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文化记忆 >>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23-冯时行
详细内容

孙善齐文论·《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23-冯时行

时间:2022-04-20     作者:孙善齐【原创】   阅读

 

“普令世界织春光”——冯时行

 

冯时行(1100-1163),字当可,号缙云,北宋恭州巴县洛碛(今重庆市渝北区洛碛镇)人。早年往居重庆北碚缙云山读书,晚年又居缙云山讲学,故自号缙云,人称缙云先生。

他是徽宗宣和六年(1124年)进士第一,应为状元。但因无钱向权臣蔡京贿拜,状元资格被取消,只以进士身份出仕,但民间仍称其为“巴渝第一状元”。

他命运坎坷,因为人正直,力主抗金,所以屡遭朝庭打击,长期转任多个地方的小吏。他历任今重庆奉节县尉,任职期间,公正廉洁,颇有政绩,百姓对十分敬爱,为其立生祠以祀。此时,他刚以进士入仕,年方28岁。其后又任职万州,四川崇庆、丹棱、仪陇、汉源、彭州等地地方官,最后官至提点成都府路刑狱公事。

因强烈主张抗金,反对投降,被宋高宗、秦桧两次罢官。他体察民生疾苦,关爱百姓,“有惠政”于民。他又是学者、诗人,着有《易论》二卷(已佚),诗文集有《缙云集》43卷,今仅存4卷。

冯时行坚守儒家正道,忠于国家,勤于政事,公正廉洁。他曾上疏朝庭,极言选官之重要,他在一封《论守令铨选疏》奏折中,指出:

“臣窃谓于民至亲,莫如守令。守令之选,难得其人。”

然当今“风俗弊坏,为日既久,奉公竭节,盖鲜其人。”

他说,“民,国之本也;守令虐民,国之巨蟗也。”

他直陈朝庭要严格选拔监察官员,以监督各级官吏的廉、污、贤、否。从而达到小民“有所告诉”,“州郡望风畏肃”、“下吏有所矜式”的执政,才能富国强兵。从他的这道疏中,可见出冯时行是一位正直谋国的能臣,其治吏的主张,于今天反腐肃贪的斗争,也有所裨益。

冯时行任职奉节县尉时,正青春年少。当时,国家正处于艰难时期,北宋覆亡,南宋新立。但在这位青年诗人的心中,国事尚有可为,或许,这正是有志之士建功立业、恢复神州的大好时机。所以,他其间的诗作大多英气扑面,情绪高昂。

如《出郊题瀼东人家屋壁二绝》:“入座山如屏障,卷帘风满襟。正是梅花时候,怡融恰是春深。风引晴云渡去,腊催残叶飞来。短景余寒几日,安排都放花开。”

诗人虽然身处三峡寒冬,但他眼前所见,山如屏,风满襟,残叶乱,晴云度,而枝头梅花盛开,一派春日胜景。

另一首《出云安尉 出戌至夔州》:

“戌鼓黄云外,征夫白帝东。风林行啸虎,雨夜飒哀鸿。路放山光静,村含晚色空。岚烟欺眼力,不见鹿皮翁。”

诗人到夔州就任,时逢雨夜,有虎啸鸿鸣,虽然边城荒僻,但诗人却意兴浓郁,沉缅于静谧的山光和空蒙的村舍中,还希望看见岚气中的仙翁!

诗人听说近邻巫山有好酒,颇为高兴,便令人去购买,甚至豪言,要卖掉青袍换酒钱,真有李太白的旷逸之气。

《就得胜寨遣人入巫山买酒》诗曰:

“闻道巫山县,秋深好白醪。形神须此物,觞咏本吾曹。马杓胜鹦鹉,羊羹当蟹螯。暮寒催渴肺,径欲卖青袍。”

建炎四年至绍兴四年(1130-1134年),冯时行调任江原丞。绍兴七年,奉召入京,任左朝奉议郎。绍兴八年,他面见高宗时,呈《请分兵以镇荆襄疏》,指出金人所提之和议根本不足以信,希望朝庭能够派重兵镇守荆州,使岳飞得以专力攻防于江汉间。高宗不但未予采纳,反而斥责他为“杯羹之语,朕不忍闻!”不久被贬出京城。

绍兴九年(1139年),冯时行出知万州,他惩恶锄奸,解民疾苦,鼓励农桑,发展生产。转运官李炯企图将万州钱财掠走,去向朝庭邀功,冯时行坚决制止。李炯将此事密报秦桧,不久,李炯升为提刑,冯时行则被革职,但万州百姓却称冯时行为勤政爱民的“贤守”。

冯时行被罢官以后,曾流寓夔州两年多。此时,随着年事已长,国事难为,他的内心便颇有风霜萧瑟之意了,诗中的意象,已不复初到夔州时的意气风发了。

他在《夔州抚属陈行之座上作》一首中咏叹道:

