的私塾是开门办学,不拒绝任何人。后来又把雇佣的一名做饭、做清洁等勤务的一名余姓伙夫书童招为了学生,那余姓伙夫书童一有空便去听讲,由于他勤奋好学,才思敏捷,受到先生赏识。到了县试会考之期,杨绍书还出资携伙夫一起赶考,师生十人竟都考中了秀才。喜报传来,一时间,震动乡邻,于是,先生办学的这个湾子成了名副其实的“秀才湾”,再后来先生触犯了法律,将被下狱问罪——某一个风雨交加的雨天,在余姓伙夫的帮助下,杨绍书告别了爹娘,来不及与婆婆爷爷道别,毅然趁夜出逃,从此不知所踪。后来,杨氏家里人打听得他流亡到云南昆明一带,尚有后裔存世……家人哀其客死他乡,便为他立了一座衣冠冢,供后人凭吊。从此,杨家败落……”。

文中在介绍了“秀才湾”的来历和逃亡过程后接着叙述:“说到此处,杨曼丽眉毛一挑,话锋一转,饶有兴趣地介绍起秀才湾的古建筑来。”后面就是作者用精湛灵动的,诗人特有的笔法介绍那些古朴恢弘的古建筑:“秀才湾位于龙河镇保合村五组,古时候是一色木线白墙,古朴幽静,属于典型的川东民居建筑风格。杨氏祖居就位于秀才湾中心,即今天保合书院的所在,背靠插旗山,面对长寿寨,坐南向北,是入川始祖杨公万香之孙杨启仁建造。

这一幕,慢城有人见过,仿佛保合书院里的时光沙漏,倏现倏灭,如梦似幻,飘忽不定。”像过电影一样又介绍了跬步堂“登科堂”“考棚”等,重点介绍了杨氏祖居:杨氏祖居建造宏达,气象雄伟,布局合理,堂径幽深而又气势连贯,仿佛一气呵成的长卷古画。建筑系三重堂高大木质结构,院落四周林深竹茂,环境优美。院前大石坝,长约两百米,宽约二十余米,平坦宽敞,是打谷晒草,婚丧宴席之地。上堂屋到朝门口都设有天井、耳房、小石坝……两边还配置有多个小型花园。花开时节,繁花竟放,整个院落花香氤氲。院里老少妇孺,多于花下晒太阳、做女红或嬉戏。”这些行文流畅,资料翔实,如散文诗一样的文字把人引入盛景。

那段观景台上的描写更是诗意盎然:站在观景台上,放眼望去,秀才湾一色木线白墙,引人注目;李家湾一片白墙青瓦,温婉素雅,如小家碧玉;石厂湾一体红砖木色,显示出原乡风貌……这里,素有‘一家炒菜全湾香,下雨从不湿衣裳’的美名,乡风淳朴,自然和谐……

那虎皮门的描写就把这群古建筑的精髓显示了出来:下堂屋装饰有虎皮四扇大门,平时关闭,办大事才开大门,家人均从两侧进出。虎皮门上有“鼓浪天池”、“名馨白露”二匾;特别是朝门口上“堪承帝袭”匾额,意为堪称辅助帝王的将相之府。杨氏祖居的格局可谓匠心独运,用心良苦,是激发后人奋发向上、博取功名、光宗耀祖的殿堂……

说到这里,笔者要插一句了,圆心写的是小说,不是游记,读到这里,文中的“游者”和文外的读者都要带着一个疑问:“那后来杨氏六世祖下狱了吗?”圆心在这里故意卖了个关子,这才涉及小说的“塞包袱”的写法,正统叫“打伏笔”,作者在这里才抖出“杨公衣冠冢”的介绍,到这里看来算是结尾了吧?可作者又是笔锋一转,顺水引渠,抖出百年前杨家和余家两个半张信纸,最后两家后人杨曼丽和余诗晨将两个半张信纸合璧,描绘出一个喜剧般的大结局。

读完这篇小说才感叹,原来圆心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不过他把写小说与“文旅结合”揉在一起,为旅游事业舔砖加瓦的做法我倒是甚为赞誉的!

在看了圆心的这篇小说后,我问了他一些问题,他是如下回答的。

他说:“我觉得,文学应该为生活,乃至生活里发生的一切,增加点什么东西,尤其是思考的启迪,不能一味去描写和再现。小说,应该是千变万化的,甚至可以是一个包罗万象的象征体,不应该仅仅是记录。尤其是对于历史文化的写作,本身具有时间跨度,是当下对于过去的整合,重构,因而具有象征性。”

他还说:“当下,处于一个全域旅游时代,给予作家们更广大的实验空间——旅游作为形式,是新生活、新概念、新价值观的载体——文旅融合是必然。

最后说:“介于这个观点,我个人认为,写作能为具象的文旅地标增添一点有价值的、哪怕就那么一小点,就是成功的!而不是一味以体验、感受,和深度描摹的方式抽空它,让旅行者听命于描摹者的叙述,因而丧失审美主体的能动性。”

圆心是一位有才气和知名度的诗人,我在之前写有一篇《土地的留守诗人》的诗评,评论了他的诗歌艺术,深得诗界和编者的好评,说是“真正点到字句,教人明白如何去写诗的诗评。”的确、他的诗耐看,是因为他几乎每段都要筑造一个诗眼,颇为传神,感人!而写小说却要注重情节的架构,故事核的张力,人物冲突的激烈,故事要有戏剧性的变化来突出人物,塑造人物形象,但不管人物的塑造或各种情节的描写,都要有生动的语言来渲染,气氛要靠生动的语言来烘托,如果语言干瘪隐涩则起不到生动的效果,圆心做到了,是因为他的小说里也具有诗歌般的语言。

圆心是诗人,他写诗是用心在写诗,点点滴滴都是心血,心情;他写小说是用诗的语言在写小说,因此字字句句有诗意,诗境;本篇小说亦然!

 

田诗范WC.png 

作者简介:田诗范,著名作家、诗人,资深文艺评论家。


编辑识别(真儿).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