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微生活 >> 易红·垫江石磨豆花
详细内容

易红·垫江石磨豆花

时间:2022-04-02     作者:易红【原创】   阅读

            

吃过很多地方的豆花,听说过很多地方的豆花好,四川人说富顺的巴适,重庆人说黄桷坪的安逸,可你吃过垫江的石磨豆花吗?那才真叫一个“绝”!不信你跟我逛一圈垫江城再说。

垫江的石磨豆花有三绝——石磨、调和、上瘾。

石磨豆花的第一绝,石磨。

无需进豆花店,就可以看见门前摆起一台架着磨担的石磨,推磨的推磨,添磨的添磨,白花花的豆浆从磨盘流出来,旁边还架着滤架滤豆浆。这就是乡下都消失了的石磨推豆花了。

看到推磨,你绝对还会想起一段童谣:

1、“推磨,摇磨,推粑粑,请家家(gaga外婆),推豆腐,请舅母,舅母不吃菜豆腐,把她拉去喂老虎。

2、“推磨、摇磨,推粑粑,请家家,推豆腐,请舅母。舅母不吃菜豆腐,打碗米她煮。煮又煮不熟,抱倒罐罐哭。”

3、“推磨摇磨推粑粑请家家推豆腐请舅母舅母不来棒棒抬,棒棒断,撘得舅母惊叫唤。

大家发现童谣中的共同点没有?为什么都在惩罚舅母呢?原来这是有来历的:

相传很久以前,明月山下一农家有个好吃懒做、不孝婆婆的恶媳妇,她嫌婆婆年老不能干活,就经常虐待婆婆。她每次煮稀饭都故意放很多菜,专门舀菜汤给婆婆吃,自己悄悄捞米饭吃。渐渐的,老人骨瘦如柴,她女儿担心老人熬不过去,就把老人接到自家来,用磨推米粑粑给老人调养身体。聪明的女儿想了个办法教训弟媳,说要推豆腐请弟媳来吃。等弟媳来后,她也在豆腐里放了许多菜,做成菜豆腐,端给弟媳吃,弟媳当然明白,心里有气也不好发作。如此这般,以后再请弟媳来吃豆腐,她就不来了。乡亲们知道后,愤愤不平,又想解解气,于是编了童谣配上游戏教小孩儿唱。大人先坐着,再让小孩儿面对面坐在腿上骑着,两人手拉手作推磨状,一推一拉,一前一后,有节奏地唱道:“推磨,摇磨……”这家喻户晓都会的童谣唱得大人小孩儿开心笑,唱得不孝媳妇羞愧难当。当然,传统民谣里有部分是对某些群体带有歧视和嘲笑的,有失偏颇。

一代代人唱着古老的童谣长大,吃着石磨豆花长大。有句俗话说,客来没得肉,豆腐也将就。可见在那艰苦的岁月里,豆腐也算是难得的上好菜品了。

石磨豆花的第二绝,调料。调料在我们这里,有一个神奇的名称叫“调和”。意思是每个人根据自己的需要和喜好将摆起的调料自助调配,混合而成。你看桌上摆的,你不惊讶才怪:酱油、味精、盐,姜汁、蒜泥、糖,芝麻、豆豉、油辣子,葱花、芫荽、折耳根,香油、榨菜、花生米,胡椒、花椒、山胡椒,还有糊辣壳和青海椒。你用打快板的节奏数这些佐料,都够你数一阵,品种之多,令人乍舌。别处吃豆花饭是店家配好一碟佐料端给你,垫江豆花饭“绝”就绝在这里。自己配,小碟装不下,得用小碗,随便你弄,想弄什么弄什么,想弄多少弄多少,毎一碗调和都是独一无二的“私人订制”,都是 “绝配”。 

端来一大碗豆花,舀上一大碗干饭,和匀一小碗调和,挑起一筷子豆花,蘸上色香味俱全的调和就开吃。你看,有的细嚼慢咽,有的不紧不慢,有的狼吞虎咽,就这样清清爽爽,简简单单,可口又实惠的一顿早餐,几块钱就搞定,连午餐或晚餐都可以这样解决。在垫江,很多人的早饭都是豆花饭,因此,豆花店一年四季生意火爆,经久不衰。

石磨豆花的第三绝,让人上瘾。

客居他乡的垫江人,对石磨豆花的眷恋之情更深、更浓,每逢回老家,都要去把豆花饭吃个够。我弟弟妹妹和女儿就是其中之人,吃!爽!哪怕吃得嘴皮嘟得老高,哪怕吃得“青春不在,青春痘在”(上火),哪怕吃得“进口容易出口难”,能减轻对石磨豆花的相思之苦才是硬道理。他们说,任何地方的豆花饭都比不上垫江的好吃,他们还说,如果能够快递垫江石磨豆花,叫我每月给他们快递一份。哈哈,显然“中毒”太深! 

我何尝不是一样钟爱石磨豆花呢?从小没在农村,对推磨很好奇,更想体验做豆花的全过程。庆幸自己有个实验基地,那就是在农村的舅娘家,她可不是童谣里的恶舅母,而是一个热情好客,勤劳善良的农村女人。想起她家那个柴火灶烧嫩海椒做的调和下豆花就垂涎三尺,我最喜欢围着灶台看锅里的豆浆神奇地变、变、变,变成雪白的豆花:用筲箕压、压、压,压得嫩嫩的、绵绵的:用菜刀划、划、划,划成一瓣瓣,像开在锅里的花。舅娘知道我们爱吃豆花,每次我们去都推豆花招待,有时候我们也特地早点去,亲自体验其中的乐趣。推磨——滤豆浆——烧豆浆——点豆花——压榨——配调料,舅娘手把手地教,我们一招一式地学。笨手笨脚的样子,常招来在场人一阵阵笑声,但不失对我们的赞许和爱怜。

如果你以为在垫江吃石磨豆花很单一的话,那就是你不了解我们垫江了。先听一个故事:

有个抠门而又喜欢说大话的人,难得他“大方”一次,说要请哥们儿吃豆花饭,大伙就想“医治”他一回。到了豆花店,哥们儿毫不客气地点了一人一碗豆花,再随便地喊了几个菜,粉蒸肉、炖肥肠、烧排骨、焖蹄花、烧白、卤菜、青椒皮蛋、凉拌菜,外加一瓶价格不高不低的小酒酒。嘿嘿,够他哥子“大出血”,该着哑巴吃黄连。

如今,豆花饭成了家常便饭,随着垫江石磨豆花的传承、发展、创新,到今天做得越来越绝妙,越来越有特色,越来越出名了,已经成了垫江的品牌特色小吃,也成了垫江的又一张名片。

看菜吃饭,在我们垫江,你可要看调和吃豆花。垫江的石磨豆花够奢侈了吧?在垫江外的很多城市都能看到“垫江石磨豆花” 店,但在打调和方面还是有点区别的,你若到了垫江,不去感受一下正宗的石磨豆花,就等于枉来垫江了。

垫江看“三花”,别忘吃豆花。石磨豆花是垫江的又一“花”!


作者简介 

 易红..png

作者简介:易红,笔名韵荷,垫江人。从教三十几年,坚持写作十几年,爱工作,爱生活,爱文学。现为重庆散文学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会员,垫江作协副秘书长,作品散见于市内外各报刊,荣获过国家、市、县级奖项。著有散文集《荷韵悠悠》。


编辑识别(非非主义).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