“云细不成雨,虚从万里还。卸蓬逢故旧,把手话间关。酒浊消千虑,春新见一斑。便须开头笑,白发不胜删。”

此时,他已经是借酒浇愁,强颜作笑了,虽只中年,但已是白发频生了。

冯时行毕竟是心忧君国,志在社稷之人,虽然自身屡遭打击,但是,他的英豪之气依然未曾褪色,并转而化作雄迈凛烈的诗篇。

他在《遗夔门故旧》一诗中,尽显三峡山水的雄浑巍峨和他心中不熄的希望之光。

诗曰:“蜀江迸出岷山来,翻涛鼓流成风雷。掀天转地五千里,争赴东海相喧豗。白盐赤甲当道路,呀然拒之欲使回。大山大水相较力,宛转稍肯开东隈。山气盛豪水气怒,二气停滀成胚胎。《离骚》兮作文章祖,始知孕秀钟英才。晔晔令君在此地,得非千岁之根荄。愿祝君如此山水,滔滔岌岌风云起。人言富贵出长年,拭眼看君出奇伟。功名落落麒麟阁,公当不负山与水。如我顽钝何为者,剩买耕牛老东里。”

他宗奉《离骚》,誓不负此大山大水,豪情壮志依然那么鲜活坚韧。

一友人路过夔州,向他求诗,他赋诗相赠:

“策骨寒瘦桔梅枝,梅花开时征我诗。我诗悲瘁作无意,借梅代我陈其词。梅云最先得春意,桃花乱搀作佛事。千年冷落空自知,今日相看何何似。迦叶眼睛谁不有,先觉我当为上首。普令世界识春光,南支待入瞿坛手。”

诗人钟爱梅花,即是坚守梅的冷傲,他还希望世人因梅而望春,可见其初志不改。但诗中透出的禅意,也有几多无奈之处。

绍兴十一年(1141年),冯时行回到缙云山,过着茅棚竹舍的生活,他身在村野,却心忧国事。

他曾作《春日题相思寺》诗:“糸艇依寒渚,抉节上晚林。山山春已立,树树雨无声。扫叶移床坐,穿云买酒斟。相思思底事,老大更无心。”

他的相思,应是国之前途莫测,说是无心,但其忧心就更沉重了。

“归来岂不好,去国意如何?主圣忧思切,时危习俗讹。山高更回首,天阔阻悲歌。一寸丹诚地,余生感愤多。”

诗中忧愤之情,就更溢于言表了。

他担心国家的命运:“吾惧中国,终不可以为国也。”他更愿意“督貔虎以振天威,诛鲸鲵以雪国耻。”并誓言“我亦乾坤一穷士,痴心未肯老为郎。”

忧思无解,报国无门,他创办了缙云书院,讲学授徒,寄希望于后生。

他曾有一首七律以表远怀:“卜筑缙云山下村,缙云山色青满门。承当春色花成段,领略朋簪酒满樽。尽去机关驯虎豹,略推恺悌赦鸡豚。要知余庆须弥远,堂上森然见子孙。”

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秦桧死了两年以后,冯时行才被启用知蓬州,不久被罢,复归缙云。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复官知黎州。

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他调知彭州,写了《请易田师中用张浚刘錡疏》,主张起用抗金名将张浚、刘錡。第二年,提刑成都,后巡行雅州,皆政声卓著,治理“井井有条,后以为法。”

冯时行尝自述人生志向:“上无负于明天子,下无负于贤方伯,幽无负于鬼神,明无负于庶民。”

此誓动人心魄,虽时光消磨,仍掷地有声,光昭日月。

冯时行于隆兴元年(1163年)病逝于任所,初葬于雅州,民众长期怀念他,“虽一饭必祝”,并自筹70万钱为其修建祠庙。

其后,冯时行移葬于重庆巴县,今重庆东城遗有“状元楼”,巴县鱼嘴有“状元墓”,北碚缙云山下有“状元碑”。其人虽没,但遗爱无穷。

 

(选自孙善齐着《星瀚灿烂——三峡历史文化名人》一书。四川民族出版社,2021年5月。


孙善齐WC.jpg

作家简介:孙善齐,著名作家,文化学者,副研究员,退休前仼重庆市政府办公厅处长。重庆市散文学会名誉副会长,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著有长篇历史小说《喋血钓鱼城》(巳拍成电视连续剧《魂断钓鱼城》播出)、中篇小说集《夔门诗魂》,散文集《三峡星空》《阳光下的风景》,编著《重庆读本》《重庆文学志》(以上合著)《重睹大后方文苑芳华》《巴渝逸闻掌故》《碧血丹心》,抗疫诗文集《中流砥柱》长篇报告文学《拓荒者之歌一中国集成电路创业史》等多部著作。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