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文化记忆 >>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24-汪元量
详细内容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24-汪元量

时间:2022-04-25     作者:孙善齐【原创】   阅读

 

“三峡浪春红日碎”——汪元量

 

宋末元初的诗人汪元量是一个传奇而悲剧性的人物。以亡国之臣身份写就的三峡诗,这几乎是三峡诗史中的唯一。

汪元量(1241-1317年前后),字大有,号水云,晚号楚狂,钱塘(今杭州)人。初以琴艺供奉南宋谢太后,宋亡,随三宫沿运河北上,至燕京,仍与太后、幼主(即瀛国公)、宫人等常相见。他曾往狱中探望文天祥,纪以诗,天祥亦为其诗作序。元世祖命赵廷人员迁元之上都(在今内蒙古),他亦随同前往,后仍回燕京,向元主乞以道士之身南归。正是在南归途中,他曾在三峡一带稍作停留。后于元世祖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抵达钱塘。

汪元量的特殊经历,使他对亡国之痛、亡国耻有切肤之感,因此,他的诗作感慨深沉,后人比之于杜甫,有“宋亡之诗史”之称。

汪元量诗不常用典,不多议论,每以朴素的语言白描叙事,但却以内在的沉痛打动人心。如《醉歌》10首、《越州歌》20首、《潮州歌》98首,用七绝联章的形式,每一首写一事,组合成相互衔接的流动画面,分别记述了南宋皇室投降的情形、元兵践踏江南的惨状,以及他北上途中之所见,全面地描绘了南宋亡国前后的社会面貌。

他在《醉歌》中写道:

“乱点连声杀六更,荧荧庭燎待天明。侍臣已写归降表,臣妾佥名谢道清。”他直书谢太后签署降表一事,既显愤慨,又含悲愤。《潮州歌》写道:“谢了天恩出内廷,驾前喝道上将军。白旄黄钺分行立,一点猩红似幼君。”写年仅6岁,代表宋廷的小皇帝作为俘虏离开内宫时的惨景,字面不动声色,而内心的伤痛却无比沉重。《湖州歌》的另一首写道:“太湖风卷浪头高,锦舵摇摇坐不牢。靠着蓬窗垂两目,船头船尾烂宫刀。”写被掳的宫女面对元军亮闪闪的弓刀吓得不敢睁开眼睛,虽只是白描,但却是血泪之泣。

汪元量对文天祥的狱中探视,诗歌勉励,更令人动容。他写了《妾薄命呈文山道人》《生挽文丞相》等诗,勉励其为国尽节。文天祥殉国以后,他又作了《孚丘道人招魂歌》9首,诗歌形式模仿杜甫的《同谷七歌》,为其招魂。

他在南归时,经过三峡,写下的一些诗歌依然抒发了一腔愁结和为亡国歌哭的痛切之情。

《涪州》诗曰:

“晓立验樯乌,时闻鸟兽呼。斯须风力健,遮莫水程廷。赤岩石稠叠,白盐山独孤。眼前犹有险,不尽更危途。”

诗人似乎以平静的诗句描绘涪州(含重庆涪陵)航道之险,但其险其危,不正是国家和诗人内心的沉痛感受么!

在《云安闻鹃》一诗中,诗人将杜鹃比拟为自己,他忠心守护南宋朝庭,但故国已亡,任杜鹃啼血,却毫无归依,只有在往日繁华的忆念之中,稍解愁怀。

此诗是写得极为伤恸的,杜鹃泣血,却永无归期,昔日繁华,化成云烟,好不惨然,诗曰:“云安风景愚能说,苍峡风掀浪如雪。杜鹃叫得口流血,染遍山花归不得。臣甫再释哦新诗,诗成甫也成愁绝。都人重是古帝魂,敬重此鸟心不辍。不知此鸟知不知,三十六宫醉花月。”

舟行瞿唐、巫峡间,诗人写下《夔门》一诗:“赤甲山连白帝山,三百三峡百牢关。孤舟行客愁无那,十二峰前十二滩。”

