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文化记忆 >>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26-何景明
详细内容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26-何景明

时间:2022-05-05     作者:孙善齐【原创】   阅读

 

“夔府诗成更有神”——何景明

 

何景明(1483-1521),字仲默,号大复,河南信阳人。明文学家、思想家、政治家,是明中叶著名的“前七子”之一,也是“文坛四杰”的重要人物,与李梦阳并称“文坛领袖”。他短暂的一生在文学、天文、地理、律法、历数、阴阳等诸多方面都颇有造诣,被人赞誉为“咳吐珠玑,人伦之隽”。

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年仅19岁的何景明考取进士第三甲,因性情刚直,不肯私下拜渴考官,没有授予官职。十七年,始授中书舍人之职。

弘治十八年(1505年),明孝宗驾崩,太子朱厚照继帝位,是为武宗,他派出使臣分赴各地宣哀诏。何景明奉命出使云南、贵州,完成使命以后,因嫌走陆路太过辛劳,便于10月初从四川永宁(今四川泸州一带)买舟东下,入长江,经三峡。他在《与侯都阃书》中写道:“仆自贵州抵云南,行陆阅四月,车怠马烦,欲图步逸,故来就永宁之舟。”可见,他早就向往三峡的无限风光。

他一路下涪万、云阳、夔州,过三峡,留下诸多诗文,表达了对三峡风物的赞美,对先贤的崇仰,以及淹留峡江中丰富的意绪与情感。

何景明与李梦阳是“前七子”之中的领袖人物,他们的文学口号是“文必秦汉,诗必盛唐”,形成了声势浩大的文学“复古”运动,夺取了因循守旧的文坛“台阁体”的统治地位。何景明虽倡导“复古”,但他却是以学古为手段,提出“舍舟登岸”之说,强调独创,强调抒真情。他指出,作诗时,应“富于材积,领会神情,临景构结,不仿形迹。”他的诗实践了他的文学主张,其诗作俊逸秀丽,形象瑰奇,色调丰富,情感深挚,动人心魄,是明代三峡诗中的上乘之作。

何景明从泸州顺江东下,于冬月初到达涪陵、万州一带,写有《涪万》一诗:“孟冬气始肃,叶落北风凉。寒水敛沟壑,余辉照桥梁。方舟下涪万,所历非一疆。崇朝越千里,川涂渺茫茫。浮云带城邑,壮丽逶且长。况多古人迹,览之心慨慷。登游岂不美,滞滛非我乡。”

长江流经涪、万一带,已是峡江风光了,诗人于旅途劳顿之中,舟行大江雄邑之间,那心情也就慷慨激昂起来,表现在诗句上,便有一种浑然雄阔之气,也就涂染上了他的三峡诗的基本色彩。

冬月十五,夜泊云阳,舟宿江滨,皓月清辉,银河纵横,高林疏光,远渚烟景,清凄之境,令人遐想:“扁舟泊沙岸,皓月出翠岭。开窗鉴清辉,照我孤烛冷。高林散疏光,远渚接余景。纵横银汉回,三五玉绳耿。弦望几更易,客行尚殊境。佳期邈山岳,端坐令人省。”

冬月二十左右,何景明到达夔州,与夔州府太守高鉴相会,高与何乃同乡兼好友,交谊深厚。高陪同何景明游览夔州名胜,诸如义正祠、先主庙等。

何景明赋《峡中》诗:“自昔偏安地,于今息战侵。江穿巫峡隘,山凿鬼门深。浊浪鱼龙黑,寒天日月阴。夜猿啼不尽,凄断故乡心。”

峡江的景色是伟岸而幽深的,诗句逼真形象,确乎“临景结构”。因为诗人已离乡半年之久,客居孤城高峡,又是萧瑟冬日,不免升起怀乡之情。

《义正祠》一诗曰:“漂泊依刘计,间关入蜀身。中原无社稷,乱世有君臣。峡路元通楚,岷江不向秦。空山一祠宇,寂寞翠华春。”

