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刘博文·无慈悲的月光
详细内容

刘博文·无慈悲的月光

时间:2022-05-12     作者:刘博文【原创】   阅读

多年以后,面对陌生的客人,他将会想起见到蓝宝石般空洞眼神的那个遥远的夜晚。月亮如同融化的白玉,既不慷慨也不吝啬的倾倒着它的光芒。夜里没有下雪,但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我踏着银白的月光碎渣,离开了旅店。外面阒无一人,荒山野岭全被银光盖没。我向自己提议走到不远处河下游形成的湖泊,因为湖面像一面镜子,镜子能吞没它照映的一切。

“这一切像梦,”她说。“但我从不做梦。”

我在通往“湖镜”的树林中欣赏着因丁达尔效应形成的光剑的锋利时,全然没有意识到身旁何时多了一位皎洁的女士。但她似乎也原谅了我的无礼。她说她在有月光时才会散步。

我终于是回过神来,很意外的搭腔说:

“我也是。我们不妨一起走一段

月亮很慈悲,它给了我一整个平和美好的夜晚。那晚的镜湖实在迷人,莹白的湖光扰乱了猫头鹰的思想,让鼹鼠享受了一整晚空旷的空气。在聊了大半晚我们都认为适宜的话题后我没有自讨没趣的问她有没有爱我,第一我知道我们相见相识不过半晚,第二我知道我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对于一个性格孤僻的独身男人,情爱已是不存奢望的礼物,但这份礼物总是在不适宜时造访。月光被拂晓的晨曦污浊了色彩,它败下阵来。她说她不得不走了。

万丈金光碾碎吞并了所有的洁白。是的,早晨来临了,对我来说却是夜晚。我害怕白天,因为白天会让人感到时间流动,白天会让人群在世界中扩散,我害怕与人交谈,已经有不少人有这样的病症了。我一如既往的躲回了旅馆,等待夜晚。

夜晚换上它的黑纱,逼迫着月亮营业,它黯淡了昨夜的莹白。鼹鼠躲在密不见人的杂草丛中,允吸着从草缝中溜进来的空气。我们不约而同的来到了镜湖旁。月光的瘦弱好像让她的洁白也淡了几分,不过她的眼睛里多了一点东西。巫师像古典乐团指挥家一般舞动着魔法棒,引领着萤火虫为我们伴舞。我们谈论湖面,我们谈论星空,我们谈论理想,我们借着微光谈论对方。她身材玲珑轻盈,冰肌玉骨,眼睛泛着浅蓝色。恬静而神秘的气质不知何时让我忘却了她的容貌,比起昨晚的她,我好像更爱今晚的她的灵魂。但更可怕的是我们忘记了谈论对方的时间。罗密欧在窗下抱着他的诗献给朱丽叶,而我在湖畔重循他的脚步。

“罗密欧已经在爱人的墓前结束,”我说。“我却无休无止,寻找至今。”

“也许你已经触碰到了,”她低声说。

我亲吻了她的嘴和眼睛,就像水落入了水中。

爱何其残忍,融化了琥珀里的时间,让微暗的晨曦早早的来到了这个世界。我们还未来得及让两个从茫茫大海中寻找未知的对方的灵魂从相遇的沉溺中抽出。光便从树林的缝隙中钻出,像千军万马的天使共同握住的同一把利剑。不偏不倚刺穿了我和她的胸膛,把我们刺落了湖中,静静的沉入湖里。绝望的太阳,荒郊的月亮,瘦弱的躯体,孤独的灵魂,镜湖将其全部吞噬。这一切像梦,但我从不做梦。

《命运》在留声机里激昂的响起,那是我最喜欢却最害怕的曲子,昏睡中我被命运的敲打惊醒,高举的双手像无法自拔的指挥家。我像要寻找什么不可挽回之物绝望的冲出房门,找不到原因,找不到记忆。店家说我睡了一整天,这大半夜又准备去哪,不过他担心的问候没能跟上我不自觉的脚步。我穿过荒郊野岭,穿过那片只留下一条羊肠小道的树林。月亮没有了银辉,但它依然那么洁白,仿佛这个夜晚没有它也能照亮一切。我扯开最后一根阻挡我的树枝,来到了河下游形成的湖泊。湖面很平静,我也很平静,好像世界空无一物,镜子也就空无一物。我看着湖面,我的昨天透明了,记忆扔掉了所有的我。我留下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要藏好一片树叶,就把它放进森林。在老去之前,我在城市里最拥挤的地方就职,只有这里能在无尽的黄昏后霓虹不息。我知道在吧台旁有两位第一次来的客人,我试图为他们砸出两颗尽量圆滑的冰球,好让他们的酒看起来更加可口。我在不注意间把酒送到他们面前,我听到他们在谈论异性之间的柏拉图式恋爱,听到他们在谈论肉体与灵魂,听到他们在谈论多年前月下女子的都市传说。好像因为今晚的月亮比往夜亮了许多,让黑夜不那么黑,所以来酒馆的客人不那么多。我为自己调了一杯酒,接受他们的邀请畅谈起来。我一开口便讲了个严肃的笑话: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我仿佛在那位女客人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蓝色。


作者简介:刘博文,男,汉族,重庆市潼南区人。热爱拉美文学与后现代主义写作。做一位久久遥望孤月之人,给时间讲我一个人的故事。



 责编:文 瑾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