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专区 >>专题专区 >> 铁城乡愁系列1·望儿回
详细内容

铁城乡愁系列1·望儿回

时间:2022-05-25     【原创】   阅读

 

“望儿回”是川、渝两东南部农村民众对向日葵的一种别称。

一些上了年岁的老人说,向日葵就像老父母一样,无论白天黑夜、刮风下雨,站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地面朝儿女们回家的方向,渴盼儿女回家团聚,并编撰出一个又一个情节感人、离奇,让人为之动容的凄美故事。

然而,在人世间却真真切切、一辈又一辈地演绎着一个又一个父母渴盼儿女回家团聚的动人故事,我家也如此。

眼,又是一年春节到。

说好了的,在蓉城上班的小女儿要回武陵市与她姐姐、姐夫、小侄女和我们老两口一道吃个团年饭。

这样的团年饭,自小女儿高中毕业上大学后,已有好几年没像这样聚齐过。

今年这天气也怪,前几日还有些许暖阳的天说变就变,年三十清早一睁眼,电视里天气预报就说气温要陡降至零下二三度,部分区县还发出了凝冻天气黄色预警。

刚出家门,一股刺骨的寒风扑面而来,猝不及防的我下意识地将本就扣得严严实实的羽绒大衣紧了又紧,将挂在脖子上的围巾再绕了一圈,双手揣进衣兜,打着寒颤的周身似乎热和了许多。

在本无一点年味的大街上转了一圈,若无其事的我一下子想到了即将“粉墨登场”的团年饭,抬腕一看,时针快指向中午十二点,小女儿现在在哪?坐上返武市的动车了吗?

想到这,我下意识地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给小女儿拨了过去,可等来的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急不可耐的我,又连续拨打了两三次,得到的回复依然如前。

些莫名着急的我,赶忙催问一路同行的妻子:你给女儿打过电话没?

才打了,无人接听。妻子面无表情,依然有些失望地冷冷的答话后,又忙不迭地给小女儿拨通了视频电话,对方仍然无人接听……

当我老两口万分着急时,小女儿的电话打了过来。按下接听键,只听电话那头的小女儿若无其事、轻描淡写地道:说好了要回家吃团年饭,你们着什么急嘛?刚才正与同事吃中饭,没注意到来电铃声。话音刚落,便随即挂断了电话,好像有十万火急的“大事”需她去处理一样。搞得正聚精会神、兴致勃勃接听电话的我们一脸茫然。

坐上出租车,毫无丁点儿过节心情的我回想起十六年前那个年三十。

那是2005年春节,大学毕业已在武陵主城上班的大女儿约好要回老家吃团年饭。

心欢喜的我,赶早上街购回一大堆各色鞭炮、烟花和糖果,静候女儿、女婿及外孙一家三口回家,祖孙三代热闹热闹。

下午五时,午饭后一直坐在自家阳台,边看书边注视着楼下熙来攘往各色轿车的我,怎么也没看到大女儿那辆橄榄色轿车来到楼下,急的我拨通了大女儿电话一问,方知她们才刚刚上高速公路。

这样,我又只好憋住性子耐心地等啊等啊……

一直等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县城里四处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天空中飞舞着五光十色、造型别致的各式烟花,却怎么也看不见女儿、女婿和外孙的身影。

心急如焚的我,不得不又一次拨通了女儿的电话:喂,你们咋还没到?

爸,你们先吃不要等,我们还堵在天圣服务区,估计要晚上十点左右才能到家电话那头的大女儿也十分着急地说。

挂断电话,盼望全家祖孙三代吃团年饭的兴致荡然无存,有的只是不停的埋怨:真是个不懂事的家伙,回家团年也不提前作好安排,非得去给别人在高速路上凑热闹不可。真是活该!

不屑说,这餐团年饭,祖孙三代都是在极不愉快的气氛中强咽下去的。

那些年,每到过年过节,坐在阳台上盼望女儿、女婿及外孙回家的我,脑海里都会反复浮现上世纪80年代中,年逾古稀的老母亲,天天盼望我和妻回家时的感人情景。

那是一九八四、五年间,已知我俩夫妻即将调离老家所在公社到县城上班的老母亲,只要不刮风下雨,几乎每天下午都要站在老屋背后的小山坡上,一边捡地上的落叶,一边张望着对面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路人。

久而久之,我便十分新奇地来到老屋背后的小山坡,去看看山坡上哪来那么多我家老母日复一日都检不完的落叶?哪曾想,我在山坡上仅只看到了聊聊无几的数十片掉在地上的桉树叶!

顿时,恍然大悟的我终于弄明白:母亲在此捡落叶是假,盼望我和妻子尽早回家才是真!

想到这,被老母亲撼天动地的爱子之心而深深触动的我当即决定:待父母百年仙逝后,就选此处为她们的归宿之地!

果真如此,在我人生最为灰暗的一九九七和一九九八年,83岁高龄的父母终于走完了她们艰难困苦、节俭持家、爱子如命的漫漫人生之路,面朝儿女们回家的大路,安息在了老屋背后的那座小山坡上。

自遭遇2005年团年饭塞车误时被我和妻子责怪之后,大女儿又经历过两三次几乎完全相似的遭遇。

遭受过多次责怪的她,方才懵懂地明白,父母盼望和等待儿女们回家团聚时的心情,竟是那样的迫不及待!

此后,读懂了父母渴盼儿女回家团聚之心的大女儿,一改先前逢年过节提前告知要回家的习惯,干脆给我们来一个突如其来的惊喜!

哎呀真的是,每当久不相见的女儿、女婿和亲热有加的外孙,突然叩开家门的瞬间,我和妻子那开心和喜悦真是难以言表!

时至今日,老父母虽与我们阴阳两隔已长达二十余年,可每年春节、清明节,带着晚辈顶风冒雨为父母上香挂青,已成我家四代必不可少的一项重要家事活动。

站在父母坟头,看到对面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路人,我都会悲泪盈眶地回想起当年老母亲站在此地,望眼欲穿地盼望着我和妻子早早回家那白发飘零的身影,发肺腑地喃喃自语:爸、妈,你俩安息之地,就是我们辈辈代代的“家”。请你俩放心,无论我们走到哪,都会回到这个想着恋着、留有你们体温、永远归属于我们自己的“家”!


余德成WC.jpg 

作家简介:铁城,本名余德成,重庆市长寿人。出生于1954年3月3日,大专学历,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文函大文秘专业,群众文化副研究馆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重庆市作家协会、重庆市散文学会、重庆市新诗学会会员,重庆市秘书学会副长,《办公室工作》杂志总编辑。曾先后岀版纪实报告文学集《我和我的老乡们》、论文集《探索之痕》和长篇通讯文集《笔尖下的传奇》专著三部。自2018年末起步散文、诗歌和小小说创作,已有30余首诗歌、30余篇散文和数篇小小说,公开发表于《西部散文选刊》《青年文学家》《贵州民族报》《重庆科技报》《红岩春秋》等报刊和今日作家、川渝作家、巴渝文化网、诗路文风、银河系诗刊等网络平台。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