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唐清清·月夜
详细内容

唐清清·月夜

时间:2022-04-07     作者:唐清清【原创】   阅读

又逢过年,街上热闹极了。耳旁的鞭炮声从未停歇,家家户户的门上都贴上了春联。来来往往的人都是三五成群,或是朋友,或是家人。在明朗的月色下,或是嬉戏,或是吵闹,或是吟诗作对,仿效古人做一番赏月趣事。

而我穿梭在人群中,仿佛逆流而上的鱼,困难前行,不停冲刷的水流让我差点窒息。只因我是孤独的一个人。我开始感觉到我的身体逐渐冰冷,心也不愿意再跳动。我开始拒绝,拒绝任何善意。那一张铁青的脸,固执地印在我的心里,冰冷深刻且无处可藏。


我同父亲起了争执,气过头便离家出走了。

我孤立无援,双手抱膝,蜷缩在长椅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不愿说话,只微张着有些浑浊的迷茫的眸子,静静地看完了月色盈亏,由盛至衰的全过程。

我牢牢记得父亲最后说的那句话:“该让生活磨磨你的脾性了!”

我同父亲之间一直有着不可磨合的矛盾。我做的所有的事他都能在其中挑出毛病,比赛一等奖嫌我表现不够完美;成绩第一名嫌我犯的错误太多……我在他眼里一直都是只有六十分的,对我,他一直就是挑剔的;但对弟弟的态度却是相反的,给弟弟百分百的包容,给弟弟无微不至的照顾。有时候我在想,我是否不是亲生的?父亲是否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慢慢地也就不再去想了,也想不明白。

 我离家出走是因为一件很小的事。亲戚的小孩打碎了我最好朋友送的泥塑,那是她第一个作品。我看着一地的残渣嚎啕大哭,心痛得无法呼吸,仿佛被人抓住了心脏,拉着亲戚的小孩不依不饶。他们都在叫我原谅,原谅他的年纪,原谅他的莽撞,原谅他的不懂事。那么我就很大了吗?我就该懂事了吗?

我不肯接受所有人的劝阻与道歉。父亲开始跟我争吵,我拉出陈年往事开始数落父亲的苛责、偏心……一气之下便跑出了家门。

或许就是我年少轻狂,在任何时候都坚持着自己所谓的原则,面对不同的人和事,不知变通,套用同一套公式做每一道生活给予的难题。要知道,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并不是光靠汗水和努力就能获取,得动脑子,做八面玲珑的人,才能轻易地掌控全局。

听说人唯有静的时候,才能和自己贴得最近。仔细想想,是我错了。生活才是讲故事的真正高手:很多你以为自己决计不肯接受的事情,经由无数个不起眼的细节之后,最终坦然接受。并深信这是必然,不可违逆。

我内心其实很清楚,我们之所以生而有父,是为了从他们身上获得经验,学会生存,懂得在人生的旅程中,必是有所饱尝,有所奉献,有所失,有所得,有所忍耐等待,有所沉淀积累,有所喜,有所怒,有所悲,最终,从中得到流光溢彩的神韵与气魄的法则。


我开始学着去理解接受父亲待我的不同,或许他只是为了磨练我,或许他只是想让我学会坚强。我往往不愿意承认父亲待我苛刻的同时也待我好,或许年岁大了便懂得多了一点罢,也慢慢放下了。

时间最后呈现给我们的是一种厚重的沉淀了岁月的浓醇的韵味,让人回味无穷。

月色逐渐消散在夜幕当中,恰如当初我忿忿不平的情绪都消散在风中。解了惑,心中自然是畅快无比。

月落了,落在了我清明的眼中。


作者简介:唐清清,女,汉族,重庆潼南人,汉语言文学(师范)本科在读。


 责编:文 瑾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