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评论 >>悟读 >> 彭继东·回到诗歌的真情
详细内容

彭继东·回到诗歌的真情

时间:2022-04-17     作者:彭继东【原创】   阅读

 

说到鲁奖诗人车延高,自然联系到了他的诗歌,羊羔体是他诗歌最醒目的标签。其实在诗界与读者中,对于他来说,有些人是持批评态度的。比如《徐帆》《胡姬》等诗歌,就被批评为梨花体之后的口水诗。

当然在这里,重点不是评价和讨论车延高的羊羔体,而是想说一点,在这方面,我对诗歌的一些理解和认为。

用车延高的话说,他只是想改变一下惯性,尝试新的创作风格,采用零度抒情的手法,也就是白描的方法,以期实现新的人生抵达。

曾经有朋友就给我提出过,诗歌不能老是意象,要反主观性,要呈现,一下子就敲打在我的神经上。让我觉得如此的前哨,好出新的理念,这样的观点更坚挺,更贴切。为什么不是这样呢?用事实胜于雄辩,这句话来表达,是有说服力的。只有呈现,才能抵达这样的力度,我相信呈现是更强大的意象。由此我也联想开来了,在这里,我想先要厘清一些话题。

前段时间,我收到了一本民间的诗歌刊物,刊物的名称就叫《零度诗刊》,真是让我眼前一亮,非常独特的刊物名称,看得出来,这是站在诗歌前沿阵地上的一种鲜明态度,解脱旧式抒情的内心告白。

正是这样的角度,走来了零度抒情的诗歌,产生了零度写作,冷抒情的诗体创作。在时代生活的脚步中,展现出来新的诗歌生态,洋溢着蓬勃的生命气息。

新的诗歌生态,冲击着旧的抒情方式,那种旧有的强烈的主观抒情表达。旧式的抒情在诗歌上的意淫,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究其原因,主观抒情的创作,明显不适应于当下的生活和它所处的时代。有它本身难以抵抗的软肋。

主观抒情的语言,在细节上,具体情感,行为的发生,生活现场的进入,都表现得凌空蹈虚,这样的语言是没有灵魂的抒情,尽管有些时候抒情性很张扬,也遮不住虚伪与空洞,也就是曾经有人提过的那种假大空之嫌,这是艺术的不真实。“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寻求被其欺骗”。

艺术的真相是真善美,真才是艺术的出发点。当下诗歌的新兴态势,有力地抓住了这个出发点。以写实的手法,文字的白描切入,回归语言的本身,回到生活的本身,重现艺术的真实,恢复诗歌的真情。在这里,哲学与诗歌站在了一起,彼此相连。哲学是真,诗歌为美,诗歌上升为艺术的真实,就有了哲学的境界,或者说就有了诗的哲学意味,这就抓住了真善美的诗歌姿态。艺术的真实赋予了诗歌的神韵,今天的诗境与羊羔体,我都认为是灿烂的。

 

彭继东WC.jpg

诗人简介:彭继东,笔名彭璜,生于1959年。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诗歌创作,在《星星》诗刊,台湾《葡萄园》诗刊,《当代小说》《重庆文学》《作家视野》《几江》诗刊,《长江诗歌报》发表作品。已出版诗集《山高月小》。


编辑识别(真儿).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