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化 >>校园作家 >> 蒋知芯·苔
详细内容

蒋知芯·苔

时间:2022-04-07     作者:蒋知芯【原创】   阅读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正如袁枚在《苔》中所言,苔不会因为气候恶劣而放弃生发的希望。

已读大三的我,看似与高中的时空已逐渐分离开来,但来自内心深处的记忆却从来未曾远离。我亦如那细微的苔米,在那段特定的冬日时光,一直努力地生发着。

高中,代表的就是奋斗。冬季中的高中时光,更具有一种“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的别样滋味。或许每一个人的求学生涯都是一部苦难的挣扎史,自然我也不例外。我高中时期的母校坐落在长江边上,冬季的寒风,总会伴随呜呜的幽咽声呼啸而来。每日清晨,晨光熹微,路上行人稀稀落落,我便背着书包,蜿蜒在长江边的上学路上,颇有些“路漫漫其修远兮”的感觉。暗淡的天幕下,风猛烈地肆虐着,从我耳边呼啸而过,我蜷缩在巨大的羽绒服里,真怕一不留神,便会如柳絮一般的摇摆。而这样的清晨,又是专属于少数需要早起的上班族和广大的学生们的。

我随着人潮涌进学校的大门,涌进温暖的教室,开始日复一日的争分夺秒的每一天。还记得,在那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早晨,我们激情满满地站着大声朗读《劝学》,将对未来的期待与寄托融进那铿锵有力的声线里。当领读的同学在昂扬地吟诵了诗圣李白“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后,大声说到我们终会去到自己梦想的大学,终会成为更好的自己时,我们彻底热血沸腾了。青春的梦想,好似拾级而上便可采撷的硕果,而美好的大学生活画卷,也好似咫尺在眼前。那时的早自习是激情燃烧的,它会唤醒读书者沉睡的意志,如同木鱼一般,将人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敲醒。虽然学习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是学习的过程也是极其幸福的。在学习中获得的知识愈加的丰富,内心便愈加的充实,对未来也便愈加的充满信心。

冬日的午间,是满足而快乐的。每天上午的第五节课,在倒计时的两三分钟里,我会预先准备好饭碗与勺子,待等下课铃敲响的瞬间,便如百米冲刺一样跑出教室,虽然结果是希望能快点尝到热腾腾的饭菜,但奔跑在人潮拥挤前的校园,却又有另外一番难言的滋味。那个美!那个乐!那时,学校美味的烧白是我坚持学习的重要动力之一。白花花的烧白,软软糯糯,肥而不腻。烧白的口感是咸鲜带点微甜,其中还有花椒的微麻香。每次都能让我胃口大开,食欲大增。

可冬天缠绵的午休却是个麻烦事,我总是睁不开眼。可看见周围的一圈圈同学们从课桌上直起身,吃力地舒展身体,刚从脚麻手麻的状态中逃脱出来,便又拿出作业,开始奋笔疾书。每每这时,我也会深受他们的影响,拿出自己未写完的作业,开始认真地投入地学习起来。

而高中时期冬日的夜晚,仍然是奋进而勤勉的。考试前的晚上,同学恨不得抓紧学习时间的每分每秒。文综是学习的重要内容,同学们总会在教室外面的走廊踱来踱去,背各类文综知识点。即使是寒风刺骨,背书工程却也未停止,一群人在教室外的走廊上戴上帽子,整个人冻得瑟瑟发抖,但嘴中却不断念叨,而哈出的白气里却映照着疲惫与满足。

冬季,虽万物沉睡,但,春风定会到来。到那时,春暖花开,鸢飞鱼跃,莺歌燕舞,粉蝶蹁跹,一桢沁然着生命之色的画布定会展示在我们眼前。

小小的苔也会一直努力地生发着。



作者简介:蒋知芯,女,汉族,重庆涪陵人,就读于重庆三峡学院,汉语言文学(师范)专业本科在读。


 责编:文 瑾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