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于颖·音乐心情3-罂粟花之赛金花
详细内容

于颖·音乐心情3-罂粟花之赛金花

时间:2022-04-11     作者:于颖【原创】   阅读


打扫书柜时,翻到一本旧的《名人传记》杂志,封面上是自己喜欢的日本女星山口百惠的照片。她的眼神忧郁、纯真,让人心生爱怜。很小的时候一部《血疑》记住了她,那时候为自己长着和她一样的单眼皮而自豪不已。虽然后来,自己在经过了女大十八变的成功转型后成了双眼皮,可是因为她和那部影片中模糊的片段,让一个单眼皮女孩朦胧中懂得女人的美,是在心灵。    摸着已经发黄和淡淡霉味气息的杂志,看着封面上要目介绍,一行目录一个人,一个人一段故事 ,一段故事一尘往事。努力在记忆中寻找着当年他们的面容,想要寻找关于他们每一个人背后的历史传奇,当眼睛定格在一个名字时,停下思索。忽然觉得自己已经把她忘记,或许还是当初的记忆就不曾深刻还是太过沉重被压在了心底。

快速的翻到页码细细读她的时候,依旧不知道应该选用那一个词来形容自己对她的感受。她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喜欢且厌弃、后人至今念念难忘的女子,她叫赛金花。

她貌美聪悟,却生性风流;她精通四国外语,却是文盲一个;她贵为状元夫人,却又是青楼妓女;国难当头,她侠义仗言,为民请命,却又遭非议。就是这样一个女子,是我们不懂她,还是她的世界我们无法走入。

窗外是十月难逢的烈日,炙热让我的打扫变得开始想要偷懒。人就是这样,一旦念头闪过,下一步便会付诸行动。堂皇的找到了理由,索性放下抹布,爬在床上与她对话。在我们一生的记忆中,究竟能记忆住多少过往的人呢?一个电影的镜头、街头偶尔传来的哼唱、轻风不经意间吹来的气息,一个人的影子、一段尘封的往事就在脑海呈现。开心的往事让我们的回忆也开心着,笑意荡漾且恋恋不舍的努力遐想。而伤心的事总是和人分不开,那个人一闪,心便是揪心的痛,于是赶紧掩饰、狠心相忘。而关于她这样一个奇女子的记忆,又被多少人想起或是思量过。她又曾让多少人欢颜、多少人心痛呢?

几页码的叙述,便是她的一生,她成了任人评说的历史,一个女人成为历史幸亦不幸?她尽享荣华,却又流落街头;她侍男无数,却终为男人所弃;她不甘寂寞,却终落孤苦。她是慷慨仗义的“赛二爷”又是淫荡卑贱的“赛金花”,女人如她,又是幸亦不幸?

忽然之间对她有了怜惜。身处那样的乱世,她的所为是否能以好与坏的道德评价呢?好吧,不论历史,就以一个女人对女人的温柔对她说:女人的一生有多长,最长的莫过于被历史铭记。女人的一生要多美,最美的莫过于被一个男人放入心怀。你得到了,应该懂得珍惜、怎能放纵?

她无语,她也知错。晚年一支<<悠悠曲>>便是她看破世态炎凉,终有忏悔回头之意的写照:

天悠悠、地悠悠,风花雪月不知愁,斜睇迎来天下客,艳装袅娜度春秋。度春秋,空悠悠,长夜尽成西厢梦,扶疏尽处唱风流。唱风流,万事忧,一朝春尽红颜老,门庭冷落叹白头。叹白头,泪水稠,家产万贯今何在,食不裹腹衣褴褛。衣褴褛,满身垢,一身骸骨谁来收?自古红颜多薄命,时运不济胜二尤。胜二尤,深海仇,纨绔王公皆猪狗,赏花折柳情不留。天悠悠,地悠悠,贞操碑坊万世流。

悠悠一曲,道尽一个女人几十年的放荡浮华与悲惨晚景,读罢令人唏嘘不已。

可她是幸福过的,她的生前身后任凭褒贬,唯有她的状元郎懂她怜她。容她风流,给她自由。或许他早已知道,她天生就是一株双生两面、鲜艳绝美却有着致命诱惑的美丽罂粟花。花开一面,灿烂明艳至极,花开背面,却又暗生毒惑。他藏不住,就让她独自姹紫嫣红去罢。    合上杂志,一个女子又被收藏柜中。屋外阳光炽热,屋内的我依然闻到了一个传奇女子双生一面的香气,或许她可以为我的书柜留存些许淡淡花香吧,我只要她的这一抹香为我芬芳。


于颖WC.jpg 

作者简介:于颖,作家摄影师画家。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