诗人讴歌刘备、诸葛亮的君臣之义,以及他们的一统伟业。可是,面对无限的时空,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此种历史沧桑之感,倒是文人的一种普遍意绪,只不过,置之此情此景,倒是真实可感的。

另一首《先主庙》,也是抒发同样的意绪,但在诗意的表达上,却有诗人独特的发现与意境,看出诗人的不同凡响之处:

诗曰:“峡口风高猿夜号,孤舟灯火宿烟皋。草深废井人家少,水落寒山雉堞高。自古金汤难恃险,当时版筑岂知劳。永安亦在荒城里,玉殿凄凉空野蒿。”

草深废井,水落寒山,废殿荒城,诗人把历史的感触具象化了,而且,这种描摹是诗人独特的发现,所以,意绪虽然是平常的,但审美愉悦却是独特的。

太守高鉴带着诗人来到了他自命名“端虚堂”的私宅,诗人作《寄怀端虚堂》一诗:“草堂风物迥无伦,夔府诗成更有神。携酒几时容入社,十居今日愿为邻。谢安亦有东山妓,文举原多北海宾。珍重宅边花竹树,年年不厌访君频。”

这是赠友人的诗,但诗中的主旨却是仰慕杜甫的草堂逸韵,并愿与杜公为邻。诗中暗含高太守不要辜负杜公,要珍重这纯净美好的花树,果如此,则诗人愿意年年来访友人。一首赠友诗,诗人的人品追求便赫然可见了。

此行高鉴还拿出了他半年前游览友人李秀才芍药园的诗作,请诗人欣赏。于是,诗人作了《高夔州先生示赏李秀才园中芍药用韵奉答》一诗:“李家芍药开满堂,夔州太守更清狂。题诗晚坐朱栏静,对酒春怜白日长。好为池台留烂熳,莫教风雨怨凄凉。佳期卧病难乘兴,怅忆残花忆谢郎。”

此诗写得轻灵活泼,又有一点调侃之意,但无论是高鉴,还是诗人,都是一种怜花惜春的美好形象。这样的诗人形象,既是潇洒的,也是亲切可爱的。

诗人还有《竹枝词》一诗:”十二头秋草荒,冷烟寒月过瞿唐。青枫江上孤舟客,不听猿声亦断肠。

想是诗人行旅在外,面对寒烟冷月,又是乡愁陡生了。还有另一种可能,凡到瞿唐白帝之人,都要升起兴亡沧桑之叹,甚至有一点“为赋新词强说愁”之感吧!

诗人离开夔州时,是一个难得的艳阳天,加之山花如火,秋涛浪涌,诗人心情大好,遂成《秋兴》一诗:“蜀中形胜千年在,峡树江花照使袍。神女庙深虚暮雨,汉王台迥落秋涛。渔人东望沧浪阔,客子西来滟滪高。不见猿啼糸舟处,风波遥夕梦魂劳。”

诗人满眼都是迷人的景色,辽阔的江天,可见,三峡之行,他是意兴高昂,满载而归的。

正德六年(1511年),何景明“复授中书舍人,直内阁制敕房经筵官。”十三年(1518年)春升任山西提学副使,其间回乡数月,于冬初始到西安就职。十六年(1521年)因病辞官返乡,八月五日卒于家中,年仅39岁。他一生清正廉洁,辞官返乡时身边仅白银30两,明史称之为有“国士之风”。他的品行操守胸襟,在他的三峡诗中,也是可以看出来的。

 

(选自孙善齐著《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一书。四川民族出版社,2021年5月。

 

孙善齐WC.jpg

作家简介:孙善齐,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副研究员,退休前仼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处长。重庆市散文学会名誉副会长,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著有长篇历史小说《喋血钓鱼城》(巳拍成电视连续剧《魂断钓鱼城》播出)、中篇小说集《夔门诗魂》,散文集《三峡星空》《阳光下的风景》,编著《重庆读本》《重庆文学志》(以上合著)《重睹大后方文苑芳华》《巴渝逸闻掌故》《碧血丹心》,抗疫诗文集《中流砥柱》长篇报告文学《拓荒者之歌一中国集成电路创业史》等多部著作。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