夔门以雄伟兀立天下,但在作者眼中,峰高危,滩险峻,客舟孤旅,徒增无边的愁怨,愁怨郁结于胸,无所化解。

诗人曾在夔州停留,恰逢每年的正月初七踏碛之游。他冥想诸葛武侯的功业,至今,古庙已成虫蛇穿行之地,风雨如晦,呜咽啾啾:“夔门春水拍天流,人日倾城踏碛游。古庙虫蛇穿画壁,竹风溪雨共啾啾。”

《夔门驿》一诗比较沉静,诗思掩藏较深。诗中,麝香山远,峡江江天一色,秋月似霜。但细究之下,孤舟的前路凶险,又是滟滪石,又是黄牛、白狗峡,依然是一个愁字了得:

“夜宿未解据胡床,亭午披衣望麝香。三峡夜来天似水,百蛮秋后月如霜。洲前橘柚垂垂实,石上藤萝细细长。又欲拿舟过滟滪,黄牛白狗接高唐。”

诗人登临昔日刘备托孤的永安宫,作《永安宫》一诗:“蜀主遗宫有古槐,颓墙古木鸟喈喈。金舆罢幸荒金屋,玉杖休班废玉阶。三峡浪春红日碎,两岸风振黑云霾。孔明图垒仍登览,野寺残僧拾堕柴。”

任他宫殿玉阶,雄主贤相,皆烟消云散,只留下颓墙废殿,飞鸟哀哀,一种寂然的幻灭感,像黑云一样笼罩着江山。这不是当时的真实现实吗!作为大宋的遗民,徒有兴亡之叹,像极了一个衰老的孤僧在破败的庙中捡几根枯槁的柴火,聊以度岁。

在《竹枝歌》中,他稍有涉及民生的艰难。白发捕鱼老夫妻虽然捕了些鱼蝦,但却不敢归家,在峡中东躲西藏。因为,是怕官府逮着,科以重税: 湘南湘北蕙花开,树头树底猿乱哀。云巢九疑虞帝庙,雨昏三峡楚王台。白头渔夫白头妻,网得鱼多夜不归。生怕渡官搜着税,巴东转柁向巴西。

其实,王朝覆灭,百姓,承受了更多的苦难与血泪。诗人能从一己的悲伤中抬起头来,睁开眼睛,看到百姓的苦痛,这是难能可贵的。

诗人有一首《水云深处》诗,表达了在此纷乱之世,内心的渴望,即是能找到一个万荷的深处,作为栖身之地,能成为一只自由自在的白鸥。向往如此,但这是很难做不到的,但诗人的内心独白,却给这艰难的人生增加了一抹亮色:

“霏霏弄闲态,滟滪扬素纹。幽人不可即,但见水与云。苍狗纷世情,瞿塘在平地。所以盟白鸥,万荷最深处。”

“万荷最深处”,真是非常美丽的意象,一个人间的仙境,读来使人温暖,使人向往。真是,宁作太平犬,不作乱世人呵!

汪元量回到钱塘以后,最后不知归于何处,但知其终得高寿。想来,这个悲苦的诗人真地找到了他的“万荷深处”,对于后世之人,也是一种心灵的慰籍啊!

 

(选自孙善齐著《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一书。四川民族出版社,2021年5月。


孙善齐WC.jpg

作家简介:孙善齐,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副研究员,退休前仼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处长。重庆市散文学会名誉副会长,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著有长篇历史小说《喋血钓鱼城》(巳拍成电视连续剧《魂断钓鱼城》播出)、中篇小说集《夔门诗魂》,散文集《三峡星空》《阳光下的风景》,编著《重庆读本》《重庆文学志》(以上合著)《重睹大后方文苑芳华》《巴渝逸闻掌故》《碧血丹心》,抗疫诗文集《中流砥柱》长篇报告文学《拓荒者之歌一中国集成电路创业史》等多部著作。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